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近乎十年间没有人踏足秦书墨这个道观了,再有人踏足却不想是昔日故人之子,只是面对故人之子,他却无颜去见他。

    看着眼前的黑衣青年,恍惚间他似乎在他身上看到了昔日故人的风采,他不仅感叹道:“像啊真是像啊。”。

    齐安却是不知他在想什么,疑惑问道:“道长说什么像?”。

    无语道长秦书墨笑笑不语。

    接着他道:“或许对你来说,很想知道过去的事情,也罢,其实也没什么,便告诉你吧。”。

    当年护国公被如今周皇视为眼中钉肉中刺,在满朝文武都趋势在周皇威严的局面下,几乎没有人可以保得下他们齐家。当然,要说这其中有二人活得很滋润,如今活的也很好,便是齐兴国和齐兴虎。

    可他们活下来的代价却是抛弃了自己良知,出卖自己兄弟和父亲活下来的。

    而那一年,齐家的二公子齐兴邦本是可以靠着朋友给他的建议,伪造一个指控父亲谋反罪证可以活下来的机会的,但是他没有

    甚至到后来三司会审审核这案子的时候,他去牢房看望他,他脸上也没有露出屈服的表情。用他的话来说大丈夫生于世,当对的起天地。

    想到这里,秦书墨叹了一口气道:“说起来,我当年和齐家二公子齐兴邦算是故交,他本是有机会可以活命的,可他却是宁折不弯!虽是一介书生,但气节当真让老夫佩服!”。

    无人知道,当年的齐家二公子其实是没有死在后来的护国公府的乱箭之中的,而是在那之前的前三天,就被他的大哥给设酒局灌醉好,带到了刑部大牢之中。

    更无人知道,由于他不愿和他的两位兄弟同流合污,最后死在了刽子手中。

    至于秦书墨当一心想救这位好友,不惜违背自己初心,编造了护国公的罪证,但在周皇的大势之下,他一人又能如何呢?

    此后,护国公一案案发,在三年后,他便辞去所有职务,来到永安城外这个小道观内隐居了起来。

    十年不问世事,他修起了闭口禅,不去过问时间一切事情。

    但是时间在流逝,他知道昔年发生的事情,总会有人还他们一个公道。

    只是他这一等,便等了十年。而十年时间,事物也改变的物是人非

    而听他说完昔年的事情,齐安有些不敢相信,他倒宁愿秦书墨是一个贪生怕死之辈,被他一刀杀了了事!

    问到这里,齐安知道在调查下去,许多事情也会无意义。

    话问到这里,他便重新上马向永安赶回去。

    秦书墨目送他离开,缓缓闭上了眼,若无意外,他余生都不会再讲一个字,当年他一度间想要以自己的三寸之舌去游说人救齐兴邦,但最终却正是因为自己的这副好口才害了他,那时他便发誓这辈子再不讲一语。

    另外一方面,俊美公子进了永安后,却是向古成巷走去,身边人不解问道:“殿下来这里干什么?”。

    俊美公子眼中闪烁许些追忆的光芒,然后轻缓道:“没什么而是当年我初到这里,便是和他在这里生活了许些时间。”。

    那段时间不长,但是回西北后,她却总是有意无意会回想起来。

    一路走过去,她发现古成巷连带人都没多少变化,甚至那几个常在年住在升发堂的大妈容貌也没有多少变化,只是和那时相比,她们脸上少了许多笑容。

    或许永安的动荡,已经由上而下影响到了下层,因此在她们脸上看不到什么笑容。

    另外一头,齐安骑马回来,一边脑中有了思虑,等下个月比武招亲一事结束,他就让昔年的案件昭告天下。

    这些天以来,他也去过几次公主府,只是那里的看守却甚是严密,他根本无法靠近,而在外人看来,现在的明珠公主就是一个活着的兵符。

    正思虑间,他却迎面撞上了那个白衣俊美公子,这会他看得清晰了,这白衣公子生着一双极为好看的丹凤眼,只是因为她眼中所透着的光总是目不斜视,因此怎么看都有一股藐视人的意味在里面。

