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夏秋交季的时候气温是最舒服的,傍晚的微风吹拂在身上,令人心旷神怡。抬头看,天上如同有一瓶湛蓝的墨水,渲染出了傍晚的天空。几率洁白的云絮像是被笔刷随意缀上的白颜料,透着火红的阳光。远处的夕阳沉坠在天边,温和鲜艳的光透过云层从空中飘散向大地。

    然而

    此刻如此良辰美景却被一个穿校服的少年破坏了。少年七窍流血,横躺在大马路上,摆成一个大字,左手手臂小臂处虽然有些宽大的校服遮挡,但还是能看到明显不自然的弯曲,少年脸上的血也早已结痂。少年的面前停着一辆抹茶色跑车,车头处有一大摊黑红的血渍,显然是躺在地上的少年所吐。车旁站着一个染着一头桃红色发色的不良青年。地上散落着手机屏幕碎了掉落的碎玻璃渣,蓝色的耳机还插在手机上,但是手机却已经弯曲的不能使用了,这显然是少年的手机。

    周围路过的行人围成一圈指指点点,低声议论。“诶呦喂,撞死人了!”“这又是哪个老板的子孙,这群富二代,整天无所事事游手好闲。”“嘘,看就完了,别惹麻烦!”虽然都是低声议论,但是架不住人多,也是一股不小的动静。

    “我我我我我我我已经打110和120了,我我我我也不知怎么回事,那那那那怎么会会有撞的七窍流血还吐血的这种事情”桃红色发色的青年人显然也已经是吓傻了,结结巴巴的说着。

    然而高桐葳,却早已听不到了。高桐葳感觉到自己的意识在慢慢消失,虽然还能看到面前的人们在议论纷纷,但是已经听不见他们在说什么了。直到最后一丝意识消失,高桐葳的眼睛,彻底闭上了。

    “好生气。”意识消失前的最后一秒,高桐葳在心里说。

    大概三个小时之前,高桐葳从学校里放学出来,回家路的上给对象打电话,却听见他对象旁边还有别的男生的声音,声音还挺好听,就是现在网络上很流行的那种“奶狗音”,电话那头的男生一口一个“姐姐”的叫着,听的高桐葳差点把昨天吃的午饭都吐出来。

    “你旁边那男的谁啊”高桐葳问。

    “我弟弟。”高桐葳对象答。

    “姐姐,你在和谁打电话啊。”高桐葳对象身边的男生说。

    “亲弟弟?”高桐葳问。

    “不是,是学校里认识的。”高桐葳对象答。

    “那你离他远点。”高桐葳说。

    “诶,姐姐,哥哥好像不喜欢我啊。”高桐葳对象身边的男生说。听的高桐葳又是一阵反胃。

    “你怎么了,为什么啊?”高桐葳对象问。

    “别问,离他远点吧,回来再好好和你说。”高桐葳说。

    “姐姐,哥哥好凶啊,我害怕。”高桐葳对象身边的男生语气怯生生的说。

    反正诸如此类,最终高桐葳还是败在这该死的绿茶语录下。“他怎么了?你怎么就这么小气啊,什么叫离他远点,他懂我,他关心我,我身边就只有他了,你懂吗,你这是干嘛啊吃错药了吗生什么气啊你!”伴随着高桐葳对象的吼声,高桐葳气的眼前一黑,好一会才缓过来。

    高桐葳失神的望着挂断的电话,脸色黑了下来。他冷静的戴上耳机,洁白修长的手指按在手机的音量键上,用手机将耳机的音量调到最大,任由狂躁的音乐疯狂的撞击他的鼓膜,暴躁的歌词回荡在他的脑海之中,压抑着他内心的躁动。高桐葳戴上帽兜,一步一晃的走在大街上。

    至于接下来的事,各位也就都知道了。

    再次睁开眼睛,高桐葳看到了一位鹤发童颜的英俊老者。老者皮肤白皙,面部,双手,都看不到一丝一毫皱纹,雪白的及腰长发随意披散在身后,若不是那一看就知道是饱经沧桑的深邃双眸和那一头雪白的长发谁又会相信这是一位已有二百余岁高龄的老人呢。老者此时,正用关切的目光看着高桐葳。

    这里是天堂吗,这是高桐葳的第一想法。

    我难道没有死吗高桐葳在心中这样问道。高桐葳发现,自己现在能活动的仅仅只有头部,他挣扎着向身体看去,原来,自己竟然身处襁褓之中,怪不得无法活动。高桐葳扫视着屋子里的众人,突然意识到发生在自己身上的事情似乎是只有在小说中才能看到的穿越。

    高桐葳继续环顾四周,这是一处灯火通明的内殿,金碧辉煌。殿内有数百盏长明灯燃烧,每一盏长明灯中,都燃烧着一颗明黄色的石头。袅袅青烟从燃烧的石头上升起,在空中升腾,缠绕,最后消散。

