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又是一日过去,待到早上的阳光洒到郭隍城,只见齐安等人住的客栈附近满地狼藉,尽是尸块和血污。

    这自是昨天晚上被齐安和孤宇飞绞杀的西门屠红等人。

    而这会凌冬在周思若房间悠悠转醒了过来,见到还是周思若救了她,她不觉这世界挺小的,连续两次自己都被她所救。

    这世界的确很小,只是凌冬不知道的是连续两次她遇到的是齐安。

    而周思若因为齐安的叮嘱,她便没有向凌冬说齐安的踪迹。

    而在慕容府这边,整个慕容府上下都的人又一次在忐忑渡过之后,在外分别观察齐安和凌冬的探子也在这个时候,二人一个脸色忧郁,一个则是满脸喜色。

    慕容建见着他们后,从他们的表情就看得出来,应该是一人报忧,一人报喜,他开口先对着从凌冬住所出来的探子道:“你先说吧我猜你要说的是好消息。”。

    那人接着眉飞色舞道:“天大的好消息啊!少爷!那个叫西门屠红的,把那些明镜使者都给灭了!”。

    “连那个凌冬也灭了?”慕容建听到这里情绪显得有些激动,不知是对凌冬还惦记着,还是因为什么别的缘故。

    这探子摇摇头道:“这我没注意但那些明镜使者尸体,小人是确确实实见到了。”。

    “好啊!好啊!好啊!”慕容建高兴的连说三声,准备把这个消息要去告诉自己老爹慕容格。

    但随即又看到另外一个摊子一脸的阴郁道:“你要说的那些消息是不是那六个人跑了?”。

    他说的六个人指齐安他们。

    那探子摇摇头,神情犹豫了起来,似乎在犹豫着要不要讲,但最终嘴开开合合后还是重新闭上,决定什么都不讲。

    这却是看得慕容建直来气:“你小子倒是说啊!”。

    在慕容建逼问下,这人才又扭扭捏捏道:“那六人跑不跑我不知道但是但是我在他们住的那条街道看到了西门屠红的尸体!”。

    “什什么?你怎么不早说!”这气得慕容建一巴掌打到了这人的身上。

    听到这个消息,慕容建心情实在慌乱的厉害,现在慕容府上下都以为那西门屠杀红看着非常厉害,但谁又曾想到他们中看不中用!而现在又怎么办?这事要不要告诉自己老爹?

    但其实他们在说话间,慕容格就躲在一颗柳树后面,听着他们对话。

    似乎晒完全接受了自己的命运,慕容格一边抿着自己花白的胡须,一边抬头看向湛蓝的天空道:“老夫这一生,前半生为百姓奔走,后半生未自己而活,是老夫坏事做绝?该有此劫吗?”。

    他浑浊的双眼看向天空,似乎是想从中得到答案,但天空很大,无边无际之间,他却又怎么都得不到答案。

    那边慕容建正在气急败坏骂着那两个探子慕容格则出来后道:“慌什么一点小事就怕成这样,如何成大事?”。

    慕容建见到自己老爹出来,摆出一张哭丧脸道:“老爹咋们慕容家要完了!”。

    慕容格看着自己这不成器的儿子,这次却没有动手打他,而是长叹了一口气后道:“你们说的我都知道了,这没什么可慌的。”。

    慕容建先是愣了一下,然后见老爹一脸镇定,以为是他想到了什么保全的办法,连忙问道:“老爹你想到保全的方法了?咋们都能活?”。

    慕容格则是没有回答他,而是先把那两个探子叫了过来。

    两个探子知道西门屠红死的消息现在很慌张。

    慕容格则是问他们道:“你们探听来的消息在府里还没传开吧?”。

    “回老爷的话,还没有。”

    “只是那,些魔教人的尸体在外摆了一地,迟早会被人知道的。”

    二人带着惶恐的心情对慕容格说到。

    而慕容格一改往日的暴戾,对他们道:“这没什么,你们起来吧!”。

    二人见自家老爷的态度一改往日,一时有些不适应,但二人惶恐的心情却舒缓了起来,可就在他们快要起身的时候,又惊恐见到慕容格拔出腰间的剑向他们刺了过来。

    二人都没有防备,当场就被慕容格给杀死。

    这一幕,让慕容建看得有些不解。

    慕容格则是将手中的剑扔到一旁,然后对慕容建道道:“我恐这二人早在府中乱讲,便,,杀了他们。”。

    “老爹你有办法解这次之危?”慕容建见自己老爹神情平常,猜测他应该是想到了什么办法。

    慕容格则依旧没有回他,而是对着自己儿子道:“建儿你去准备些好酒好菜来,咋们父子两个好好聊聊,酒足饭饱后我告诉你。”。

    慕容建听罢,马上去照做。

    很快,二人就在院中庭院摆了一桌酒席吃了起来,一边喝着慕容格开口道:“建儿你说为父这一身算好官吗?”。

    慕容建想都没想道:“这世上没有比老爹更好的官!”。

    慕容格则一边喝着酒,一边抚须长笑道:“你说实话吧!”。

    慕容建这才扭扭捏捏道:“老爹其实他们都叫你狗官”

    “这王我知道,还有呢?”

