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幽王吃了这样一个闭门羹,心情自是难受,甚至还有点恼怒!他是何等身份?在这永安城之中几乎就没有人敢忤逆他!但现在,齐安却把他当猴子一样耍。

    但是他转念一想,成大事者不拘小节,或许齐安这样摆姿态,也是在试探他,能不能在他手底下做事!可是,这一切又都只是他的臆想,齐安是否又在他手底下做事的心思,还不清楚。

    这一天的永安城郊外,阳光明媚,因为书院考试在即,来永安的人当真是络绎不绝。那些茶摊的生意,更是红火。

    但若是细细一看平日里在外的齐家子弟,这个时候也急匆匆回了永安,当然,他们回来肯定不是参加书院考试的。这些齐家子弟,平日里都在外面做事,如今全被召回,着实蹊跷。

    如今他们都回来,只会说明发生了一件对齐家来说是大地震一般的大事。

    这其中的引子那就是甘南群的刘洪德常年克扣税钱一事败露!

    咋一听,他一个刘姓之人好像和齐家不怎么搭边,但是实际上这刘洪德是齐祝水的夫君!从这点来看,似乎这还和这次齐家人回来没有太多关系。

    说起来当年齐祝水在永安也算是远近闻名的大美人,加上齐家在永安颇有权势,如此一来二去,许多本地的达官贵人自是要攀齐家这个高枝。

    而谁都没有想到,最后却让一个其貌不扬的的年轻人娶了这位美人。

    这个人正是刘洪德,虽然他管辖着一个大郡,但实际上甘南郡这个地方又贫瘠的很。外人实在想不明白,齐兴国是怎么看得上这个女婿的。

    当时一度间,所有人还以为齐兴国老糊涂了

    但实际上,外人又哪里知道,从那个时候开始,刘洪德就已经协议好,每年将自己贪污来的钱的四成给齐家。

    此后,齐家就多了这样一个钱袋子。

    但是常年的横征暴敛,使得甘南郡这个地方越发贫瘠,最后一度间,闹得百姓易子而食。

    可即便是如此,这等丑事却又被齐兴国给压了下去。

    待到再后来,刘洪德当心事情败露,便打算杀死齐祝水,从此和齐家断绝关系,也不打算往永安这边送钱。

    可惜后来在追杀齐祝水的时候,她遇到了齐安。

    但对于自己女儿被女婿追杀,齐兴国对于此事并不是很上心,最终他们又达成协议,以后刘洪德只给齐兴国进贡一成就可以!其它的,齐兴国会帮他压下去。

    但如此有伤天和的事情,如今终于到了兜不住底的时候。

    其实若不是朝廷和西北交战,大概朝廷是永远不知道这件事情的。

    说起来,揭发刘洪德的白泽舒,年轻人是暗恋过齐祝水的。

    只是当时的白泽舒只是一个穷苦年轻人,空有一身修为,自是让齐家看不上的。

    再说说这次刘洪德被揭发的经过,大周和西北战事吃紧,后面的补给又迟迟没有补上来,便向从刘洪德手里要些物资。

    谁知这刘洪德双手一摊,表示自己穷的叮当响,可明明他身上穿的衣服又是极为华丽的,这自然引起了在此地领兵的白泽舒的注意,便派人彻查了起来。

    这一查不要紧,足足从刘洪德私建的仓库中,搜出了几百箱金银珠宝。

    为此刘洪德辩解说,这是他祖上留给他的,可是明眼人又有几个会真的相信他?

    所以最终调查的结果是,自他继任成甘南郡以来的十几年,常常横征暴敛。

    到此,刘洪德的事情彻底败露,铁证如山下,就是齐家想要包庇他,都是不可能的事情,且为了防止途中出什么事情,白泽舒更是亲自押送他来永安。

    而实际上说来,这贪污一事中,他齐家也是有参与的,所以这会的齐家成了热锅上的蚂蚁,一个个都焦急的很!但最为焦急的却是齐兴国,他是生怕那刘洪德口不严,把什么都给讲出来。

    想到这里,齐兴国自是把所有齐家人都召集了过来,包括齐兴虎。

    齐兴虎这些年,也收到一些刘洪德派来的钱,他自是不可能完全置身事外。

    有关这件事情,齐家肉几乎都不可能置身事外。

    齐兴国见齐家人都召集起来了,他道?“大家想个主意吧。”。

    “这这可如何是好啊!我齐家要没了吗?”

    “哎!我早就看出那刘洪德不是好东西,当初就不该把大小姐嫁给他!”

