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这里是永安城的玉流巷。

    全永安半数的温柔乡和赌坊都在这里,所以永安对半数繁华也就都在这里

    未进入这里,兴许是女儿家胭脂味的缘故,那股子奢靡味儿更重,加上不时有几个水灵的姑娘媚眼如丝的看着你,让人越发想沉迷其中。

    总而言之,这里是最容易让人沉沦其中,无法自拔的地方。

    而白天在秦王府失利的苏苍,此时便是来到了玉流巷的岳仙楼。岳仙楼,这算不上一个多么有规模的牌坊,但在玉流巷里,他之所以出名,全是因为在此地有个叫岳仙的姑娘。

    由于她弹得一手好琴,加之容颜娇美,吸引了不少人来这里。

    可偏偏这位姑娘为人高傲的很,对于一众大官贵人都不买账,有些学子给她写写些诗,她也会讥讽一句:“当真是穷酸穷到卖弄才气都是酸的!”。

    似乎就少有人可以入她眼。

    可就是这样一位高傲的姑娘,偏偏只把苏苍给看在了眼里。

    这苏苍不单才学上佳,武学也是极好,更不用说容貌俊美,是在她看来世上一等一的好男子。

    本来,她今日是不会出来抚琴的,但听到苏苍前来,她自主走了出来。

    有人见岳仙出来,有人借奉承道:

    “苏兄你看这岳仙姑娘听说是你来了,她就出来了!我们可都是恨着你有福气了!”

    “要我说苏兄和岳仙姑娘才是天造地设的一对!”

    一众人由此起哄,虽然让岳仙听了觉得面红耳赤,但内心还是有些开心的,并偷偷看向咯苏苍。

    但他却只是一个劲低头很闷酒,一句话都不说。

    过了少许时间,他才道:“你们莫不是来看我笑话的我知道,今日在秦王府我成了笑话!”。

    在此以前,他走到哪里不是被人奉承?可偏偏今日被齐安所羞辱,这让他如何开心的起来?

    似乎是知道他心情不好,接下来岳仙故意弹了一些较为欢快的曲子。但这些却让苏苍越发觉得烦躁,这杯中的酒更是喝着越发苦涩起来。

    又半个时辰之后,他喝得酩酊大醉,走路都不稳了起来,需要人搀扶才可走路。

    但岳仙却是留住了他,并将他搀扶进了自己的房间。

    看着眼前这个男子,岳仙紧捏着自己衣带,银牙轻咬,最终像是做出了什么莫大决定,她吹灭了蜡烛,悄悄拉下床的穿帐。

    而在外面,被幽王派来杀苏苍的杀手却是感叹一句:“衣带渐宽终不悔,为伊消得人憔悴古往今来这话却是害了多少痴情女子!不过这小子倒是好福气啊!”。

    话罢,他径直提刀走了进去。

    正此时,那苏苍却是酒醒了过来,怀中软玉娇香,他却没有拒绝,想及这些天来的遭遇和落差,他一时百感交集,倒是忘却一切陷入了这温柔乡之中。

    少顷时刻,待到一阵酣畅淋漓之后,岳仙媚眼如丝看着眼前这个男子温柔道:“苏公子我将一切都托付给你了,你可否好好待我余生?”。

    她眼中带着温柔,两只杏眸中尽显娇柔,简直让铁做的汉子都要融化。

    同时她期待着这个男子会给他一怎样的答复。

    但让她意外的是,苏苍的双眼却异常冷静,冷静的甚至有些冰冷。

    这让她心中升起了一种不详的预感。

    对苏苍来说,眼前这女子虽然美貌,但他有更大的抱负,若是一门心思都贪在这个女子身上,他如何施展自己抱负?

    他没有回答她。

    但她却显得很有耐心,想了少许时间之后,她又道:“苏公子我这些年也攒了不少钱财,若是你愿意的话,咋们离开永安,偏安一隅不好吗?”。

    这些年,她在永安待的久了,也厌倦了这里的纸醉金迷,更是厌恶这里的气息。

    而她之所以一眼就喜欢上苏苍,也是因为他身上那种桀骜深深吸引着他。

    但她又哪里知道,这种桀骜其实是一种自负,尤其是当苏苍听到眼前这个女子要他抛弃抱负去和她偏安一隅的时候,他怒道:“你这话是什么意思,是我苏某人要你这个小女子来养我吗?还有什么偏安一隅以后莫要再讲,我可是有大抱负的人,和你待在一切,我如何能显贵通达?”。

