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不过,不去想萧婉那个怪物,苏薇儿的天赋还是让得叶铃铃他这皇子殿下分外的得意的,看来他无意间捡到了一个宝贝。

    “再有两个月就是今年的内院考试,你努力一下,争取升上四星斗师,,然后在考试中进入前十,你那个名额,可是我和萧婉费了好大的劲才搞来的,只要进入前十,到时候会得到玄尘宗那些长老他们的亲自教导,对你好处极大。”叶铃铃说道。

    苏微儿收拾桌面的小手微微一僵,低着头有些不敢看叶铃铃和萧婉。

    萧婉到时没注意到苏薇儿的样子。

    “怎么了?”察觉到她的变化,叶铃铃有些疑惑。

    苏微儿脸都要埋到胸前去了,她低声道:“我,我没那个名额了。”

    闻言,叶铃铃和萧婉都是一愣,然后眉头就紧皱了起来,一起道:“怎么回事?”

    他们的语气虽然不重,但却令得苏微儿心脏跳动都加快了一些,贝齿紧咬着红唇,半天说不出话来,倒是一旁一位与苏微儿关系不错的少女插嘴道:“还不是那玌鸣,前些天他在院内到处说叶殿下的坏话,微儿上与他理论,让他道歉,那家伙却说只要微儿跟他打一场,若赢了他,他就道歉,不过若是输了,就要将她那个考试名额让给他。”

    叶铃铃眉头紧皱,道:“那玌鸣不过才是个两星斗师,应该是打不过微儿的吧?”

    那少女撇撇嘴,道:“微儿也是这些天才晋升三星斗师的,而那玌鸣,无耻得很,竟然仗着一柄莫名其妙的兵器之利,才侥幸赢了微儿。”

    叶铃铃面色不太好看,他盯着低着头的苏微儿,责备的道:“怎么不早点告诉我?”

    苏微儿玉手绞在一起,低声道:“是我没用,不想跟殿下多添麻烦。”

    瞧得她这幅模样,叶铃铃也是有些心疼,这个妮子,有时候倔强起来,同样是让人头疼,于是,他那蕴含着冷意的目光,看向了教堂内一直笑嘻嘻望着这边的玌鸣。

    “设局欺负一个女孩子,玌鸣你可真是好手段啊?”萧婉冷笑道,这家伙,摆明就是看中了苏微儿手中的考试名额,所以才故意设局激怒苏微儿,用名额与他比斗。

    玌鸣懒洋洋的道:“我可不知道世子殿下说得什么,那么多人都看见的,名额是我用实力赢来的,所以就算是世子殿下与皇子殿下想来讨要,我也是不会还回去的。”

    萧婉淡淡的道:“敢不敢来和我打一场?”

    玌鸣嘿嘿一笑,道:“没兴趣。”

    上一次他只是侥幸罢了,而现在苏微儿都已经升了三星并且稳固了境界,他怎么都不会是对手了。再说这萧婉,玌鸣可是亲眼看见过他把一个得罪了他的内院大斗师在学院的无人角落里扭断了手脚的,他是自然不敢和萧婉打。

    叶铃铃扫了玌鸣一眼,冷笑道:“没让你和微儿打,也没让你和萧婉打,我们的意思是说,让你跟我打一场!”

    说着,他从怀中掏出一块闪烁着微弱光芒的盒子,放在书桌上,道:“若是你赢了,这颗聚气散,就是你的了。”

    教堂内,顿时发出一些惊呼声,众多目光带着垂涎的望着那个盒子,这聚气散,本就对于修行颇有好处,更何况是出自叶铃铃之手,那必然是由皇室供奉的高品炼药师炼制的,价值相当的昂贵。

    “殿下!”苏微儿也是大急。

    她倒不是因为那聚气散,而是因为叶铃铃要亲自和玌鸣动手,可叶铃铃不过是个一星斗师,连斗技都不曾学过,怎么可能会是久泡竞技场的玌鸣的对手?

