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虽然凌冬还是不喜欢齐安,但是他所说的事情,她却是实际要去考虑的。她若是想秉公执法,幽王和齐家都是绕不过去的两座大山。

    尤其现在明镜司几乎无人可用的情况下,她一人如何应对的了那些人?

    最终,她对齐安妥协道:“可以你可以和我去,但最好不要随意出风头,辱我明镜司的威名!”。

    过去齐安做事,有时剑走偏锋虽可以达成出其不意的效果,但那一切的前提是,即便做出不好的后果会有凌朝峰兜着,可没有这个前提,一切事情的进行都会显得畏畏缩缩,一旦做的不好,各方势力得罪,明镜司的处境会越发艰难。

    想到这里,凌冬又道:“若是此次正义无法伸张,我宁可息事宁人。我不像你,你是书院三先生,出了问题还有书院,”。

    她的性格从来都是宁折不弯,可是这次的事情弄不好是要拿整个明镜司都做赌注

    听到这个回答,齐安深感意外,他觉得这才再见凌冬,她真的变化了许多,原先他以为凌冬在这件事情上大概是硬刚到底,但没想到她会说出这么一番话。

    齐安大概可以想象得到,在凌朝峰不在以后,凌冬在经历无依无靠以后,走出孤独,然后一个人再撑起整个明镜司,过程中的心酸和无奈只有她一人知道。

    想到这里,齐安对他一笑道:“掌司大人不再,你一个人要撑起明镜司,是挺不容易容易的。”。

    凌冬听闻这话,柳眉微皱,显现出许些意外道:“你竟然会说安慰人的话。”。

    齐安叹气道:“人啊总都是会变的。”。

    她道:“三日以后,等案子审理开始,你一并来吧。”。

    齐安笑着点了点头。

    三日以后,刑部大牢里刘洪德被羁押了出来,由于这案子实在太大,连大理寺那边秦五月也派了过来,一些在永安颇有权势的人更是得了这次可以旁听的机会。

    比如齐家的两位,还有幽王

    铁南卢更是一早就穿好官服,钦点好这次刑部陪审的官员准备好审理这次案件。

    表面上看,这次案子似乎等铁南卢一到就可以开始审理,但事实上连铁南卢都明白,这次案子影响甚远,一些大人物不到,他是不能随意审理的。

    少顷刻时间后,齐兴虎和齐兴虎先到,随后幽王与他一众幕僚和大理寺的人也来到了审理现场,陆陆续续一些达官显贵也在后面到来。

    但唯独明镜司那边的人却迟迟没有到。

    虽然离正式开始审理案子还有一段时间,齐兴为防齐安到这里之后闹出什么幺蛾子,他对铁南卢道:“铁大人开始审理案子吧!”。

    一些和齐家走的近的权贵更是偏向齐家开口道:

    “铁大人,开始审理案子吧!人都已经到齐了!”

    “是啊,我听说这次案子严重,具体是怎么回事,我还不知道呢!”

    “开始审理吧。”

    铁南卢先是看了一眼幽王那边,希望那边会说些什么话来,可幽王在看了他一眼后,悠哉喝了一口茶,什么话都没有讲。

    这让铁南卢,心中暗道一声不好。

    虽说早先他就知道这案子有猫腻,但如今案子还未审理,齐家这边的人却是先做起了妖。而幽王又迟迟不给他表态,一时之间他却也不知道这案子该如何处理了。

    最终,他还是想到明镜司那边的人没有来,然后开口道:“咋们还是等一下吧,明镜司的人都没有过来。”。

    可是这个理由却显得非常牵强。

    因为在场各位都知道,如今明镜司凌朝峰不再,明镜司就是形同虚设,那边来不来人都一样。

    因此在铁南卢刚一讲话,就遭到身边人质疑道:

    “铁大人这是什么话,明镜司凌朝峰大人不在,有他没他,有什么区别吗?还是快些审理案子的好!”

    “是啊!大人还是快审案子吧。”

