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再也许当人准备放出自己心底的恶魔,就已经将过去的自己杀死,活过来的只是一具空有自己皮囊的恶魔。

    慕容格就是这样的人,如今的走投无路,他早就准备将过去的自己给抛弃。

    随着他将那块玉佩捏碎,自那破碎的玉佩中一缕黑烟冒了出来,并逐渐形成一个人,这人面容明明看着是温文尔雅的,但由于那面死白的像是尸体一样可怕,让人看上一眼,打心底里就会产生恐惧!

    这人正就是魔教三长老,任东行!

    说起来,魔教自五长老以后的职位在过去数百年的时间,一直都有着变化,但唯独前几位长老几乎少有变化,如这三长老任东行,有人曾就在四百年前见过他!

    且虽然他是魔教的三长老,但却又少有管教教中事情的时候,只是在世间散播魔教的教义。

    而如今他在慕容格眼前的也不是他的本体,而是分身。

    他先是打量了一眼慕容格,许久后才想起这位老者,测。曾是许多年前他认识的那个有抱负的少年,他开口笑道:“小友你如今倒是想起来找我了。”。

    慕容格则是苦笑一声,将近来发生的事情都告诉了他,并道:“你是不是觉得如我这样的违背了自己对初衷,是不是很可笑?”。

    任东行则道:“人都是会变得,对于你有变化,我实际一点都不意外,你的事情老夫会帮你摆平的。”。

    话罢,他在此的分身就此消散,没有了下文。

    只留下慕容格揣摩着,这位魔道大佬是不是因为他的变化在嘲笑他,不肯帮他毕竟曾经作为少年的他,是那样一个有理想和抱负的人,如今却是死气沉沉如同枯木一样,为了苟活,早可以把过去的自己抛弃。

    但其实他又哪里知道,既然过去任东行留下那玉佩,就已经算是答应日后为他做一件事

    只是不同的是,在任东行看来,他答应的是过去的那个少年,而不是眼前这个垂暮老者。

    几乎就在这之后的又一天,当整个慕容家都沉浸在惴惴不安的时候,一伙黑衣人却找到了慕容家的府邸,并找到了慕容格。

    这伙人浑身都包裹在黑布之中,只露出一双猩红眼睛在外面,且只要靠近他们就能从他们身上闻到一股若有若无的血腥气息,让人看对心生恐惧。

    而这伙黑衣人中的头领,拿出一张画像先看了一眼慕容格,然后确定是他后,继续开口道:“在下西门屠红!你就是三长老说的慕容格?”。

    他的声音沙哑如同老鸦一样,听着十分慎人。

    即便是活了许久的慕容格见到这些来历不明又带着诡异气息的人,心里也有些害怕。

    他试探性问道:“是三长老让你们来的?”。

    自称西门屠红的人点了点头。

    接着慕容格将事情的经过同这些人说了起来。

    西门屠红听完以后,点头答应下来道:“这没问题。只是三长老让我给你带一句话。”。

    “什么话?”

    “他帮你不求回报。只是魔教毕竟不是好东西,你们就不要加入了。”

    “为什么?”

    “他说那有违你曾经的信仰。”

    “等一下!”

    慕容格想要把话给问清楚,但人却已经早早离开。

    夜幕降临,因为“宵禁”白天还热闹非凡的郭隍城城,此刻再次变得冷清。今晚没有星光,月被黑云遮住了半边显得很朦胧,这让城内寂静的同时,也衬得越发冷清。

    几个身穿黑衣的蒙面人却是像几只大猫一样,奔走在屋檐上,不发出一丝声响,而看几人去的方向,似乎就是凌冬几位明镜使者住的庭院。

    “什么人?”有明镜使者发生了外面的气息,立时提刀走了出来。

    看到是一伙黑衣人在他们房顶上站着这明镜使者心下来气道:“真就不把我们明镜使者放在眼里,什么阿猫阿狗都敢来!”。

    话罢,他提刀冲到房上,对着其中一个黑人砍去。

    诡异的是,这黑衣人也不躲,就任他的刀砍在自己身上,可是如此猛烈的一刀下来,却是一丝身响都没有响起,待到他把刀再拿出那刀上一丝血迹都没有。

    难不成眼前这些不是人?这位明镜使者接连又砍下几刀,而这黑衣人仿佛只是外面罩着件衣服,里面空空如也。

    而那黑衣人则是抽出腰间的刀,砍在这位明镜使者身上,接着就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这位明镜使者的身体干瘪了下去。

    此时,凌冬等人也发现了外面的动静走远了上来,刚好就看到了这诡异的一幕。

    凌冬柳眉一皱,冷声对他们道:“你们是什么人?”。

    “来杀你的人!”西门屠红开口了,在一阵呼啸而过阴风的衬托下,他老鸦一般的声各位吓人。

    话罢,双方便交起了手。

    但几十招下来,凌冬他们却发现,对面这些人似乎不是活人,当他们把武器砍在这些人身上的时候,却是白刀子进白刀子出,仿佛衣服下面空空如也,实在诡异!