    “格扒皮,贪官”

    慕容建回忆着自己出门在外时,那些百姓对自己老爹的评价,且这些评价,都不是什么好评价。

    慕容格则显得一点都不意外他苦笑一声道:“其实若你娘活着,我应该是个好官!但这世上,没有如果!”。

    听到自己老爹提起提起娘,慕容建红了眼,因为自小到大,他每每问起自己娘的时候,慕容格总会说等你大了讲给你!可早在五年前,慕容建就成了年,但慕容格却始终不肯告诉他。现在他则是非常希望从自己老爹这里,知道自己娘的消息。

    慕容格夹下一筷子菜后道:“不知道建儿年可否知道十几年前的护国公一案?”。

    慕容建点了点头道:“这个孩儿略有所闻。”。

    他虽然纨绔,但对弈一些国家大事,他却是知道的。

    慕容格则又道:“当年你的娘,正是护国公府出身。”。

    说着慕容格回忆起了许久之前的事情,那三十年前,那个时候慕容格虽然从书院学了一身的学识,加上早有辨才在外,在永安也算小有名气,在一些达官贵人手底下做个幕僚不成问题。

    但慕容格有着他的傲气,在他看来,在那些所谓达官贵人手底下做事,如鹰犬在人身前谋事低贱的很!

    所以一度间有贵人向他抛出橄榄枝的时候,都被他拒绝。

    由于他的这种狂妄,导致后来,那些达官贵人干脆也不去招揽他了,zh甚至有意排解他!

    此后三年,他一度在永安颠沛流离。

    幸得护国公二公子赏识他,给他一纸书信让他来郭隍任县令,见他未曾娶亲,甚至将自己的义妹,当时朝中兵部尚书女儿介绍给了他!

    本来若是按照正常剧本下去,他此后人生将是飞黄腾达的,但意外就始于那件护国案。

    当时和护国公有关的官员,杀了一批又一批,这就包括当时的兵部尚书,且这案子还连坐到了他女儿身上。

    也说起来,当时慕容格为了保住自己的妻子,想动员郭隍城百姓写一封请愿书,且他虽在此地做县令只有几年时间,可对待百姓从来都是兢兢业业,他相信百姓会给他这个面子。

    可结果不只是让他失望,简直就是绝望!

    百姓不单不写就罢了,反而其中几个地主老爷联合百姓写了一份控诉他在此地作威作福的连民信。

    一度间,他命都不保!

    所以自那之后,他与过去自己彻底告了别。

    而这些,慕容格都讲了出来,他对自己儿子道:“此地百姓都骂我狗官!可是当年他们做的事情叫事吗?不救你娘就罢了,还要对我们落井下石!”。

    而慕容建则听着过去的这些相当震撼。

    的确,若是自己的娘没有死自己的老爹会是个受人爱戴的好官,但因为有了护国公案的发生,这一切的一切都不可能了!

    慕容格接着又道:“老夫这一生结交了很多人,也没亏欠过什么人!但是唯独对着当年对我有知遇之恩的齐家二公子一脉有亏欠,日后你若见了他们,替我把这人情还了。”。

    慕容建又问:“可是老爹他们那一支脉还有人会活着吗?”。

    因为他可是知道当年护国公被杀的血流成河怎么会有人活着?

    慕容格有些浑浊的双眼,却在这个时候略显清明道:“应该是会有人活着的吧”。

    也眼见自己将该说的都说完了,慕容格悠悠道:“其实有关这次的事情,老爹也没招了。”。

    听到这里,慕容建则有些震惊道:“老爹,那我们不是都得完?”。

    私吞朝廷供银可是大罪,是要直接杀头的。

    但随即,慕容建则是压一咬道:“老爹你肯告诉我娘的过去大不了做儿子的陪你一起死!”。

    他言语坚定,慕容格听了有些欣慰,自己这儿子在过去以来他总觉得他难以成材,如今看来,他也是个有骨气的汉子!

