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山崖之巅,叶铃铃平躺在草地上,一片一指长的淡青色草叶从嘴脸探出,微微嚼动,任由那略显苦涩的味道在嘴中蔓延。夜色浓稠,一轮皎洁的弯月随意挂在天边,叶铃铃数着天空中稀少的星辰,叼着一根青草的嘴角流露出一丝微笑。举起白皙的手掌,挡在眼前,目光透过手指间的缝隙,遥望天空中那一轮巨大的银月。

    “唉”低低的叹息声忽然毫无边际的从少年口中轻吐了出来。“十五年了呢。”叶铃铃懒懒的收回手掌,慵懒的在草地上伸了个懒腰,双手枕着脑袋,眼神有些恍惚。

    在叶铃铃的心有,拥有一个只有他自己知道的秘密。

    叶铃铃原来并不是这个世界的人,或者说,叶铃铃的灵魂并不属于这个世界,他来自一个名叫地球的蔚蓝色美丽星球,至于他为什么会来到这里这种离奇的经过,除了被车撞死以外,他也弄不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不过在这个世界生活了一段时间后,他还是后知后觉的明白过来,他穿越了。

    随着年龄的增长,叶铃铃也渐渐的对这个穿越而来的世界有了些模糊的了解。他穿越来到的这个世界在地球上其实是一位伟大作家所写的一本小说,这本小说在叶铃铃原本的世界的知名度可以说是真正的家喻户晓,还衍生出了许多盗版和同人。

    以至于在穿越后叶铃铃五岁的时候就做出了逢人便问:“你认识萧炎吗?”这种呆呆的举动,当时着实让洛清儿和叶擎吓的不轻。直到六岁那年,叶铃铃才知道,炎帝大人早在几万年前就飞升倒上位面去了,而且这片大陆的个中势力也都早已时过境迁,沧海桑田。

    原本叶铃铃以为,自己会在成长中的某一天突然觉醒什么顶级的神级血脉,或者有什么系统之类的超级外挂出现,然后寻花问柳,龙傲天的度过优秀的一生。但是直到十三岁那年,叶铃铃才明白过来,自己压根就没有什么神级血脉,而且目前为止,也没有什么狗屁超级系统蹦出来让他开挂。

    不过幸运的是,叶铃铃穿越过来的这个世界倒是并没有亏待他。叶铃铃的父亲是月星帝国的皇帝,更是斗尊级别的超级强者。母亲是大陆西北域第一宗门玄尘宗宗主的女儿。而爷爷则是玄尘宗宗主,已近二百余岁,实力,也早已达到了九星斗尊巅峰。并且对叶铃铃也是极为宠爱。

    叶铃铃虽然没有什么特别突出于常人的地方,但是拥有这样的背景,也足够让他浑浑噩噩混吃等死每日寻花问柳,与佳人吟诗对酒,做个放浪形骸的纨绔子弟过完这潇洒风流的一生了。但是叶铃铃却不怎么喜欢这些

    叶铃铃穿越而来的这片大陆名为斗气大陆,大陆之上并没有寻常小说中所常见的各系魔法,也没没有宏伟绚丽的超前科技。一种名为斗气的东西,才是这片大陆上唯一的主调。

    在这片大陆上,斗气的修炼几乎已经在无数代人的努力之下发展到了巅峰的地步。加上数万年之前炎帝飞升,打开源气通道,这在炎帝飞升后的数万年间数之不尽的惊才艳艳之辈涌现与大陆之上,再次构建出了一幅精美绝伦的传奇画卷。

    秋冬交季的时候总是能一口就哈出如烟似雾般的“仙气”,透彻骨髓的冰冷如同一条寂寞的游蛇漫无目的地游走在世界的罅隙里。天空盖上了吸食光明的漆黑斗篷,银月的光肆意又随便的飘洒在漆黑夜空下的世界上,为世界撒下一层洁白无暇的银霜,星辰一颗接着一颗地闪烁着,微弱的光芒混合在月光之中衬托着夜的深邃、孤寂、冰冷。

    叶铃铃闭上双眸,感受着湿润的空气在时间线段上跳动的身影,嗅着草地上被露水侵染的青草散发出的淡淡草香,一切都是那么微妙而又平衡。

    就在这孤寂静谧的夜里,后山之上叶铃铃入定了。

    “这里的星,也叫星星吗?”

    “以后,还看得见星星吗?”