    甚至,凌冬还隐隐发现,每当自己的刀砍在这些家伙身上的时候,她就赶紧自己的灵力好似被什么抽走一样。

    这种感觉很淡,但随着和这些黑衣人过招又几十招以后,这种感觉就越发明显。

    难道说,眼前这些家伙会吸走人的灵力?,想到这里,凌冬心中生起许些不安。

    严格来讲,这些家伙的修为也高不到哪里去,只有归一境界,但让人烦的是,不单砍不死他们,自己身上的修为还被他们不停吸走实在叫人难受!

    终于,有明镜使者和这些黑衣人打着打着竟然体力不支,倒在了地上。

    接着,就看这些黑衣人,抽出自己腰间的刀插在了那人身上。

    接着不过几息时间,那人就成了一具干尸。

    且打到现在,那几个窥机境界的掌境使者,一身灵力都被吸走了大半,再打下去,他们迟早会输。

    所以,当机立断,凌冬下命令道:“逃!”。

    因为若是再打下去,他们迟早会耗死在这里,可是这个时候,他们也才发现,在不知不觉之中,这群黑衣人竟然包围了他们,完全不给他们退路。

    凌冬思索少许道:“你们是什么人?”。

    一边说着,一边又示意还活着的人,待会潮她这个方向一起突围。

    似乎是见大局已定,西门屠红道:“本来的话你们是死人不需要知道太多的,但是也罢,我就告诉你们!我们是魔教血卫!”。

    听到这个名字,凌冬还没有什么想法,但一起的一些老人却是变了脸色。

    所谓魔教血卫,便是用一种秘法可以将人的修行境界强行提升到归一境界,但此生此世,他们的修为也不会提高!但真正让人觉得可怕的是,他们的自愈能力极快,且自带吸附灵力的能力

    且这两种能力叠加起来,可以厉害到,当有人把武器砍在他们身上的时候,他们自身甚至可以把自己血液上的灵力都吸干!

    有着这样的力量,所以一般就是窥机境界的修行者,遇到这其中一类人中的一个都不太想和他们交手,更不用说眼前这三十个人!

    也为了突破眼前局面,在凌冬示意下,剩下的明镜使者聚集在了一起,最终还是打开了一个缺口。

    但是也只有凌冬一个人冲了出去。

    见她冲出去,有人道:“不要把她放跑了!”。

    西门屠红道:“无妨,都是笼子里的鸟跑不远!”。

    而此时的凌冬身体状况却不容乐观,因为在刚刚的交战之中,她腿上受了伤,限制了她的行动力。

    对于凌冬,西门屠红也没有在意,而是派出了两个人去追她,然后自己一行人来到了齐安等人的住所。

    由于之前悦来客栈出了问题,眼前齐安等人已经换了一家客栈。

    几人正在吃着饭,突然一阵冷风袭来,吹开了窗户。

    这风来的急,而且齐安察觉到在他们房间附近来了许多陌生人,随后他提刀走了出去,孤宇飞也跟着走了出去。

    而西门红衣这边,就在他们快要到齐安所在的客栈时,冷清的大街上却站着一个黑衣青年,朦胧的月光下,他那口洁白的牙齿倒是很晃眼:“几位,今晚风这么大,这月也不怎么亮。嗯,月黑风高,杀人正合适啊!问一下几位,你们是来杀人的吗?”。

    这人不是别人,正是齐安,一边说着,齐安打量起了眼前的这些人,这些人浑身隐于黑色布衣之中,只露出一双猩红眼睛在外面。

    且他们身上的修为气息,竟然诡异的都是归一境界。

    齐安声音不大,蒙面的几个人却听得清楚。几十个人先是愣了一下,不过很快西门屠红镇定下来对身边人讲:“不管这小子咋们按照三长老说的半就是!”。

    虽然他惊叹于齐安是怎么发现他的,不过眼下还是按照三长老说的做。

    领头的西门屠红话毕,一个黑衣人便向少齐安潜了过去。其他几个人都也不回,便向着庭院而去了。可还没走几步,齐安竟然诡异的站在了他们面前。几人回头一看,刚才的那个黑衣人已倒在了血泊里,身首已经分离!

