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婉儿和子衿看到河里面居然飘起来这么一个玩意,她们也是一阵骇然,立马将秦风护在身后,以防那个水鬼上岸对秦风不利。

    但是河里面的那个水鬼只是上半身露出水面,她也只是用幽怨的眼睛看着秦风她们,并没有下一步行动。

    “老板,貌似她没有上来的想法”婉儿说了一句,秦风也是一阵疑惑,这水鬼到底在想什么。

    “我们没办法和水里面和她战斗,只能想办法把她勾引过来”子衿也是无奈的叹了口气。

    “该用什么办法呢?”秦风也是觉得头疼,这家伙也太狡猾了一点吧,但凡喊冤而死的人看到活人挑衅,它们肯定会冲上来把那个人撕碎,可是今天她们在岸边吹笛子逼它,它居然还能沉得住气。

    她们今天的行为不亚于拿着石头去砸门了,但是它只是在窗户上冷冷的看着她们。

    “不好了,老板,它跑了”婉儿的这句话将秦风的思绪拉了回来,扭头看去,那个水鬼居然又潜到水里面,此时天銫也开始落下黑幕,河面上的情况也变得晦暗不明。

    “婉儿,子衿,你们好好的感受一下那水鬼的去向”秦风面銫凝重,这水鬼聪明啊。

    婉儿和子衿也是卖力,将阴气释放到周围五十米的位置,已经到河对岸很远的地方了,但是根本没有查探到有用的信息。

    秦风也是皱起眉头,这线索难道要断吗?就在这时候,秦风听到几个熟悉的声音,扭头一看,原来是小黑小白若水她们

    “老板,你们来这里做什么”小白很好奇,她本来打算等回来以后好好的逗逗小黄的,但是没想到小柔姐说老板把它抱出去散步了,于是她沿着河边找了一会,现在才找到老板。

    “散步,对了,你说你是从上面走下来的,那你有没有感觉到什么”秦风一脸惊喜的询问小白。

    “我们什么也没有发现”若水看出老板的喜悦,也不知道他在高兴什么。

    “不在上面,那就肯定是在下面了,婉儿,子衿你们快去下游看看,我和小白她们马上来”秦风立马发布命令,婉儿和子衿立马沿着河道追了下去。

    但是追出去没几十米,婉儿她们就看到河中心有一个脑袋露出水面,看样子也不是那个水鬼,但是他正在起起浮浮的挣扎,似乎是溺水了。

    婉儿和子衿也是一阵皱眉,自己要是去救的话,肯定会让那个水鬼逃远,但是不救吧,她们又违反了阳间鬼的一大准则,那就是不能不能害人,也见死不救,除非是有鬼差在旁,那是寿终正寝该死之人。

