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瞳孔微微缩起,灾厄大主教原本认为自己做的没有问题。

    事实上,他从一开始就已经反复研究过自己的计划,每一个环节都仔细推敲,并准备备用方案,所以,他才会来到开心小镇执行这一次的晋升计划。

    哪怕到了现在,好像每个环节,也都没有超出自己的掌控。

    可是看到了那个人,他却总是有种把握不住的恐慌感。

    外界的自己,寄生计划已经达到了一个要紧的关头,如今自己在灾厄博物馆,这本是自己的世界,但他不明白,为什么自己却偏偏有种受制于人的感觉,甚至,有种恐慌。

    他都没有发现自己的声音显得有些艰涩:“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记忆。”

    “每个人的记忆之中,都有不愿回想起的过去”

    “我自灾厄之中走来,无人比我更了解灾厄的强大与痛苦”

    “我是灾厄的主人,所有的灾厄,都会听命于我”

    “”

    这是在精神世界,再加上他没有刻意掩饰,所以他的思维,化作声音,交织在周围。

    随着他的意志降临,整片小镇,所有的荆棘都疯狂生长,向着陆辛蔓延了过去,就像是一片片由黑色荆棘织成的海水,正在一层层的将陆辛缠在里面,哪怕陆辛身边的黑色粒子,看起来可以将荆棘不停的摧毁,但是在漫无边际的黑色荆棘面前,这也只是一片徒劳。

    黑色粒子并不能够蔓延,也无法笼罩陆辛全身。

    所以黑色荆棘总可以伤到他,总可以源源不断的将他那些不好的回忆勾起。

    没有人可以完全不被这些记忆影响。

    “听命”

    可就在灾厄大主教一遍遍推算理论,感觉绝对没有问题的时候,陆辛却发出了阴冷的狂笑,这种狂笑声,听起来跟之前的他完全不一样,带着种崩溃的人才会有歇斯底里。

    以及,无拘无束。

    “沉浸在自己的精神世界里,就觉得自己成了精神领主?”

    笑声之中,陆辛的声音听起来带了种看到可笑事物的荒唐与不屑。

    然后他脸上的笑容猛得收起,认真开口:

    “没有人可以在我的面前下命令!”

    “”

    空洞而冷漠的声音瞬间荡开,传递到了小镇的每个角落。

    瞬间,整个小镇忽然变得一片死寂,所有的精神乱流,都为之停顿,即使那疯狂开来的黑色荆棘,这时候也停止了生长,同时,所有的枝刺,都在微微的颤抖,似乎在恐惧。

    陆辛转头看向了黑色的荆棘,表情显得有些戏虐:“你们很痛苦是吗?”

    荆棘丛开始一点点的发生颤抖,郁浓深沉的灾厄之中,有别样的情绪被引动。

    灾厄博物馆里的灾厄,本来就已经不再纯粹,那些因为痛苦而麻木的人,固然仍有许多,还永远的沉浸在了这种虚假的幸福之中,甘愿成为灾厄的一部分,但也有人清醒了。

    “求我呀”

    陆辛自己一身的鲜血与伤口,却看着周围的荆棘丛,露出了诡异的笑容。

    这让他看起来不像是被荆棘指住,倒像是被无数的荆棘簇拥。

    嘴角露出了怪异的微笑:“求我我就拯救你们”

    “”

    在周围的灾厄裹挟之中,它们身不由已,只能发出了呜呜的哭声……

    “呜呜呜”

    “哈哈哈”

    哭声里,陆辛的笑声响起,哭声越悲戚痛苦,他笑的越开心兴奋。

    “这是什么?”

    灾厄大主教面对着这完全超出了自己意料的变化,惊的心脏都在狠狠抽搐。

    “明明你的身体里也有灾厄存在”

    “明明就连我,都能够感觉到你记忆里的痛苦与不幸”

    “你为什么可以不受影响?”

    “”

    他不能理解,没有人能够承受这么多灾厄的力量。

    就如同那些一直停留在痛苦回忆里的人,不可能不崩溃。

    “你看电影的时候会感觉到痛苦吗?”

    下方的小镇之中,陆辛忽然抬头,向着高处看了过来,笑着询问。

    不等得到灾厄大主教的回答,他就轻轻点了点头,道:

    “我也会。”

    “”

    “”

    说完这句话时,他的脸上忽然露出了一种怪异的笑容,向着灾厄大主教眨了眨眼。

    紧接着,身上的黑色粒子,重重下沉,击在了地面上。

    “啪啪”

    一种无形的力量瞬间蔓延了开来。

    从黑色粒子接触地面开始,就出现了剧烈的震动,这种震动向外蔓延,于是,从黑色荆棘开始,一圈一圈的向外崩溃,直到陆辛的身边十米,百米,整个小镇的黑色荆棘崩碎。

    再然后是这个世界的建筑,一圈一圈向外崩塌。

    然后是河流,是整个世界。

    就像是一张逼真的图片,一层一层的渲染被揭去,露出了这个世界更深一层的秘密。

    直到整个世界被揭开,周围小镇的虚幻影像,也就消失的干干净净。

    周围空间变得一片漆黑,黑暗的最中心位置,站着陆辛。

    “这究竟是什么能力?”