    这种明黄色的石头是五阶魔兽深海玄鲸的魔核,燃烧起来会释放出袅袅异香,有着凝神静心的效果。五阶魔兽的魔核自然不是平凡之物,能够将五阶魔兽的魔核燃烧当香料来用,显然此间主人的身份地位因是极为尊贵。

    内殿之中,除了那位英俊老者之外,还有一名男子,男子身着白色衣袍,衣袍之上,竟用金色丝线绣这九条金龙。男子面容清秀,与那位明显是用驻颜术才显得年轻的老者不同,这是真的年轻。男子双眸清澈,面容坚毅,剑眉星目之间透着一股威严之气,显然是久居高位才能养成的。他的身后,隐隐约约有气息升腾,细碎的雷电夹杂着寒冰闪动,发出沉闷的轰隆声。

    在男子身旁,还有一位头戴白色凤冠的宫装美人。她身躯纤细,容貌绝美,气质雍容华贵。不过她的脸颊却显得分外苍白与虚弱。需要依靠男子搀扶方才能站立。

    此时,这二位身份地位明显不低的年轻男女都面露愁容,眼神关切的望着前方的床榻。

    高桐葳此刻察觉到,他们这是在看自己。

    青年男子担忧的向白发老者开口道:“岳父,孩子怎么样了。”青年男子搀扶着女子,又柔声道:“清儿,别怕,孩子一定会没事的。”

    白发老者叹一口气,说道:“叶擎,你先扶清儿回去休息吧,月星帝国刚刚统一斗气大陆西北,现在正是抚恤民生,巩固根基之时,明日你与请儿便回去吧。”老者名为洛尘,乃是玄尘宗宗主。洛尘苦笑。本来叶擎送洛请儿回玄尘宗是因为月星帝国统一斗气大陆西北关键之战爆发,加之洛清儿怀孕不便留在军阵之中,这才送来调养,父女相见。可谁知竟发生此等祸事。

    两日之前,洛清儿诞子之日,叶擎统一斗气大陆西北后,正好赶上来宗门看望洛请儿,原本双喜临门。

    可谁知就在这关键时刻,宗门之上却忽然风云异动,空中刹那间出现一道由黑云和闪电组成的万丈漩涡,漩涡中雷云密布,每一道雷霆都夹杂着极为纯粹强横的空间之力,随着冰雹,火焰,雨水,一起在恐怖的万丈漩涡之中打转。与普通的空间之力不同,这万丈漩涡中的空间之力,就算是斗尊强者,都会畏惧三分。

    就在这时,漩涡之中突然落下三道带着冰屑火花的天雷,蕴含着强大的空间之力猛然砸向洛请儿所处的屋殿。这还了得,直惊的叶擎洛尘二人肝胆俱裂,可二人此时若是要释放斗技已经来不及了,只能运转体内斗气,极速飞上,凭借着雄浑的斗气硬抗那恐怖的天雷,饶是如此,却也是只扛下来了两道天雷,还有一道,确实再也来不及挡,笔直笔直的砸向洛清儿身处的屋殿。

    然而随着雷霆落下,预想中的那种恐怖爆炸却并未发生,那蕴含着能够轻松毁灭斗皇巅峰强者的恐怖空间雷霆就像消失了一般。洛清儿除了生产后的虚弱,倒也并无大碍,只是不知对孩子有没有影响

    叶擎轻叹一声,道:“清儿,我和岳父都探查过了,孩子目前并无大碍,只是这刚出生的孩子竟不哭不闹,这”叶擎的担心也不是没有道理,虽说前些时日的三道恐怖雷霆是有惊无险,但是倘若这孩子被雷霆吓出啥后遗症可就

    洛请儿半依在叶擎身上,虚弱的点了点头,道:“要不就先将孩子放在父亲这里,正好现在月星帝国刚刚统一斗气大陆西北,还未稳定根基,等过些时日,再来接也不迟。”洛请儿见孩子并无大碍就为叶擎考虑了起来。

    “对了,孩子还未取名,不如就请岳父取名。”叶擎随即说到。

    在孩子出生前,叶擎也曾与洛清儿讨论过给孩子取名的问题,但是架不住自家娘子的脑回路实在太过清奇,取出来的名字过于奇特,尽是一些诸如美丽,富贵,大壮,二虎之流的名字,便也就没有早早的定下。

    “这”哪有爷爷会不喜欢孙子的,洛尘现在只觉得自己已经幸福过头了,身为斗尊强者,独生女儿自是孝顺,女婿不仅也是斗尊强者,还是一国帝王,就做人而言,恐怕没谁比他洛尘舒服了。现在不仅孙子要在他这待上好一阵子,还要参与孙子的取名大业,显然是幸福的有些不真实了。

    “清儿喜欢铃铛,就叫叶铃铃吧。”洛尘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