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吴辰揩去嘴角的血迹,看了看不远处瘫坐在树下的杜文,问:“你当真不是黑玉宗主?”

    杜文笑了笑,即便身死,他也是一副洒脱样,“你修为不错,昆仑下来的吧?不过,以你现在的修为还不是宗主的对手。”

    “你知道谁是黑玉宗主?”吴辰眼神一亮,终于,这层迷雾快被吹开了。

    “我知道他,也知道你。江南漓水郡吴家,二十年前被灭门一百二十三口,但有三人侥幸逃脱,你便是其中之一。”杜文说着,一口鲜血从口中止不住的涌出。

    “你知道这事,看来杀你不冤。”

    “你应该去找那柄青铜古剑,找到古剑了,也就找到黑玉宗主了。”杜文并非畏惧生死,他只是同情这个眼前人,“不止你一人为了黑玉宗主来到白马书院,黑玉手中沾染了无数鲜血。”

    “青铜古剑在何处?”吴辰问。

    “你去找严李吧,他也许知道一些青铜古剑的事。”杜文死了,却并未告知黑玉宗主究竟是谁。

    青铜古剑?究竟有何秘密,为何会惹来这诸多的血雨腥风?吴辰疑惑着,返回了书院。

    后山的入口处,严李不知何时已经等在了此处,他见到身有创伤的吴辰,有些意外,“看来,杜文已经死了。”

    吴辰警惕着严李,点了点头,“他说找你可以找到青铜古剑。”

    严李冷笑,“也好,这事你终究是要知道的。你放心,我不是你的敌人,今天就把古剑的秘密告知你,这也是你吴家的秘密。”

    吴辰微怔,遭逢巨变时他只有七岁,很多事并不知情,当时是一个老人将他带出吴宅,送去昆仑学艺,除了血仇,他一无所知。

    严李并不急着讲述,带着吴辰找了家酒肆,自饮数杯后,这才徐徐道来,“传闻两百年前尚国有一位传奇的主帅,姓章名洛,领兵数万征伐百越国,百越战败纳贡投降,章洛并未将这万金贡品上交朝廷,而是藏在了漓水郡附近的大山中,为方便日后寻找宝藏,绘制藏宝图藏于一柄古剑内,就是那柄令你家破人亡的青铜古剑。”

    吴辰错愕,如此也就难怪那古剑会惹来这等灾祸了。

    严李沉默半晌,继续讲述,“你父亲得到古剑的消息被泄露出去后,便有人找到了黑玉,以高价悬赏古剑,并且为保守秘密,买你吴家灭门。”

    吴辰红着眼,“这幕后人,是何人?”

    严李摇了摇头,“黑玉素来严守雇主之秘,除了宗主,无人知晓雇主身份。”

    “那你是如何知晓这些事的?”吴辰盯着严李,目露凶光。

    “黑玉有天地玄黄四级刺客,我现在是地级第三位刺客。”严李道。

    “那你为何对我说这些?”

    “因为二十年前,我有另一个身份,吴宅卖身仆人,名吴祸。”严李轻轻苦笑,“你样子变了许多,但我还是能认得出你,少主人。”

    酒肆中声音嘈杂,无人留意角落处的两人。吴辰错愕着,眼前的人,无论如何他记不起来了,他不敢去相信。

    回到书院时,欧阳沐身负重伤,血迹染红长裙,书院夫子、学生、奴仆杂役共有一百五十六人,惨死一百二十九人,二十人不知所踪。剩余七人都是身负重伤,欧阳沐就是其中之一。在庭院的中央,整齐的摆放着三枚黑色圆润的玉石。这是黑玉独有的标致。

    “别去找黑玉了,你斗不过他们。”欧阳沐虚弱地道。

    吴辰没有回答她,只是和严李一起将七个人送医治疗。

    白马书院没了,破败的书院变成了荒山鬼宅。三个月后,幸存下来的人也都散了,为求保命,走的越远越好。

    欧阳沐一身病态,她的命保住了,但依旧是虚弱的很,“你打算怎么办?”她问吴辰。

    “父仇,不共戴天,我还要去找黑玉。”吴辰神色决绝,“鬼老头说黑玉宗主就在白马书院,也许,就在那不知所踪的二十人中。”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