    “可咋们齐家这些年不是也从他那儿得了许多好处吗?”

    一群齐家弟子平日里都是人模人样,可真正到了有事的时候,一时间谁又都出不上个主意。

    相比较这些年轻后生,齐兴虎就要沉稳太多,他道:“大哥实在不行,我派几个在路上把那个刘洪德给杀了!”。

    齐兴国沉吟少许道:“这个主意不错,我这就准备杀手过去!”

    但是此时也有一道脆生生的声音响了起来:“爹女儿没想过,你们竟是如此薄情!好歹他也是我孩儿的父亲!”。

    却见一个妇人眼泪婆娑跪在齐兴国面前,这人正是齐祝水。

    齐兴国则恼怒道:“祝水!你快起来来!你这是什么话!当初可是那无情的禽兽要杀你的,你替他求什么情!”。

    “那我想知道我对父亲来说算什么?为了能给齐家多来的钱,你就把我嫁给那个刘洪德?我想知道,我对您来说算什么?”齐祝水对他质问到。

    当年她和那白泽舒也算是两情相悦,但最终还是被父亲给硬生生拆散,最后远嫁到了西北。

    而她和刘洪德也算夫妻一场,如今他要被杀,她又如何忍心?

    但她又哪里知道,对齐兴国来说,齐家的脸面是高于一切的,所以不想和女儿说些什么,他命人把她拉了出去。

    而另外一方面,齐安却是从幽王手下的一个幕僚知道了这件事情。

    近来,因为幽王的关系,许多人都来他这里走动,都想着通过他来巴结幽王,齐安一来二去救知道了这件事情。

    齐安又联想到了当年他和陆莜嘉救齐祝水,就想到了这件事情

    自然而然,他对这件事情来了兴趣。

    但是,现在他没有了地瓜帮的帮忙,对于齐家和刘洪德之间发生了什么,并不了解,但他有种预感,这件事情必定不是件好事!

    想了想,他出门去了幽王府,现在的幽王可是巴不得来巴结他。

    而几天以前,幽王去找齐安吃了闭门羹,如今听到他来,自然一扫郁闷心情,然后命人摆好宴席,笑着出去道:“驸马会来我这里却是稀客啊!”。

    齐安则是同他也笑了起来。

    二人入座之后,寒暄几句后,齐安也没有绕太大的弯子,而是说起来这次的事情,他道:“不知幽王殿下知不知道刘洪德这人?”。

    “这个人嘛不是甘南郡的郡公,齐家的女婿嘛?驸马说他干什么”其实对于幽王来说,他是知道刘洪德被押解回来的事情的,但是他却装起了糊涂。

    再者,这等事情算是朝廷大事,不能随便说出去的。

    而幽王随即又想到,既然齐安问起来,那他肯定是知道这件事的,只是他比较好奇,齐安又是怎么知道这件事对?

    他对齐安道:“驸马问他是?”。

    齐安又道:“我只是觉得这件事情有那么些意思,原本刘洪德贪污,是和齐家没什么关系的,可是今日齐家子弟都回永安来了。”。

    幽王故作思索后道:“刘洪德贵为齐家女婿,人家想要去救应该恨正常,只是这次这刘洪德做的事情,应该没人救得了他。”。

    “殿下应该懂我说的意思如果只是要救他,齐家没必要把所有弟子都召回来,可是如今把弟子都召回,我在想,这齐家难道就没从刘洪德那里拿好处?”齐安淡淡说到。

    他言语说的简单,但在场所有人听得都是一惊。

    怀疑齐家,这位驸马是想对齐家做些什么?

    当即,就有人道:

    “驸马爷!齐家在永安都是盛名在外的,他们怎么会和刘洪德同流合污?”

    “说的是啊!小人知道驸马爷和齐家有些矛盾,但也不该,随便怀疑人家啊!”

    “驸马爷,莫不是和齐家有什么矛盾,容我去和他们说道说道!”

    在场的这些幕僚,有的受过齐家恩惠,有的则是为了奉承齐安继而巴结幽王,但是这却都不是齐安想听到的。

    而话说到这里,齐安则又对着幽王道:“殿下,时候不早,我就先走了!”。

    可明明天色还尚早,太阳还未落山。

    而齐安这样急匆匆来,急匆匆走,让一众人都摸不着头脑。

    他们议论道:

    “这齐安过来就走,是个什么意思,是看不起我们殿下吗?”

    “我看他就是看不起我们殿下!要我说就应该把他和那苏苍当做一类人,直接杀了就是!”

    “杀怎么杀?他可是书院三先生,你们谁敢动他?”