    这个让铁南卢异常为难,无奈他把目光再次看向了幽王,但幽王却好像把心思都放在了手中的茶,对着在场的其它都表现的漠不关心。

    这铁南卢头冒冷汗,无奈只好开始了审理案子,他道:“将那刘洪德押上来。”。

    话罢,一众刑部的牢役将刘洪德给押解了上来。

    这些日子以来,这家伙虽然被押解到了大牢里,但因为前面有着幽王叮嘱,他过的日子就要过得滋润太多了。

    可日子虽然过得滋润,他整个人的神色却不是太好,短短三日,他就像老了三十岁一样,头发灰白,整个人神情更是异常颓废,铁南卢在大堂上连叫他好几声名字都不应答。

    见他应答,铁南卢这时问道:“刘洪德你在甘南郡为祸一方,你可认罪?”。

    他虽然问的简单,但事实上正因为证据确凿,刘洪德没有什么可反驳的。

    接下来,就像是齐家人所预料的那样,铁南卢审问刘洪德所问的一些问题都是避重就轻,且每每刘洪要提及齐家人的时候,铁南卢则就只抓着他犯的罪紧紧逼问。

    另外一方面,众人也在诧异,明明开庭了,明镜司的凌冬却又迟迟没有过来,按理说,她如今负责着明镜司的事情,应该是一早就到才对。

    但实际上,就在齐安和凌冬来这边的路上出了问题。

    一个满脸是疤的男人,出现在了齐安和凌冬面前拦住了他的去路。

    这个男子身高八尺,身材魁梧,加之面容奇特,看起来异常狰狞,且更让齐安意外的是,这个男子的修为竟然是道生后境。

    但是齐安和这男子交手以后,又发现这男子出手,只是点到为止,又并没有要伤他们的意思,这让他异常费解。

    但很快,齐安也想到了一种可能,这男子应该是齐家派来的,目的就是为了把他和凌冬拖困在这里,等刑部那边案子结了,再放齐安他们离去。

    且明明是光天白日,齐安发现他们现在所在的这条街行人都不见一个,就像是知道他们要在这里战斗,提前把人调离了一样。

    想着,齐安便将这些猜测告诉了凌冬。

    凌冬听后道:“这些人的胆子倒也是真的大!”。

    不过她转念一想,如今凌朝峰不在,只要来人不取他们性命,齐家那些人又有什么不敢的!只是她也好奇眼前这个怪人,到底是哪里来的?在此以前,她从未见过这样一个人,也不曾想过这样一个怪人,会和她所知道的哪个道生境界修行者吻合。

    看着齐安东张西望,刀疤男像是知道他们在想什么一样,怪笑道:“二位别费心思了这条街的人都被腾空了,且这附近都做了隔音处理,没有人会知道的。”。

    齐安听闻道:“看来齐家把准备做的倒是很充分。”。

    话罢,二人再次交手在一起。

    猛然间,齐安劈出三刀,一刀强过一刀,且刀上火焰炽热,让刀疤男一时不敢去接齐安的招。

    这一通交手下来,没有凌冬参与,二人却是打了个平分秋色。

    这让刀疤男也略感意外,索性直接暴露了自己全部的修为。

    他修炼的功法名为《虎魄功》,练这门功法意在自身和虎相结合,短时间内提升自己的体魄。

    虽然威力巨大,但是其缺点也有,那就是牺牲人的容貌,成全人的威力。

    接着,就见到他爬在地上,喉咙里低沉发出虎啸声,那些脸上的刀疤开始蠕动,最终演变成了虎纹。

    而他的一双手,竟然成了虎掌,整个人身上肌肉隆起。

    而他重新从地上站了起来,一双眼睛如虎眼透着凶光,整个人似乎已经看不出肉的模样,全然是一只站立着的老虎!他抬起爪子就向齐安拍去!那只爪子异常厚实,怕是一颗树都会被拍断!

    “铛!”虎掌拍在齐安刀身上,齐安握刀手的虎口都是一麻!

    接着等他移走爪子,齐安才发现他的刀上有了一个小小的豁口,很难想象这会是人的一只手能做造成的。

    要知道,前不久齐安回了永安以后,将自己的刀重新进行了锻造,其中加入了星辰寒铁,不止加强了刀的韧性,而且也加强了刀的硬度。

    这让齐安感觉到了压力,不同意以往交手过的对手,那些人最好强不过是道生中境,但这个家伙却是实打实的道生后境。

    而对面这刀疤男也发话了:“原本我想只是拦住二位,但如今驸马爷你这出手就要杀死我,却是让我不得不拿出点实力出来了。但是我现在这个状态下,手下无轻重,要是杀死你就不好了!”。

    虽然齐兴国给他再三叮嘱,只是拦住人就可以,但现在的情况看来,齐安让他感觉有些棘手。

    待他讲完,齐安笑着道:“我要杀你,还是很简单的。”。

    话罢,齐安又出一刀,这一刀似红龙出海,霎时间,一股红光自刀中放出,将刀疤男笼罩其中。

    待到一切回归平淡,刀疤男发现自己一只胳膊上竟然有了许些灼伤。

    这不算伤到刀疤男的根本,但在这个状态下,刀疤男的情绪波动是十分大的,这让他异常生气。

    “嗷呜!”

    他似乎被激怒了,咆哮一声,眼前街道两旁房屋上的瓦片,都被震落下来了一些!这算是真正的虎啸山林!他再次抬起爪子,爪子上露出如刀子一般锋利的指甲向齐安拍去!

