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在这玄尘学院之中,分为内院与外院,而其中自然是以内院为为尊。

    叶铃铃点点头,想了想,忽然从怀中取出一块聚气玉,然后拉起苏微儿的纤手,将其放在了她的掌心。

    聚气玉,那可是比聚气散要高级上不少的东西。苏薇儿见了,顿时发出一声轻微的柔呼,这种就躺着淡绿色斗气的聚气玉,显然是聚气玉中的上上佳品,对于修行有着颇大的好处,长期佩戴在身,能够加快一名斗者修行斗技的速度,价值相当的昂贵。

    “你可别自作多情,不是送给你的,是借给你,我现在还开始修行斗技,还用不上它。”瞧得苏微儿要拒绝,叶铃铃立即说道。

    听到叶铃铃这么说,苏微儿刚到嘴边的话只能咽了回去,然后恨恨的剐了他一眼,这个家伙,怎么说话呢!

    “我走了!”苏微儿收起聚气玉,低哼了一声,便是与叶铃铃搽身而过。

    “真是傲娇啊”萧婉望着少女远去的窈窕纤细背影,摇了摇头。

    欣赏一下傲娇美人离开的背影,萧婉刚欲和叶铃铃一起离开,忽然间两人都像是有所感应似的,抬起头来,望向了极远处的一座华丽楼阁处,只见得那里,有一道青衫负手而立身影,正居高临下的望过来,眼神锋锐如刀。

    “周瑆。”叶铃铃望着那道青衫人影,眉头也是微微挑了一下。

    那道青衫身影,正是周王府的世子,周瑆。

    察觉到叶铃铃和萧婉看向他的目光,那周瑆脸庞上也是浮现出一抹不带丝毫善意的微笑,然后遥遥的冲着叶铃铃抱了一拳。

    叶铃铃在心头冷笑一声,但是面上也是保持着场面的笑容,微笑着点点头,而后便是与萧婉一同转身离去。

    楼阁之上,周瑆望着叶铃铃渐渐远去的身影,脸庞方才变得有些玩味起来,自言自语道:“没想到这个不会斗技的皇子殿下,竟然在不知不觉间在铭纹一道上倒是有了一些不低的造诣”

    闻言,在周瑆身后,有一道倩影走出,那是一位身材高挑的少女,她模样也算得上是娇俏美丽,只是嘴唇有些薄,看上去有种刻薄之感,比起苏微儿,显然是少了一些味道的。

    她美目不屑的看了一眼叶铃铃离开的方向,冷哼道:“铭纹终究只是小道,造诣再深,依旧无法令自身蜕变,寿元有限,一个不慎,甚至连普通人都有可能将之斩杀。”

    她名为云溪,其父乃是月星帝国的侯爷,人称云侯,自然也算是显贵,说起来,她与叶铃铃的好兄弟萧婉之间,其实是颇有一些牵扯的。

    前些年叶擎察觉到周王府的壮大,虽然苦于没有证据不好明着下手,但是又明确有心想要制衡,故而打算将让萧椋笙去对付,但是怎奈何这二货萧椋笙当年拒封,所以直到现在还是一点实权没有,就是空有个王爷头衔,要不是他是个斗尊级别的强者,恐怕以他那家底,早就被各种江洋大盗抢完了。所以当时还提出了结亲的想法,打算让萧椋笙之子萧婉与云侯之女云溪结个亲,加深三家的关系。

    可是叶擎和萧椋笙是什么关系啊,那可是现在两个人都一把年纪了而且叶擎都已经当了皇帝了都还能互相打打闹闹,见面了就是互相斗嘴的关系啊。

    记得那时候两个人一起蹲在江南王府中的鱼塘边上嗑瓜子。

    叶擎:“你说你这呆逼当年拒什么封,好歹也是发小,让你帮我解决点麻烦事你就这么不愿意?”

    当时萧椋笙的原话是:“结亲这事你别来问我,问我家那个不争气的崽子去,他要是愿意,我没话说。”

    “不行!”如此这般,这般如此的叶擎又是说了好一大堆,最后没办法了,干脆直接耍无赖:“你要是不答应,我就把你这狗屁小王府给拆了!”

    “”萧椋笙自然是不如叶擎这般无赖的,当下语塞,半晌后才弱弱道:“何必这么麻烦,你要真有心,今晚上我就去帮你把那个姓周的傻逼杀了。”萧椋笙是知道叶擎的,别看这皇帝在大臣和那些人面前是有多威严多帅气。但是对他萧椋笙那可就是要多无赖就有多无赖,一点皇帝架子都没有,有时候他是多么希望自己这位皇帝发小在自己这里能够摆摆皇帝架子啊。他两可是从小一起长大的,像叶擎刚才说的这种没下限的事情,叶擎这货对别人干不出来,对他萧椋笙那可是真的干得出来的。

