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远在楚家深处的祖祠,扫地的老人缓缓放下手中的扫把,面带疑惑。

    属于楚喧禾自己的小院里,正在逗狗的老仆,脸上的笑容突然僵住。

    “终于来了。”

    放下手中的牵引绳,指间跃动的玄之又玄的节奏,良久也曾算出个所以然来,只得叹息一声老了,不中用了。转头看向楚家深处,目光穿过了重重墙围与阵法,落在了那个扫地的老者身上,莞尔一笑,嘟囔道:“水浅王八多,遍地是大哥。”

    在场的人没人知道就在刚才那一瞬间发生了什么。在他们的眼中就是楚喧禾跪下,不服的看了一眼在座的各位,就没有然后了。

    然而接下来,灵气的涌动却让场间一些没有踏入修行的人都感觉到了异样,肉眼可见的灵气成如同高速旋转的太极图,不断涌入楚喧禾的身体,体内早已千疮百孔的星脉迅速的修复焕发生机。

    “这”

    一时间众人惊诧不已,难道这小子三年一直是装的?真的是无心修行?楚雄的什么阴谋诡计?看谁会跳出来?

    虽然都是些老狐狸,没人当过出头鸟,但明里暗里给楚雄使过的绊子可不在少。

    楚雄不在乎其他人心里乱七八糟的想法,自动屏蔽了其他人的七嘴八舌,目光始终落在那个跪着的单薄的身影上,看着他进退两难,看着他愤怒难抑,看着他沮丧认命,看着他悔不当初。

    楚雄手中茶杯的受不住力,伴随着清脆的声音,结束了一生的使命。

    再抬首,已是一个新的楚喧禾,目光中带着来自遥远的璀璨文明,重新落在楚雄眼中,他甚至感到这少年的目光让他有些膜拜的冲动。

    压在身上三年之久的沉沉死气已经飘然而去,脸上重新戴上了久违的自信与发自内心的笑容。

    “我回来了。”

    有人不解,这傻小子不是一直在这里吗?刚才有去茅厕?

    “我儿从未离去,不是吗?”楚雄身上带着许久未有的轻松。

    “嗯”两人相视一笑,目中再无他人。

    楚喧禾起身,一步步走向验灵石,手臂微抬,慢慢的放在了验灵石上,一阵耀眼的光芒闪烁。

    年龄十伍,淬体境九重。

    验灵石的光芒像一面镜子,照出了众人脸上的丑陋和尴尬。

    “竟然真的只是无心修行。”

    “也不一定,都说他贺兰山中重伤将死,魂魄残缺,已经是普通人了,所以才混在乞丐之中,无颜回家。虽然如今看来是谣言不假,可这三年来修为也不见他有寸许进步啊。肯定是出了什么问题。”

    “别自欺欺人了,真有问题刚才的异象又如何解释,那中灵气入体的方式你见过,那种速度你见过?”

    “我说诸位,这几年大家私下里干了什么大家心知肚明,如今在这里说这些有什么意义。”

    楚喧九的心思纷杂,不知道自己脸上该挂怎样的神情,面带笑容太违心,哭丧个脸又不合适。

    楚喧禾转过身来,依然稚嫩的脸庞的,漆黑的双眸,淡淡的笑容。并没有开口说话,而是环顾四周,把每一个人脸上的神情都看在眼里。

    然后他笑了,笑的肆无忌惮。似乎是笑的过于开心,让他有些站不住,走到旁边找了个空位坐下,一手指着堂上的一众前辈,一手不停的拍着桌子,竟然险些笑死过去。

    这一刻彻底让楚喧九破防,这张可恶的脸,三年前就是这样,轻狂且目中无人,这一刻仿佛回到了三年前的冬测,指着自己说:“姐姐,你都十八了,才淬体七重啊。”

    “姐姐,你好蠢啊。”

    “咦,姐姐,你连这个都不会啊?”

    他就那么嘲笑自己,而且他的本意其实不是嘲笑,只是实话实话,可越是如此,才越伤人。

    楚喧九红着脸讥讽开口:“好一个心机婊,只为了炫技一场,竟生生装了三年,可真是好心机。还修行什么,何不进入那宫廷之中,做个心思歹毒的太监。到时候我见了你,说不得还会叫你一声楚公公。”

    话音刚落,一记清脆的耳光就落在了楚喧九的脸上。

    楚喧九眼中带着泪水看着这个强壮的男人,她始终不能明白,自己为什么如何做都得不到父亲的青睐。

    “您就这么偏心,这些年我为了您”

