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单兵先生,先听我说。”

    韩冰道:“从月蚀研究院那边传来的消息可以得知,目前试图向第四阶段发起冲击的人有很多对不起单兵先生,我对第四阶段并不了解,现在只能将纸面信息告诉你如果有不理解的地方,你随时可以打断我,白教授就在我身边不远处,可以帮你解答疑问”

    “”

    “哦哦”

    陆辛怔了一下,才答应了下来。

    同时心想:“那为什么不让白教授亲自与我通话?”

    转念一想,这样也挺好的。

    毕竟自己和韩冰合作过那么多次,连基础培训都是她带着自己做的,交流更方便。

    “第四阶段,其核心关键,便是精神领主。”

    “资料上显示,这个名字,是通过与深渊里的某种区域性强大精神怪物得名。”

    “那种领主级的精神怪物,其特点便是以自己为中心,构建一个稳定的精神场域。这片场域之中,所有的精神怪物,都会受到精神领主的驱使,便如蚁后与工蚁之间的关系”

    “据月蚀研究院研究人员推测,这应该与个体的精神量级承受限度有关。”

    “达到了第三阶段,许多个体都可以实现精神量级的无限制增加。但是这种无限制的精神量级,会导致自身意识被淹没,以致于失控……所以精神领主,往往会通过分散自己的精神力量,以达到保证自己的意识存在,并且控制场域内各种精神怪物,壮大自身的目的。”

    “这是精神怪物先天存在的一种现象,但人类还没有复制成功。”

    “据月蚀研究院与白教授猜测,这位科技教会灾厄大主教,应该就是想实现这个目的。”

    “从他目前的计划来分析,他们有了一个猜想:”

    “这位灾厄大主教,便是想借助于零阶寄生物品灾厄博物馆,再加上他自身的能力,以及开心小镇女王的能力与位格,三者之间,相互克制与支撑,达到一个稳定的三角关系。”

    “到了那时候,他就是真正的精神领主!”

    “”

    一口气听韩冰说了这么多,陆辛甚至都有些难以消化。

    而且,韩冰不仅说着,镜片之上,画面也闪烁,七八份文件传输了过来。

    其中,有灾厄博物馆的资料,也有开心小镇女王的能力猜测等等。

    “可是我在清理任务啊”

    陆辛转头看了光茧里面的灾厄大主教一眼,觉得他真麻烦。

    看起来女王已经无法再支撑很长时间了,自己哪有时间看这么多资料?

    于是他直接问道:“那该怎么解决他?”

    “理论上讲方法很简单”

    韩冰似乎一点也不意外陆辛会问出这个问题,立刻道:“灾厄博物馆、开心小镇的女王寄生计划,灾厄大主教自身想要成为精神领主,这三者便缺一不可,所以”

    “只要毁掉任何一个,他就必然失败!”

    “”

    “三选一?”

    “理论上来说确实挺简单的。”

    陆辛听了韩冰的解释,心里有种原来这么简单的感觉。

    他立刻就站了起来,转过身去,看着眼前这个巨大的“玻璃瓶子”,微微歪了脑袋,开始打量,在他身后,娃娃也有样学样,同样好奇的歪着脑袋,打量玻璃瓶子里的灾厄大主教。

    光茧里面,灾厄大主教这时候似乎加快了“寄生仪式”。

    他本来应该是在全心全意的加速对女王的寄生,但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外面太过安静的缘故,他居然被分了心,眼皮底下,眼珠子动了一会,似乎在犹豫,但最后还是睁开了眼睛。

    然后他看到的就是光茧外面,陆辛和娃娃歪着头打量自己的模样。

    这种状态让他感觉有些诡异。

    跟想象中不一样,他们不应该是急急火火,徒劳无功的捶光茧吗?

    他们不应该是被愤怒淹没,大声喊着让自己快停手吗?

    比自己还冷静是怎么回事?

    一种怪异的感觉在他的心底升腾了起来。

    这时候,他本来应该集中精力,完成最后的寄生仪式,毕竟目前一切条件对自己都是有利的,但因为外面那两个家伙老实巴交像是在参观一样的态度,反而让他有些静不下心来。

    寄生的速度,在这时候居然变得慢了一点。

    “咚咚!”