    叶铃铃冲着苏微儿摆了摆手,把玩着玉佩,冲着玌鸣一笑,笑容带着讥讽。

    “这一下,你敢了吗?”

    玌鸣双目微显火热的盯着聚气散,舔了舔嘴,然后对着叶铃铃冷笑一声,道:“既然殿下执意要将这颗聚气散送给我,那我就却之不恭了。”

    “不过拳脚无眼,等会伤到了殿下,可不要怪罪于我。”

    虽然奇怪叶铃铃的举动,但玌鸣却并不认为,他这已经是两星斗师而且有三种玄阶斗技的人,会连一个不会斗技的人都打不过!

    “希望你有这个本事。”叶铃铃不置可否。

    玌鸣大笑一声,只当是叶铃铃嘴硬,甩甩袖袍,对着外面而去,低低的笑声,带着一抹玩味与戏谑,远远的传了回来。

    “好,我在竞技场等殿下,我倒是要看看,皇子殿下今天怎么将名额赢回去?!”

    玄尘学院,竞技场。

    一座座擂台矗立着,众多的少年在上面呼喝交手,拳脚虎虎生风,倒也是气势不弱,而在台下,则是有着众多围观者,时不时的爆发出一些喝彩声,其中不乏一些青春靓丽的少女,美眸顾盼间,引得台上那些少年更为的热情,各施手段的想要表现一下,出个风头。

    “叶子,如果你输了,我今晚就去废了他,然后把名额拿来给你。”萧婉在叶铃铃耳边低语道。

    这人叶铃铃在心中感叹这妖孽怎么这么心狠手辣,无语“对我有点信心好吗兄弟。”叶铃铃没好气的道。

    萧婉耸了耸肩,不置可否。

    在这玄尘学院中,竞技场的人气,显然是相当的不弱的。

    当玌鸣慢悠悠的登上一座擂台时,他会与叶铃铃交手的消息,已经是在他暗中的操纵下,直接扩散到了整个竞技场。

    “什么?叶殿下要和玌鸣交手?!”

    “怎么可能!皇子殿下如今虽是斗师,但是一样斗技未学,而玌鸣是两星斗师,并且总共拥有三种玄阶斗技啊!”

    “这玌鸣可真是欺负人,定然是他用了什么卑劣的手段逼迫皇子殿下。”

    “”

    当众多学员听说了这消息后,顿时爆发出难以置信的惊呼声,一些平民学员更是为叶铃铃打抱不平,只是因为这种交手,实在是太过的不公平。

    凡是修炼斗气者,每升一星,自身身体素质就随之提高,力量,速度,反应等等都远超低星者,可以毫不客气的说,一个二星斗师,正常情况下能够轻轻松松将一位一星的斗师打翻。

    玌鸣立于台上,听到这些声音,只是淡淡的笑了笑,不管旁人怎么说,但今天之后,叶铃铃被他狠揍一通的事,必然会传遍玄尘学院,而这无疑会对后者的名气造成一些打击,从而成为众人口中的笑料。

    在玌鸣不怀好意的念头翻涌时,那黑压压围拢在他这座擂台周围的人群,忽然分裂开来,只见得一名俊秀的少年,漫步而来。

    少年的模样,美得不像话,美中还带有一丝书卷气,有着一种温文儒雅的气质。

    自然就是叶铃铃。

    在周围那些神色各异的目光中,叶铃铃直接对着玌鸣所在的擂台而去。

    “殿下。”在他的身后,除了萧婉,苏微儿也是跟着的,苏薇儿俏脸有些焦急的一直跟随着,显然还想要叶铃铃打消与玌鸣交手的想法。

    “这个时候,可已经退不了了,不然的话,我就得变成临阵脱逃的皇子殿下了。”叶铃铃冲着苏微儿笑了笑,说道。

    一旁的萧婉则是缓缓道:“没用的,叶子的性格你难道还不了解吗,看吧,如果这二货皇子真有什么闪失,我会让玌鸣哭着滚出玄尘学院的。”