    齐安横刀挡在身前。

    这次,齐安直接被拍飞了出去,直接撞在一堵墙上,将墙都给撞踏,看得人心惊肉跳,虽然很快他爬了起来,看着毫发无损!但实际齐安却是感觉自己的五脏六腑都要碎了一样。

    他喉咙一甜,一口血吐了出来。

    凌冬想要过来帮忙,却被齐安摆手示意她不要过来。

    说实话,齐安刚才被打了这么一下,让人虚惊一场!常人若是被他拍这么一下,恐怕早跟豆腐一样碎了一地!也正是因为如此,齐安深知眼前这怪人的可怕,凌冬的修为境界太低,根本靠近不了。

    齐安从地上站起后,调理自己气息后,直接用出了斩龙术,这一刀如红色雷霆闪过,轰鸣声响起,震得人耳鸣都是一麻。

    这一刀直接贯在刀疤男的肩膀上,贯杀出一道口子出来,强烈的刀风更是把他拍到在地上。

    刀疤男则很快从地上爬起后,双手化掌为拳,脸上的虎纹更甚,然后猛然到了齐安身边,双拳密集如雨点敲地一般打在齐安刀上!力道十分之大,每一拳都力可撼鼎!

    这个过程中,齐安则是觉得自己握刀的手都是一麻。

    又这样少许时间之后,齐安虎口被震的满是血痕,且刀上又多了无数裂痕。

    在这样受了对方十几波攻击之后,齐安又出一刀,这一刀直接打在刀疤男的胳膊上,直接给拉拉一道口子出来,血汩冒出。

    “嗷呜!”刀疤男似乎感觉到了痛意,竟然张着脸盆一样大的虎口便向齐安的咬去,要把其咬个稀碎!

    齐安查觉到了危险,大喝一声后,赶忙用刀迅速挡在肩前!而虎口也刚好抵至!

    刀疤男嘴张得很大,直接一口便将齐安的刀全部吞了进去!但可惜,齐安的珞珞如石,刀疤男把它咬得“嘎巴”作响也没一丝损伤!可同样,齐安刀上的裂纹更多,看起来支撑不了和刀疤男继续战斗下去。

    前前后后看下来,齐安和这虎类人形怪物对了几百招并没有讨到什么便宜,但刀疤男身上也受了几处大伤。

    战到此处,二人几乎就是生死的局面。

    凌冬开口想要过来给齐安帮忙,但齐安却示意让她先赶去审理案子。

    见她迟迟不走,齐安擦去脸上的血,然后道:“你若不去把局面稳住,这案子怕是都要审理完了那时,你明镜司的面子又在哪里?”。

    凌冬这时却有些担心他,她道:“可是”。

    齐安又道:“没什么可是的!快走!”。

    她话未完,就被齐安直接打断,她在思索少许后,对齐安说了句:“你一定要活着!”。

    话罢,她向刑部赶了过去。

    而刑部那边,案子审理已经接近尾声,而所有的罪名都在刘洪德身上,和齐二没有一丁点关系,当然这个都是在齐家一直给铁南卢使眼色后审理的结果。

    这个过程中,铁南卢是异常为难的,每每案子审理到关键处,他看向幽王的时候,幽王只是不停喝着茶,待到后来,他更是故作不耐烦道:“大人审理案子就审理案子,老看本王干什么?”。

    最终,铁南卢只能按照齐家的意思去办。

    可就在这个时候,一道铿锵有力的女声在场中响了起来:“铁大人这么快就要结案子,是当我明镜司不存在吗?日后掌司大人回来,要不要我告诉他铁大人今日的威风?”。

    来人自是赶来的凌冬。

    铁南卢听到凌冬提起凌朝峰面色一变道:“凌大人要回来吗?”。

    他这么一问,在场一些人的脸色也跟着大变,近来他们在一些地方上可是多少也得罪了明镜司,若是凌朝峰回来,他们会有好果子吃?所以他们对于凌朝峰到底回来不回来自然关心。

    凌冬则回了他们这么一句:“前几日我刚收到掌司大人来信,他说不日回来。”。

    她说的亦真亦假,却是让在场的人不知道她说的是真是假。

    这个时候,幽王终于放下了手里的茶杯然后道:“明镜司办案自然是向来都秉公执法的,没有明镜司参与的案子,能算公正吗?铁大人,重新审理案子此案吧!”。

    这让铁南卢听了欲哭无泪,心想殿下你刚才怎么不说?

    一同脸色发生变化的,还有齐家这边的人。

    再说回,齐安和刀疤男这边,二人打的激烈,且用的都是杀敌一千,自损八百的打法。

    刀疤男咆哮一声,周围房屋一阵抖动,两只异常锋利的爪子向齐安扑去,齐安转身躲过,身后一棵柳树直接被抓了个稀烂,木头碴子和木屑纷纷扬扬洒落在地上。

    “驸马爷何必要和我不死不休呢?”刀疤男大喝一声,也是力道大得惊人,双手抓起磨盘大的一块石头,举过头顶便向齐安扔了过去!

