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雨霏霏,雾弥漫,千万条银丝,荡漾在半空中,似串成的珠帘,如烟如云地覆盖着一切,一片灰蒙蒙的雨幕笼罩住了天地,雨水顺着湖边的树枝滴答落下。

    叶铃铃甩了甩头,站起身,喝了口温酒暖胃,嘀咕了一声只有萧婉和少数人才明白都含义的““赖皮虫”,可别在底下冻死了”。

    叶铃铃转而望向湖对面的韵澜亭,月星帝国的皇帝,他那敬爱的爹叶擎已经许久没有露面了,在里头对着浩瀚的书山卷海,现在可还好?随后遥望向玄尘宗的方向,叶铃铃并不懂那些穷其一生孜孜不倦追求斗帝大境界的修行者,至于还有一些追求虚无缥缈的铭纹成就无上天道的疯子,就更不懂了,他只知道,只有当他真正站在整个斗气大陆顶端的那一天,自己所在意的人才会幸福。纨绔?那是给世人看的,又有谁见过一个纨绔子弟成就十五岁的斗王与四品炼药师,又有谁见过哪个纨绔子弟在十五岁就将斗气大陆入门容易但修炼却难如登天的铭纹一道在十五岁时就修炼至六品境界。

    可是,就算是斗王,在如今的斗气大陆上,却也不过只是区区一隅的强者罢了。就连斗尊,也终究是止步于一流势力的顶端而已。唯有斗圣,斗帝,方才是可真正可笑傲于这苍茫世间的强者。

    而这,才是身在帝王家的叶铃铃的目标。

    叶铃铃给温月倒了一杯热酒,递过去,她却报以冷笑。她是亡国的出云将军之女不假,甚至在国破之前还被师父说成身负天下气运的天之骄子人物,但在这月星帝国的皇宫里,她终究只是一名侍妾,虽说吃穿住行都不必太循规蹈矩,但终究是地位不高。衣衫单薄微微有些瑟瑟发抖的她视线数度瞄在了酒雾中。

    叶铃铃嘲笑道:“你想喝酒,我给你的你却不要,你又不能自己拿,你我都累得慌。我就是个不成材的浪荡子,你有本事去刺杀皇帝陛下,或者萧婉他爹也行,实在不行去杀萧婉这个菜bi斗王,跟我过不去算什么英雄好汉?”

    听闻此言,萧婉刚刚喝下的酒差点吐出来。“咳咳咳咳”

    温月冷声道:“我一个弱女子,就两把剑,只能杀你,不杀你杀谁?”

    叶铃铃最终还是无言以对,收回手自己喝了口酒,望着湖面不再说话。

    萧婉听了却是哈哈一笑,道:“原来也是个无赖货,跟你挺般配。”

    温月干脆闭目养神,怀抱着瘦呆呆那只又肥了一大圈的胖兔子的她微微有些惊奇,这萧婉竟然真的是个货真价实的斗王强者。平日里的纨绔竟然是装出来的,如此年轻这心机,只怕日后,又会是个和萧椋笙一样祸乱天下的人屠。

    三人端坐湖边,两人饮酒对弈,感叹人生。

    突然,一道白虹惊掠出阁,落于离韵澜亭不远的湖中。

    头戴紫金九龙腾冕,衣用冰蓝色丝线绣着九条雪色巨龙,与叶铃铃十分像但却成熟硬朗许多的坚毅脸庞面无表情。

    月星帝国皇帝,人称杀神的冰尊者,叶擎!

    叶铃铃还是第一次看见父亲同时抽出碎霜冰邪双剑。

    碎霜剑长五尺二寸,炼剑人不求锐利,反其道行之,钝锋。

    冰邪剑长三尺四寸,通体青蓝,微微挥动,不肖使用斗气便可轻松割裂空间。

    一柄碎霜剑卷起千层雨。仿佛天下大水都如影而行,倾斜向湖上疾行的一袭白袍。磅礴壮阔。

    一把冰邪剑剑冷冽,在湖面劈散出近百道触目惊人的巨大凹槽,湖水久久不能倾斜将之填平。

    刹那间风云突变,狂风暴雪乱人眼。皇宫湖上,自成一片天地!

    萧婉震惊,他能看出,叶擎现在半分斗气都没有调动,而是仅仅凭借着剑意就在湖中作此奇景。

    刚拿起一根黄瓜啃的叶铃铃动作僵住,像看神仙一样直勾勾望着湖中一人两剑漫天冰雪。啃生黄瓜倒是叶铃铃从小就有的习惯,为了迎合皇子殿下的“刁钻”口味,下人都准备了许多洗干净却不削皮的生黄瓜,还有一些甜苞米,这个时节要折腾这些玩意可是不小开销。

    温月呢喃了一句:“好美的女子。”湖中的人是叶擎她自然是知道的,但是就算是灭国的仇人,在此时温月也不得不感叹一句。

    相比除了铭纹别的啥都不会的叶铃铃,粗略习剑并且在出云帝国国师哪里呆过一些年月的温月要更有眼力,湖中仗剑而行的俊雅人物,绝对是这天地间最拔尖的剑客。眼前这等风景,就连温月在年幼时见的真正温氏剑舞都要自惭形秽。