    “哪有这么简单”听后,叶擎又是如此这般,这般如此苦口婆心的和萧椋笙说了这杀人以后许许多多这其中的利害关系,对于国家的影响等等。

    当时两位夫人都看傻眼了,洛请儿和萧王妃面面相觑,“这”她们对自家夫君还是了解的,虽然有时候在熟人那会有一些与身份相貌不符的弱智行为,但是现在这,这就算不去管皇帝和王爷的身份吧,光是两名斗尊强者一起蹲在地上嗑瓜子拌嘴,那画风想想就

    当然,这事最后还是要萧婉拍板确定的,于是那时候叶擎就笑着诱惑十一二岁的萧婉:“云侯之女美若天仙”

    然后,在萧椋笙的一脸鄙视下,敲定了这门亲事。

    不过云侯对于叶擎的提议,则是有些犹豫的,毕竟江南王萧椋笙虽是斗尊强者,但是并无实权,其本人也从不上朝,虽然在月星帝国地位无两,但是这在朝中势力到底还是显得有些式微。而唯一的王位继承者萧婉又是个月星帝国第一纨绔,再加上云侯对云溪极为的宠爱,所以就去询问后者的意思,但云溪此女极为心高气傲,只是觉得萧婉是一个纨绔的废物世子殿下,所以毫不犹豫就拒了,还说萧婉那纨绔不堪的废物殿下癞蛤蟆想吃天鹅肉,当时倒也是传为一时笑谈。

    而云侯见状,也就借此理由,回拒了叶擎。

    萧婉当时听说,不顾母亲阻拦,当天夜里就准备长途跋涉赶去云家抽那云溪十几二十个大嘴巴子,不过到底还是在出门前被萧椋笙拦住了。

    虽说此事早已过去,不过如今见到萧婉这个她曾经口中的癞蛤蟆,这云溪自然还心有疙瘩。

    周瑆也是笑着点了点头,道:“这一次考试,那些排名靠前的学员,都已投靠了我,若是咱们这位叶铃铃殿下以为凭借这点铭纹造诣就能够闯出来的话,那就只能让他丢尽颜面了。”

    话到此处,他顿了顿,双目微眯的道:“不过那个苏微儿的天赋,倒的确惊人,日后前途不可限量,若是有机会,得尽可能将其拉拢。”

    听到周瑆此话,那云溪脸颊上掠过不愉之色,撇嘴道:“一个不过是三星斗师的贱丫头而已,若是拉拢不了,那就找个机会将其废了便是。”

    云溪背景显赫,自身也还算是颇有天赋的,以往在这玄尘学院,她无疑是最为耀眼的明珠,但自从苏微儿出现后,她的诸多光芒,都是被压制,这无疑是令得她对仅仅只是平民的苏微儿极为的不喜。

    周瑆自然能够听出少女声音中对那苏微儿的不喜,当下笑了笑,未曾多言,只是盯着远处叶铃铃那消失的背影。

    “看来这叶铃铃对自己是彻底没信心了,所以想要扶持一个天才起来作为等自己父亲死去后的倚靠”

    “叶铃铃啊叶铃铃,等你们这叶家萧家这两个双斗尊去了以后,这月星帝国,可就是我们周家的了。”

    可他又哪里知道,他口中的这两位斗尊,连五十岁都没有,正是春秋鼎盛之时。叶擎当年也是和萧椋笙并称那一代斗气大陆四大美男之一的人,而且他与萧椋笙的容貌,可不是驻颜术的功劳。而叶擎容忍他的父亲,也不过是周王实力在国中盘根错节,还是有功之臣,又没有明面上的证据加之边境战事有些吃紧,没空管任由他们周家蹦跶而已。

    早春后时有小雨来,但小雨时节却还有微寒的冷风扫人兴致,这让最喜欢在小雨滴答的雨夜里温酒读读书听听曲的皇子殿下很遗憾。

    萧婉已经去皇宫里专门的炼丹室闭关好几天了,入定入魔,这份毅力让本就继承了父亲当皇帝前的慵懒的叶铃铃自惭形秽,但这倒是不会耽误叶铃铃在皇宫里找乐子。

    萧婉不在,也就是少了个知心的人儿,有些闷而已。

    花魁温月安定下来,住在一个一夜间被植入柳桃两种植物的幽静院子里,那只肥硕的白兔子呆呆似乎很是满意这个新的窝,又是变得胖了几分。叶铃铃给温月送去了最上等的绫罗绸缎,最精美的食物,但始终没有再度临幸她的凝脂美玉,刻意生疏,那个在泡妞玩乐之余还能修炼成斗王的变态四品炼药师萧婉说得对,养美人和养宠物是一个道理儿,得需要慢慢调教,快了就容易失去灵气,慢了便就不乖巧了。皇宫内的人都熟知皇子殿下喜欢独自泛舟游湖,每次到了湖中央,就丢下几样东西,天气暖和的时候,还会潜入湖中,好半天才浮出水面,约莫是皇子生性近水。今天,叶铃铃又极有雅兴地做起了艄公,撑船到了湖心,自言自语了几句,将几块包裹好的热腾腾烤鹿肉系上一块石头,丢了下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