    这种态度的转变让岳仙完全没有预料到,她没想到她以为很有才情的男子竟然是这样的一个人。

    明明只是因为看了一眼,她就喜欢上了他她也以为她很了解他

    而这个时候,那杀手也显现出了。

    由于没有防备,那杀手速度极快,苏苍直接就被他挑断了手脚。

    苏苍自是疼的呲哇乱叫。

    但这时杀手道:“如今三更半夜,你要是再乱叫,我就要你性命!”。

    那苏苍这时却是一下没了白天的神气,全然就是一副小人嘴脸。

    为了活命,他跪下求饶道:“这位好汉,我们无冤无仇,你为何杀我?”。

    杀手道:“你得罪了什么人你自己清楚。”。

    可怜苏苍平日里一直以聪明才学为主,这次却是蠢笨如牛,直顾着求饶,想及自己没有钱财,他一把把岳仙拉过来对着杀手道:“好汉你找她要钱吧!她很有钱的!这是我的女人,我把她送你了!”。

    岳仙则是完全不可置信,看着这个男人。

    这还是她所认识的那个男子吗?或许只是她叶公好龙,喜欢的只是似龙非龙的东西。

    她喜欢的他,只存在于幻想之中。

    杀手似乎也是来了兴趣,他问了一个老生常谈的问题,他道:“如果你们两个人之中,有一个死,另外一个活,你们希望谁死?”。

    还不等岳仙开口,苏苍却是直接道:“她死我生!我可是有大抱负”。

    可未等他话罢完,杀手的刀却是砍在了他的头颅上,送他去了。

    做完这一切,杀人又多嘴对着岳仙道:“姑娘这种男人又什么可托付终生的?”。

    话罢,他就此出去小消失在了黑夜里。

    另外一边,岳仙则是怅然若失,呆呆看着面前的一切,最终她找来三迟白绫结束了自己的生命。

    而自此以后,岳仙楼彻底消失在了玉流巷,没人会去注意这样一个小地方是否存在过。

    另外一方面,幽王则是召集自己的幕僚对着他们道:“关于齐安这人你们了解多人。”。

    底下一人道:“此人出身西北早些时候为陛下所不喜,我还听说他和齐家有些不对付。”。

    “那此人是否好色?”幽王又问。

    底下有人讪笑道:“殿下,这个你可就问到点子上了,此人的风流却是出了名的,那红相楼的姑娘她有染就罢了,那明镜司的凌抖和他也有些暧昧,更听说早些年,来巴蜀和亲的那个少女还和他待了一晚上。”。

    说道这里,这让人顿了一下道:“由此可见此人是极为好色的,殿下只需送他一个美人用以拉拢就可!”。

    “可有好的人选?”幽王又问。

    那人道:“有!几天以前,那越州刺史的女儿赵麟岳不是来刺杀殿下被你抓到了吗?殿下只需以她的家人要挟,她不敢不从!”。

    听这人这么一说,幽王倒是想起几个月以前,他处理过的越州“谋反”一事,但所谓“谋反”只是他给外人的说法。实际上是,这越州刺史每每在朝中和他做对他便命人找了个理由陷害了他。

    可偏偏在抓捕他一家的时候,他女儿却不在

    这就闹出几天前,一个才通神境界的小姑娘来刺杀她。

    当时,幽王见这姑娘长相还不错,本打算是废她修为,赐给身边人做小妾的。

    但近来自己都在忧愁比武招亲一事,一来二去,这事便被搁置了下来。

    如今被人提醒,他才又想了起来。

    想着,他和身边人去了一趟刑部大牢,将赵麟岳单个抓了出来。

    他先生打量了一眼这小姑娘,见她虽身着囚衣,满脸污垢,但五官却是精致,稍稍打扮一番却是个美人。

    不过这小姑娘却也是桀骜的很,从被人押出来,她就没看过他一眼。

    对于此,他倒一点都不生气,因为他有的谁办法让她服服帖帖。

    她脆生生道:“你们要杀要刮,快点的!本姑娘没时间奉陪你们!”。

    幽王没有理会这些言语,他淡淡一笑道:“如今有个机会却是可以救你和你们家人,你做还是不做?”。

    这这一言,这小姑娘在犹豫少许后,试探性问了句:“你说的是真是假?”。

    但随即她冷笑道:“你莫不是来骗本姑娘的!”。

    幽王大笑道:“本王说话一言九鼎,只要你去办成一件事情,接下来本王立马放你们一家!若是不信,本王立个字据给你!”。

    说着,他命人取来纸笔,将刚才那些写了下来。

    小姑娘这才相信了下来道:“说吧!你要恶干什么?想来你要是敢胡来,我就把你写的这个喘出去,让天下人耻笑你!”。

    但她又哪里知道,幽王哪会在意这些,将来若是真有人耻笑他,直接砍了脑袋就是,然后他再昭告天下人是有人冒名顶替他写出来的。

    想来,那个时候,是个聪明人应该都不敢乱讲!

