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咚”

    一声琴音,自山上传来。

    铿锵有力,直击心灵。

    这一刻,万籁俱寂,没有半点声音。

    陈刀鸣脑海,那种灵魂撕裂痛苦应声消失。

    整个人,有一种无法说出的舒服。

    四周灵气,缓缓涌入身体,修复他身上伤势。

    黑袍男子同样站在原地,鬼面具中,穿透出惊慌之色。

    “是谁?!是谁破了我的控魂大法?”

    黑袍男子怒吼一声,却发现,自己声音,无法传出。

    这一方天地,仿佛变成真空。

    “这这不可能!我就不信了!”

    黑袍男子拿起笛子,调用体内力量,继续吹起。

    “”

    然而,没用,笛子没发出一点声音。

    “咚”

    琴音继续响起。

    一副画卷,平铺开来。

    万马奔腾,千军厮杀。

    战意滚滚,席卷天地。

    “哗哗”

    那几个全身漆黑的怪人,身体如被万根丝线割裂开来,化成一地脓水,流向四周。

    这一幕,直接把黑袍男子吓瘫原地。

    “怎么会?!”

    黑袍男子不停摇头,吓傻原地。

    “铮铮”

    古琴之音,变得更加急促而紧凑。

    每一声,热烈激荡,扣人心弦。

    一道道肉眼无法查看波纹,以山腰为中心,向四周蔓延。

    这些波纹,如千军万马,横杀四方。

    杀意笼罩九天十地。

    一下子,便把陈刀鸣与黑袍男子包裹起来。

    “好舒服!”

    陈刀鸣闭上双眼,静静感受。

    四周灵气,变得急促,如海啸一般涌来,钻入他身体中。

    身上伤势,完全恢复。

    他的实力,快速增强。

    “啊!”

    黑袍男子表现,完全不同。

    他痛苦惨叫,重重拜倒在地,摔了个狗啃泥。

    每一声琴音,似要割裂他灵魂,疼得他惨叫连连。

    “嗡”

    琴音一改,由急促变得缓慢。

    画面一变。

    春风,暖阳。

    绿草地上,一群家人慵懒躺在地上,沐浴阳光。

    看起来,很是惬意。

    陈刀鸣心如止水,嘴角微扬。

    “啊,不”

    黑袍男子抱住脑袋,倒在地上,凄厉惨叫。

    他身上黑气,急速散向四周,蒸发成虚无。

    他肉身渐渐化为黑色飞灰,消失在天地间。

    留在原地的,只有一副漆黑骨架。

    “哐当!”

    鬼面具掉落于地。

    骷髅头骨,狰狞可怖,尽显不甘。

    陈刀鸣依然站在原地,感受这一切。

    琴音停止。

    余音缭绕。

    忽然。

    “嗡”

    陈刀鸣睁开双眼,气息急速暴涨。

    “突破了!”

    他握紧拳头,激动得身体微微发颤。

    卡在练气圆满境,已有两年,一直不得寸进。

    没想到,听一曲琴音,直接突破到筑基!

    他意念扫向丹田,露出一脸激动。

    “这这么大的丹田,我的天赋,足足提升好几倍!同境界中,已无敌手!”

    “到底是谁?不止让我突破,还能让我天赋增强!”

    “这手段,惊为天人!前辈之恩,我定要去好生感谢!”

    陈刀鸣暗暗点头,做出决定。

    他目光扫向黑袍男子所在,不由神色一滞。

    “死了?”

    陈刀鸣走到骨架前,一脸惊讶。

    “你不是牛逼吗?来呀,互相伤害呀!”

    抬起脚,狠狠踢去。

    “嘭!”

    骨架应声而裂,化为黑灰,散落四周。

    “这么脆?”

    “杀元婴邪修,如同屠鸡!”

    “高人这般手段,匪夷所思!”

    “难不成弹琴的是化神大佬,不,肯定不止,说不定洞虚境大能!”

    “天啦,这大妖山脉旁边,居然隐藏了这样一位大能!”

    “如果我能与大能结得善缘,只怕”

    一念至此,陈刀鸣心脏剧烈跳动。

    他长呼几口气,背起长刀,便往山上走去。

    一条小溪,蜿蜒往上。

    清澈溪水,撞在石头上,冒出袅袅水雾。

    这些水雾,笼罩在桃花林里,宛如仙境一般。

    “呼”

    一阵微风拂过,带着淡淡桃花清香,闻一下,通体舒泰。

    “竟然还有这种景致!”

    “大能住的地方,果然不一般!”

    “呆会见到大能,一定要恭敬,切不可冒犯!”

    陈刀鸣喃喃,不停告诫自己。

    孙昊望着古琴,嘴角微笑。

    就在刚才,自己弹了一曲,获得十几点福缘值。

    弹古琴能获得福缘值,想必其他技能,也能获得福缘值。

    “获取福缘值这般简单,看样子,不需要下山了。”

    “山下太危险,以我凡人之躯,只怕也活不过多久。”

    “必须尽快把福缘值收满,获得无上体质后,再下山找个宗门修炼!先试试,绘画能不能获得福缘值?”

    这么想着,孙昊走上书桌前,铺好宣纸,准备做画。

    这时。

    “请问有人在家吗?”

    一声自前院外传来。

    “有人?难道是修仙者?”

    孙昊一惊,脸上露出些许畏惧。

    这个世界,实力便是律法,一言不和,便会动手杀人。

    自己一介凡人,哪怕只是一个练气境修仙者。

    自己在他面前,也如同蝼蚁。

    听其声音,中气十足,只怕修为不凡。

    定要小心,切不可露怯。

    孙昊走到前院,打开院门,望着眼前男子,不由一怔。

    只见,他长着一脑银色长发,身后,背着一把长刀。

    身上衣服上划开数道口子,干涸血液污渍,布满全身。

    他正是陈刀鸣。

    此刻,陈刀鸣也是一脸呆愣望着孙昊。

    “没有灵力波动,衣冠楚楚,器宇轩昂,看起来像是一个大世家公子!”

    “难道他就是那位救了自己的大能?”

    “不可能!他太年轻了,而且他又是凡人!难道他是那位大能的徒弟?”

    “定是这样!既然如此,万万不可得罪!”

    这么想着。

    陈刀鸣走到孙昊面前,躬身抱拳,“公子,在下陈刀鸣!请问公子尊姓大名?”

    孙昊暗暗惊心,脸上却不敢有半点表露。

    他背着双手,露出一副高人模样。

    “姓孙,单名一个昊字。”孙昊说道。

    “见过孙昊公子!”

    陈刀鸣再次深深一躬。

    “不必多礼,请问你有事吗?”孙昊问道。

    “公子,在下前来,是来感谢公子师尊的!”陈刀鸣说道。

    听到这话,孙昊一惊。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