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孤宇飞虽然和刀疤男相差一个小境界,但他一身枪法却是不弱刀疤男的《虎魄功》,甚至一度间压着他打。

    就见孤宇飞提起长枪如暴雨敲地一般向刀疤男刺了过来!

    轰隆!轰隆!

    每一枪刺出,都如一刻陨石坠落,声势骇人!

    刀疤男怒吼一声,一只手掌迎出,想要将孤宇飞的长枪给击飞!

    但结果是他的厚实手掌直接被抢给击穿,血肉横飞间,亦有白骨!

    孤宇飞则将枪收回,目光淡然看了一眼原处盘坐在地恢复的齐安,然后又对刀疤男道:“让你一条路出来吧。不然你会死在这里。”。

    前有齐安,后有孤宇飞,打到现在刀疤男身上大大小小的伤有十几处,但刀疤男却没有表现一丁点屈服的意思。

    他一颗虎头狰狞,头上那个“王”字紧紧皱在一起道:“受主家恩惠,我若完不成这次任务,有何脸面回去!来吧我就是死在这里,也不会让你们过去!”。

    到了现在,他早已将生死抛掷脑后,他就是死在这里,也绝对要把时间拖够!

    他的《虎魄功》一共有七层,每咆哮一次,身体技能就会加强一次,到了现在他已经咆哮了五次!平常他都是只咆哮四次,就足以杀敌,可目前为止,前面杀齐安,他已经咆哮了五次,可这对他身体已经造成了足够大的负担!

    可为了拖住齐安,他不得不咆哮第六次!

    他长啸一声,虎目透着凶光,一身虎骨噼啪作响,身躯又大了一圈!原本就有一丈高的他如今竟然接近三丈!

    匍匐站立起立张着大口就如一头饕餮巨兽,人在其面前越发显得渺小!尤其它张着血盆大口,额头上“王”字狰狞皱在一起,人看上一眼魂魄都失了七分!且从他身上已经完全看不出人的模样。

    且这次咆哮,由于声势浩大,原本他设立好的隔音装置,也被他一口吼断!

    他明白,接下来要速战速决,若是杀不死孤宇飞和齐安,等外界人察觉这里的动静赶过来,他就算是任务失败!

    由于咆哮了六次,短时间内他的身体各项机能都得到了增幅,且他身上受的伤竟然自愈了起来。

    在外人眼里,他现在就是十足十的怪物!自他身上不断有血色气体冒出,活像是从地狱来的金刚夜叉!

    他一拳打出,拳未挥出,雷声先起然后一阵罡风吹来刮起地上的石板,七零八落飞的到处都是。

    在孤宇飞视野里,前方风尘弥漫,这个时候一只巨大虎掌从里面探了出来。

    速度之快,甚至让孤宇飞来不及拿起枪抵抗,就被直接拍飞了出去的。

    轰隆!

    又是一阵巨响,却是孤宇飞被击打在间瓦片房上,那间屋子都被击踏!

    被这一掌打到,孤宇飞肋骨当场就断了一根,喉咙一甜,一口血就喷了出来。

    只是随便一击打,就让他当场受了重伤,这个怪物当真厉害!

    更令人意外的是,孤宇飞原以为这刀疤男在咆哮完以后,增幅就会减低,可事实恰恰相反,刀疤男身上的修为气息还在不停暴涨之中,虽然没有咆哮时增加那么快,但他就是的的确确在上涨。

    直至无限逼近妄尊境界的时候,这增幅才停止。

    但刀疤男明白,接下来十息之后,他的修为气息就会无限下跌。

    没有浪费多余的一丝时间,刀疤男匍匐在地上,就如一只巨形的狰狞恶虎,咆哮一声后,向孤宇飞奔去。

    他明明身躯庞大,每跑一下,脚下都是一阵抖动,实际速度惊人,不过一息时间,竟然越出百步之多到了孤宇飞面前。

    生死危机间,孤宇飞大喝一声,用出了压箱底的绝技。

    猛然间,他的枪尖上有璀璨光明亮起,并隐隐间有龙吟声自他枪尖间响起。

    好似他枪身上匍匐着一条龙,现在这条正在慢慢苏醒,龙吟声越发明显,他周身初始如狂风卷地可卷走地上的一切,待到后来如蛟龙出海、惊涛骇浪!随着他枪刺出,隐约间一头龙自他枪中冲凉出来,撞在了刀疤男的虎头上。