    “够了,回你自己阁院休息吧。”楚雄没有打算让他在继续胡闹下去,打断了她的话语。

    楚喧九哭着跑出庭院,临出门回头怨恨的看了一眼,正好对上已经收起了笑容的楚喧禾的眼神。那个眼神带着戏谑,仿佛再说你能奈我何?楚喧九一声冷哼,摔门而去。

    这一场父与子与女的戏份,让场间的人也十分尴尬,众人这时候倒是突然同情起楚喧九来,他们何尝不是被这小子戏耍了这几年。

    楚雄刚想开口说几句场面话,之前开口解围的女堂主已经站了出来:“废物,既然无伤,不心思修行,却整日沉迷于烟花柳巷之中,可知家主为你承受了多少?”

    “好马屁,妙啊。”楚喧禾脑中响起了小爱的声音。“你们这里的人和我们哪里的人果然是同一个物种。”

    楚喧禾:“”

    没人注意到,楚喧禾有一瞬间愣神。

    楚雄此刻心情很不错,对于这种反向关心也受用,笑了笑,自顾自的重新坐下。

    “喧禾,这是你青阳姨娘,姨娘训话,还不应声?”

    楚喧禾起身,收齐刚才放肆的神态,恭恭敬敬的行了一个晚辈礼开口道:“姨娘教训的是,孩儿知错了。”

    “既然知错,就该重新拾起修行之道。元阳之身,是否还在?”

    话语一出,在场众人也都纷纷望来。

    “是啊,如果元阳之身没了,想要魂启也几乎是不可能了,这小子这几年来一直泡在青楼,怎么可能还是锄。”

    “呃”

    楚雄也紧锁眉头,只顾着高兴恢复修为的事情了,竟然忘了这茬。以前只想着他的伤势,却没想过以后修行的事情。

    虽然是长辈,但终究是男女有别,被问及这种话题,楚喧禾即使大神经,依然是老脸一红。

    “孩儿,并未行男女之事。”

    “竟然还是元阳之体,啧啧,这一家,老的小的,真是没一个善茬,常驻青楼,竟是个雏。”

    “是啊,是啊,三哥说的对啊,谁说不是呢。”

    “”

    “青阳妹子,喧禾还小,不懂事是正常的,不要过度责怪,禾儿,快过来,让三爷爷看看你,都两三年未曾见你了。”

    “是啊,是啊,三哥你不说我都没注意,都已经这么高了?”

    被人唤为三哥的老者又开口道:“早日踏入魂启,该是时候找个心仪的女子了,也不用总去那烟花柳巷之内寻芳。”

    青阳面带讥讽的道:“老东西,这会儿知道你们是长辈,该关心了?”

    “爹,要不我先退下了?”

    对于这些惺惺作态的老东西,楚喧禾没有心思在听下去了,只想赶集找个无人的僻静之处,好好和脑中那个女子,来一番跨越星际的友好交流。

    “去吧,不要出府,未父等会有话对你讲。”

    楚雄心中喜悦,今日的惊喜有些多,需要时间消化,当然,也是时候算算着几年的旧帐了。

    楚家很大,至少在黎阳城里显得很大。楚喧禾回到自己的院子,看着还在逗狗的老仆,心情不错,开口说道:“老黄,带小黄出去溜达一下,我要调息一下。”

    老黄意味深长的看着楚喧禾,眼神里闪烁着好奇与不解,不过楚喧禾却没有看到这一幕,自顾自的进屋去了。

    “真是神奇啊,贯穿灵魂的伤竟然好了?难道有高人相助?不应该啊,没道理不被我发现的。”

    “旺”

    “叫什么叫?听见没,让我带你出去溜达。”

    “去哪里好呢?对了。”说着突然想起方才那一瞬间看见楚家深处祖祠前的老者,漏出一抹意味深长的笑容。

    牵着大黄就出门去了。

    房间内,楚喧禾盘膝坐在床上,眼观鼻,鼻观心。进入冥想状态。熟悉的声音早脑中响起。

    “你来了。”

    “我来了,嘿嘿。”

    女子眼中带笑,开口说道:“其实不用这么麻烦的,你看到的我都能看到,听到的也都能听到。想对我说话在心中默念即可。”

    “不一样的,不一样的。”虽说是意识交流,楚喧禾还是感到一丝丝紧张,似乎是想挠挠脑袋,才发现自己似乎没有脑袋可以给他挠。

    “你真可爱。”

    “嘿嘿。”

    “不要老是傻笑,想问什么就问吧,我都会告你的。”

    楚喧禾试探的问道:“您是来自那块蓝色的大球?”

    “那不叫大球,那叫地球。”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