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曲终。

    温月纤手中长绫末端的长剑突然挟带着一股金铁肃杀之气急速飞出,径直刺向叶铃铃的脖子。

    突然,她听到了将死之人的“临终别言”:齿犀微露朱砂唇,手荑缓转青葱指,若是能够不握剑,而与我对弈该有多好啊。叶铃铃望着突如其来包裹着雄浑斗气刺向他的剑,摇头惋惜道。

    那一瞬间,温月纤手竟然微微有些颤抖,可剑却已经刺出。这世上,是没有后悔药的。

    出云有女虽温婉,舞剑亦可动四方。

    山海观之尽沮丧,澜日瞰之暗低昂。

    帝王侍女三千人,温氏剑舞可第一。

    皇国城上竖降旗,唯有佳人立墙头。

    举国苍茫尽解甲,四十万魂归入土。

    这首乱七八糟的东西其实是温月的父亲写给她娘亲的诗,只记得那个时候父女两人被裹挟在国破后的难民潮流中,回头望着往日的皇城,险峻残破的城墙之上除了高高挂起的白色降旗外,就只剩下一个纤细柔弱的身影。

    温月的父亲在出云国破后便带着她在星月帝国边境开了一家古董店,但是因为日夜思念温月的娘亲,没过多久就抑郁而终了。

    于是,真名温璃的她就长途跋涉来到月星帝国的帝都,先学了最地道的帝都官话,然后又去做了三教九流中最不堪入目的ji女,但是所幸是姿容出众,一开始就被有意无意的培养成花魁,不需要去做令她想到便会作呕的皮肉生意。

    然后,温月也就顺理成章遇到了陪着狐朋狗友寻花问柳的皇子殿下,不过最多时间也就只是弹琴聊天对弈,这个斗气大陆西北的统治者,被称为杀神冰尊的斗尊强者叶擎的儿子,是真的不像他父亲啊。

    叶铃铃对修炼还算上心,比较好色,不过这估计是和萧婉学的,但是缺又不饥色,叶铃铃甚至一点不介意和温月说其实自己许多的诗词都是从皇宫中那些文臣墨客哪里讨要而来充门面的,有时甚至会去向萧婉或者江南王萧椋笙要。

    温月虽然只是学了出前云国人熟知的温氏剑舞的皮毛,但是她自信足以杀死叶铃铃,当然前提是房门外绝对外不会站着皇宫暗中保护这位皇子殿下的皇室供奉。于是整整等了五年的时间,温月都没有能等到机会。

    然后叶铃铃就突然不来了,有次温月去问萧婉,不过萧婉这货却什么都不愿意说。

    再过半年就是温月娘亲的祭日了,就在温月准备以后什么都不管,去给娘亲守墓一辈子的时候,叶铃却突然回来了,而且并没有带皇室供奉在暗处虎视眈眈。难道这就是冥冥中自有的天意吗?

    她问过他的,问他敢不敢看剑舞。

    他说:“死了值得。”

    刺杀皇子子殿下,月星帝国皇帝叶擎最心疼也是唯一的儿子,如果成功了,她肯定是必死的,而且会是极其凄惨痛苦的死去,整个天下没有谁会做了这种事情还能活下去,就算是能苟延残喘的也没有。

    也好,黄泉路上能有个伴,到时候他要打要骂,就都随他了。

    温月不忍再看。

    突然,只听铿锵一声,离叶铃铃脖子只差半寸的长剑瞬间就断为两截,温月睁开眼,茫然恍惚中,不知何时,院中多了一位白袍如雪的男子,男子背后还有着一对黑色火翼。只是这男子衣冠不整,再加上那忙乱的神情倒有些像是那些吃霸王餐准备跑路的嫖客,引的温月有些想笑。

    想不到,萧婉这种一眼看就能看出是纨绔子弟的江南王世子,竟然会是一名能够斗气化翼的斗王介别的强者。

    以清秋阙的大小,再看看萧婉这赶来救场的速度,这平日里吊儿郎当花天酒地的萧婉居然真的会是一名斗王级别的强者?

    刺杀失败了?温月此时不知道自己的情绪是该悲哀还是该庆幸,她的手上还有一柄剑,原本是用来自刎以逃过屈辱用的。

    温月抬起手,正准备一抹脖子,死了干净。只是可惜瘦呆呆这只肥硕的胖白兔就要沦落为一只肥硕的野兔了。

    温月想起来,去年下雪时叶铃铃说过,当大雪铺地的时候,站在皇宫的韵澜亭里,能看见这个世界上最美的风景。

    “最美是多美?”温月心中问道。

    无须叶铃铃出声,一心准备赴死的温月就被那“衣冠不整,像似吃了霸王餐想跑路的的嫖客”的萧婉单手捏住她手中薄如蝉翼的剑刃,轻轻一拈就夺了过去,然后随手一抛,剑刃斜割去大片的桃树枝,斗气消散,倒是在空中顺便下起了一场桃花雨。不过这还不够,萧婉猛然一膝盖撞在温月的腹部,天知道这平日里最懂怜香惜玉的萧世子怎么忍心让这样天见可怜的美人弓身如虾。