    而小姑娘的赵麟岳则是没想到这些,她只是想到自己家人的安危,然后点头道:“你说罢只要不是让我去做损害道德的事情”。

    谁知,幽王却直接打断她道:“本王可以理解为你这是要和我谈条件吗?”。

    赵麟岳听罢沉默了,眼前这个男人看似笑意连连,但实际却又霸道蛮横。

    就听得幽王武正月又道:“本王不喜欢和我谈条件的人记住,你为鱼肉,我为刀俎,你要是不答应,我本王换人就是!”。

    话罢,他就此起身准备离开。

    小姑娘则在经过犹豫后,答应了下来道:“我同意,你说吧。”。

    幽王幽幽道:“会把你送给未来的驸马爷做通房丫头,你愿意还是不愿意?”。

    这个结果让赵麟岳有些意外,虽然就在刚刚说服了自己,但她内心却还是无数波涛汹涌,久久无法平静。

    幽王则像是完全知道她心思一样道:“我知道贞洁对你一个女子来说很重要,但你是准备要贞洁还是家人的命你自己看着办吧。三息时间内你回答本王,我不喜欢墨迹。”。

    赵麟岳则眼神坚定点了点头。

    这时,幽王则露出颇为满意的笑容道:“好!好!好!”。

    就在三天以后,幽王带着大批的礼物去了古成巷,这惹得一众百姓都注目了过来。

    虽然齐安在一早前,就预测过这幽王会来探访他,但也没想到,他会搞出这么大的阵仗。

    出于对对方身份的考虑,齐安将他请了进来。

    而对于齐安,幽王表现的也是一脸热切他道:“以后你就是驸马了那咋们就是兄弟咯!这次本王带来的礼物你且莫推辞。”。

    说着,也不管齐安是拒绝还是不拒绝,就命人通通放了下来。

    接着,莫行则是进来给几人奉了茶。

    而由于莫行是世家公子出身,他在言语方面,自是没有挑得出来的毛病,这让一众本想借题发挥准备打压一下齐安的随行客无话可讲。

    且更为让幽王一众人觉得惊讶的就是孤家兄妹了,这二人在喝茶时的动作繁琐到,让他们都以为他们才是蛮夷

    这也不由得幽王开口问道:“这几位是?”。

    齐安却是淡淡回了句:“他们都是我的朋友。”。

    这让幽王有心想开个话题聊,又聊不下去,便和齐安谈起了地理风貌,但谁知齐安知道的却要比他详细太多。

    主要一个原因是,齐安这回永安一路走来,所看到得山川大河和见闻,随便一件店铺有很多东西可说,不像是幽王,固步自封在永安城,坐井观天。

    这让聊天的气氛异常尴尬。

    所幸,幽王他们也就不聊这个话题了。

    而是直接奔入主体将赵麟岳拉了出来。

    小姑娘如今被打扮一番,却是显得娇俏可人,脚下步步生莲让人喜欢。

    实际上小姑娘此时此刻心情还是忐忑的,当她知道自己会像礼品一样被人送出去的时候,在他的想象中,这刃必定是满脑肥肠的。

    但现实是,如那齐安唇红齿白却是个偏偏俊美少年郎,如那孤宇飞,也是一脸的英武,就是手无缚鸡之力的莫行,也是尽显书生意气和温文尔雅。

    这一时间倒让她看得面红耳赤。

    而幽王这边也是没有兜兜绕绕而是直接道:“驸马兄弟本王将我这贴身婢女送你如何?”。

    齐安则是打量了一眼赵麟岳,笑着道:“即是如此,我便收下了。”。

    幽王那边众人则是暗松一口气,他们早就知道驸马是个好色之悲,如今看来真的是如此。

    可传言毕竟是传言,某种程度上来说是当不得真的。

    齐安好色,那只是过去一系列巧合所造成的给众人的错误认知实际上,他心里跟明镜一样,十分情绪这幽王打的是什么算盘,无外乎就是想拉拢他。

    但让幽王意外的是,接下来齐安的举动令他们完全没有想到。

    就见齐安对着孤宇飞道:“孤兄如今年近三十却是没有成家吧?”。

    孤宇飞一时没细想齐安这话,而是直接道:“这个是自然,齐兄突然问这话是什么意思?”。

    齐安这时则又起身道赵麟岳面前道:“姑娘你若觉得我这兄弟人不错,我将你许给如何?当然,你要是不愿意我也不强求你,无妨就留在我这里,改日我给你寻个好夫婿!”。

    这一幕让赵麟岳也是意外的,一时间她竟然不知道该如何回答。

    而幽王那边,他手下人出声道:

    “驸马你这是什么意思?我们殿下将他的贴身婢女给你,你不要就罢了,何以自己做主将她许给别人?”