    慕容格笑了笑道:“建儿说的好!只是老爹还是有办法让你活下去的!”。

    慕容建又道:“什么办法?”。

    “就是老爹拦下一切,拿装作不知情就好!最多朝廷上面抓人,只抓我一个!而这些老爹给你攒下的家底都偷偷放在城外的奇山里面,这你是知道的,即便被抄家,那些钱也够你生活好几辈子的”

    “爹!你这叫什么话!虽然我是个贪生怕死之辈,长久以来我受你庇护,你替我去死干什么!应该让我替你顶罪!”

    听着慕容格说着这些,起初慕容建心底还是有些怕的,但见到老爹直到这一刻都在为他谋取后路,他便什么都不怕了!

    慕容格则道:“行了建儿!我让未父亲来吧你平日表现出来的都是二世祖,别人未必相信你!也因为你是二世祖,所以他们不会怀疑你!”。

    话罢,他也不管自己儿子同意不同意,就将事情这样定下,然后叫来了身边所有信任的人将言语口径统一了一遍。

    那些感觉信不过的,慕容格更是f当场杀死他们,以防出卖慕容建。

    一切都准备就绪,此时衙门外的鼓被人敲响了起来,因为西门屠红等人的尸体一直在街道上摆放着无人处理,自是有百姓来衙门报案。

    慕容格换好官府后上了堂。

    明知道下面那些尸体的来历,他还是走了一边过场问报案人道:“下跪者何人?这尸体又是如何发现的?”。

    这人道:“回大人话这些尸体小人也不知道,只是今天小人早上一起来就看到了这些。”。

    慕容格故意把惊堂木一拍,然后对这人道:“我看这些人身穿黑衣,想来不是什么好人,而那又恰巧发现他们!说!你是不是和这些家伙是同谋!”。

    到了现在,慕容格想得是要把他和这些人的关系给撇干净。

    那人听了惶恐道:“大人折煞小人也!小人就是个卖烧饼的,怎么可能会联系这些歹人!”。

    慕容格继续问:“那你说说看,那你发现尸体的附近都是些什么人。”。

    这卖烧饼的便将齐家住在附近的事实说了出来。

    慕容格一听是他们,顿时来了精神,本来他是准备把这些人的死栽赃到这报案人身上,顺便撇清关系,但提到齐安他们后,他顿时心生一计道:“来啊将那六人抓来!上次本官处理供银丢失一案就有他们,这次还有他们,事情怎么可能这么巧?”。

    而很快,齐家一行人就被带了上来。

    且见到他们六人不跪,慕容格道:“你们见到本官为何不跪?”。

    莫行则是见着糊涂官无缘无故又把他们抓来气得他大骂道:“你这狗官没有查到什么,就乱抓人!”。

    慕容格则是故做生气,惊堂木一拍,然后道:“好啊,辱骂本官,罪加一等!”。

    “他们不用跪!”正此时,一道脆生生的声音响起,众人看去正是凌冬。

    眼下,她接连两次被周思若所救,她自然对他们一行人都心生好感,且昨晚那些黑衣人本就不是什么好人,被杀了也没什么。

    慕容格见凌冬发话,故意做出一副为难的模样道:“可是凌大人。”。

    凌冬则是将昨晚遇到的事情说了出来。

    听到她说明镜使者遇害的时候,慕容格先是表现惊讶,然后咋舌道:“竟然连明镜使者都敢杀!胆大包天啊!”。

    不知为何,齐安却觉得他这个表情有些不自然,但也许这狗官是为了奉承凌冬才会这样讲,便没有再多想。

    但凌冬却是知道,这只是慕容格故意装出来的。

    且要是没有查出具体证据以前,凌冬也至多以为眼前这个慕容格就是个有些贪和糊涂的小县令。

    可查出来的事实是,那批供银还真就是被他给贪了。

    本来昨夜若没有西门屠红等人的袭扰,她几乎当场就要来找慕容格对质。

    不过现在也不耽误。

    就听得凌冬对慕容格道:“问一下慕容大人近两个月以来,可曾有流匪到过郭隍?”。

    虽然这样的一个问题,过去凌冬问了他好几次,但慕容格心里却是“咯噔”一下,因为不同于以往,凌冬眼里都带着疑惑,这次她更像是彻底掌握了什么一样,显得胸有成竹。

    当然,慕容格的心里素质也不差,他回答道:“有的,还曾来过一伙外地人,所不定那群盗匪就是他们!”。

    “那你倒是说说看,他们是几日来的?”