    而对面那俊美公子看到是齐安后,表现的也微微有些惊讶,但很快她表情又重新变得平淡,仿佛什么都没有发生一样。

    二人互相看着,最终异口同声道:“是你”。

    齐安认得出来,眼前这人是陆莜嘉。

    他不知道为何她会出现在这里,但在见到她的同时,不知为何,心中的阴霾就此一扫而光。

    这次久别后的重逢当真奇妙,又令人感概。

    这时,许些微风拂起,不久之后天色暗沉下来,下起了牛毛小雨,但二人却都不在意一样,一边在巷子走着,一边聊着这些年发生的事情。

    而对陆莜嘉来说,当初她刚回到西北,就听到了大周要和西北交战的事情,从那时开始镇北府一些事情便得由她全权负责。

    又见她这次出来身边只带了几个人,齐安想到她可能是偷跑出来的,然后对着她道:“你这次偷跑出来,你父王知道吗?”。

    另一边,他也是有些当心西北。

    似乎是知他所想,陆莜嘉接下来道:“这个你且放心,如今西北那边早早就休战了。”。

    “休战?”齐安听到这里觉得十分不明白。

    在他看来,大周就是一副要把西北灭了的架势,现在大周要休战,他着实意外。

    且齐安更不知道,这实际上是大周单方面停战。

    长久的内耗大周已经经不起折腾,西有大魏虎视眈眈,东北还有北齐狼子野心,和西北做战的将领知道,再打下去,大周离灭国就不远了。

    可惜在永安的贵族们还不知道这一切,只顾着醉生梦死享乐。

    不得不讲,这是极大的讽刺。

    又获悉是想到了什么,陆莜嘉突然对着他道:“此间事了我是希望你和我重回西北的。”。

    她以为她很了解齐安,下一刻他就会点头答应,毕竟这个家伙向来贪生怕死,遇到与生死有关的事情,他总想溜得很快。

    但这一次,她却没有从他脸上看到标志性的无耻笑容。

    他面色平静,然后道了句:“到时候看吧。”。

    只是不过两年时间过去,他就发生了大的变化,但也许人都是会变化的,有变化才不算是意外。

    也就在这天晚上,齐安做了一个很怪的梦,梦中他成了一个国家的二皇子。就想他许久之前做的那个风雪梦一样,这个梦令他匪夷所思。

    梦中这个国度不知年代,更不是他熟悉的过去有关的朝代。

    而这个国家的人,人人都可御风而行,仿佛人人都是逍遥境界。

    而这个国家的国主,更是活了一万三千五百七十一年。

    仿佛,若无意外,这个国家就会一直长存下去。

    但是某一天,这个国家的太阳却黯淡了下去,不再散发光辉,也似乎国主就是这个国家的太阳,随着时间流逝,国主越发虚弱,太阳也就越发黯淡,这样下去这个国家乃至整个世界都会灭亡。

    而国主有着两个孩子,所以当务之急就是应该从他们之中选出一个继承人。

    而大皇子明玄,为人豁达,但可惜他性格跋扈,不是做国主的材料,二皇子昊天为人随和,但性格又极为懦弱。

    恍惚间,齐安有种感觉这二皇子是他,但又不是他。

    而某一日,迷茫的二皇子来到这座国家的神寺太一寺,想要问一问这里的主持古弥老僧一些问题。

    也据说,这座寺庙是世界诞生之处就有的。

    至少,来引进二皇子的小僧是这么说的,齐安却是有些不太相信。

    而在寺庙之中,长着一颗苍天古树,它浑身散发着金色的光芒。

    而二皇子到这里之后,却并没有见到古弥老僧,每每问起,寺庙里的人总会告诉他,主持在和其他人论道。

    年轻僧人带着二皇子在寺内游览已有几日,却是主持和他的那些友人谈论了些什么。往常时,也有人来答谢大师指点的恩德,可最多在寺内停上一日便会离去。所以明眼人不难猜出,古弥老僧好像不想见他。

    倒是也是难得的,二皇子过了几天惬意的日子,不必每日为治理国事而烦恼,随着僧侣在寺庙坐了几天惬意日子。

    可是又是十日过去,弥生僧人的房间却依旧没有动静。

    有僧人不禁劝他道:“二皇子殿下你还是回去吧。或许主持不想见你。”。

    听到这话,二皇子的心情黯淡了下来,或者说齐安察觉得到他的迷茫,正是因为塔不清楚自己到底适合不适合做国主,才过来询问大师的,但他却一直不见他。

    正当他以为古弥老僧或许真的不想见他,正准备离开的时候。

    多天不曾出禅房门的渡生大师竟然与一众友人走了出来。可是惊了众人一地下巴,在众人的印象中,这位大师可是传奇人物,可也是很少出自己的禅房,有人来拜访他,他也只在自己禅房待见。

    而那些友人中,有的竟然就是古国中的官员,他们有的负责星辰轮转,有的掌管潮起潮落,也有的负责更换四季交替

    他们是这世间得以流转的根本。

    说来奇怪,这些本都是属于这二皇子昊天的记忆,但他却都十分明了。

    而见到古弥老僧,众人记得,三千多年前古寺万里外有妖邪作祟,常有鬼魅出行!一度间,那里成了人间地狱,后来,大师走出禅门去度化了那方的妖邪。也是那次,他带了两个人回来,一个是长明,一个便是永生。那次算得上的是一件大事,所以众人知道,这次大师走出禅房,一定是有大事发生或是有要紧之事相告!