    不得不讲,这一枪的威力是十分巨大,直观效果是那刀疤男想要用厚实虎掌挡下这一击,这一枪直接贯穿了手掌!抢尖携带的罡风更是炸裂了他的一只眼睛。

    可孤宇飞这边也没讨到多少便宜,刀疤男吃痛间,另外一只手将他拍飞了击打在一堵墙上,墙立时倒塌,他被埋在了里面。

    正此时,边城防卫军的人听到了这边的消息,直接赶了过来。

    来人看着刀疤男这等虎形怪物,只敢在远处喊上几句,却怎么都不敢上来组织。

    终于有几个人大着胆子向刀疤男过来,但后者只是嘶吼一声,就将他们当场震飞出去几丈以外,七窍流血暴毙而亡。

    刀疤男目的很明确,那就是杀死齐安和孤宇飞,至于来的这些边城防卫军的人,他不是很想管他们。

    另外一边,齐安这时已经恢复了过来。

    但是让他头疼的是,眼前刀疤男身上的修为气息着实是恐怖的,因为他无限接近妄尊境界!

    齐安要和他打,几乎没有多少胜算。

    但是齐安也想,这刀疤男这么急切想要杀他们,说不定他能维持这个状态的时间并不是很长。

    所以接下来,他先是用斩龙术打出一道火光,吸引了刀疤男的注意力,然后跟他躲躲藏藏了起来。

    但是可惜的是,刀疤男的速度是十分之快的,很快,他就追上了齐安。

    无奈,齐安也只得硬着头皮同他作战。

    这个时候,孤宇飞再一次从废墟爬了出来,对齐安道:“齐兄他左手上有伤,盯着他的伤口打就好!”。

    听到这里,索性齐安也不再躲藏,直接将自己身上五成左右的灵力倾注在刀上,随后甩出一道炽热火焰向刀疤男而去。

    这红色火焰移动速度飞快,活像是一道血色雷霆,直接将刀疤男的左手锁定。

    前面他和孤宇飞交手,这里一共手了两次伤,所以他顾不得攻击,只有用右掌护在左掌面前。

    但随之而来,他迎接的是齐安的又一刀,这一刀并没有多少花哨,但却向他喉咙直直刺了过来,他若不闪躲一下,怕是就会命丧在此处。

    可恰巧也是这一闪给了齐安更大的机会,索性,他直接将满是裂纹的刀丢弃,用手用出《龙灭篆》,然后狠狠击打在刀疤男的身上,将他击飞了出去。

    而就是这么几下,齐安却将自己身上七成的灵力都耗光。

    严格说起来,他要是一个人对上刀疤男,决计不会收他的对手。

    但此刻他的目的已经达到,他做这一连套的目的就是为了拖时间。

    而刀疤男这边十息时间刚好,反噬作用上来,他身躯开始不停缩小,直至缩到皮包骨头才停止,且此时的他浑身犹如万蚁啃噬一样,十分难受!

    齐安将满是裂纹的刀拾起,本想一刀结果了他性命,但想到他若是齐家派来的,正好可以押着他赶赴到刑部那边,问齐兴国一个说法!

    但这个时候,为了防止意外,早早在此地等候多时的齐祝山赶了过来。

    不问任何青红皂白,他看着齐安在这里,直接怼身边人道:“齐安肆意在永安城内争斗,来啊!给我拿下他!”。

    身边有人则是犹豫着又道:“可是大人,他他可是书院那边的人!”。

    齐祝山则是眉毛一挑道:“王子犯法,还与民同罪呢!他是书院先生怎么了,照抓不误!”。

    他说的有理有据,话音刚落,就有人冲了上去,要去将齐安和孤宇飞抓起来。

    前面才经历一场恶战,如今齐祝山前来闹出这么一处,齐安自是生气。

    但是越是这个时候,他却表现的越发理智,他不紧不慢拿出明镜司的腰牌,然后指着远处倒在地上刀疤男道:“此人罪大恶极,在此毁坏民屋建筑,我要把他缉拿归案,你们有意见?若是你们非要缉拿我,就是妨碍我明镜司!”。

    这自然是齐安现编的理由,其中真假不论就是想要去知道,那刀疤男已经昏迷了过去,谁又知道齐安说的是不是真!

