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就像一对许久不见的好友,齐安和秦老王爷无视身边的所有人,一边下齐,一边聊着天下建的大事。

    秦老王爷先下一子道:“五十年前,我大周羸弱北齐势强,一度要挥军南下打到我永安。多亏得先皇雄才大略,化民为兵,在东北地区开拓荒地屯田,战时为兵,休时为民,将北齐拒在关卡以外。”。

    而在这之后,大周经武帝手里加一巩固,方才有今日的盛世。

    说着,秦老王爷眼中满是感慨,似乎有着对那个时代的向往,那是的大周,或许算不上富足,但举国上下都是一心,百姓精神世界丰富。连豪阀贵族的后代,都是铁骨铮铮对汉子,想着为国家抛头颅洒热血!

    可如今呢别说是其他地方如何,只是一个永安,贵族们的后代,不思进取,更多的都是想着怎么贪图享乐!

    说着,秦王爷又道:“不知道如今这永安城的贵族们都是怎么了一个个不思进取,和那混吃等死的有什么区别?”。

    一边说着,他却是示意齐安落子。

    且这些话,乍一听似乎就是些普通的还,算不得什么。

    但这也就是出自秦王爷之口,换作其他人谁敢讲这个话?何况在这里的大多数人,都是普通出身,别说是讲这话,就是听都不敢听。

    一些人更是低下了头。

    秦王爷将这一切都看在眼里,鄙视说到:“还比如有些人,连战场没上,只是听我老人家说个话都不敢听!”。

    这话,一出周围的人把头低的更低。

    齐安则是结果话头道:“老王爷说的不错如今我们这永安的确出了问题。但我觉得究其原因是根本和源头出了问题。”。

    老王爷听到这里,则是来了兴趣道:“何为源头?何为根本?”。

    齐安则是道:“源头和根本自是指永安的上层贵族,但更上头嘛”。

    说到这里齐安停顿了一下。

    对于齐安如此,老王爷倒没说什么,因为更上面指代的那人,的确不能随随便便说出来,即便这人现在神志不清。

    但让他和众人意外的是齐安却好像无视那人的存在一样,直言不讳道:“就是咋们陛下如果说把咋们大周比作一条河的话,河水时常断流,是作为源头的陛下出了问题。”。

    这话却是说得有些张狂,让围在他们身边的人议论了起来:

    “这人还真是什么都敢说啊!原先我以为他就是来拍老王爷马屁的!”

    “现在看来他要么是真的胆子大”

    “要么呢?”

    “就是傻子!”

    老王爷虽然年纪大了,但耳朵还是灵敏都,这些话自然听到了耳中。

    他嘴上不说,心里却也和那些议论齐安的人是一样的想法。

    起先,当齐安和其他人说些不一样的言论时,他也怀疑过这人是不是故意拍自己马屁说那些话的,毕竟那些话真正追究起来不痛不痛,且因为是和他这个王贵谈话,在场倒也没有嚼舌根的敢随便传。

    但现在看来,眼前这个相貌平平的年轻人要么是傻子,要么就是真的有胆识。

    所以这样一来,已经在永安城待的十分无聊的秦王爷对着齐安来了兴趣。

    接下来,他想试试这个年轻人,若是他真有这么大的胆子,且还有一定的本事,他不妨给他找些差事去做。

    老王爷继续不动声色,然后道:“那你觉得我们陛下如何?”。

    “刚愎自用。”简简单单四个字从齐安嘴里出来,周围人却听得如坐针毡,倒吸凉气。

    试问当今天下,谁敢所陛下的不是,何况齐安还是个普通人。

    这是让老王爷都意外的,但让他意外的却不是齐安会直接说话,而是他说的太直接,且一针见血,原先他还以为这年轻人就算说,至少也会委婉一下。

    但谁知道他如此不客气。

    想到这里,老王爷笑了笑:“你倒一点都不客气什么都敢说。”。

    说着,他落下一子。

    并示意让齐安落子,此时他所下的黑子已被老王爷对白子所困,若齐安想不出好的落子处,这盘棋就可以结束了。

    齐安则是好像没有注意到棋局的变化一样,笑着道:“我觉得一个国家要向长救发展,总就得有几个说真话的人。”。

    “可你要知道,敢说真话的人,都活不长久!小子,这是我对你的忠告。”

    “老王爷不必担心,看棋。”

    说着,齐安落下一子,随着这一子落下,棋盘上的局势瞬间发生大的变化。白子瞬间被黑子所围。

    这让老王爷为难了起来,对着这盘棋左思右想,想从这之中谋个活路出来,但似乎这就是一盘要死的棋,让他迟迟不知棋子该落到哪里。

    齐安这时又道:“老王爷我觉得咋们永安如今的状况就是如这棋一样。”。

    “这怎么说?”