    “难不成你是要忤逆殿下!”

    “还是你要谋反?”

    齐安则看着这些人冷漠道:“别动不动就给人扣什么谋反的帽子!我若真想谋反,你们还能站着和我说话!也就是看在你们殿下面子上,我还留你们,不然你们早就该滚出去了!”。

    齐安这话借着“幽王”的名头,借力打力却是让一众人都无话可讲。

    因为就是他们有心和齐安说上几句,却也挑不出毛病。

    而属下的这些无脑做法,也令幽王多少有些不高兴,他道:“我来时都说了对驸马要好好说话你们是把本王的话当耳边风了?”。

    对着齐安他用的是“我”,对属下他用的是“本王”,他此举是想表现自己平易近人。

    但殊不知在齐安看来,这倒是有些矫情和作造了。

    接着幽王又笑着道:“不过驸马说的是既然是我把我这婢女给你了,你给了她选择的是权利,就看她怎么选了?”。

    他说的简单且温和。

    但实际上,他却是在提醒赵麟岳,自己既然把她作为礼物送出去了,她这个礼物最好就不要有回来的想法,好好替他监视齐安的一切。

    赵麟岳也听懂了他话里的意思,然后柔声对着齐安道:“驸马爷我想留在你这里。”。

    幽王这才笑容舒张开道:“即是如此,那最好不过。”。

    又和齐安寒暄了几句后,幽王又道:“驸马,时候不早了,我得先回去来。抱歉了”。

    话罢,他就此打道回府。

    只是这其中让齐安有些意外的是,赵麟岳如何处理,倒是让他有些头疼了。

    无奈在想了许久后,他对着孤宇飞道:“孤兄,这赵小姐就先交管给你了!”。

    这就让孤宇飞有些为难了。

    另外一方面,幽王等人回到自己府邸后,幽王对着底下人道:“对于这个齐安这次一见,你们怎么看?”。

    底下人回忆今天的所见所闻道:

    “今日一见,这驸马倒不是如传闻那样是好色之辈。”

    “果然书院出来的,没一个是简单人物。”

    “我看此人是有些城府的。”。

    这些话幽王却听着不乐意了,他是想听身边人分析能不能把齐安拉拢过来,而不是听他们奉承齐安的。

    不过今日和齐安一见,他的确改变了对齐安的看法,原先他想着此人收下赵麟岳,就说明他是个好色之辈,说明此人还是好收服的,但他明显有拒绝赵麟岳的意思,这个就让他头疼了。

    想了想,幽王对身边人道:“这段时间,你们没事去那齐安那边多走动走动,替我看看他到底是个什么态度”。

    所以自这一天以后,齐安所在的古成巷多有高官过来齐安这边。

    但齐安好像都是知道他们来是什么意思一样,对于每一个他都接待,但对于每一他又只是露个面之后,就交给莫行去招待。

    搞得一众高官也很难受

    因为要说他没礼貌吧,他亲自来接待了,要说他没礼数吧,莫行招待他们一一都是按照礼数来的,直叫一众人都挑不出毛病。

    所以待到又三天以后,当幽王问及他们对于齐安是何看法的时候,一众人是这样回回答的:

    “驸马招待我们礼数上很周到。”

    “那茶叶用的也是名贵茶叶,看得出他为人谦逊。”

    可就是这些不痛不痒的言论,让幽王听得越发来气,他大骂道:“又三天过去了,本王不是来听你们说这些没用的废话的,能不能说些有用的?”。

    被这样骂着,众人都低下了头。

    所以又三天以后,幽王再次去拜访齐安,只是这次他却没有摆上次那样大的排场,身边只带了一个人,这说明他完全信任齐安,不会担心他对他做出什么。

    但是让他没有料想到的是,这次对于他这位幽王的到来,齐安却又显得不重视,只是让莫行给他随便泡了一壶茶,且最为讽刺的是,他连齐安的面都没有见到,当问起齐安去了哪里的时候,莫行只说时候去了书院,没说去干什么,十分的敷衍。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