    陆辛不知道灾厄大主教是怎么想的,他只是在用心工作。

    观察了一会之后,上去敲了敲光茧。

    再度确认,这个光茧,或者说瓶子,很坚韧,想要打破它是非常困难的。

    而且打破它,就要做好连女王带灾厄大主教一起消灭的准备。

    这个选择不是不可以,但暂时往后放放。

    延后的原因是陆辛不知道这样究竟是可以将他们一起消灭,还是促成了灾厄的寄生。

    这样的话,就暂时无法将下手的目标,放在灾厄与女王身上。

    那么

    陆辛转头,看向了茫茫荒野,远处近处,还伏着一些痛苦的,散落在了大地上的人。

    这些都是之前灾厄博物馆的藏品。

    三选一的话,有两个选项现在无法选择,那么,可以选择的,就只剩了一个。

    灾厄博物馆。

    将这个零阶寄生物品破坏,同样也可以毁掉灾厄大主教的计划。

    但这个选项也面临几个问题。

    比如灾厄博物馆,究竟在哪里,又该如何毁掉等等。

    “这个博物馆,应该是什么样子的?”

    陆辛微微思索了一下,问出了这个问题。

    在他的镜片上,已经显示出了灾厄博物馆的资料。

    灾厄博物馆

    编号:023

    特质:收集世界上的不幸与悲哀

    介绍:灾厄博物馆最初是流传于南方群岛之间的一个传说。据说遭遇了痛苦与不幸的人,可以在某个时间,进入博物馆。通过将自己的痛苦与不幸交给博物馆,换取永远的幸福。

    最初这只是作为一个传说出现,研究院曾有调查人员前往南方群岛调查,也曾以布任务的形式搜集此博物馆资料,但多次搜寻失败。直到红月之后十四年,南方青藤山城出现了大量市民目击灾厄博物馆事件,事后调查人员经过询问与验证,确定了灾厄博物馆的存在。

    由此定下编号,为目前发现的第23件零阶寄生物品。

    附:研究员从未真正接触到灾厄博物馆,因此并无实质研究资料。

    这份资料明显是来自研究院的,应该是在自己发现了灾厄博物馆的存在之后,情报传递给青港,青港又请求中心城的帮助,然后才调取了过来,作为辅助性资料发送给自己的。

    但这份资料,确实帮助不大。

    “博物馆真正的样子,谁也没有见过,包括单兵先生。”

    韩冰回答的很快,且很清晰,这才是一个专业的信息分析专员所应该具备的专业素养啊。

    陆辛想着,并听她继续说道:“之前单兵先生进入了博物馆,应该等同于,受到了博物馆的影响,进入了它的辐射范围,这也可以说明,博物馆现在就在开心小镇。”

    “如果想要毁掉它,那么有两个选择:”

    “一是破坏它寄生的本体;二是寻找它的逻辑链,阻止它的污染。”

    陆辛看了一下周围,便轻轻摇了摇头。

    灾厄博物馆的本体,或者说寄生物品,谁也不知道多大。

    如果很小,那么它有可能藏在任何一个地方,开心小镇很大的,短时间内找不到。

    “我之前曾经进入过博物馆,被它困在了里面,直到我改变了自己的认识,确定这个博物馆是虚假的,才走了出来,但那时候,我还可以看到它的精神辐射,并且借助于娃娃的力量,打破了这些辐射,期间听到了很多瓶子破碎的声音,这算不算是破坏了博物馆?”

    “”

    听着陆辛的询问,韩冰停顿了一会,像是在听别人给她的解释,然后她快速道:“单兵先生那只是破坏了它的藏品,而不是破坏了博物馆本身。”“你进入博物馆以及离开博物馆,也不是真正接触到了这件零阶寄生物品,而是受到了它的影响,然后又脱离了它的影响。”

    “灾厄博物馆的呈现方式,应该有两种:”

    “第一种,是作为参观者的形式,进入博物馆的辐射范围,欣赏那种种不同的灾难,以及瓶子里的藏品。第二种,是作为收藏品的形式,被博物馆收藏,永远的留在里面。”

    “第一种是单兵先生经历过的,并不算真正进入了博物馆。”

    “但是单兵先生不用担心,灾厄博物馆的本体,应该不在女王的光茧内部。”

    “”

    陆辛微怔:“为什么?”

    韩冰道:“因为瓶子是放在博物馆里的,博物馆不可能放在瓶子里。”

    听着这有些绕口的回答,陆辛似乎明白了,又好像没明白。

    但他仔细的想着,却渐渐有了另外一个想法,慢慢的道:

    “我找不到这个博物馆的本体,现在也感受不到它的辐射,但我想到了另外一个可能。”

    “想要破坏它的话,也许可以通过另外一个办法吧”

    “如果我主动进入了它的瓶子里,是不是也就真正的接近了它的本体?”

    “”

    “这”

    韩冰听了这个回答,反应都有些懵了。

    “你要主动进入瓶子里?”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