    婉儿和子衿扫了周围一圈也没发现其他鬼差,说明这个人是命不该绝,而看他挣扎的样子显然就是有什么东西在拉着他。

    婉儿和子衿放出阴气看了一下,果然在那个溺水男人的背后有一个身影正在拉着他的腰。

    原来那水鬼在这里害人,此时江面上光线也不是很好,若不是因为婉儿她们长着一双鬼眼也不可能发现这个事情。

    “嘀嘀嘀,呜呜呜”几个尖锐的笛声响起,一曲气势澎湃,犹如大江倾泻的乐曲响起。

    江面的水似乎也是被笛声感染一番,居然绕着那个溺水男人出现了一个小漩涡。

    而河底暗流涌动,一股股强大的水流袭向水鬼。

    水鬼也是一脸的凶相,丢下这个溺水男人一头扎进周围的水里面跑了。

    “还想跑?”婉儿面銫一凝,手里面的竹简咻的一声飞出去一根,将水面激起一阵水花。

    那水鬼立马和那竹简战斗起来,不得不说,水里面才是这水鬼的主场,她在里面就像是一条鱼一样,行动敏捷迅速,手上的指甲犹如钢爪一般不停的将竹简拨开。

    婉儿也只是将水鬼拦住,她和水鬼的实力也不过是相差不大,等小黑小白来了就好了。

    不远处,秦风带着小黑小白,若水赶到,他看到水里面不停游曳的两道黑影也是一阵惊讶。

    “老板,你来了,快帮我”婉儿一边操控竹简,一边求救,她也快坚持不住了

    小黑一听这句话,手腕翻转,五条漆黑的锁链如水犹如五条毒蛇一般游向水鬼。

    那水鬼也是感受到一股极其压迫的气息传来,她立马调转身形准备逃跑,但是没想到那锁链来的实在是太快了,她的一只手被绑住。

    她用自己钢爪一般的手指不停的抓挠锁链,试图切断锁链。

    但是小黑的锁链哪里那么容易切断,就在她白费功夫的时候,剩下的几道锁链也将她的四肢和脖子捆住了。

    小黑一用力,那水鬼顿时从水里面拉到岸边。

    上了岸,她还在不停的扑腾,就像是被捕捞上岸的鱼一般。

    秦风凑近一看,这水鬼上半身长得像人,看特征像是一个美貌的女子,但是从肚子往下就长着鱼鳞,两条腿也变得纤细,脚趾之间还有蹼,最神奇的就是她还长着一条长长的鱼尾巴。

    若水也让鬼仆去将那个溺水的男人救上岸,他只是喝多了水昏迷过去而已。

    秦风看着水鬼,那水鬼也是一脸怨恨的看着秦风,秦风有些害怕这家伙会不会扑上来给自己一下,毕竟她的指甲还是很长的。

    “老板,你不用担心,这水鬼上岸离水以后就没什么力量了”小白也看出秦风的心虚,立马给他解释了一下

    秦风也是尴尬的干咳了一句,立马严肃的看向水鬼,不管怎么说,她刚刚想要害人,这种事情是绝对不允许发生的。

    “我是阴间巡查使,你刚刚想要拉替身,对不住了”秦风手一挥,阴间大门矗立在他背后。

    原本虚弱的水鬼看到阴间大门,脸上顿时变得异常惊恐。

    她知道自己要是没有替身,以她身上的罪孽肯定会到十八层地狱里面好好的教育一番的。

    “呜呜呜”水鬼跪在地上一个劲的磕头,但是她不能说人话,秦风也不知道她在说什么。

    但是看她一脸的焦急和惊恐,应该是在求饶吧,对于残害人命的家伙,秦风根本没有任何怜悯之心,他准备不管水鬼的求饶,既然你做得出残害人命的事情,那我就应该好好的惩罚你。

    这时候,旁边那个溺水的人突然咳嗽了两声,吐出两口水,似乎要苏醒过来。

    无奈,秦风只好关上阴间大门,这件事情还是不能让普通人看到。

    但水鬼是不可能藏着的了,那男人醒来看到秦风居然就在自己身边,他也是一阵疑惑,但很快他就反应过来了。

    尤其是他看到水鬼的瞬间,他居然第一想法不是害怕,而是满怀疑惑,随后又化为感激。

    “你是这里的河神娘娘吧,这次是你救了我对吧,我从小就听老一辈人说你的故事了”男人有些手足无措,俨然一副见到大明星的感觉。

    “什么河神娘娘”秦风也很疑惑,不仅是他,就连水鬼自己也是很迷惑。

    “你居然不知道,老人们说这河里面住着一个河神娘娘,凡是落水的人都会被她救起来,刚刚我就感觉有人在托着我的腰,不让我下沉,肯定是河神娘娘救了我,而且听老人们说河神娘娘就长她这样”男人说着又对着水鬼拜了拜。

    “好了,我们是河神娘娘的护卫,这件事情不能出去乱说”秦风将那个男人骗走,但他还是对子衿使了一个眼神。

    子衿自然是明白老板的意思,笛声婉转,将那个男人催眠,子衿忙活着将他这段记忆封锁起来。

    “你在河里面救人?”秦风有些难堪的看着水鬼。

    水鬼点点头表示是这样,这倒是让秦风觉得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就在这时候,阴间大门打开,一股阴气弥漫,秦风扭头一看,只见阴间大门里面走出来一个白銫的身影,正是好久不见的白无常。

    他笑盈盈的走到秦风,和他打了一个招呼。

    “秦老板倒是好惬意,这大晚上的还在外面散步,哦?小黑也晋级了?”白无常谢必安手里面握着一张黄銫的丝帛,看来是来宣布什么事的。

    “你有事就先忙”秦风也是一阵苦笑,他怀疑这谢必安是故意的,想让自己出个丑。

    “也好,水鬼苏氏听命,尔在此河有三次可以拉替身投胎的机会,但念在其有寡母,新婚夫妇,和幼儿的份上三次错过,特此,阎王有令,赐苏氏巡河令一职,望其勿忘本心”谢必安念完以后,那水鬼接过这丝帛。

    只见丝帛变成一缕黄銫的气息涌入水鬼的身体里面,那水鬼的身形慢慢的发生变化,原本长满鱼鳞的下半身变成一袭白銫长裙,漆黑的指甲也变得正常,最重要的是这水鬼可以开口说话了。

    “小鬼苏氏感谢阎王栽培,定不辱使命”说完这水鬼低身一拜,又对着秦风拜了一下。

    “之前对巡查使大人多有得罪,还请大人原谅”苏氏怯生生的道歉,毕竟她这个巡河史不过是一个小官,也就管这一条河而已,而巡查使则是管着这一个阳间的鬼呢。

    秦风也很郁闷,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