    “难不成我们干瞪眼!”

    可这一次,幽王却是大概懂了齐安是什么意思,他道:“这是这位驸马给我给了道选择题啊!”。

    有人不明白,他这话什么意思道:“殿下这话是什么意思?”。

    幽王一边喝着酒,一边对他们道:“旺你们平日都自称智谋无双,驸马来这里的意思你们还不明白?”。

    “这个我们愚钝,还请殿下明示。”一众人对幽王跪下说到。

    而幽王也给他们说了起来,自他大权在握长久以来,自己在永安也没少收齐家的支持,而齐安今日来这里的一番言语,却是告诉他,这齐家和刘洪德之间是猫腻的,只要他接下来肯查究能查得出来。

    那时,有了齐家的把柄,自然可以扳倒齐家。同时,还算是给了齐安一个人情,等他日后真成了驸马,也就等于掌握了那十万的兵。有了这些,皇位自然跑不了

    可是,自己这些天又受齐家帮助了很多,算是他一只胳膊,他要斩断齐家,自然不是那般容易的。

    所以,一个问题就摆在了幽王面前,他是要选择齐安还是齐家

    想着,他就把这些都告诉了身边人。

    众人就此议论起来:

    “这驸马竟然会这么想,只是我好奇他为什么如此恨齐家?”

    “如此看来,这驸马也不是个简单角色啊!”

    “我们倒是小看他了!”

