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天还不亮,周思若就已经收拾好了行李。

    没有过多的挽留,齐安也没有通知任何人,就他一个人来送她。

    这个时候的她情绪已经平复许多,但究竟平复了多少,只要她自己清楚,她面带笑容看了一眼齐安,又看了一眼他身后的永安城,叹气道:“其实这里一开始就没有我的容身之地吧。”。

    “为什么会这么觉得?”齐安问她。

    她回道:“浪迹天涯没什么不好,不用送了!以后我若想你们了,我会回来看你们的,人啊还是要洒脱些的好。”。

    话罢,她将斗笠戴在头上,遮住自己娇好的容颜,头也不回向远处走去。

    但其实在她走后,孤宇飞显现出了身形站在了齐安身后,他道:“其实昨天她去了一趟贤王府我是知道的。并且”。

    说着,他将一卷卷轴交给了齐安。

    那是他在贤王府发现的东西,记载了几年前贤王在边境所做的一切而事。虽然孤宇飞不知道周思若和贤王有怎样的联系,但他看得出来,周思若看向那个男人的眼中有光。若是她知道自己所当成信仰为之追随一辈子的人竟然是她的仇人,她注定是接受不了的。

    齐安打开卷轴,看完合上后,长长叹了一口气道:“其实对于这位贤王的作为我一点都不奇怪但这卷卷轴”。

    说着,他掌心起火,将卷轴燃成了灰烬。

    虽然谎言的确不好,但善良的谎言,守护住一个人曾经的信仰没什么不好,姑且就让周思若认为贤王是个好人吧。

    但齐安和孤宇飞又都不知道,这卷卷轴,周思若其实也看过了,那是在她离开前,贤王告诉她的。

    对于贤王来说,他这一生作恶多端,在临死前也算做了一件有良心的事情。

    远处周思若所行走的路上,有风风沙袭来,拍打在她脸上,似乎是知道自己已经走得足够远,她终是哭了出来,但在少许时间后,她还是擦干了眼泪。

    她的杏眸里,有光闪烁,那代表着坚定,代表着自己将和过去彻底告别。

    她的前半生,她都是在以贤王而活的,往后的后半生她想替自己活。

    在她幻想中,远处有山川大河她想用自己的脚一一去走过那些风景。

    正此时,风沙停止,太阳西下,晚霞烧得通红,余光照在她精致的下巴上,映照出塔都的笑容,那笑容极为美丽和灿烂。

    送走了周思若,齐安和孤宇飞回去后却很默契的没有和众人说她的事情,直到三天以后,黄心慧才问起,她对齐安道:“齐大哥,周姐姐是不是走了?”。

    齐安回道:“是啊她去追求自由了。”。

    一切似乎又恢复平常对齐安来说,他接下来只需要筹备下个月有关武九凰的事情就好。

    但是噩耗也在这个时候传来,秦王爷走了走得突然又安详。

    据传这位老王爷是在昨天下午在书院和一位年轻后生下棋的时候,突然没的。

    起初,秦王爷只是一手托腮,闭上双眼靠着棋盘打着吨,等到有人发现他异常的时候,他早早啦气息。

    只是他去的时候,嘴角挂着的笑容却是安详的,想来这位老王爷走的没有那么痛苦。

    但是也有人注意到,在老王爷托腮的那只手中,紧紧握着一个吊坠,怎么都取不下来,有人认得出来,那是往年他过寿的时候,明珠公主送他的。有人试图想要把这个吊坠取下,但他手却握的异常紧,说明他一直都记挂着明珠公主。

    相比较前几天贤王的去世,秦老王爷的去世,排场就没那么大了,甚至没有人特意去说明。

    但永安城的贵族,却第一时间都知道了这个消息一些百姓,更是自发为他吊唁。

    这位王爷生前豁达,喜爱四处交友,永安的贵族几乎都和他有往来,且在平时,这位老王爷还喜欢布施永安城一些穷人,积累了异常好的人缘。

    如今他不在了,满城的人都自发给他吊起了唁。

    而一开始,齐安还是不知道这件事情的。

    还是几个路人议论这事的时候,他才知晓。

    不知为何,听到这位老王爷去世,齐安竟然有些难过,严格说起来,他和这位老王爷算不上熟识,但自来永安以后,这位老王爷却对他照顾有加,是他在这永安城中少有对他好的长辈。

    而几日以前,老王爷才给了他一块腰牌,真是令他感慨。

    且这位老王爷应该是很想看他和武九凰成就婚事的。

    带着那块腰牌,齐安来到华升街。

    而来秦王府的人更是络绎不绝,其中就有齐齐安几日前在城外见到的那几个公子哥。

    这几位公子哥知道齐安的能耐,自是给他微笑示意。

    但有的本地永安公子哥见齐安穿的寒碜,一脸嘲讽道:

    “真也不看看怎么穿的是什么衣服,哪里好意思来这里!”