    后来的长明和永生,更是辅佐了如今的国主治理世间。

    此刻,太一寺里的僧人也好,还是古国中的大臣也好,许多人都奔向了大师所在的禅房,众人老是听闻老僧是一位传奇的人物,听到他走出禅房的的消息,自然都想一睹他的真容,这里面也包括了二皇子。

    二皇子想着这次的来意,他向着古弥老僧大的禅房走了过去。

    来到老僧门前,多数僧人双手合十,面露悲切,在他们身后有佛光普显,展示着他们的功德,只有少数年长些的僧人面色平常,再往后,便是一些于寺中求愿的普通古国子民,不过他们的表情也好不到哪去,仿佛刚才听到了令人感伤之事!或者说,看着日渐黯淡的太阳,他们十分不安。

    那个带二皇子来的小僧就像往常一样来到了大师门前,不同的是,他是带着二皇子过来的。眼前的古弥主持依旧是他印象中老态龙钟的模样,一身朴素的灰色僧袍并不华贵,却莫名让人心生敬意,一双眼睛虽已混浊,却透着满满的智慧。同样的,大师看向他的目光依旧慈祥。而且他身后的那金色功德盘异常耀眼,证明他曾经做下过的巨大功绩。

    古弥老僧似乎就是在等二皇子一样,目光向他看了过去,温和一笑到:“二皇子,你来了?”

    “嗯嗯,主持大师。我来这里解惑。”就像平常经常过来问候大师一样,皇子没有过多思索,且表现的异常谦逊。

    古弥老僧笑容温和,他向着二皇子招了招手,一个金色莆田凭空显现出来,老僧示意他到自己面前来,可接下来,他的话让二皇子有些摸不着头脑,也让众人也不明其意。

    “不知二皇子如何看自己的?一个人要向知道自己适合做什么,最起码对自己得有了解。”老僧对着二皇子和蔼说到。

    二皇子苦笑一声:“我觉得自己很懦弱吧”。

    这一点,齐安知道他说的不假,从二皇子的记忆中,他知道,事实上他性格的确有些懦弱,一些本来是自己的东西,他从来不会去争。

    老僧听到他这么讲,笑了笑后接着又给他道:“二皇子,你要知道这世上有些事情还是去争一争的好,就比如,你若想发挥你的仁慈,就需得向剥削者去争取被压迫者们的利益。”。

    就如普通的爷孙一样,古弥老僧不再是别人眼中的“大师”,就如一个平常的老人家问自家孙子一样问了无二皇子许多问题。而众人中也没人站出来说些什么,就这样戏剧性的看他俩这样对话了两个多时辰。

    而这些问题,大多却也和治国没有多少关系。

    越是这样,二皇子却有种说不出的难过,他觉得大师就是要赶他走!若是真要和他好好谈论,大可不必这样,挑些要紧的事情来说,而不是这样,随便讲一通无用的话。

    想到这里,他面露许些悲伤,而这一伤心,他眼中带着泪光对古弥老僧道:“主持大师!你若要赶我走也不必这样啊!”。

    若刚才他还是为了装样子挤了几滴眼泪下来,这会的泪水却如泄水的大坝止也止不住,带着哭腔他对古弥老僧道:“主持师父!还请一定要解我疑惑啊…”。

    古弥老僧神秘一笑,接着又对他道:“老僧没有赶你的意思,正如我问你自己了解不了解自己一样要不要争国主之位在于你,老僧多说无意义。”。

    听古弥老僧这么一说,二皇子的哭意才稍稍止住了一些。齐安听得出来,这老和尚没有赶他的意思。而且齐安也觉得这二皇子确实有些懦弱,只是和这老和尚谈个话而已,他竟然就能哭起来,当真多少有些窝囊。

    老僧将二皇子模样看到眼里,并不多讲。

    “好,二皇子,老僧问你最后一个问题?你心中的国主该有一个怎样的样子?”

    “我觉得应该是像父皇那样。”

    “那到底该是怎样的?”