    齐安躲过石头,然后笑着道:“你若放我离去,自然不用不死不休!”。

    刀疤男又道:“我已经放跑了凌冬,若是再让你过去,我如何向主家交代,再者主家再三向我交代,绝对不能放离你!”。

    话到这里,自然是没得讲,齐安一刀挑起那块大石向刀疤男打去。

    但刀疤男爪子异常锋利,可断金石,抬起爪子把石头拍得四分五裂,散落一地!

    “哼!那就是逼的我要杀你了!”刀疤男一张虎头口吐人言,一口牙齿整齐排列闪着寒光,似乎任何东西都可被绞碎,十分骇人!

    话罢,这一人一怪物又要缠斗在一起!

    齐安这时身上的灵力已经耗费了大半,但对面的刀疤男其实和他也消耗差不多,算是半斤八两。

    索性越到现在,齐安发没有保留,一手斩龙术在手中使用得炉火纯青,火光四射间,更是刺的人眼睛都好一阵生疼。

    而齐安接连劈出十二刀,一连在刀疤男身上刺杀出十二道伤口。

    刀疤男被彻底激怒,咆哮一声大吼道:“如此要置我与死地,驸马爷别怪我心狠手辣!”。

    话罢,他一张虎口张到最大露出两排锋利牙齿便向齐安扑了过去!他身躯庞大,但移动起来却是如阵风呼啸、狂风掠地,转瞬间便到了齐安身前,一张血盆大口就要把他绞碎,吞入肚中!

    战到现在,由于长时间使用这《虎魄功》,功法里的兽性逐渐占据了人性!他甚至抛弃了用拳打死齐安的想法,直想咬死他!

    齐安第一次和同这样疯子一般的修行者对战,自是如临大敌,不敢大意,刀上爆发出璀璨夺目的血红光芒!

    轰!

    齐安将刀劈出,如雷击长空!且他这一刀有雷霆之力,足以崩开一块几丈高的大石!

    铛!铛!

    刀气打在大虫身上,一道血红雷霆在其身上爆裂开来,却只是把刀疤男只逼退几步!相反的,他一只有簸萁大的爪子拍在齐安身上,却是把他拍的骨头都要散架!十分凶猛!

    且随着战斗的加深,刀疤男的外貌已经彻底成了一只兽类,从他的身上更是看不到多少人性。

    他长啸一声,虎目透着凶光,一身虎骨噼啪作响,身躯竟然又大了一圈!匍匐站立起立足有一丈多高,人在其面前越发显得渺小!尤其它张着血盆大口,额头上“王”字狰狞皱在一起,人看上一眼魂魄都失了七分!

    他身上的气势越发强大,相反齐安这边灵力已经消耗不多,似乎只有思路一条。

    眼看刀疤男一只虎掌要拍在齐安头上。

    这时一杆竹枪却是将那只厚重的虎掌给轻轻挑了起来。

    接着,这只枪上绽放出璀璨星光,一枪就把刀疤男给挑飞出去。

    来人剑眉星目,却是孤宇飞。

    齐安见到是他,苦笑着道:“孤兄还好你来了,你若再不来,我怕就是要死在这里了。”。

    当然,孤宇飞会出现在这里也不是什么意外,而是齐安在离开以前本是想带孤宇飞过来镇场子的,但想到贸然带他一个没有身份的人去刑部恐惹人非议,思虑再三以后,他便给凌冬说明了一下,给孤宇飞造个身份再过来。

    而明镜司如今缺人,自然乐得接受孤宇飞。

    这一来二去就造就了现在这个巧合。

    孤宇飞的出现,自是让刀疤男有些难受,他现在这个状态,对战起来自是刚猛无比,但这个状态最多再能支撑小半个时辰,若是接下来这小半个时辰杀不死齐安和孤宇飞,仅是《虎魄功》给他带来的反噬都给够他喝一壶的。

    所以,他甚至没有心思去问孤宇飞是什么人,两只虎掌就直接朝孤宇飞拍了过去。

    另外一边,齐安则是盘坐在地,一边用《天游冥想法》调息着自己,一边对着孤宇飞说道:“孤兄你且撑一会儿,待我恢复少许后,一同和你杀这个怪物!”。

    也虽然齐安一直反感使用《天游冥想法》,但他又怕凌冬那边争取不了多少时间,因此只得快速恢复伤势后,将这个怪物杀死再赶过去!

    而孤宇飞这边倒也没有多的推辞,向齐安点头示意后,他挑枪和这怪物战在了一起。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