    “这不就是个泥腿子吗?”

    “什么时候泥腿子也能来华升街了?”

    当然,一同来这里的,还当初和齐安颇为熟悉的钱峥嵘,见到一众公子哥中有自己的后背对齐安嘲弄。

    他走过去对那几人呵叱道:“你们平日里的书都读哪儿去了?礼数呢?如今老王爷西去,你们安敢在此喧哗?”。

    被这么一骂,那几人闭上了嘴。

    对此,齐安倒也没有和那几人去计较。

    而是走近了秦王府门口,而别的人来这里送的东西无不都是贵重之物,但齐安来时匆忙,并没有带什么好的礼物,考虑再三以后,他只有好硬着头皮走了进去。

    再者,人都不在了送些礼物给谁用呢?

    没有多想,齐安继续向府邸内走去。

    也在这里,他见到了一个身形高大的青年男子,他相貌英武,身穿紫色蟒袍彰显着自己的尊贵身份。

    且来人无不向他去打招呼。

    也从这之中,齐安了解到,这人正就是幽王,关于他的事情,齐安也从郭志才那里了解到了。

    当年这位幽王因为周皇抢了他女人而谋反,倒也算个性情中人。

    这和冷血的周皇倒是不一样,也难怪他成为不了东宫,此后十多年都被投到大牢里。

    值得一提的是周皇此时陷入昏迷之中,便没有来!

    但齐安却没有理会他,径直走向了吊唁灵棚处。

    一旁有人见他对幽王如此不敬,指责道:“你是什么人有什么资格来给秦王爷吊唁?”。

    他明的是在以秦王爷说齐安,实际却是凭借这个替幽王说齐安。

    他言语一出,一些附和幽王的人纷纷开口道:

    “如今果真是什么阿猫阿狗就能来华升街道了!”

    “是啊尤其这等人还是空手来的,脸呢?”

    “还是快把他轰出去吧,免得放在这里丢人现眼!”

    这些言语异常恶毒。

    有人话后,甚至直接抽出腰间的剑指向了齐安。

    对此,齐安拿出秦王爷给他的腰牌道:“我就凭这个老看看老王爷都不肯吗?还有你们这些家伙都算是什么东西?我也不见得你们这些家伙和秦王爷交好?”。

    刚刚说话的那些人,多是有功名在身的读书人,他们能出现在这里,多的是因为身后有人举荐,他们才得以来这里,说那些话也是为了奉承幽王。

    这会齐安把那块腰牌拿了出来,那些读书人立刻闭了嘴。

    因为,他们都认得出来那算是秦老王爷的私人腰牌,一般人谁能拿到?说句不过分的话,齐安就是凭借这个去看一眼老王爷最后的仪容都不过分。

    幽王这时也对着那些读书人道:“你们这些穷酸哪里来的都给我赶出去!”。

    倒不是他好心在维护齐安,而是这些书生有刻意讨好他的意思,就让他很讨厌了!他在大牢里待来近乎十年,听惯了重刑犯向狱卒奉承求情,如今再看见这样的嘴脸,他只会觉得厌恶。

    几个书生被骂,但又无可奈何,只能灰溜溜退到最不起眼的地方,对着齐安骂骂咧咧。

    接着,齐安没有理会所有人,而是走到入殓处,看了老王爷最后一眼仪容,他神态安详,嘴角还挂着许些微笑,一只手则紧紧捏着什么东西。

    但神奇的事情就此发生,几乎就在齐安靠近的时候,老王爷的手突然松开,将吊坠放了开来,而他脸上的笑容爷彻底舒张开来。

    这给众人的第一感觉是老王爷还没有死

    但事实上,老王爷真正已经没了气息。

    但齐安却看着那个吊坠出了神,因为那是属于武九凰的东西。

    齐安在想,老王爷是认出他来了吗?

    而又在许久以前,荀子告诉过他,这世上是没有鬼怪的,可眼前的事情又是什么呢?齐安想不明白,但他知道老王爷的意思应该是让他救武九凰脱离苦海。

    而众人,自然也是认出了这个吊坠,知道那是属于明珠公主的事情。

    而说起她,齐安才注意到,这次的吊唁,武九凰竟然没有来,想来她应该是被禁足了。

    众人也就由此提起来明珠公主:

    “我听说老王爷生前可是最宠爱这位公主了!”

