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你从哪里来?”

    “昆仑。”

    “因何而来?”

    “杀一人。”

    “何人?”

    “黑玉宗主。”

    篝火旁,青年男子的神色有些疲惫,但却没有迟疑。对面,是一个白发老者,只是此刻出气多进气少,火光下可以清晰看到其胸膛插着一柄断剑。

    老者活不久了,他们彼此心知肚明,这四周围还有不久之前打斗过的痕迹。

    “你根本不知道谁是黑玉宗主,如何去杀他?”老人疲累地说着,鲜血自断剑边沿汩汩流出。

    “你可以告诉我。”青年认真地盯着老者。

    “我为什么告诉你?”老者椅坐在树下,他不敢动,动的越多,血流得越快。

    “因为你败给我了。”青年的话不容置疑。

    老人苦笑了一下,“宗主身份隐秘。即便是我也不知,只是听说,他隐身在白马书院中。”

    青年点点头,“多谢。”火苗跳动着,火星向上飞腾,火堆中时而响起噼啪的响声,“你放心,我会把你埋葬好,不会让你暴尸荒野。”

    夜,无声,带走苍老的孤魂。

    白马书院,他以杂役的身份入院半年了,只为寻找黑玉宗主。黑玉宗主何许人也?

    江湖中有两大刺客组织,天罗和黑玉,这黑玉之主便是宗主。

    青年名唤吴辰,江南漓水郡人氏,原本是官宦之家,然幼年时遭黑玉灭门,只因其父得了一柄青铜宝剑,他侥幸存活,习武二十载,今出山复仇。

    欧阳沐是白马书院中唯一的女夫子,她人漂亮,年纪轻轻却学识渊博,惹来追求者无数,然而她尽数拒绝,只是安静的在书院中传道受业解惑。

    欧阳沐与吴辰相识是因为夜里偶然撞见了吴辰练剑,他剑法出尘,她看了一眼便为之惊叹。两人熟识了,吴辰便将身世秘密告诉了她。

    欧阳沐告诉吴辰,书院中有两位夫子行事古怪,一人名为严李,另一人名为杜文。

    回到白马书院时,已是三更,庭院中一道倩影望着圆月等着他,是欧阳沐,“你回来了。”

    “夜里凉,快回屋休息吧。”吴辰轻声道。

    “你有仇,我也有仇,我报不了仇,只能寄希望于你。”欧阳沐仰着脸,一抹泪珠滑落,如朝露滑落洁白的玉璧,她太美了,月光下更让人失神。

    “你还从未讲过你的仇。”吴辰停下了脚步,靠近了些她,但依旧保持着一段距离,不想她发现自己身上的伤口以及血腥味。

    “我的仇,也始自一柄青铜古剑,那时太小,不明白其中缘由,只记得家里人都死了。”她黯然道,她有恨,但岁月消磨掉了她复仇的决心。

    “你的仇家也是黑玉?”吴辰远远的,坐了下来。这是书院的前院,距离起居室有一段距离,此时倒也不担心会有人过来听到他们的对话。

    “不知道。”她苦笑了一下,“你若能帮我报了仇,我便将自己许了你。”

    吴辰微怔,点了点头。

    休息了数日,伤势好的七七八八,他便去见了杜文。明察暗访了许久,再无所获,与其如此莫不如直接去问,打草不止可以惊蛇,还能探路。

    此时正是上午,杜文独自一人在后山林中练琴,见吴辰到来,便停了,看着吴辰笑道,“你找我?”

    吴辰点头,开门见山,“你是黑玉宗主!”

    “你是谁?”杜文依旧笑着,轻松自在。

    “复仇之人。”

    “你怎么就确信打得过黑玉宗主?”

    “你如果是黑玉宗主?我们斗上一斗,一试便知我如何确信。”吴辰微迷着眼,仔细地盯着杜文,不敢马虎丝毫。

    “好,我便试试你的修为。”杜文说完,轻身扑向吴辰。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