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这一夜静的诡异,吴辰再没有睡着,只是静卧在床上,敛气凝息,闭目养神。

    那女子是谁?有何目的?他中了那女子的毒,可巧欧阳沐就有解毒之法,是否有些太过巧合。杜文身受重伤,却突然下落不明,也许他也还活着吧。白马书院遭逢大难,却失踪了二十人,黑玉宗主是否就在这二十人之中?吴辰的心中有着许许多多的疑问,这一夜,注定无眠。

    清晨,破晓,晨光乍现,一缕暖阳投进了吴辰这东向的房间里。吴辰起身来到窗边,推开半掩的窗扉,眯着眼沐浴朝阳。

    忽然,身后响起了敲门声。吴辰被打断了兴致,有些不悦,但并未表露出来,只是慢腾腾的来到房门处,去了门栓,开门,只见门外站着的正是昨日引着自己上楼的店小二。

    店小二一见吴辰,先是陪笑,再是赔不是,最后这才从怀中取出一个小纸条,这小纸条很窄,但颇为长,卷成了一个小纸筒,只听那店小二道:“今日一早啊,有位姑娘到柜台留了这个字条,吩咐一定要亲手交给您。”

    吴辰微怔,“小二哥,你可知道是哪个客房的姑娘?”

    小二哥伸手一指不远处的那位鹅黄长裙姑娘的房间,“就是那间客房,不过她已经退了房走了。”

    吴辰谢过了店小二,回了房间,这才展开了纸条,只见纸条上娟秀字体两行字:黑玉已知,遣刺客十名诛君,速离去。

    吴辰心头一震,急忙知会了隔壁的欧阳沐,欧阳沐初时不信,依旧恼着吴辰,可是一见这字条,立时也紧张了起来,立刻收拾行囊,与吴辰一同离开了洛水镇。

    出了洛水镇五里,此时天色尚早,官道上没什么人,只是吴辰与欧阳沐两人两骑。吴辰看了看来路,笔直的管道上并不见什么追兵,这才松了口气,“慢点走吧,应该不会有人追来了。”

    欧阳沐点了点头,两人骑着马都慢了下来,欧阳沐忽然似是想起来什么,哼了一声道:“看来,你的小情人还是很中意你的,竟然给你通风报信。”

    吴辰脸色一红,“我不认得她,也不知她是什么人。昨天我中的毒你怎么会有解药?”吴辰反问。

    “那也不是什么无解的剧毒,走江湖久了,自然会在身上备些解毒的药物。倒是你,虽说师承昆仑,不过终究见识浅薄,江湖阅历不足,这路上若是没有我指点,怕是早晚要变作荒山孤冢的无名冤鬼。”欧阳沐说着话白了吴辰一眼。

    欧阳沐本是书院中的夫子,在书院时谦逊儒雅举止得体,只是书院变故之后,这位女夫子的性情也似乎发生了很大的变化,说话时看似意气风发,喜怒哀乐尽显于色,但时常目视远方怔怔出神,她有心事,在书院中时尚且藏着,如今,藏不住了。

    两人策马约又行了五里,前方官道旁出现了一个茶点庐棚,两人一早急急忙忙的赶路,并未吃饭,此时已是日上三竿,腹中空荡荡,赶路也着实不便,于是停了下来,将马拴在路边,吩咐茶庐的伙计准备些草料喂马,两人进了庐棚也吃点东西。

    两人坐定,有伙计跑过来陪着笑满上茶水,急急忙忙准备吃食去了,这一路也的确口干舌燥,吴辰端起茶碗正准备一饮而尽,却忽然被欧阳沐拦住。吴辰不解,只听欧阳沐小声道:“这茶水有问题,不能喝”。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