    “可不是吗?这次有关明珠公主的婚事他可是最关心。”

    “可是我听说这公主容貌”

    “你要是只看容貌,就没意思了!”

    由这个话题开始,这的吊唁会变了味道。

    谁都知道这次的明珠公主,是周皇摆出来的引子,用以平衡永的局势,毫无疑问周皇的这一手,让失去了“楚先生”的幽王都无能为力。

    表面看,武九凰就是个普普通通的公主,娶了她并没有什么好处,但联想到这件事情背后的操作人是周皇这事情就有意思了。

    因为,早在几个月前,周皇就宣布将沿永安周围屯扎的兵权交给了这位公主打理。当时,许多人一度以为是周皇疯了,因为这些兵力加起来少数有十万,比边城守卫军还要多。

    且明珠公主一介女流,如何治兵?

    可事实证明,这位公主看着柔弱,但实际只用了几个月时间就把这些兵权牢靠抓在了她手里。

    纵容这里面排除不了周皇操作的因素,但这样的结果着实让人震惊。

    加之先前周皇给明珠公主拟定的婚礼,这场婚礼的意义就由此产生了变化

    这完完全全成了一场政治。

    谁都清楚,谁要是娶了那明珠公主,等于就能牢靠握着这十万兵。

    这让人能不心动?

    当然,这其中最气急败坏的就是幽王,原本他还是把一切都掌握在手里的,永安的一切自己都掌握着明明白白,因为边城守卫军捏在他手里。

    但现在周皇这么一搞,永安城外驻扎的这十万兵,就好比是一把剑悬在他头上。

    这让幽王心情异常难堪,同时他也在物色好的人选,参加这次的比武招亲。

    可惜这次的比武招亲,他又一直找不到好的人选,着实头痛。

    幸好,近来随着书院考试在即,他倒是看下了一个人

    那是来自南方大郡一个名为苏苍的年轻人,是穷苦人出身,但自身却是文武兼修,文能七步成诗,武更是到了归一境界,他较为看好。

    但为什么说是较为看好,而不是十分看好,而是因为这个年轻人为人轻浮,性情骄傲,目中无人。

    他先前,好好给他送了几次名贵书籍,被拒绝就罢了,他竟然放下狂言说,这次比武招亲,没有他幽王的帮助,他也势在必得。

    但另外一方面,这个家伙却又是收下了他送的金银财宝,谁又能想到,这个假家伙看着淡泊名利,实际又是贪财如命。

    而今日秦王爷的吊唁,他也出现了,和齐安一样,这个苏苍也没有去向幽王打招呼,不知道他是故意如此还是为了彰显自己的特别。

    而人一旦有了人捧,且又几分骄傲,他就会显得越发骄傲,就好比现在的苏苍。一方面有求贤若渴的幽王对他几度送礼,一方面还有一群读书人奉承。

    他可以说是春风得意。

    这会一群刚刚嘲讽过齐安对读书人,议论起了这次的比武招亲:

    “我觉得这次的事情苏兄绝对是第一人啊!”

    “这没得说,苏兄是文武双修,要什么有什么,别人凭什么?”

    “只是我听说那公主是个瘸子不说,还是个丑八怪这就是委屈我们苏兄了!”。

    别人说这话,本是为了讨好苏苍的,但他却觉得别人说明珠公主,却是有挖苦他娶了个丑八怪的意思。

    其实,这却是他心胸狭窄想成了这样。

    他道:“哼!我要是娶了她,我要她想干什么就干什么到时候我就是去玉流巷再娶几房小的,她也不敢说什么!”。

    这话他说得有些狂妄,但是奈何人家有才学在身,几个书生便不敢言语什么。

    但是这么些话,却是让齐安听在了耳中,他直接走过去对着苏苍道:“你算是什么东西?”。

    刚才那几人议论归议论,但言语算不上多大,但齐安这直接一吼,在场的所有人都向他看了过来。

    在场的大多数人都是知道苏苍的,却没有见过易容过的相貌平平的齐安。

    那几个读书人一见是齐安,更是对着齐安挖苦起来道:

    “你又是什么东西?敢对苏兄吆五喝六!”

    “就是爷不看看自己是什么东西!”

    “你连苏兄的手指头都不如!”