    一众说着,幽王则再一次打断了他们,他道:“这些都不是重点,我倒是好奇,这驸马到底为何和齐家有这么大矛盾,他这么想让我为他去调查齐家,又是哪般?本王好奇啊!”。

    但是现实是,他又得实际考虑在齐安和齐家之间要放弃一个。

    但也在这个时候,幽王身边有人给他出了个主意,他道:“殿下虽所鱼和熊掌不可都得,但我却是有个办法。”。

    听到有人说有办法,幽王高兴的喜上眉梢,他道:“那你快说。”。

    那人的办法,其实也简单,那就是让幽王去调查齐家,若是调查出什么出来,可以用这些东西要挟齐家,让他们更为幽王所用。

    这个方法,一不得罪齐安,二还能更好控制齐家,却是两全其美。

    幽王听了,也觉得稳妥。

    但其实,幽王想到的这些,齐安又都想到了,其实幽王不去处理齐家,他也不会觉得有多么意外,总之他只要齐家做那些肮脏事情对证据掌握在手里面就好。

    然后再找个合适的时间,将一切都公之于众。

    反正幽王也好,还是其他人也罢,都是一路货色他们都该死。

    另外一边,白泽舒押送着刘洪德已经来到了郭隍城,负责此地的官员听说他们的到来,更是早早迎接了上去。

    而看着快要到永安,白泽舒发出了感慨:“算起来,我已经有十三年年未曾回到过这里了!”。

    “是吗?我也有十三年吧!”回答他的,确却是看着颇为狼狈,带着镣铐的刘洪德。

    说起来,他虽然是齐家的女婿,可却从来没看过他的岳父。

    究其原因也简单,他不喜欢齐兴国这个人,关于这点他更是直言不讳向白泽舒说了起来。

    白泽舒不解道:“为什么?”。

    刘洪德想了想道:“外人都只知道是我派人追杀祝水,但他们哪里知道,这不过都是齐兴国策划好的。”。

    白泽舒听他讲着,显得十分震惊,一直以来,他也觉得刘洪德就是个狼心狗肺的东西。可谁又曾想到,他会说这么一番话出来。

    白泽舒道:“你这话到底是什么意思?”。

    其实当初他知道刘洪德去派人追杀齐祝水的时候,他是非常生气的,甚至这次押解刘洪德的途中,他就想杀死他的。

    但出于对朝廷的忠诚,他一直忍着没有杀这个家伙。

    但是现在听他这么说,他自是好奇了起来。

    而刘洪德也同他说来了起来。

    说起来,当初刘洪德娶齐祝水为妻,真是只是喜欢她,没有其它的想法。但是自从他娶了齐祝水以后,齐家就每每向他要钱。

    乃至于后来,齐家更是离间他们夫妻。乃至于后来,齐祝水还被自己父亲追杀但是这一切都被齐兴国给嫁祸给了刘洪德。

    说到这里,刘洪德道:“我是狼心狗肺,但是我对祝水是真心的,可惜我那老丈人真就把自己女儿当人。”。

    而白泽舒看他说的真情切意,然后道:“说的这些可是真的,那齐尚书在外也是贤明在外,他会杀自己女儿吗?我不相信。”。

    可是这个世界又没什么不可能的,在一些利益面前,亲兄弟都会反目,何况父女呢?如此一来,这世上没什么不可能的。

    刘洪德苦笑一声道:“我知道我解释是徒劳的,但我所料不及,我那老丈人应该要来杀我了!”。

    二人话到此,没有再说。

    而另外一方面,白泽舒也不想听刘洪德再说什么

    他说的这些震撼归震撼,但是真假却是难辨。

    而一路风尘仆仆,白泽舒一众人也有些累了,于是便打算在郭隍城好好休息一下。

    而当晚就在他们一众人休息之后,一伙黑衣人摸到了这里,为首的黑衣人窥机修为,且这些人正就是齐兴国派来的。他们的目的简单,就是将刘洪德杀死在这里,然后事后来个死无对证。

    今夜夜黑风高,月昏星稀

    却也是个好的杀人夜!

    当白泽舒这伙人睡得正香的时候,这伙不速之客,悄悄摸进了他们房间,没有防备,当场就有几个人被杀死。

    等到白泽舒闻到空气中的血腥味惊醒过来,身边竟然就只剩下他一个大活人。

    他刚忙拿起抢对着眼前这伙人道:“你们是什么人?竟然敢如此猖狂?”。

    黑衣人头领看了一眼白泽舒道:“死人是不需要知道太多的,动手!”。

    话罢,一众黑衣人就此动手。这白泽舒虽也是窥机初境的修行者,但他孤身一人,如何是他们十几人的对手?

    但是让他们出乎意料的是,这个时候就还出现了一个人,而这人身穿黑衣却没有蒙面,而这个人他们也认识,正是齐安。

    对于齐安出现在这里,黑衣人头领自然是很意外的,他道:“是你你是”。

    很快,他又意识到这样讲会暴露自己是永安人的身份,可惜他话出口就是已经暴露了自己。

    齐安笑了笑道:“你认识我?那有意思了,但是你觉得你们今天能活着离开这里吗?”。

    话罢,齐安出刀,几道白光闪过,那些人应声倒在了地上。

    只剩下黑衣人头领一人。

    当然,对于黑衣人头领来说,齐安出现在这里也很费解,虽说近来齐安回到永安闹起了很大的风波,但是齐家近来也少把目光放在他身上,他是怎么会管眼前这等事的。

    也为了完成任务,黑衣人头领拿出齐家道:“我的背后是齐家,所以还请”。

    “你想让我给你们齐家个面子,凭什么?”他话罢未完,齐安手中刀起华光大放,向黑衣人头领劈了过去!许是他这一刀很快,快到无声无息,竟没有一丝声响。直接就在黑衣人肩膀上贯出一个口子。

    血如泉水一般从莫黑衣人伤口汩汩冒出。他并不是毫无防备,而是这刀真的很快,让他来不及避开!甚至还不及他说话,他大好头颅如皮球一样滚落在了地上。

    被齐安就此解围,白泽舒向他礼貌一拜道:“多谢阁下了!”。

    但齐安却没有接受他这一拜,就此离开。

    说起来,齐安这次来帮白泽舒不是随意而为的,他就是要让刘洪德活着到永安,然后将齐兴那些丑事都给抖落出来,这样一来幽王可以要挟齐家,并且把曾经的事情都深扒出来这就省去了齐安再去细查,二来,几遍幽王将来有心袒护齐家,只要齐安将他们齐家丑事的震惊掌握在手里,将来还是可以让他们名誉扫地。

    再说齐安离去。

    白泽舒说不出是一种怎样的心情,刘洪德被杀这就说明,他说的一切就是真的。

    虽然他也不相信齐兴国不会去追杀自己女儿

    可是事实又胜过一切,一切的解释又是那么多余。

    一时间,白泽舒不知道回永安是为了什么。

    这时,刘洪德则显得比他镇定很多,他道:“永安还是要回的,说起来我和我那老丈人许久未见,这次见面聊聊也是好的。当然,有关他曾经做的事情,我一字不落都会说出来。”。

    这回轮到白泽舒苦笑一声道:“然后你做这一切就是为了告到齐家,这太不可思议了,明明你才是恶人。”。

    可话罢,他沉默了。刘洪德是恶人,但他对他身边的人却很好,但齐兴国的所作所为实在就令人寒心太多了。而来时的白泽舒心情实际是愉悦的,因为那时在他看来刘洪德就是个彻头彻尾的恶人,可是现在,当他知道一部分真相以后,一时迷茫了。

    但天总会亮,今日一过他明日还是要去永安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