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轰!轰!轰!

    虚假的小镇里面,陆辛身边,忽然变得地动山摇。

    大片的房屋倒塌,道路掀起了水纹一样的涟漪,那一群或跪或坐,失声痛哭的人,被震得七零八落,有许多直接就整个崩溃,消失在了这片世界里,更多的,则是忽然晕厥。

    陆辛抬头看去,就看到一根根巨大的十字架,从天上掉落。

    那些十字架,每一个都是如此的沉重,足有三四十米高,整体是一个双腿立起,两臂伸展的男人模样,双足尖锐,重重的栽进地面,将大地震出了一个又一个蛛网状的深坑。

    一共有四个十字架,落在了小镇的四方。

    十字架的顶端,都是一个白种男人的脸,有着深邃的眼睛。

    这四个十字架的出现,撑在了小镇的周围,延缓了小镇的崩溃,形成了独特的场域……

    “我没想到你会通过这样奇怪的能力进来。”

    “更没想到,你居然敢污染我的世界”

    四个十字架上,每一个他,都同时开口,声音交叠在了一起,显得有很多回音。

    这种声音厚重而极具力量感,震得人头脑发懵。

    陆辛微微讶然,抬头看向了小镇边缘的十字架,迎着灾厄大主教的冷漠目光。

    他感叹:“你中文说的真好。”

    “?”

    灾厄大主教的四张脸上,似乎同时露出了古怪而异样的表情。

    思绪都被打乱了,缓和了一下,才重新冷漠的开口:“借助某种欺诈的方法,与灾厄博物馆的精神世界产生联系,然后,再通过这种联系,打破博物馆的内在逻辑,并对它造成破坏吗?你好像是一个很自信的人,但是,考虑某种事情的时候,你的表现真的很不专业。”

    “灾厄,不是你用这么简单的方法就可以污染的”

    “自作聪明,是能力者最大的弱点”

    “”

    “咝咝咝”

    他身上有无数的血管与神经组织延伸了出来,如同锁链,或者说有自己生命的毒蛇。

    纷纷乱乱,从四面八方涌向了陆辛,尖端锋利异常。

    一种毒蛇鲜艳鳞片互相磨擦的声音充斥于耳中,让人感觉头皮发麻。

    “打死”

    身后的娃娃立刻就要上前,但是陆辛拉住了她。

    “让我来吧!”

    从进入开心小镇开始,就一直以这个女孩为主力。

    她表现的确实挺好,但是现在,她没有太多的精神力量可用。

    如果要借的话,便只能借周围那些痛苦的人。

    他们的痛苦,会影响到娃娃。

    而且他们这时候的精神体都非常的脆弱,陆辛也不想看到他们崩溃的样子。

    所以他决定自己来。

    当然了,除了这些,还有一个并不怎么重要的原因。

    那就是陆辛感觉自己,挺生气的

    “咕咚”

    胸腔里,有什么东西重重的跳动了一下。

    陆辛的眼睛,变得血红一片。

    身边的扭曲力场,瞬间撑开,足有三四米大小,像是一个光茧,又像另一个瓶子。

    “啪啪啪!”

    那些从十字架上飞出来的神经与血管,带着尖利的声响,一根接一根的插在了陆辛身边的力场上,它们被陆辛的意志拒绝,无法靠近陆辛或是娃娃的身体,定在了半空之中。

    表面上看,就像是真的插进了玻璃瓶里,正在挣扎。

    “其实你有一点误会了”

    陆辛面临着越来越多拼命钻着,试图靠近自己的神经与组织,身体渐渐绷紧。

    但他的脸色还是保持着平静,认真看向了大主教,像是在友好的解释:

    “我进入这个世界,不是为了用这种方法污染他们。”

    “也不是想用这种方法对付你。”

    “”

    “嘭嘭嘭嘭”

    在他的声音说完之时,忽然间,无数道神经与血管,同时被挣断。

    如琴弦断裂的声音,不绝于耳。

    然后陆辛带着身边的扭曲力场,重重的向前走出了一步。

    整个小镇,似乎都被他的动作,挤压的微微变形,像是被扭曲的钢铁。

    “你试图在我的世界里对抗我?”

    小镇的周围,响起了那位灾厄大主教愤怒的声音。

    与此同时,更多的血管与神经,游蛇一样密密麻麻的涌了过来。

    太多类似的精神触须,从四个方向撒网一样的撒了出来。

    整片小镇上空,都布满了那种带着血腥的东西,它们直直的迸射,形成了一排一排细密的血红色丝线,丝线的一端,则是尖锐狰狞的蛇口,狠狠的咬在了小镇最中心,陆辛的身上。

    画面有种别样的残酷与绚丽。

    看起来,处于最中心的陆辛似乎只能被动的承受。

    便如同他的零能力者身份一样,只有承受污染的能力。

    但是在周围的压力越来越大,他这一个超常发挥的扭曲力场,也已经彻底的被碾压。

    到了即将崩溃的边缘时,陆辛的心跳声也在变得越来越大,咕咚,咕咚,胸膛里仿佛有擂鼓的声音,陆辛的身体表面,青筋一根一根的炸起,血液超出了身体极限一般飞快的流动。

    “唰!”