    再者,刚才他们被幽王呵叱,心中有气,对着齐安便尖酸刻薄了起来。

    其中一个家伙说的更过分:“你这小子,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得了几分秦老王爷的赏识,就敢随便言语了。”。

    但几乎在这个时候,齐安卸掉了自己易容,露出了原本的容貌。

    而众人看着他这个相貌,几息时间以后炸开了锅:

    “这是驸马爷?他他怎么可能活着?”

    “不对,这人是冒充的吧。”

    “不可能是他!”

    在众人的认知之中,齐安应该是当初就已经死了,面前的,不太可能是他。

    本来,齐安也是不打算显露自己容貌的,但该打听的都打听到了,也就没什么好隐瞒的。

    而和齐安较为熟悉的钱峥嵘则是道:“你你真是驸马爷?”。

    齐安微笑点了点头。

    一开始,有人还认为齐安只是和那“驸马”长的有些像,但现在却是确定他就是驸马。

    而驸马出现,原本的比武招亲又算什么?

    有人自然是不乐意,比如苏苍,他道:“我听说驸马不过是通神境界,不知道你有什么资本取明珠公主?再者,这次的比武招亲可是皇上下旨的,以前的事情就是过去了!你现在怎么好意思称呼自己为驸马?”。

    他言语一出,倒是也没有多少人反对。

    因为齐安的贸然出现,着实让他们不出发。

    顿时,众人起了议论:

    “虽说以前皇上给他和明珠公主订了婚,但那都是过去了!这不能混为一体的。”

    “何况这驸马虽是书院三先生,但没有本事,怎么成驸马?”

    “几位说的不错。”

    听着这些言语,齐安没有多的狡辩,接着他直接爆发出了自己的修为。

    一股强劲的飓风以他为中心散发出去吹得在场所有人脸上都是一阵生疼。

    且他只一个人的气场,吓得幽王身边的侍卫都拿起了武器,可即便如此,却还是没有人敢靠近他,因为离齐安越近,他身上的风就越强劲。

    “这是道生境界?”有人惊呼出声。

    实际上,齐安只有窥机后境,只是因为他给人感觉压迫感十足,便有人以为他是道生境界。

    有人感叹道:“不愧是荀老先生的弟子。”。

    齐安接着缓缓出口:“你们中若是有人撑得过一招,就算我输”。

    这般境界,却是隔绝了所有人的幻想。

    但最终,还是苏苍先开口道:“这算什么一介武夫,只有蛮力又算什么?该是要文才说的过去也行。”。

    众人似乎是又找打咯一个理由私下议论了起来。

    齐安则冷目看着在场所有人道:“我不管在你们眼中是如何看待九凰的,要如何把她当成政治工具,但她就是我的妻!胆敢染指她的,只有死!”。

    最后一个字,他是在自己修为全部加持下说来的,如打雷一般,叫人的耳朵都好一阵失聪。

    话罢,他就此离开这里。

    身后秦老王爷对府邸内,众人彻底炸开了锅:

    “这这如何是好?这人咄咄逼人,竟然都不顾幽王殿下在这里,他是准备造反吗?”

    “这般莽夫,直以武力逼人,确实没有脸!”

    “我看,就把让殿下把他抓了!”

    几番言语之下,齐安就成了十恶不赦的恶人,被一众人给列举出了数项过失,但说的痛快是痛快,很快他们就意识到了一件让他们不痛苦的事情,那就是齐安书院三先生对身份。

    他们要去抓他,就要过书院这一关。

    不说别的,在朝半数以上官员都是书院出身,贸然把齐安抓来,势必就要遭这些官员的口诛笔伐。

    想到这里,他们的一切想法都只好作罢。

    而齐安的出现,也让一个人的心情起了变化,就是幽王。

    他不知道,齐安的出现是一种怎样的态度,是仅仅像他说的那样是为武九凰,还是代表着某些势力

    虽说书院过去从不参与国事,但对于齐安这人,幽王略有耳闻,对于他的一切行为荀子又好像不怎么约束他。

    当然,问题想是想不出来的,他再无心待在这里,而是就此悄悄出了秦王府,并且向着身边人嘱咐道:“找个机会把那个叫苏苍的做了,这些日子他威风是耍够了!本王可是成跳梁小丑了!”。

    这些日子以来,他可是听多了有关这人在外放出的豪言。

    其中一些他可以当做没听见,还有一些则是过分了,就比如自己给他送个美人过去,他竟然对外说是幽王把自己的妃子送来给他睡了,他如今能忍?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