    苏微儿停下了脚步,贝齿紧咬着红唇,她知道如果让叶铃铃背负着这种名声,那对他的声名将会有着巨大的打击。

    苏微儿抬起俏脸,美眸望向擂台上的玌鸣,那一瞬,她的眸子微眯了一下,隐隐间,竟是有些凌厉的味道。

    “殿下,这次是我没做好,给殿下惹麻烦了,以后,我不会再大意,也不会再留情了。”苏微儿轻声道。

    之前她会输在玌鸣的手中,其实有很大的原因,是因为她没有下狠手,不然那玌鸣连使用兵器的机会都没有,但这一次的教训让得她明白,打蛇如果不打七寸,反而是会遭蛇咬。

    叶铃铃怔了怔,冲着苏微儿眨了眨眼睛,道:“我们是朋友,为朋友解决一些麻烦,是理所应当。”

    话音落下,他已是踏上了演武台。苏微儿望着他的背影,微微一笑,内心流淌着丝丝暖意,旋即她眼眸微垂,已是打定主意,只要那玌鸣敢打伤叶铃铃,那么她也得让前者知道,什么是小女子的记恨以及报复。

    “哟,殿下竟然还真的敢来,我以为你会偷偷跑回王宫呢。”玌鸣笑眯眯的望着走到眼前的叶铃铃,戏谑的道。

    “看来你对自己很有信心。”叶铃铃轻轻整理着袖口,道。

    “没想到即便是殿下,也会冲冠一怒为红颜,只是有些不太理智而已。”玌鸣耸了耸肩,显然是将叶铃铃这种冲动的行径当做是想讨苏微儿的欢心。

    “开始吧。”叶铃铃却没有与他多废话的意思,双脚伸开,犹如老树紧抓大地,然后对着玌鸣招了招手,道:“让你先进攻。”

    此言一出,演武台周围那众多少年少女都是面面相觑,实在搞不明白叶铃铃究竟在想什么,明明处于弱势的一方,却还是如此的肆无忌惮。

    “皇子殿下既然这么想快点丢脸,那我就不客气了。”被叶铃铃如此轻视,玌鸣心头也是涌起一团怒火,一声冷笑,脚掌猛的一踩地面,而其身影,则是犹如利箭一般疾射而出,五指紧握成拳,一拳就对着叶铃铃直挥而去。

    他这一拳,带着气流,力量十足,就算是石头,都会被砸出数道裂纹。

    望着那挥来的重拳,叶铃铃却并没有躲避,而闲庭信步的将一只手背在身后,另一只手在身前的空气中画着什么。不过,他这般姿态,却是引得下方众人面现不忍之色,以玌鸣这远超两星斗师的身体素质,这一拳,恐怕能够直接将叶铃铃打得骨折。

    在那众多紧张目光的注视下,玌鸣宛如猛虎下山,那气势汹汹的一拳,毫不留守的重重轰在了叶铃铃身前。

    咚!

    低沉的声音响起,然后众人便是不出所料的见到,叶铃铃的双脚直接是在地面上划出了数米的痕迹,方才堪堪的稳住身体。

    啊!

    一道惨叫声爆发起来。

    不过却不是叶铃铃发出,而是那先前轰出气势汹汹一拳的玌鸣。

    所有人都是目瞪口呆的望着这一幕,玌鸣抱着拳头,不断的惨叫声,整个拳头一片通红,犹如是砸在了精钢上面一般。

    “你!你到底耍了什么手段?!卑鄙!”玌鸣痛地眼泪都要流出来了,冲着叶铃铃咆哮道。

    周围的目光,也是惊愕的看向叶铃铃,难道殿下还搞了小手段?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