    但接下来那本该已被齐安杀死的人,却从那滩血堆里又复活了过来。

    当然,齐安能将他们给伤害到,也着实让西门屠红惊讶了一把。

    其实这却是跟齐安的《龙灭篆》有关,因为龙灭篆中所蕴含的阳之力,刚好就克制他们这些血卫。

    不过只仅仅一刀也杀不死他们。需要齐安再补一刀。

    “小子,你是什么人?但不管你是什么人!你也要没命了!”西门屠红的话语很阴沉,眼中更是透出几分愤怒与吃惊!他们这些人,随便拿出一个,也是在江湖上有名性的,但转瞬就被齐安伤到了。

    而且齐安身上所透露的气息,确实让他们有些畏惧。

    “头儿怎么说?”一旁有人对着西门屠红附耳说到。

    因为眼前的齐安着实让他们有些棘手。

    西门屠红一边说着无所谓,一边则又命人放一种名为“软香散”的药剂。

    虽然他们人数众多,但也怕齐安《龙灭篆》身上的力量。

    眼下虽是夜晚,却也丝毫影响不了孤宇飞的视力,几个黑衣人有什么小动作,他看得一清二楚。

    虽然在药家堡他没有练药的天赋,但一些药他却是看得出来的。

    他笑着对几个黑衣人道:“几位是想用软香散,巧了!我这里也有一瓶,就不知道谁对谁用了!”。

    软香散是一种剧毒,可不只是让人瘫倒、浑身无力,这么简单!人只要沾上一点,瞬间就会毙命,连解药都来不及吃!而刚才这几个人做了什么,孤宇飞看得一清二楚。

    西门屠红那边,一群人却是惊叹不知何时,孤宇飞竟然站在了他们。

    且单是齐安身上的修为气息他们看不透就罢了,眼前这个人他们竟然也看不透。

    且就在他们说话间,孤宇飞却是一枪跳了出去,他枪上星光大放,一个黑衣人没有防备,直接被这星光覆盖进去,剿灭了成了灰烬。

    见到有人死,西门屠红一众人心里犯起了嘀咕。

    而前面因为齐安那一刀的缘故

    西门屠红也是不打算和齐安硬碰硬的,但却没想到自己的动作,被又来的孤宇飞给看了个清楚,心中也是真正忌惮了起来!尤其是听到孤宇飞说他也有软香散,更是愣了一下。

    尤其他更没想到,这突然出现的人,只一枪就把他们的人给杀死。

    可事实上,孤宇飞根本就没什么软香散,趁着一众黑衣人头领愣神的功夫,一个健步闪到其旁边,抽出枪撩起一道炽热白光,对着黑衣人就是狠狠一劈!

    只一下,一个黑衣人又被杀死。

    接连二人死去,西门屠红也反应了过来,但还是慢了半拍,那只握着软香散的手便被齐安砍了下来!

    “你,你骗我!”头领大叫一声,加上愤怒,他的痛觉神经更加敏感,他浑身都是一阵抽搐!

    齐安虽然不知道孤宇飞说的“软香散”是什么,但肯定知道那不是什么好东西,直接出了手。

    孤宇飞当然没有什么软香散,若是直接与这几个人对上沾上一点软香散,那可连命都会搭上。

    但是很快,西门屠红将自己的手又复原了起来。

    不是很清亮的月光把齐安的相貌映衬的有些暗,但他手中那把刀却格外显眼,他笑着对头领道:“几位夜黑风高过来是想干什么还没有说清楚的好!”。

    “而且藏头露尾,不敢露真面目,偷偷摸摸是干什么?”孤宇飞说到。

    话罢,他二人也没有了再和这几个人废话的意思,握起刀和握着枪便遁入了黑夜之中。

    一众黑衣人也是慌乱了,齐安和孤宇飞就像消失在了他们面前一样,再也感觉不到丝毫的气息。

    突然,一道刀光向一个黑衣人劈来,那人也顾不上断手之痛,另一只手抓起匕首便迎了上去。“刺啦”匕首和刀撞在一起,擦出火星!

    又一招之后,齐安刀上火光四起,这人直接葬送在了火光之中。

    且和齐安交过手的黑衣人虎口都是一麻。他们很难想象隐于黑暗中的青年,那只握着手的刀发出了怎样的力道!而且少年出刀,完全没有章法,但招招致命,没有一招是多余的,让他这个专业的杀手,内心都有些恐惧起来。

    黑暗中,又是一刀劈来,西门屠红已是招架不住了。其他几个人想帮忙,却是完全插不上手,他们根本看不清齐安的身影,上去了也是帮倒忙!