    “这个他们是上月初一。”

    “一共几个人?”

    “三十一个!”

    “我倒是好奇,慕容大人是怎么记得这么清楚的。”

    “本官勤于督案,自然记得!”

    “胡说!”

    被凌这么一质问,慕容格心情更差,他大概可以确定凌冬就是在怀疑他,但越是这个时候他越不能露出马脚。

    他强装镇定道:“回凌大人,我说的句句属实。”。

    “什么叫属实?可是有人说,上月初一那天,你们衙门里的捕快丁磊带着衙门里的人装成盗匪,自导自演劫走了供银?可有,此事?”凌冬对着慕容格逼问到。

    慕容格则直接否认道:“绝无此事!简直是笑话!”。

    虽然事情到了现在已经是图穷匕见,到没到最后一步,慕容格绝对不会承认。

    见到慕容格还是不承认,凌冬干脆拿出直接证据将一个小册子扔到他面前道:“按理来说,这郭隍城最近要是有人来的话,这记录肉员流动的册子上多少会记上一笔,为什么这上面什么都没有你能给我个解释吗?”。

    看到这里,慕容格知道隐瞒不下去了,干脆承认道:“是老夫做的又怎样?朝廷迟迟不发俸禄,我手底下那么一大帮人怎么活?难不成要他们去喝西北风?”。

    见到慕容格承认,凌冬所幸示意衙役将这县衙老爷给抓住。

    当然,这个结果是让齐安等人意外的,因为谁又能想到这个其貌不扬的县令,还真就敢胆大包天去劫掠这供银。

    或许这世上的事情就是如此的巧妙,往往最不可能的可能就是可能!

    也为了给明镜司立威,所幸凌冬就直接在这里审理起了案子,她问慕容格道:“你可否还有同党,比如你的儿子?”。

    慕容格则道:“那个蠢货知道什么!”。

    而这个时候,慕容建被人押解了过来,他看到自己老爹被两个人按压着,心中难过,下意识就要准备挣脱押解自己的人。

    也虽然他是个贪生怕死的人,但此刻的慕容建却觉得自己完全害怕不起来。

    而看着慕容建一点都没有害怕的意思,慕容格心中在担忧了起来,这个时候他倒希望自己这儿子可以懦弱一点,而平时自己总骂他蠢货,没想到关键时候,他竟然真的不怕死。

    可也正是因为从自己老爹眼中读懂了意思,慕容建这个时候,一如既往,一副公子哥模样道:“你们放开我我可是慕容老爷的儿子!”。

    甚至在见到慕容格以后,他故作惶恐模样道:“爹!你怎么了爹!你可要救儿啊!”。

    见到自己儿子表现出来的“窝囊”样子,慕容格不怒反喜,因为这样一来,自己儿子的命就可以保住了。

    而他接着陪儿子演戏道:“你个蠢货!起来,就没见过你这样没骨气的!”。

    慕容建则是越发表现的窝囊,抱着慕容格的腿哭了起来。

    见到慕容建如此心思简单,凌冬也不觉得劫掠共银这等事情他能参与,当场下令道:“将慕容格收监大牢!三日后问斩!”。

    说着,凌冬直接亮出了自己的腰牌。

    这里她行驶的就是明镜使者的特殊性权力,对于四品以下官员有着直接处理的权力,不必汇报上级。

    值得一提的是,对于慕容建凌冬本来是想把他也处理了的,因为先前他对她做的龌龊事情还让她耿耿于怀,但她转念一想,若是把慕容建也处理了,就显得他们明镜司这次行事有点过头了

    不过对于慕容建这样一个普通人,凌冬倒再不放在心上了,接下来再没收慕容家的家产,亮这胖子也翻不了天!且来日方长,这样一个小人物,有的是时间去慢慢收拾。

    凌冬并不知道,她这些举动,彻底让慕容建把明镜司给恨上了,他发誓一定要把明镜司给毁了!

    一切事情都处理完,凌冬则是又向周思若感谢道:“这次的事情,有劳姑娘两次救我。”。

    她这般行礼落落大方,一度也让齐安怀疑眼前的这个女子还是不是当初那个只会无脑生气的女子。

    但也许人都是会成长的。

    这几天齐安观察下来,凌冬在一些行事风格上已经颇有几分凌朝峰的味道,假以时日她会是大周很好的一个鹰犬,成为周帝国的一把悬剑,替帝国斩灭潜在的危机。

    只是,如今的帝国岌岌可危,怕是又等不到她真正成长的那一天。

    不得不说,这是一种悲哀。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