    影卷雪前行。两道剑气纵横交错,直冲云霄。叶铃铃啃了一口黄瓜,乐呵道:“这才是斗尊风范嘛。”

    湖中风雪骤停,一卷手臂大小的白色抛出,划出一道玄妙弧线,最后飘浮在叶铃铃身前。

    上书:

    奉天承运,皇帝诏曰:朕近日悟得寒雪剑意,感触颇深,遂再入关,以寻求成圣之道,择令江南王萧椋笙监国,钦此。

    叶擎再次闭关,前脚才踏入韵澜亭,后脚这边湖面就彻底碎裂,不仅如此,整座湖水都开始晃荡起来,无数锦鲤跃出水面,看得萧婉神情恍惚。眼前诡谲奇景,竟然是人力可及,连见惯了万鲤朝天的叶铃铃都紧皱眉头,想不透其中缘由。

    叶铃铃琢磨了一下,终还是不明缘由,片刻之后,湖面却已经平静下去。

    月星帝国历,小雨时节,叶擎突破五星斗尊,领悟寒雪剑意,遂再闭关,凭五星斗尊之躯初窥圣人之道。

    叶擎闭关数日后,江南,江南王府。

    临窗的大紫檀雕螭案上除了足足四尺高的藏青古铜鼎,还悬有一看就是年代久远的山水水墨画。另外还有花梨木大理石几案,设着文房四宝和杯筋酒具,名人法帖堆积如山,光是砚石就有十数方,都是价值连城,笔海内竖着的笔如树林一般密密麻麻。几案一角放有一只巨大哥窑花囊,插着满满一囊的水晶球白菊,更有随手把玩的错金独角瑞兽貔貅一对。王府内铺设有数条耗费木炭无数的地龙,所以初春时分,冬寒虽尚未褪去,但房内依然温暖如晚春,便是赤脚踩在毯子上也无妨,所谓豪门巨室,不过如此。此时,江南王萧椋笙半依在大床上,盖着一条蓝色金钱蟒大条褥,吃着葡萄,看着书。

    萧椋笙身段修长,一袭蟒袍,黛眉如画,桃花明眸,请冷而妩媚,肤白如玉,标准的美人瓜子脸,俊美非凡,不似人间俗物。

    床上还坐着洛秋儿,床边站相国白骁和小王爷萧婉,几个皇宫里的老太监站立一旁,许多闲杂人等站在门口,再无他人。床头一尊洒金色斑古铜宣德炉燃有醒神的奇物龙涎香。

    “萧婉,你叶伯父如何了?”萧椋笙不知是第几次不厌其烦地问起这个相同问题。

    “闭关修炼。”萧婉从萧椋笙床头顺了一颗葡萄,丢进嘴里边吃边说道。

    “叶擎啊叶擎,你是真能给我找事做。”萧椋笙叹气无奈。

    十六年前。

    出云帝国云集于帝都边的最后的军队在出云帝王的一声令下,与月星帝国进行最后的决战。

    月星帝国虽然军势凶悍,可是出云却也是早有准备,于是在接触之下,一时间两方竟然是旗鼓相当。

    出云举国之力,汇聚于出云帝都。此地乃是出云帝国最后的屏障。可是显然,叶擎也是打算集中所有的力量,在此与出云帝国展开最后的决战。

    战争旷日持久,慢慢的,因为战线拉长,深入敌军腹地,后勤补给又被出云帝国切断,军中小伤至残大伤丧命,月星帝国竟然落入下风.

    出云帝都外,有一条大江横隔,据传,万年前曾有一条天外巨龙被一名斗帝强者斩杀于此。而如今,这辽阔的大江,早已是战火弥漫,厮杀声,响彻天地。

    出云帝都城下,江对面。

    叶擎身披甲胄,面色沉重的望着辽阔大江的对面,只见得那里大军云集,黑压压的看不见尽头,宛如乌云盖天。在那如乌云般的军队中,可见无数飘荡着云字的大旗。

    “出云的军队已经汇聚得差不多了,恐怕很快就会展开进攻了。”在叶擎身后,身披甲胄的萧椋笙面容肃然的道。

    周围还有着不少月星帝国的将领,但此时每个人都是被那铺天盖地的压力压迫得无法面露轻松之色,毕竟这半个月来,他们已经见识到了出云帝国临死反扑之强。

    出云帝国自炎帝时代之前就存在,传承这数万年,底蕴足以与月星帝国相比,甚至还远远过之。

    叶擎点点头,一张俊容虽是木着,但他那神采奕奕的眸子环视开来,望着诸多将领,声音低沉的道:“仗打到这般时候,诸位还能坚持为我月星帝国而战,实属我月星之幸。”

    周围有着将领咧嘴笑道:“皇上,我等可非贪生之徒,不然当年何必还追随皇上?”

    “当年皇帝陛下为了百姓安宁打算统一斗气大陆西北是,我就已经将生命交给皇上了。”

    “出云帝国屡屡扰我边境,边境人民苦不堪言,我身为月星帝国”

    “皇上放心,我等必与那出云狗贼血战到死!”

    “”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