    “老王爷,这容我先卖个关子你觉得眼前这盘棋还有的下吗?”

    “这没有吧。”

    对着齐安的提问,老王爷特意还擦亮眼睛又看了起来,似乎想从中找出白子的生路来,但死棋似乎就是死棋,怎么又都找不出让他们生的路。

    于是,老王爷摇了摇头。

    齐安却是从老王爷那边拿过一边石子落下,瞬间黑子和白子又再次持平,势均力敌。

    老王爷则看着齐安落得那一子,迟迟没有说话,少许时间后才抿着胡子笑道:“妙啊!这一步我怎么救想不到呢?”。

    其实齐安落得这一子,算不上高明,且那处地方他还看过好几次,但他怎么都没想过,那个最不起眼的地方才是这盘棋的关键。

    这时齐安道:“老王爷其实如今的永安就和这棋一样,看着可能是死局,但实际还是有活路的,只是却是少有人能够注意到他,且注意到了,也不敢去走!”。

    老王爷听他说着,笑着道:“你说得对啊!”。

    到了这里,老王爷则是越发喜欢这个年轻人了,觉得他不单有胆量,对事情的看待伤,有着自己独特的讲解。

    正此时,那几个在城外遇到的公子哥来到了书院,见到齐安,他们立时议论了起来:

    “好家伙这不是场外那家伙吗?”

    “算了,晦气啊!”

    说着他们就准备绕道而行。

    有人对于他们举动不解,便询问了起来,这几肉也没什么好隐瞒的,便将他城外和齐祝山发生矛盾的事情说了出来。

    听到齐安一掌就把齐祝山百人吓退,让听者听着倒吸凉气。

    这染让他们再看向齐安时,眼神也变得大不一样。

    他们倒是没想过,齐安真的如此厉害,是有他资本的。

    很快,这则消息就在私下传了开来,戴到老王爷身边的人听闻,再由他们附耳说给老王爷本人,事情成了,齐安一掌就把齐祝山那百人给打退了。

    齐安由耳力过人,这话自然让他听到了。

    他听了以后,倒是觉得好笑,觉得这传言的人倒是什么都敢说。

    老王爷虽然也觉得这话里有所夸大,但即便是讲这夸大后的东西缩小,大概也就和传言的八九不离十。

    他道:“你还是修行者?”。

    齐安没有否认,点了点头。

    老王爷则依着一种打量他的目光道:“后生可畏啊!对了有件事情我想请你去办。”。

    虽然不称“本王”是他想和书院的学生更好的相处。

    到了这里,他语气竟然带着几分恳求。

    齐安道:“老王爷但说无妨!”。

    老王爷先是长叹了一口气,然后道:“近来明珠公主招亲一事,你可曾知道?原本那孩子是有夫婿的”。

    齐安点了点头。

    老王爷又道:“我这老人家请求简单,就是想让你去参加下月的比武招亲我知道,那孩子你们都当她是丑八怪可她人却聪慧的,你娶了她,荣华富贵自不必说,但她人才是真正的宝!”。

    更为重要的是,明珠公主,他自小看着长大,他不想她沦为周皇巩固权力的恐惧。

    而关于这个,齐安想都没想就答应了下来。

    从他的角度,他也不希望武九凰往火坑里面跳,他也看得出来老王爷是真心关心武九凰。

    似乎是有些累了,老王爷看了一眼天空,远处已经晚霞升起,时候不早,他该回去了。似乎是又想起了什么,他在临上马车之后,将一个腰牌交到他手里道:“现在一般人要进华升街不是那么容易了以后你要是有事,可以拿着它来找我。”。

    话罢,他就离去。

    接着,齐安则是向百转千思峰上而去。

    而他只是刚上到上面,一个绿袍子的年轻人就向他迎了过来,他先是把齐安认认真真打量聊一眼,然后又才道:“齐兄?”。

    这绿袍子的,正是郭志才。许久未见,他倒是修行到了通神后境,虽然比较齐安他慢了太多,但比较一般人,他又快了太多了。

    齐安倒也没否认,则是道:“你是怎么认出我的?”。

    郭志才道:“是四师兄说的。”。

    他话音刚落,就见一个长相儒雅,白衣飘飘的中年男子出现在了齐安面前,这人正是齐二子。其实早在齐安到书院的时候,他就将他给认了出来,虽然他改变了自己容貌,但皮骨却没有改变。