    “就是像父皇那样的。”“哈哈哈”

    古弥老僧笑了,斑白的长须也跟着颤动起来,丝毫不顾忌他的形象。他没有回答二皇子,继而转身对身边弟子道:“你们可以随着二皇子走了。”。

    看似讲了许多大道理,实际又没有听到许多有意义的东西。

    聊到这里,看着天色不早,古弥老僧对着二皇子道:“二皇子若想明白了,就回去吧。”。

    说吧,他也不管二皇子是怎么想到的,就朝自己的房间走了过去。

    而二皇子听到老僧最后一问,心里却是莫名一寒,难不成老僧要赶他走?而老僧这番话,看似给他什么都不讲,但冥冥之中他又好像从中领悟到了什么一样。

    想了想,他只好回去。

    而此后又过了许多年,老国主终究还是去世了,天上的太阳陨落,大地陷入了一片黑暗,但不久之后,又有新的太阳升了起来,国家有了新的国主。但成为国主的却不是昊天,而是明玄。

    但明玄为人跋扈,只贪图享乐,没过多久,大地又重新陷入了黑暗。

    又过了不知道多多少年,昊天似乎看不下去哥哥这样,两位兄弟打了一架。

    在齐安梦中,他不知道这二人打了多久,直至兄弟二人双双陨落,世界重新陷入黑暗,而梦做到这里,齐安便醒了过来。

    不同于以往他做过梦之后忘了,这个梦却让齐安怎么都忘不了。

    而正此时,天上飘起了鹅毛大雪,放眼望去,整个永安城都陷入了冰雪枯寂之中。众人记得,上次的异象还是在两年前,而这一次,这异象会持续多久?众人都不知道。

    可是这样的异象,却让人很没安全感。

    时间过的块,七月很快来临,但这场雪却依旧没有停止的迹象,但在永安城上层的人心却是火热的,或者准的讲,是他们对权力的渴望是火热的。

    比如幽王,随着比武招亲的日子接近,他已开始准备好了开始谋权篡位。

    而早在几天以前,他就已经召集了身边的人准备这次事宜。

    如今周皇虽然还没有咽气,可是距离他上次苏醒已经过去了三个多月。若是他现在再醒不过来,幽王就会按照他们既定好的计划行事。

    如今在举事的前一夜,他将自己的幕僚都聚集在了自己身边,这其中就有齐兴国。

    而在这平静之下,一切却都是照旧。

    就如永安,抛开白日的繁华,到了夜晚也依旧是如此,甚至更甚!尤其是那些酒肆或是烟花之地早早挂满了花灯,吸引着来往的过客去过那纸醉金迷的生活!仿佛所有人都察觉不到这美好之下的危机。

    而在古成巷那边,虽是深夜,但齐安却没有睡下,而事实上,他也睡不下来。

    身后,陆莜嘉已经换回了女装,只是两年不见她,如今的她生得越发貌美,整个人只是站在那里,就已经是一道最美丽动风景。

    看着齐安在那里时不时翻翻书,时不时又拿起纸张忘上面圈圈点点,她开口对他道:“我记得我们初见时,你一觉睡的不醒,现在你做这些,怕是明天早上又会起不来。所以早点休息吧。”。

    齐安却摇了摇头道:“我想休息,但有人却不想休息。”。

    若他所来不及,接下来幽王那边应该会有大动作。

    但具体是怎样动作,他还不知道,所以他只好先把会有可能发生的事情都给预料到。而且幽王身边还有许多幕僚,齐安只是孤身一人。

    且要阻止幽王,他就要好好思量一下,接下来他该怎么掌管好从武九凰那里接管过来的十万兵力。这是可以让幽王真正忌惮的力量。本来,若是有可能,齐安还想去寻求书院的帮助,但如今的书院却是不问世事,应该帮不上他多少忙。

    也不知想到了什么,齐安想起了白天陆莜嘉说的有关回西北的话题,他对着她道:“等此间事了,我就和你一起回西北。”。

    齐安仔细想想,他活二十多年来的执念不过就是复仇,等这一切结束,他确实没有什么理由要在永安继续待下去了。

    但说的简单,实施起来却不容易。

    陆莜嘉是个极其聪慧的女子,早些年她就可以根据齐安做一些事的动机,判断出他的目的,他嘴上说的此间事了,可能就只是武九凰的事情,但真正在这之后,肯定是还有事情,不然他不可能彻夜不眠,还在这里筹划事情。

    且齐安在一人筹划间发现,他一个人终究有些势单力薄,若是有孟月夕和地瓜帮在这里,他要施展一些事情,会容易很多。

    待到后半夜,夜深人静时候,他去了临难街,他想看看那里有没有卓不凡留下的一些总结。一路走过去,他的思绪混乱,心中的烦闷也久久难以平静。

    而“此间事了”,简单的四个字却是无比沉重。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