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叶铃铃就这样躺在小舟上,享受春日的温煦阳光,微风拂面,便昏昏沉沉的睡过去了。

    萧婉这货倒是终于从皇室炼丹房中出来了,缓缓吐出一口浊气,去洗了个澡换了套衣裳正揽着两个侍女动手动脚的打听着自己的狐朋狗友叶铃铃去哪了呢。

    刚走到湖边,忽然听到有嗓音喊他,萧婉抬头一看,岸边亭榭里站着一位身披华贵白裘衣裳的修长女子。熟悉的苗条身影附近站着几位陌生人,她使劲招手,萧婉一脸惊喜,丢开两个侍女转身返回,跳进亭榭,结果被女子环腰抱住,香艳嘴唇啃咬了萧婉一脸,满脸都是胭脂唇印的萧婉亲昵地喊了一声“姐”。这世上会这么调戏这位江南王世子殿下的,明摆着也就只有江南王萧椋笙唯一的女儿,萧婉的姐姐,洛樱了。这关系可能有点拗口,简单来说就是,洛尘有两个女儿,一个叫洛请儿嫁给了叶擎,一个叫洛秋儿嫁给了萧椋笙。至于萧婉的这个姐姐为什么姓洛,那是因为这位姐姐从小在玄尘宗长大,以后是要继承玄尘宗的,自然是要姓洛。

    姐弟两个从小就关系极好,萧婉到了十二三岁有时候还会还被她拉着同床共枕,如果说天下间江南王萧椋笙是最护短萧婉的,叶铃铃是和萧婉最臭味相投的,那洛樱绝对是最宠溺欢喜萧婉的。一得到父王书信说弟弟来京都皇城了,洛樱立即就马不停蹄带着一群豪奴恶仆来到皇宫。完全没看萧椋笙后面写的别让这小崽子在帝都闯祸赶快把他带回去的下文。

    眼眶含泪的洛樱捏了捏弟弟的脸颊,摸摸头,揉揉肩膀,萧婉最后苦着脸道:“姐,这里好得很,就不需要检查了,还有外人看着呢。这两位,谁啊?”

    亭榭里除了慑于洛樱离奇怪诞作风常年战战兢兢的女婢嬷嬷,还有两位外来人士,都是风流俊彦,一个青衫仗剑,玉树临风。另一个魁梧雄壮,满脸的正气凛然。洛樱嫣然一笑,指了指,娇笑道:“这位是河东许氏的许公子,剑术超群,路上姐姐遇见不开眼的流寇,是许公子带领家兵驱散。这位是张公子,行侠仗义,在关中一带极富侠名。都是姐姐的恩人。”两人一起躬身拱手道:“见过世子殿下。”萧婉微笑道:“既然是姐姐的恩人,那边是本世子的恩人,可有想练的斗技功法,这儿藏书颇丰,回头让人给你们拿几本出来。”相貌清逸的许公子眼神炙热,但掩饰很好,推脱过去。游侠张公子却打心眼里觉得兴致缺缺。以萧婉四品炼药师的灵魂感知力,自然是察觉出二人实力都是稳稳的斗皇七八星级别。

    萧婉将二人的行为尽收眼底,心中分别骂了“矫情”和“缺心眼”,脸色却仍然热络,说了一通有的没的客套话。

    洛樱倒也不觉得乏味,反正在她眼中,弟弟便是最完美的,不管是是当年那个去偷洛尘的丹药结果因为身高不够,够不到而摔了个狗啃泥的窘态,还是现在这个整日里花天酒地的纨绔,在她眼中都是是极潇洒的。

    萧婉一招手,将侍女使唤过来,让她们领着两位公子去皇宫转悠,然后挥退所有下人。

    倒是只剩下好些年没见面的姐弟。萧婉不客气道:“姐,这许公子皮囊是不错,但瞅着怎么都心术不正,跟我是一路货,你可别被骗钱骗色了。至于那个傻大个,要么就是真笨,要么就是城府深沉,也不是好鸟。你跟他们玩玩可以,别动真感情。”

    萧婉是极其担心自己的这个姐姐的,毕竟平日里爷爷和父亲都不怎么舍得管教她,记得小时候在玄尘宗凡是挨打的,那都是萧婉和叶铃铃。

    有次萧婉闯祸了,惹的平时他们三个小屁孩再怎么闹腾都不会发火的洛尘终于忍耐不住发火了,记得当时

    洛尘:“小兔崽子闯祸闯出圈了你,七阶魔兽的魔核你都敢给我给弄丢了!樱儿你让开,我今天一定要打死这个小兔崽子!。”

    “我要是小兔崽子那我爹就是兔崽子,你就是老兔崽子!”萧婉嘴贱。“再说了叶铃铃也有份,你怎么不打他!”

