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在那众多嘀咕的目光中,叶铃铃则是缓缓摇了摇头,道:“连铭文都不认识的废物,去参加内院考试也是丢人,还拿来吧。”

    “这”

    众多学员震惊的望着突然出现在空中的那道复杂的光纹,最后猛的有人惊呼道:“居然是铭文,随手画就就有如此威力,如此看来,殿下的铭文造诣已登峰造极!”

    众人恍然大悟,原来是铭纹!

    苏微儿那紧绷的心也是在此时放了下来,如释重负的松了一口气,嗔道:“原来殿下已经将铭纹修行到随手画就就有这样效果的地步了。”

    “你,你竟然将铭纹修炼到了四品以上的地步?!”那玌鸣也是回过神来,他望着叶铃铃身前的的黑色铭纹,有些难以置信的道。

    铭文一道,与炼药一样分为九品,只有四品之上的铭师才能够做到铭纹随手画就亦有一定威力的地步。

    但是,就在他们拿着铭文笔连在玉板上都无法刻画出铭纹的时候,叶铃铃却已经开始将之学以致用甚至,已经达到了四品的恐怖地步。这之间的差距,可真不是一星半点。

    “你还真以为我从不修炼斗技,就是手无缚鸡之力吗?”叶铃铃微笑道。

    玌鸣面色铁青,有着一种被戏耍的恼怒感,当即寒声道:“殿下莫不是真以为凭借着一道四品铭纹,你今天就能赢得了我吗?”

    “现在就让你看看,修炼斗技和只修斗气的差距!”

    “碎山裂地掌!”

    虽然嘴上这么说,但是玌鸣的心却是已经彻底绝望了,四品铭师,虽不如炼药师一般的恐怖地位,但是也已经不不遑多让,单单是这一道四品的铭纹,就能够抗衡一些斗灵级别的强者了。

    伴随着玌鸣暴喝落下,只见得其周身忽有细微的暗黄色光流浮现,脚下的尘埃被席卷开来,天地间的斗气顺着他的呼吸,涌入他的体内。

    呼呼。

    他浑身的衣袍,都是在此时鼓动起来,猎猎作响。

    在其皮肤表面,浓郁的暗黄色光芒浮现,凝聚成一层岩甲,谁都能够感觉到,玌鸣的气势,在此时暴涨起来。

    而在众多学员凝重的目光中,叶铃铃也是盯着玌鸣,自语道:“玄阶低级斗技吗”

    “先前已经让你进攻了,谁知你这么不中用,那么这一次,就该换我了。”

    声音落下的那一瞬,叶铃铃已是脚掌一踩,身体直接对着玌鸣冲了过去。

    “狂妄,尽然想硬抗我的碎山裂地掌?”玌鸣瞧得冲来的叶铃铃,顿时抬起早已蓄力好斗技的左手,一拳轰向叶铃铃。

    “啧啧。”叶铃铃撇撇嘴,似是这玄阶斗技恐怖的威力不是冲向他一般“黯魂梦魇”叶铃铃嘴启轻呼,背在背后的手此时带着一道墨色铭文甩向玌鸣。那道铭纹通体漆黑,吞噬着所到之处一切的光线,其内蕴含的恐怖的黑暗气息在一瞬间爆发出来。

    这个时候,就连苏微儿都是忍不住的捂住了小嘴,俏脸上满是不可思议,两道四品铭纹!殿下的铭纹造诣竟然已经达到了这种地步。

    观之,萧婉在雪白袖袍中一直凝聚着的黑色火焰这才缓缓散去,放心满意的从座位边上的果盘里摘了一颗葡萄丢进嘴中。

    这不就是吊打吗。

    嘭!

    在那众多目光的注视下,接连催动两道四品铭纹的叶铃铃,那蕴含着恐怖空间力量的黑色铭文,已是在玌鸣那惊骇的眼神中,迅猛无比的重重轰在了其身上。

    咚!

    玌鸣便是感觉到一股巨力涌来,再然后,他的身体就直接飞了出去,重重的砸落在擂台之外的地面上。但是就在这时,他突然慢慢的听不见周围的声音了,他伸出手,在他的感知中,视觉,也在慢慢消失。然后,玌鸣的惨叫声,响彻了整个竞技场。

    萧婉微微一笑,因为他知道,恐怕接下来的一个月,玌鸣就都要在地狱中度过了。

    擂台外,原本的喧哗都是在此时变得寂静下来,众多少年少女,皆是用不可思议的目光盯着台上的叶铃铃。

    谁都没想到,这次的交手,会是这种结果。

    擂台上,叶铃铃缓缓摆了摆手手臂铭纹在此时仿佛力量耗尽,迅速的消失不见。

    他揉了揉手腕,然后跳下擂台,伸手从叶铃铃的怀中掏出了一块玉牌,那正是代表内院考试的名额。

    “连一个未曾修炼斗技的人都打不过,你还是别去内院考试丢人了。”叶铃铃冲着已经五感封闭的玌鸣一笑,道。

    虽然叶铃铃在刚才的碰撞中已经收手,但是他知道,恐怕从明天开始,玌鸣就会成为玄尘学院中众多学员嘴中的新鲜笑料了

    “好了,好戏收场了,大家都各回各家散了吧。”叶铃铃抛了抛手中的玉牌,然后冲着周围围观的众多少年少女笑道。

    众人闻言,也皆是笑着散去,不过临走时对着叶铃铃投去的目光,倒是多了一些惊奇之意,因为在玄尘学院,叶铃铃一直未曾修炼斗技的事情早已众所周知,所以在很多人的以为中,他们这位殿下,虽然身份尊贵,但却毫无实力。

    然而今日这一幕,却是让得他们将这种想法彻底的熄灭了。

    叶铃铃的确暂时还未修炼斗技,但他却掌握着另外一种力量,那就是铭纹,凭借着铭纹,就连玌鸣这种拥有三种玄阶斗技的人都不是他的对手。

    在这个世界上,身份地位固然也是一种力量,但最容易让得人认可的,无疑还是自身努力所修炼而来的力量,因为那种力量,不会因为任何身份地位的改变而改变。

    “喏,可别又搞没了。”叶铃铃将玉牌抛给走过来的苏微儿,轻风吹过,院服收拢,勾勒着少女那玲珑有致的曲线,令人遐想。

    苏微儿有些不好意思的咬了咬红唇,明眸盯着叶铃铃,道:“你没事吧?”