    叶铃铃则是在心中暗自腹诽的嘀咕了一句美人何苦为难美人,但是在见识到萧婉的狠辣手法后,终究是识趣的闭嘴,没有说出来。

    继而看到失魂落魄的温月,虽然心中早就笃定在这里死不了的叶铃铃还是恨不得怒骂一声“臭婊子”,然后冲上去干净利落地在她脸上甩上几十个大嘴巴子。

    然而叶铃铃看了看那张如花似玉的娇俏小脸,终究还是忍住了,心中默念着小不忍则乱同床共枕大谋的口诀,呼出一口浊气。

    “我说萧婉,怜香惜玉懂不懂,懂不懂啊你,我告诉你,要是她有半点闪失,我打死你!”眼见已经没事了,叶铃铃又闲得蛋疼和萧婉玩闹起来。

    出了月星帝国,叶铃铃再怎么天才再怎么是皇子底蕴再怎么深厚不过就是个区区斗师,此时可不比炎帝那时候,那时候是斗师已经能算得上一些穷乡僻壤的强者了,但是现在,哪怕是再小的地方,都要大斗师甚至斗灵才能算得上一方强者。那出了月星帝国叶铃铃肯定就是那种死比活着容易,可在月星帝国境内,对于叶铃铃来说死可就比活着要难太多了,这些如同过江之鲫一般的刺客,真是把叶铃铃他的帝国皇帝斗尊老爹,玄尘宗宗主九星斗尊爷爷,还有那些最差都是斗宗的亲戚,皇室的几万个供奉,玄尘宗的几万个大小长老当成吃干饭的啊。

    叶铃铃当年只是费解温花魁突然莫名其妙杀气凛然的剑舞,而萧婉那个呆逼是装的真好,为了给他和温月独处的环境直接就吓跑了。叶铃铃可是一个天天跟皇帝老爹以及皇室供奉那一帮从死人堆上走下来的头等武夫杀神厮混的皇子,皇子殿下只是个斗师不假,可是没吃过猪肉总还是见过见过猪跑的吧。

    前段时间带着萧婉从江南回到帝都不过是打定主意要以身犯险,确定一下温月的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如果那是春药,那当然最好,扛回皇宫鱼水之欢就行了,如果是卖的毒药,那就对不住了,不好意思也是扛过去,但下场嘛,咳咳一个在江南憋了三年一肚子邪火的男人要对付一个睡梦中都想扑倒的美娇娘,还能做什么?不过这唯一的意外,恐怕就是那出手是萧婉,而非事先打过招呼的皇宫中能听叶铃铃调动的供奉中的实力最高绝最霸道最牛气的高手高手高高手,当然,看情况,萧婉即便是没那么高,对于温月和叶铃铃来说也算是挺高的了。

    叶铃铃突然又厚着脸皮道:“萧婉,有没有那种让她失去抵抗的手法,点穴啊之类的?”

    萧婉哈哈大笑,点头道:“有更简单的。”

    随后,萧婉直接是一记手刀砍在温花魁白皙脖子上,敲晕了。叶铃铃僵硬着脸庞,吭哧吭哧地跑过去探了探温月的鼻息,在确定不是香消玉殒了之后后,得意邪恶的冷笑了一声。

    “萧婉,你怎么这么厉害?怎么练的?”出去的路上,叶铃铃问道。

    “本世子可是天才。”萧婉听了叶铃铃这种明显是夸自己的问题自然是开心的。

    “那你妹妹怎么叫萧绾?”叶铃铃又问。

    萧婉这就直接疑惑了,自己厉不厉害和自己妹妹叫什么有什么直接关系吗?

    “我觉得吧,你妹妹的名字都比你像男人!”叶铃铃突然哈哈大笑。

    好家伙!叶铃铃这货原来挖了坑在这等他呢!萧婉咬牙切齿的从嘴里吐出一句:“你信不信我现在打死你。”

    “不信。”叶铃铃此时开心极了。“话说萧婉,你爹为什么给你取这么个女人名字啊。”

    萧婉平复了一下心情,说:“那自然是因为我长的好看,漂亮的像女人。”

    “在我面前,你没资格说这话。”叶铃铃说到。

    “”萧婉无语了。

    两人拌着嘴走着走着,就出了清秋阙。

    出来后叶铃铃抬头一看,萧婉不知怎么就突然已经没了踪影,装的好一手高手风范。

    “至于吗,谁还不知道你花天酒地不务正业,也就我爹和我还有你爹知道你是个斗王,有必要装吗?。”叶铃铃暗自腹诽。

    叶铃铃将娇躯扛在肩上,就这样扛出了清秋阙。这一天,月星帝国皇帝都城便都开始了疯狂传扬“皇子殿下霸王硬上弓了温花魁”的消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