    “四先生?”齐安对着他叫到。

    但话出口后,他又觉得叫得好像有点不对劲,因为严格来讲,他是三师兄,应该叫齐二子师弟才对。

    但过去在永安他又受齐二子好几次照顾,那“四师弟”实在张不开口。

    齐二子则笑着道:“叫我师兄就好!”。

    虽然嘴上他是,想占齐安便宜,但对于齐安他又是真的担心。

    而随后,万红衣等人也相继出现。

    对于齐安对出现,大家都是意外的。

    比如郭志才最先开口道:“齐兄你不知道当初你不在以后,四师兄直接杀到天命观了!”。

    为此,齐安心里一暖,但随即他却又觉得哪里古怪

    他顿时想起来,自己当初在西魏被一个姓龙的道士无端追杀,原来是这么一回事。

    而随即齐安也将自己这一行的经历告诉了众人。

    听到齐安说起药家堡,众人之中对外界最为了解的五师姐道:“那药家堡说起来,和我还有些联系,当初我这一手炼丹法门就是那里学来的。对了我听说他们宗门还有一宝名为回颜丹,不知是干什么用的。”。

    齐安接着便将自己知道有关回颜丹的一切说了出来。

    听到这丹药是以牺牲别人来成全自己,齐二子道:“这等丹药神奇归神奇,但未免太伤天和。”。

    且齐安也没有同他们说明,其实回颜丹炼制法门就在御他一起的周思若身上。

    当然,齐安不讲是有他的理由。

    虽然目前来看,周思若看上去行为有些诡异,但曾经的自己也受她帮助过,自己就不该把有关她的事情随便说出去。

    接着,齐安也向几人永安近来发生的事情。

    且齐安问起来孟月夕等人的踪迹,齐二子道:“早在几月前,他们就出了永安城不知去了哪里,不过放心,那个木莲儿姑娘是和他们在一起的,且和郭师弟多有书信来往,想来他们应该很安全。”。

    听到这里,齐安倒是放心了。

    但随即,他不禁想,究竟又是什么原因让他们地瓜帮撤出永安,他实在想不通。

    不过想不通,他也没有去深想,而是向几人问起了,永安城那幽王又是怎么回事。

    齐二子道:“早在半年多以前,永安突然出现了一个叫楚先生的人,然后那幽王就死被他放出来的。”。

    随即,他向齐安讲起了这个幽王的过去,并且也说明了这个楚先生的身份。

    他道:“其实这个楚先生就是魔教圣子,近来永安频频有事发生,都是与他有关!本来事情出在我们书院脚下,这事情就该我管的。但是老师有交代,让我们不要出书院便由他了。”。