    齐安说的有理有据,一时之间,让这些边城守卫军了你在原地,议论了起来:

    “是啊!他是明镜司的人,我们去抓他不是妨碍公务啊!”

    “那就是抓不得了!”

    “这”

    齐祝山听到这里,自是咬牙切齿了起来,对着身边人骂道:“你们愣着干什么啊!去把他给我抓回来!快啊!”。

    话是出了后,可人就是迟迟没有动静。

    且他这些举动,也是将齐安给彻底惹怒了,他突然横刀在齐祝山脖子上道:“你若再妨碍我执行公务,我就地杀了你!”。

    “你”齐祝山看着他想说些什么出来,但又什么都讲不出,因为齐安说并没有什么毛病,且明镜司的人若是在执行公务中有人敢阻拦,直接将他杀死,是合规矩的。

    无奈,他只让人给齐安让一条路出来。

    而在刑部那边,凌冬明白,幽王看似是在为她说话,但实际还是在谋求自己的利益,最大的可能就像是齐安说给她的一样,在幽王的授意下,铁南卢接下来审理案子,肯定是会故意问和齐家有关的方面。

    铁南卢对着刘洪德道:“我且问你这纸殇所书写罪状你可认?”。

    说着,他将一张写满了刘洪德各种罪的纸让人递给了他。

    其实那些东西,刘洪德也明白写的是什么,他只是略有深意看了一眼齐兴国和齐兴虎,然后突然放声大笑道:“到底铁大人断案,还是别人断案刚才大人怎么不拿这东西出来!”。

    这自是让铁南卢异常为难。

    虽然他久经官场,但眼前被他人胁迫断案却是头一遭,也就闹出了这些乌龙。

    铁南卢故意装作没听见一样,问刘洪德道:“那这上面的罪,你是认还是不认?”。

    刘洪德则没有去看铁南卢,而是先看着纸上的罪状道:“说我贪了这么多钱,一部分是进了我的腰包,但大人不问问,还有一些银子去哪里了?”。

    说到这里,齐兴国面色微微有了变化,然后他看向了铁南卢。

    但铁南卢则故意回避了他的眼神,那样子像是在说,现在幽王发话了,这案子不好办啊!

    果然,这个时候幽王开口道:“是啊!这银子呢?去哪里了?”。

    刘洪德则自嘲似的看向齐兴国道:“总不可能我把这银子都孝敬给我岳父大人,他还不知情!”。

    齐兴国听到这里面色彻底大变道:“你这竖子!听说你出了事,老夫还想着怎么给你减轻些罪行,你倒好,来这里诬陷老夫?”。

    接下来齐兴国本想继续骂上几句,但齐兴虎却给他示意不要再讲,因为再讲的话,就显得他们心里有鬼!

    幽王这个时候则是突然起身到刘洪德面前对他道:“说吧,说你该说的。”。

    看着幽王,刘洪德知道这是自己的一个机会,一个可以洗脱自己罪名的机会。

    而一天以前,幽王的人找过他,说只要在审理案子的时候,他不直接把齐家给供出来,而是打一些擦边球示意出来,他就放一条他生路。

    那时刘洪德还不明白幽王为何会这么做,现在他明白了,幽王此番就是想控制齐家为他所用。

    可是即便按照幽王所做,幽王放过他以后,他隐姓埋名成为一个普通人,齐祝水会回到他身边吗?

    即便回到他身边,可那时的他是一个普通人,他又能为她做什么呢?

    想到这里,他眼中出现了挣扎。

    幽王则是以为刘洪德道到这时都在犹豫他说的话是真是假,他又道:“该讲什么,你大可以讲出来,本王可以给你做主。”。

    刘洪德在挣扎少许后,似乎实际有了决断,然后道:“这银子,我送给了永安的一些达官贵人。”。

    幽王听到这里,心中大喜,但面上不动声色对着刘洪德连忙问道:“那你说说看,你都送给了什么人。”。

    “有我的岳父。”

    “你岳父是何人?”