    叶铃铃在心中询问到。

    与此同时,一柄通体银白色的剑胚在叶铃铃毫无知觉的情况下在他丹田中缓缓成型。

    叶铃铃不知道的是,星,随着他今日兴趣使然的观看,成为了日后他第二重要的东西。

    翌日。

    从冥想中醒过来的叶铃铃回到皇宫,洗了个通体舒坦的香汤浴,重新换上一套帝国皇子的锦衣玉服。

    叶铃铃倒是完美继承了父皇与母后的颜值,洗漱打扮一番后,着实是有些过于俊郎了。用平时侍女们私底下的话来说,那就是比皇上多了几分柔美,比皇后增了几丝英气。再换句话说,就是漂亮的像女人。

    帝国皇城之中足有六七座大青楼,花魁也有不少,这花魁之中也不乏一些家道中落从而来卖艺的清高孤傲的冰山美人。而在这之中,却有着不少佳人对帝国皇子叶铃铃心生爱慕,以至于到了茶饭不思,夜不能寐的地步。这可不仅仅是因为叶铃铃高贵的身份以及每回进出青楼的不俗打赏,而是因为这位皇子殿下不仅美貌绝伦,且才高八斗,精通风月,下得围棋,操得琴筝,诗词歌赋样样精通亦懂得舞曲,是个能哄得小姐姐开心的贴己人。

    不过叶铃铃的心思却不在此处,去青楼也多是与朋友应酬,从未有过越线之举。

    按照叶铃铃的原话就是:每天这么多山珍海味,奇珍异宝,我吃喝玩乐再加修炼都还来不及,哪有多余的时间去搞那些儿女情长,卿卿我我的麻烦事。

    但事实却是,前世被绿茶乘虚而入而导致的身死之事还未忘记,叶铃铃铆足了劲打算努力修炼到足够回到原本世界的层次,然后做出天底下所有男人都会支持的事情痛扁奶狗绿茶!

    “铃儿,斗气的修炼进行的如何了?”一道温和但却带着几丝威严的声音在此刻从远处传来,赫然是叶铃铃的父亲,月星帝国的皇帝陛下,叶擎。“铃儿,其实斗气的修炼不用这么刻苦,趁着现在为父还年轻,你爷爷还春秋鼎盛,你想干嘛就干嘛,多出去玩玩,小时候你不出去玩,难道你想以后长大了接手帝国了再玩?”叶擎微笑着摸了摸儿子的脑袋,调笑道。

    显然,以叶擎斗尊强者的实力,肯定看得出叶铃铃已经突破斗者九星,成为斗师了。虽然时代不同,几万年前炎帝飞升打开源气通道,使得斗气大陆斗气充盈,修炼也相较之前容易了不少,但是十五岁的斗师,即便是放在现在放眼整个斗气大陆那也都是凤毛麟角的存在。

    叶铃铃闻言“温婉”一笑,清秀的脸上流露出与性别充满违和感的几丝妩媚,如上天贬谪下凡的仙人般秀雅的面庞令叶擎一愣。

    看来这小崽子日后定然又是一“蓝颜祸水”。叶擎暗自腹诽道。

    与父亲吃过早膳,叶铃铃约上三五个吊儿郎当一身地痞流氓气息的好友,直奔月星帝国最大的青楼清秋阙而去。

    看着儿子出城的背影,叶擎瞬间拉下满脸黑线。这小崽子怎么尽交些这种朋友,难道是衬托自己?在叶擎疑惑的目光中,叶铃铃在一众世家子弟的簇拥下越走越远。倒也不是叶擎不管叶铃铃,而是实在是不需要管,叶铃铃从小到大都听话自觉的令人发指,唯一就在交朋友这点上咳咳有些小问题。

    清秋阙有名气,很有名气,极其有名气,传闻当年月星帝国还未统一斗气大陆西北之时,邻国大柱国的世子就曾微服私访,在清秋阙豪掷黄金十万两,只为一睹清秋阙花魁沈清儿倾国倾城之貌。

    当然,这只不过是个无据可查的小道消息,沈清儿销声匿迹之后,清秋阙就再也没有出过毫无争议的花魁,只是百花齐放一般各种风情的美人们费尽心机争芳斗艳。直到来了一位家道中落后沦落风尘的女子温月。

    即使是再作践自己的女子想必都不会用真名,所以温月原本名字不知,大概真姓温,取了个月字做名。

    曾经有一个名叫萧婉的世子问过关于温姑娘名字这个最忌讳的问题,温姑娘笑而不语,不过也没有让这位世子殿下失望,而是表演了一段从未露面现世的绚烂剑舞,看的世子殿下目瞪口呆,先是惊艳,但后面可就是胆寒了。

    说起来这清秋阙最大的恩客不是帝国皇子叶铃铃,而是那皇子殿下的至交好友,江南王萧椋笙的世子,萧婉。

    说起江南王,倒也是个奇人,跟着皇帝陛下立下汗马功劳统一斗气大陆西北之后,皇帝本打算给他的封赏是某大片繁华之地的贼牛批的王爷,可谁知萧椋笙嫌弃封号难听,自己选了江南这个个山清水秀的小地方让皇帝封了个江南王的封号自顾自清雅风流去了,留下当时的一众功臣和皇帝在风中凌乱。

    当时叶擎的原话是:“就这?就这就这就这?”

    萧椋笙:“别就这了快放我走我要去找江南身娇体柔的小姐姐,你在拦着我我和你急。”

    从从某种程度上来说,萧婉的风流成性有一大半是从萧椋笙那学来的。

    这次去清秋阙,便是叶铃铃与萧婉两个人的主意。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