    女孩子终归是心细,她能够看见,叶铃铃的手掌似乎是微微的有些颤抖。

    “嘿嘿,被你发现了啊。”叶铃铃笑道,然后他抬起手掌,只见得他整一个左手上面,布满了黑气,那是先前凶狠的墨色四品铭纹所导致的。

    “没有过修炼斗技,身体素质还是差了一些。”叶铃铃感叹道,虽然借助着四品铭纹玄龟镇岳,黯魂梦魇轻松赢得了比赛,但他的身体内部,还是太脆弱了,那种反弹的力量,稍微侵入了一些进入体内,就令得他有些不太好受。

    “听讲师说,有些铭纹能够短时间的强化整体肉身,若是你能够习会的话,那就不会被力道反伤了。”苏微儿想了想,道。

    周元点点头,道:“那种功效的铭纹,我都懒得学。”

    “那你得努力一下,一个月后的内院大考,除非你能够刻画出五道四品铭纹,不然的话,恐怕难以名列前十。”苏微儿贝齿轻咬红唇,有些担忧的道。

    一旦叶铃铃大考成绩不好,怕是又会引来一些流言蜚语。

    叶铃铃轻揉了揉手掌,道:“放心吧,我自有分寸。”

    苏微儿瞧得叶铃铃陷入沉默,也是立即善解人意的岔开话题,眼波流转,笑盈盈的道:“殿下,要我给你敷些药吗?

    “算了吧,这么大的艳福,别人看见了怕是会对我下黑手。”叶铃铃玩笑道,毕竟现在苏微儿在这玄尘学院中,可算是人气不低。

    苏薇儿闻言,也只得没好气的白了他一眼,道:“既然你这么胆小,那我就不管你了,我还要去藏书院整理藏书。”

    这是她找的一份闲职,能够获得一些收入,毕竟她的家境不算好,还有着一个爷爷,所以在维持平常的进学间,她也在玄尘学院中找了一些闲活。

    叶铃铃闻言,犹豫了一下,道:“大考只有一个月了,时间比较紧迫,我觉得你应该更多的将时间放在修炼上,如果有需要的话,我”

    “殿下。”

    叶铃铃的声音还未说话,便是被打断了,他看向苏微儿,此时的少女微抿着红唇,眼眸认真的盯着他,她声音轻柔但却有着一种无法忽视的力量:“你和萧殿下已经帮助我很多了,是你和萧殿下将我带到了这个能够改变我命运的地方,我从内心深处的感激着你,但是你说过,我们是朋友,对吗?”

    叶铃铃一怔,他望着眼前的少女,少女波光粼粼的明眸最深处,似乎隐藏着一抹旁人难以发现的执着,那是她对心底最后尊严的维持。

    苏薇儿知道,只要她开口的话,叶铃铃和萧婉肯定是会帮助她将所需要的一切条件都铺好,但是,那样的话,或许她与叶铃铃之间的关系就会出现一些变质。

    因此,苏薇儿一直在小心翼翼的维持着两人间的关系,叶铃铃是月星帝国的皇子殿下,身份尊贵,而她只是一个平民,两人的身份差距太大,所以极其容易引来一些非议。

    她并不怕那种非议,但她却不想自己被叶铃铃看轻了。

    所以,她在进入玄尘学院后,便是尽最大的努力,让得自身能够独立,同时努力的修炼,改变着两人身份的悬殊。

    而她也做得很成功,作为玄尘学院创建以来九段斗之气最快的天才,她的天赋,足以让得任何人开始重视,甚至,连叶铃铃的父王叶擎,都是知晓了她的名字。

    就在两人几句话的功夫,一道雪白的身影毫无征兆的凭空出现在叶铃铃身侧,雪白的袖袍直接抓起叶铃铃的手,浓郁的黑色火焰迸发而出,半晌后,在苏薇儿诧异的目光中,萧婉才放下的叶铃铃的手。

    “死叶子,你想吓死我?”萧婉道。

    凭借叶铃铃四品铭师的灵魂感知里,自然是在大老远就感知到了萧婉过来了,所以并不惊讶。“安啦,回头你给我炼些药就好了。”

    确认叶铃铃没有大碍,萧婉才又放松下来。

    “好吧好吧。”面对着少女那执着而倔强的目光,叶铃铃最终败退,只得举手投降,苦笑道:“那我就不管了。”

    苏微儿闻言,明眸也是轻轻一弯,犹如月牙一般,同时她在内心深处悄悄的松了一口气,她知道,如果叶铃铃坚持的话,她应该是拒绝不了的,只是那样,会稍稍的有点失望。

    至少现在,她知道,叶铃铃为了维持她那仅剩的自尊心,会选择让步,这让得她眸子中水光划过一下,心中充满着一种异样的感激。

    “殿下,放心吧,我不会耽搁修炼的,我向你保证,内院考试之上,一定会名列前茅,进入内院。”苏微儿嫣然一笑,笑容明媚而自信。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