    他血红色的双眼,忽然变得漆黑一片。

    他的脸上还在带着那种平静的微笑,只是嘴角抽紧,使得这种微笑有了种别样的意味。

    “我给他们的同情,真的就只是同情而已”

    “至于对你,我只想用另外一种方法”

    “”

    与此同时,他周围的扭曲力场,也出现了一点异样的变化。

    那是一种黑色的粒子,从陆辛的身体表面浮现了出来,看起来像是黑色的影子,其实一颗一颗异常的分明,这些黑色粒子不停的跳动着,互相挤压着,有一种暴虐的气息散发。

    与围满了整个小镇,密密麻麻的十字架相比,甚至与陆辛的扭曲力场相比。

    这黑色粒子,都是极不起眼的一小部分。

    可是在这种黑色粒子出现的瞬间,整个世界都剧烈的晃动。

    “啪!”

    陆辛猛得伸手,忽然抓住了一条触须。

    这是灾厄大主教身上释放出来的神经血管中的一条,一直在像一条蛇一样,努力的钻进陆辛的扭曲力场中来,但在这时候,陆辛却直接抓住了这条触须,仿佛对他很好奇一样。

    只是在他抓住了这条触须的瞬间,这条触须就消失了。

    他张开手掌,掌心里只是一团灰碴。

    触须被他握住的地方,似乎在一瞬间就失去了所有的活性,成了灰。

    陆辛脸上忽然露出了开心的笑容。

    身上的黑色粒子,迅速变得灵活了起来,飞快的在他身边的整个扭曲力场里面游走。

    于是所有钻进了这片扭曲力场里面的触须,全部被黑色粒子接触到。

    然后它们也无一例外,同时剧烈的颤抖了起来,然后迅速的变成了节节飞灰。

    “怎么会这样?”

    四周的十字架上,灾厄大主教脸色瞬间变得扭曲,惊疑的如同见了鬼。

    那些延伸向了陆辛的触须,都是瞬间中断,像是断了头的蛇一样,在空中无力飘荡。

    灾厄大主教又惊又怒,大喝声中,触须急急收回。

    “呵呵”

    但同样也在这时,陆辛发出低笑声,抬头看向了周围的大主教。

    瞳孔漆黑一片,嘴角咧到了两边,用一种兴奋而狂热的调整调,继续说出了刚才的话:

    “那就是,彻底的把你毁灭!”

    “哈哈哈哈”

    “”

    话声中,他身形猛得向前扑出,一手拉住了其中一条收回的触须,抓住这条触须的手里,并没有黑暗粒子,于是他成功扯住了他,并且在这条触须下意识缩回的时候,被扯了起来。

    眼中露出了兴奋的笑容,借着这种力量,急急的向着十字架冲了过去。

    对这些不幸之人的同情,就只是同情。

    但对这个破地方,对于你,该砸碎的,还是要砸碎!

    “大教主的精神波动出现了异常,他”

    “正在飞快的被削弱!”

    “”

    房车里面,看着那一排一排的数据,科技神官吓的直接跳了起来,咖啡浇了一身。

    但是他完全顾不上,只是急急的伸出了手。

    可这只敲惯了键盘的手掌,面对着那些精密的仪器,居然落不下去。

    因为变故太大,他不知道怎么才能帮到大主教。

    所以他只能怔怔的,将眼神看向了车厢里的老人,秦燃也同样在看着他。

    “所以,我们面对的,那究竟是什么?”

    “”

    帽檐压的很低的老人,过了好一会,才有了动静,轻轻叹了口气,微微抬起头来,看起来他好像刚刚打了个盹,现在才慢慢的醒了过来,眼睛里有些茫然,但又很快的变化。

    这种茫然,隐约变成了赞叹的样子。

    他摘下了帽子,露出了苍白的头发,轻轻呼了口气,道:“我刚才对你们说过了。”

    “他是一个受到过严重污染,然后在不可能的情况下被我们治好的人。”

    他迎向了这两个人的目光,笑道:“但我跟你们说过没有。”

    “当时污染了他的,就是那种现在被我们理解为‘神’的精神体?”

    “所以,他就是被神污染过的人。”

    “而最奇妙的是,他却有了同情的能力”

    “这是人的力量。”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