    听到是这个人,齐安心里“咯噔”一下,长久以来,他都不知道这个所谓的圣子,究竟想干什么。

    说他是坏人吧,他给自己传的那门《天游冥想法》在危机关头,多次救他!说他好人吧,可近来永安被搞得乌烟瘴气,和他脱不了关系。

    又听着齐二子继续道:“其实我也不明白老师为什么不让我管这事情。并且他还说了,日后你要是回来,你倒是不必禁足在书院的。”。

    其实当初当荀子给齐二子说这些的时候,后者还是不理解的,但现在齐安回来,想来那时荀子该是知道齐安还活着的。

    又少和书院众人聊了几句后,齐安就此回去。

    只是这一晚,周思若却没有回来。

    确切的说,她自和齐安分别以后,就没有回去的打算。

    与那个男子分别多年,她实在想去看看他了。

    可是当她翻阅层层困难,来到闲王府看到的景象,却让她难以接受。

    曾经在她记忆里十分气派的闲王府,如何显得十分狼藉,在王府对最中央,一个披头散发对红袍男子,一边喝着酒,一边笑着对身边的侍卫道:“来来来陪本王喝酒!”。

    但是那些侍卫却没有理会他的意思。

    其中一人更是道:“王爷,幽王殿下给我们吩咐过,你想做什么,我们会帮你完成,但要我们帮你喝酒是万万不能的!”。

    原来,这些侍卫是幽王派来看守他的。

    曾经的他权势滔天,但现在的他就是一只笼中鸟只有等待着被宰割的命运。

    想到这里,他不禁悲伤了起来,一边哭一边笑着道:“问君能有几多愁?恰似一江春水向东流啊!酒啊好!好!好!”。

    他很想去外面看看,但可惜侍卫们手中的兵器隔绝了他所有的幻想。

    回到自己房间,已是空无一物,他心中越发凄凉。

    而对周思若来说,她真的很难相信,眼前这个满脸颓废的男子会是贤王。

    看着他这幅模样,她竟然难过了起来,躲过侍卫,她随着他一同进了房间,然后对着他单膝跪下道:“殿下!”。

    贤王酒醉着睁开眼睛,看到面前猛然出现一个人,他现在却一点都害怕不起来,比起每日在这狭小的空间浑浑噩噩,他还不如让来人解决他性命。

    他笑着道:“你是来杀本王的?来”。

    说着,他扒开自己衣服漏出胸膛道:“往这儿给本王来一刀!哈哈哈哈!”。

    他癫狂笑着,周思若看了心中越发难受。

    她道:“殿下是我啊我是周思若!是当年你送的我去的药家堡!如今我给你拿来了回颜丹炼制法门!”。

    说着,她将一卷卷轴交给了贤王。

    贤王这才想起,在七年前,他曾救过一个小女孩,并送了她去药家堡。

    但当时的贤王救那个小女孩也不是全安着好心,他也没有告诉小女孩,当时他在边境镇压匪患,为了凑人头,将边境一个小村子的人全部杀死,其中就有小女孩的村落。

    思绪收回,贤王的看着手中的卷轴道:“若我是皇帝,容颜不老自然好!可惜我不是了!呵呵!”。

    说着,他将卷轴扔在了地上,然后继续喝着酒,任周思若说什么都不去理会,甚至于后来似乎是烦他了,他道:“你若再不走,我就叫有刺客!”。

    “可是殿下,为什么,到底发生了什么?”

    “我权力被架空了,就这样你走吧!”

    似乎是见他有意赶自己走,周思若只好无奈离开。

    而在离开贤王府前,她最后看了一眼这偌大的府邸,说不出是一种怎样的心情,她曾幻想过为他拿来回颜丹的场景,但却从来都没想过这样一个结果。

    微微碳了口气后,她离开了这里。

    而就在她走之后,那位贤王好似终于想明白了什么,用着一把匕首结束了自己的性命,而当天夜晚,幽王知道这件事情后,并不是将此事声张,而是把这事压了下来。

    虽然幽王无情,但怎么说,这贤王在小时候也是叫过他几声哥哥的,他对着身边人道:“好歹他也是我皇室的人要是就这样死了!外人怎么说我?”。

    身边有人不解问道:“那该怎样?殿下?”。

    幽王想了想道:“安排一个替身,过个几天找个刺客把他杀死!这样我这贤王弟弟死得也体面。”。

    这么做,自然有他的道理。

    贤王现在自杀,传出去天下人会觉得是他自己逼死了弟弟,显得他无德,安排个刺客杀死他就不一样了在外人看来,幽王已经软禁了贤王这么多天,并好吃好喝把他供着自然怀疑不到他头上。

    所以在两天以后,贤王被歹人所刺杀的消息传遍了全城。

    而贤王不知道,自己连自己的死法都不能选择。

    死了一个王爷,永安城的百姓,似乎没有多么难过,但齐安却注意到周思若近来的神色却异常难过。

    但对此,他没有去多想。

    而周思若这个时候却是主动找他,将她的过去都告诉了齐安,并将回颜丹的炼制法门交给了他。

    而这些都是令齐安所意外的,他完全没有想到周思若竟然真的和贤王有联系。

    但这一切,都随着贤王的死成了过去式。

    不过震惊归震惊,齐安却对周思若讨厌不起来,至少这个有些古灵精怪的少女很真诚。

    而更让他意外的是,周思若忽然对他道:“我想走了。”。

    她的这话很突兀,让齐安也很不理解:“去哪儿?为什么?”。

    她道:“原本我的根是在这儿的,但现在什么都没有了。”。

    齐安没有想到这姑娘对着贤王有着那么深的执念,他道:“我尊重你的选择只是,这人间有很多东西可以值得,但我不认为包括贤王。”。

    这个回答,让周思若有些生气,她言语生硬道:“明天早上天一亮,我就走。”。

    那样子像极了一个执拗的孩子要离家出走一样。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