    在场的各位包括幽王在内都是值得刘洪德的岳父就是齐兴国,但幽王却故意这么问。

    目的很简单,就是想敲打齐家一下,同时幽王看向了齐兴国,他在等后者表态。

    过了几息时间,幽王又问:“那你岳父知道这些是不义之财吗?”。

    到了这里,齐兴国几乎就要起身说话,但最终还是坐在原有位置没有起来。

    幽王则是别有深意看咯他一眼,那眼神像是在说你倒是真沉得住气。

    刘洪德开口道:“他或许知道吧。”。

    幽王笑笑又问:“那他到底是知道还是不知道呢?”。

    到了这里,案子全权由幽王审理,铁南卢坐在上面,却是一句话都插不上,形同虚设。

    一旁的凌冬在观望许久后对着幽王道:“殿下,按理说我明镜司也是有提问的权力的,我可否问刘洪德一些话呢?”。

    幽王点了点头。

    凌冬问话,则就显得一针见血,不像是铁南卢打太极,更不像是幽王点到为止,她问道:“你如你岳父大人不知道,那可就要奇怪了,如此大的银两,你甘南郡是个穷地方,送这么多东西,齐兴国大人就没有怀疑这银子的来历?难不成齐大人老糊涂了!”。

    齐兴国听到凌冬说他老糊涂,自是有些生气,但偏偏他又不好发作,且凌冬问的这个问题极其刁钻,让他一时都不知道怎么回答,只得道:“那时我处理公务繁忙,府内的事都是交给管家打理的。”。

    但是任谁都听得出来,他话逻辑是型不通的,因为就算你公务繁忙,总会有闲暇的时候,那闲暇之余,如此庞大的一批银子,他不会去思虑来的干不干净?

    顿时,在场一些人看齐家的变化发生了变化。

    而幽王则是看着凌冬这么问,心中自是一喜,因为她问归问,只要不怕那层窗户纸捅破,随便她怎么问。

    凌冬也明白幽王是想把她当枪使,但她会如他所愿?

    接着她又问道:“齐大人,据我了解,刘洪德是每年都给你送礼的,你要是一时忙于公务没去管银子的来历,难道年年都没有去注意?”。

    这让齐兴国面色变得难堪。

    目前的情况来看,他只有向幽王地头,这种困境才能解决。

    但他有着最后的底线,愣是一句话都没有向幽王讲。

    但凌冬问的这个问题也着实刁钻,他实在无法回答。

    幽王这边则是对凌冬不满意了起来,凌冬问可以,但前提是别把窗户纸捅破,但现在看她的架势就是要把这窗户纸捅破。

    他面色不善,故意挑着近来明镜司的毛病道:“你明镜司近来频频出事,本王倒是想问一问。”。

    凌冬则没有在意这些,直接道:“这些只要陛下才能过问,和殿下又什么关系?”。

    言外之意是你幽王现在又不是皇帝,凭什么要你管!

    但就是这句话,彻底激起了幽王的怒火,他看着凌冬道:“好一个明镜司好的很!”。

    凌冬则继续回他道:“殿下,我们聊的是这次的案子,你说别的事实什么意思?”。

    幽王狠狠瞪了她一眼道:“说的极是,等此间事了,本王倒是好奇这些年来明镜司的所作所为!”。

    很奇妙的,幽王和齐家,还有凌冬形成了三方掣肘的局面。

    一些来旁听的人也意识到这案子并不像看上去那样简单。

    目前来看,最应该帮助自己女婿的齐家,却是怎么都不愿意这案子审理下去,幽王看似想在审案子,但话又常常说一半,好似在谋求什么,反倒是明镜司这边,倒是致力把案子查清楚。

    幽王没有去理会凌冬,继续看着刘洪德道:“你说说看,每年你都给你岳父送了些什么?”。

    虽然这个问题,问的很刁钻,但齐兴国好像也笃定了幽王不敢把话全部说出来一样,反而面色淡定。

    刘洪德则看着齐兴国道:“这个我岳父最清楚。”。

    齐兴国这才道:“笑话老夫行事你们又不是不知道,这些年来你送给我什么,给我女儿和你儿子用的什么,你不清楚?”。

    这里他特意提起了“女儿”和“儿子”。

    且这四个字微微咬的有些重,别人或许不知道这话是什么意思,但刘洪德却是明白,这是自己岳父拿自己家人威胁他!

    可是齐祝水和刘忠何尝又不是你齐兴国的家人,你何敢说出这样的话?