    另外一边,孤宇飞几枪横扫出去,星光大放建,一个又一个黑衣人倒了下去这其中即便又有人没有死绝,也会被这星光彻底绞杀。

    再说和齐安和这西门屠红

    又是几招下来,本就受伤的西门屠红,握着匕首的手抖个不停,虎口也被震得淌血。看样子,他握匕首都是极为勉强。也虽然他有着极强的恢复能力,但每每刚恢复,就被齐安给立刻绞杀。

    这样下来的结果就是,他的恢复能力跟不上齐安砍伤他的速度。

    而到了这个时候,他们也才终于发现齐安和孤宇飞的修为,一个是窥机后境界,一个是道生中境界。

    而这样的一个小地方,为什么会出现他们这样两位修行者,这实在让他们想不清楚。

    这让西门屠红心中大为慌乱。

    看准这个破绽,齐安身形显了出来,他单手反握刀,对着西门屠红头颅砍去!虽然他有着极强的恢复能力,可这里却是他的命门。

    看到向自己劈来的刀,黑西门屠拼命要抓起手里的匕首去挡。可手上传来的疼痛,让他的动作满了一步!因为慢了一步,齐安的刀已砍在了他脖子上!

    一股灼热自他的脖子上传来,很快讲他整个人都吞噬进去,将他化成了灰烬。

    “几位,你们呢?”齐安转过身,对剩下几个黑衣人笑笑。他那口洁白的牙齿依旧很晃眼。

    借着不怎么亮得月光,可以看见齐安的笑容很灿烂、很阳光,但在几人看来那更像死神的笑容!看得几个人直觉后背有股凉意窜上来!

    另外一边,随着孤宇飞收枪,那边的十几个黑衣人也被他杀死,然后向齐安这边看了过来。

    剩下的这些黑衣人,按理说自己的老大死了,他们就该去逃命了,但他们并没有回去的意思,反而作出一副要和齐安搏斗的意思!杀人失败,他们明白,那位长老不会他们活路,回去等着他们的是生不如死!在这或许还能搏上一丝生机,哪怕很渺茫!

    但实际他们这些想法又很可笑

    孤宇飞和齐安自然也看出了这几个人在想什么,齐安面色平静道:“好,我给你们个痛快!但你们总要告诉我,你们到底什么人?来这里干什么?”。

    但剩下的黑衣人却都是一字不发。

    齐安和孤宇飞也明白直接问肯定是问不出什么的,只好旁敲侧击。或者最好是能抓个活口问问,但看几个黑衣人的意思,他知道就是逼问也是白问。

    并没有遁入黑暗之中,齐安和孤宇飞直接提起武器,便向几人迎去。几个黑衣人被浇灭在火光和星光之中,便没了知觉,倒在地上!

    把几个黑衣人的尸体处理了一下,齐安便和孤宇飞偏准备回去了。

    而在回去的路上,孤宇飞同这些黑衣人交手的时候算是看了出来他们的来历,便给齐安说了起来。

    齐安倒是一点意外道:“我该早想到这是魔教的手段的只是,魔教来这里又图什么呢?”。

    他想不明白。

    当然,齐安和孤宇飞都不约而同想到这些人会不会和这慕容格有关,但想来他一个县太爷应该没这么大的能耐调动这些魔教。

    而在回客栈以后,周思若则脸上带着许些玩味对齐安道:“猜猜看我遇到什么人?”。

    齐安摇头,她则是带着齐安到自己房间,指着床上的人道:“说起来,她倒是真和我们有有缘。”。

    他这才发现,在周思若床上躺着的人竟然是凌冬,只是此刻的她明显是受了重,面色苍白的可怕,那双柳眉不时一簇,整个人表情也变得踌躇起来,好似正在经历什么痛苦一样。

    齐安则叹气道:“等她醒了,就让她走吧!对了,不要向她提我。”。

    即便到现在为止,齐安还是不想暴露他回来的消息。

    但这个举动,却是惹得周思若一脸八卦道:“这就有意思了你总是躲着她,你们是不是有什么?”。

    齐安则十分少见白了她一眼道:“没什么可八卦的,别问了!”。

    这边西门屠红身死,远在西部冰原的冰川之中,一个赤裸着上半身的中年男子,冒着风雪从冰渊之中走出来,目光远远看着西北,那目光中有怀念和沧桑,也有无情和淡然

    这人正是魔教的三长老任东行。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