    周围的十字架上,一张又一张灾厄大主教的脸上,同时露出了迷茫的表情。

    “去吧”

    但在他对面的陆辛,黑暗最深处的陆辛,身边却忽然盛开了大片大片的黑色荆棘,这些荆棘拼了命的疯长着,像是一片黑色的汪洋,陆辛却在这汪洋里,低低开口,像在说悄悄话:

    “你们想宣泄痛苦不是吗?”

    “把痛苦施加于别人身上,也能很好的缓解痛苦哦”

    “”

    在他的声音里,周围那些黑色荆棘,就像是忽然间诞生了自己的生命,怀揣着浓浓的恨意,拼命向着黑色十字架涌去,瞬间就爬满了所有的十字架,它们仿佛都带着深深的恨意,吞噬着灾厄大主教的精神触须,爬上他的身体,将根系深深的植入进他的肉体之中。

    这让周围的灾厄大主教,很快被黑色的玫瑰淹没,如同被遗忘的坟墓。

    “怎么会”

    “你们怎么敢?快离开我”

    “我命令你们离开”

    “”

    一层一层黑色荆棘的下面,响起了无数个灾厄大主教拼命大叫的声音。

    这种叫声从愤怒到迷茫,再到恐惧不安,渐渐变得压抑沉闷。

    狰狞的触手拼命的向周围张开,却终于在这种痛苦达到了极致的时候,忽然间开始一寸寸的崩溃,崩溃到了最为干净又原始的状态,灾厄大主教瞬间被极致的绝望给淹没。

    “哈哈哈哈”

    最后留在大主教感知里的,只有陆辛的笑声。

    “唰”

    光茧之中的灾厄大主教,猛得睁开了双眼,眼底全都是浓浓的惧意与恐慌。

    他想也不想,便快速将光茧之外的触须收了回来。

    可悲的是,他的反应已经够快,却还是被这种让人恐惧的崩溃感,随着收回的精神触须延伸到了身体上,于是他全身都像是触了电一般的抽搐,口中发出了以前他认为自己永远也不会发出来的,属于弱者的惊恐惨叫,下意识的后退,身体从人形十字架的状态中脱离。

    蓝色的眼眸,带着无尽的恐慌,转头看向了一个方向

    “嘭!”

    倒塌成了一片废墟的开心小镇建筑下面,瞬间响起了一声炸裂。

    那是灾厄博物馆的本体被破坏的声音。

    同一时间,随着灾厄博物馆的破坏,一种诡异的精神力量波动,从里面释放了出来。

    远处的荒野上,那些浑浑噩噩的梦游者,在这时候同时猛得睁开了眼睛。

    在他们周围,则出现了无穷的幻象。

    那是一个又一个的飞在天空中的玻璃瓶,都是之前灾厄博物馆收藏在了里面的藏品。

    荒野上的人毕竟只是极少一部分。

    大部分的藏品,都已经很难追溯到来历。

    但在这时候,这些藏品却出于某种未知的原因,全部来到了外界。

    每一个瓶子里,都有一个挣扎的,痛苦的,绝望的捶打瓶声,想要逃出来的人。

    千千万万个瓶子飞在空中,这是一种很壮观的场面。

    阳光从高处洒落,将这瓶子折射出了五颜六色,极为绚丽的光彩。

    “扑通!”

    下一刻,忽然有一声沉重响亮的心脏跳动声响起。

    所有的玻璃瓶子,于一瞬间破碎,炸出了好看的玻璃碎碴,如同在天空下了场雨。

    无形的精神力量碎片,化作精神力量淹没了这片荒野。

    让每个人都感觉大脑一片空白,甚至无法去形成有效的思维。

    只有本能的抱头匍匐,瑟瑟发抖。

    “喀喀喀”

    整片荒野上,所有承载不幸的瓶子都已经破碎,即便女王也是一样。

    光茧忽然自动出现了裂纹,一路延伸出去,然后倾刻间崩碎为纯净的精神力量。

    女王猛得睁开了眼睛,然后就被自己的光茧主动崩溃的力量反弹了出去。

    重重的撞在了身后的别墅上,将本来还在支撑着的一栋四五米高的建筑撞的轰然倒塌。

    她自己的身上,则是一下子出现了道道深可及骨的裂痕,所剩不多的鲜血喷涌而出。

    女王的眼神里,先是露出了极度惊恐的表情,茫然看向四周。

    然后才意识到,自己已经脱困。

    无数变化的中间,陆辛静静的垂首站立。

    他还是站在了荒野之上,站在了那位老人的身边,任由周围炸起一片片精神辐射,玻璃碎片一样的精神折射,如同一样梦幻一样的雨,美梦与痛苦,在他身边哗啦啦的坠落下来。

    但他自己的眼睛却是闭着的。

    脸上是一种极为享受,甚至狂热的表情,嘴角咧到了耳边,双手抱住了身体。

    他在发抖。

    笑得身体在发抖,想控制自己,都控制不了。

    推荐手握寸关尺的新书《这个医生很危险》

    同样的诡异风格,又是畅销书作者,质量肯定有保证。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