    想到这里,刘洪德生气道:“齐兴国!你敢!”。

    齐兴国知道他说的是什么,但却故意装作不明白一样道:“你说什么胡话!你做了错事,是怪老夫没有救你吗?”。

    这一手,倒是吓得刘洪德接下来无论问他什么都不讲了!这让幽王异常生气!

    他看着刘洪德冷冰冰道:“本王问你话呢!你倒是讲啊!”。

    局面在此僵持。

    事实证明,齐安让凌冬先过来是对的,她的确稳定住了局面。

    铁南卢看事态不好,为了哪方都不得罪他道:“既然这案子复杂,那就将人收押起来,择日再审!”。

    至于在案子再审理之前,齐家和幽王有想做些什么,那就和他无关了!

    表面一看,案子就此搁置下去,哪一方都没有占到便宜,但凌冬明白最大的受益者将是幽王,这段时间他可以去游说铁南卢,去齐家那边施压,给刘洪地谈条件

    等这一切条件达成,这案子再开,怕是多半会如幽王所想进行。

    且这一次,玲冬得罪了幽王,接下来他肯定会想方设法找明镜司的不是!

    到了这里,凌冬却是也不能为这案子继续做些什么了。

    但恰巧在此时,一道声音从外面传了进来:慢着!这案子证据确凿!大人就此把案子给结了,说得过去吗?”。

    而来人披头散发,浑身是血,看着十分狼狈,却是赶来的齐安。

    在他身后,还有一个白衣青年,其单手执枪,且枪上挑着一具尸体。这人正是孤宇飞,他枪上挑着的是刀疤男。

    他二人刚刚经历一场血战,满是的血腥味吓得在场人都是一震!

    甚至一度间,众人都没有认出来,眼前的人是齐安。

    铁南卢更是眉头一皱,要人把齐安赶出去。

    亏得凌冬认出来是他,向众人说明后,他才留下了。

    见到齐安来到这里,齐家那边的两人的面色起了变化。

    而幽王则是皱起眉头对齐安道:“驸马来这里干什么?”。

    这实际也是在场大多数人都想问的问题。

    但齐安却没有过多解释,而是拿出了证明自己明镜使者身份的腰牌给众人看。

    众人这才想起,昔年凌朝峰可是亲自邀请他加入明镜司的。

    本来若无意外,这案子大概是就要搁置下去,但看齐安咄咄逼人的模样,这案子大有继续审理下去的意思。

    但出乎意料的,齐安看着齐兴国道:“齐大人这个人你认识吗?”。

    齐兴国看了一眼刀疤男,却见他奄奄一息看着却是已经活不长久。

    也明明他是认识他的,但他却故作糊涂直接道了句:“不认识。”。

    但对于他这般回答,齐安倒也不怎么意外,而是先道:“齐大人,你知不知道妨碍明镜使者执行任务,该定一个什么罪?你现在交代还来得及。”。

    但齐兴国则是冷哼一声,表现的异常冷漠,不怎么想和齐安说话。

    齐安则将近来搜集好的证据直接拿出来道:“这是近来我查到的,有关齐家收礼的账本,我在这之中发现了一件有趣的事情。”。

    本来,齐兴国是对齐安一点都不想理会的,但听到这里,他想不理会都难且不说齐安是怎么弄到这种东西的,但上面所记载的东西都是近来收入的情况,唯独没有记载他向刘洪德送礼的情况。

    可明明,齐兴国已经承认了自己收过刘洪德礼物的事情,现在这账本又如何解释?

    也为了防止铁南卢继续打太极,齐安接着又象他走了进去。

    齐安满身血污的模样,倒是吓得铁南卢哆嗦了起来道:“你驸马爷你干什么?”。

    齐安则是将一张纸条塞给了他。

    那纸条上虽然沾满了血迹,但字迹却非常清晰,他看后面色立刻大变。

    上面所书写的是他儿子近年来在外做的恶事!而早年间,他儿子在永安犯了命案,为了保他就给他找了个替死鬼,然后把他送出了永安,但是在永安以外,他的这个儿子也不省心,常常做恶!

    铁南卢不知道,齐安是怎么知道他儿子的事情的,但若是就此把他儿子的事情抖出来,颜面扫地事小,他这之后的仕途之路便到此为止了。

    齐安这时才缓缓开口道:“大人可以把这案子好好审理吗?”。

    铁南卢面色难堪,但还是点了点头。

    入殓师灵异录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