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这茶水有问题,不能喝。”欧阳沐拦住了正欲一饮而尽的吴辰。

    吴辰闻听,心头一动,再去仔细观察手中的茶水,的确,这褐色的茶汤中除了茶叶的渣滓外,还有一些混浊物,看不出是什么东西,若是不仔细看,当真难以发现。

    “这是?”

    “蒙汗药。”欧阳沐佯装端起了茶碗小小的呷了一口,但其实嘴唇碰也没有碰茶碗一下,“这份量,够你睡上一天一夜的了。”

    “如何是好?”吴辰见欧阳沐的举动,也随着装作喝茶的样子。

    “我装作去看马,你坐在这里,等我将缰绳解开,立刻跑过去,我们骑马离开。”欧阳沐从容地道。

    吴辰点了点头,两人在无人察觉的时候,将衣袖浸入茶碗,茶水吸附在了衣袖上,茶碗也就空了,吴辰一抬手唤道:“伙计,上茶。”

    那伙计依旧陪着笑跑过来,给吴辰两人续满了茶碗,又跑开了。欧阳沐趁此时间从容地起身,走向不远处路边的栓马处,这里并无人饲喂马,欧阳沐上前拍了拍两匹马,拿起地上的草料递至两匹马的嘴边,看着就是在喂马而已,但另一只手悄然不觉地将两匹马的缰绳都解开了。

    她回过头看了一眼吴辰,以目示意快走。吴辰这边则又装作喝了一口茶,暗自提了一口气,刹那间蹿出庐棚只奔向欧阳沐。欧阳沐翻身上马,此时吴辰也至近前,跃上马背,马镫一磕,两匹马立时如同受了惊一般冲向了古官道。

    此时,庐棚内的伙计早已察觉出来不对,一声响亮口哨后,茶棚后面、官道两旁分别冲出来数人,并有人以绊马索拦住了去路,吴辰并未发现,依旧是欧阳沐拦住了他,欧阳沐轻轻叹了一口气,“下马吧,骑马冲不过去了,这几个人你若是解决不掉,今日咱俩都要命丧于此了。”

    吴辰初时不解,但定睛细看,也就发现前方不远处的绊马索了,这绊马索此时被浅浅地埋在一层薄土下面,等到马匹到了,绊马索一起,立时就会连人带马陷于此处。吴辰也只得叹息,下了马,看了看欧阳沐道:“靠边等着吧,自保没问题吧。”

    欧阳沐点了点头,“没法帮你,自保尚可,你速战速决接应我,我战不久的。”说着话她从腰间扯出来一柄如同腰带般的软剑,从不曾见欧阳沐动武,行走江湖哪有不带武器的,今日吴辰算是终于见识到了她的武器。

    吴辰抬手抽出背在背上的长剑,他这剑有些来历,是一柄断剑,自昆仑下山时,恩师赐予,名为残秋,据传昔年残秋剑乃是尚国主帅章洛的佩剑,章洛持此剑征战沙场,饮血无数,因戾气太盛封剑昆仑,百年之后,残秋戾气几乎散尽,恰逢吴辰下山,其师故此将此剑赐予吴辰。

    吴辰这边残秋剑刚出鞘,这刺客便都聚拢了过来,有七人之众,观其身姿走位,皆是修为不凡的刺客。还不待吴辰这边作何反应,只听其中一人喝了声:杀。立时五人扑向吴辰,两人扑向了欧阳沐。

    此值深秋,秋意悲凉,微风泛起层层落叶,杀败朵朵繁花。古道之上,吴辰身染血迹。

    他并未受伤,这血迹都是刺客的,不过欧阳沐挂了彩,她前段日子本就伤势极重,如今虽说看似无碍了,但这一动起手来还是大大掣肘,刺客那一剑挑在了她的肩头,若非吴辰及时扑过来结果了刺客,今日她也就难逃一死了。

    欧阳沐手按着肩头伤口,倚坐在树下,看起来极为痛苦,吴辰伏在她的身前,“我给你包扎一下伤口吧。”

    欧阳沐摇了摇头,“且慢,黑玉执行任务,向来都是会有一位高阶刺客督战,刚刚我观这七人,普通刺客五人,黄阶刺客两人,如此说来,应该还有一位玄阶刺客隐身未出,小心。”欧阳沐话音未落,只听身后一支冷箭撕裂风声呼啸而至。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