    “我知道那个崽子也有份,先打你,然后再找他!”洛尘道。

    当然,最后终于还是被洛樱给劝下来了。洛尘也不是真的在乎这七阶魔兽的魔核,虽然丢了很肉疼,非常非常肉疼,但是和自己孙子比起来,也就当是炼药给自己孙子吃了。可是实在是因为这两个二货小朋友最近太太太太过分了些,不吓一吓实在是管不了了,这才发的火。

    由此可见,萧婉现在的种种行为,还都是小时候养成的。

    洛樱伸出一根手指点了一下萧婉的眉心,媚笑道:“姐姐还需要你小子来教诲?男人这东西,姐只要一瞥,人是好是坏。”

    萧婉握住姐姐的手,拿起一颗贡品黄柑,剥开,姐弟一人一半,萧婉丢进嘴一瓣,嘿嘿道:“姐好像身子骨丰腴了些,要是吃苦瘦了,我可就要去玄尘宗找爷爷的麻烦喽。”

    显然,叶铃铃,萧婉,洛樱他们这些孙子辈是一点都不怕洛尘的,甚至到了无法无天的地步。当然,要是洛尘真的生气发起火来,那别说他们三个了,就连叶擎和萧椋笙那可都是怕的要死的。

    可是闻言,洛樱突然没个征兆让人准备就泣不成声起来,萧婉还以为姐姐在玄尘宗那边爷爷闭关后受了谁的欺负,咬牙切齿道:“姐,你说,谁惹你不高兴,我和叶子带人抄家伙杀过去,实在不行,把咱爹叫上!”

    洛樱抹了抹泪水,好久才止住哭声,拉起萧婉的手,看着手心和指尖的老茧,又哽咽起来,“姐知道你下玄尘宗的这三年不容易,以前的你哪可能乐意将一整瓣柑橘囫囵吞下,便是姐姐肯撕掉橘丝,你也未必肯吃。在在玄尘宗里有爷爷在,姐姐衣食无忧,能吃什么苦?可你一下玄尘宗,居然没过几年就这样了,姐姐想都不敢想,狠心的爹呐!我要找他算账去!他若不疼你,你随姐姐回玄尘宗,那儿比江南条件好,姑娘也俏。”

    萧婉做了个猪头鬼脸,惹得姐姐一笑,这才哈哈道:“姐,我可不是孩子了。”

    萧婉没有告诉姐姐他回到江南以后跟随父亲修炼,又照着库藏中最顶尖的炼药典籍自学炼药术,现在不仅仅是一名十五岁的斗王级别的强者,而且还是一名四品炼药师。虽然在月星帝国他们几乎是能毫无顾忌的,但是有些事情,终究还是要低调一些好。既然世人都认为他江南王世子纨绔,那就让他们这样认为就好了。虽然叶擎和萧椋笙还都是在鼎盛之年,洛尘也还未老去,但是在叶铃铃和萧婉的心中,两个人都不愿意在前人的树荫下乘凉,都想在这片广袤的大陆上,去收获那一份只专属于自己精彩。

    萧婉尴尬的斜眼瞥了一下姐姐的胸脯,恨不得找个地洞钻下去,谄媚道:“姐,姐弟两个就不要自相残杀了吧?来来来,我给你揉揉肩膀。”

    享受着世子殿下手法老道的揉捏,一脸陶醉舒坦的洛樱眯着眼睛望向湖景,叹息道:“我赶过来,你在这,叶铃铃那个家伙却不见了,不知道是不是我走了,那个家伙就又回来,姐弟三人总是没个团圆。”

    萧婉问道:“姐,等下大雪了,我带着叶铃铃去玄尘宗那赏景琉璃世界?”

    洛樱洒然笑道:“我还没脸没皮求他不成。你若不说,我都忘了有这么个人。”

    萧婉哦了一声,不再哪壶不开提哪壶。洛樱狠狠亲了一口萧婉的脸,嫣然道:“姐姐心眼小,眼界小,所以只要有弟弟你,天下男子俱是不堪入目的俗物。”

    萧婉故作悲春伤秋道:“可惜是姐弟。”

    洛樱拧紧了耳朵,笑骂一声“死样”。

    等到女人出嫁,那时候便是泼出去的水了。小雨时节有小雨。不管如何留恋,半旬重聚时光一闪而逝。姐姐洛樱,终于还是要回玄尘宗的。

    她说下雨了,如果再不走就真舍不得离开了。

    那一日,萧婉策马送行三十里,孤骑返城。

    回到皇宫,心情不佳的萧婉头脑一热,把游湖返回的皇子殿下叶铃铃和叶铃铃名义上的侍妾温月都喊到湖畔凉亭赏雨。湖面的冰已经化掉了,但是牛毛般的小雨仍然不肯罢休,滴滴答答的落在湖水中,屋檐上

    落在人的心里。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