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如同凡人劈柴般的一刀,却让老黄避无可避,这一刀无法避开,只能硬接。

    依然悬停在空中的书卷大放光彩,一段段文字跃出书卷,见风而长,阻挡在林破天与老黄之间,在碰到墨阳刀时瞬间支离破碎。打神鞭挥动,抽在刀身之上,也只是让墨阳微微停顿一瞬而已。

    老黄再退,身上流光溢彩的白袍消失,又在身前出现,凝聚成一个龟壳挡在身前。

    龟壳应声碎开,消散于无。

    这一刀,平凡至极但又华丽无比,如两个怨妇骂街,既然我骂了,那你就得听着,或者骂回来。

    看似发生很多事情,其实只是在一瞬间完成,老黄此刻身形有些狼狈,只剩一身打底衣物。底牌尽出,却依然未能拦住林破天的刀。

    闭目长叹,默默等死。

    血腥的场面并没有出现,老黄诧异睁眼,林破天的刀已经穿过了自己的身体,但自己却没有丝毫受伤。看着墨阳已经变成如灵魂般的状态,老黄笑了,笑的放肆且大胆。

    “雷声大雨点小,给我玩写意派呢林破天?”

    老黄收起笑容,看着林破天认真的开口道:“你没时间了。”

    林破天叹息一声,开口道:“我若有心伤你,你又怎么可能撑到这个时候。”

    老黄心情不错,开口道:“会说话你就多说些,实在不行你出本书。”

    林破天微微皱眉,自己的身体在不断地消散,化作点点光芒融入一旁的灰瞳腹内,他虽不是好杀之人,却也不是那种优柔寡断之辈。

    “当真执迷不悟?”

    老黄对林破天的话置若罔闻。

    “场面话就别说了,带你转生而出,以后便为我这俗世尽一份力吧,也不枉你修行一场。”

    不出意外的情况下,接下来就是林破天转生成功,出生之际便被老黄控制,以后沦为俗世的一条鹰犬,今生记忆,肯定也会被老黄想尽办法让其无法觉醒。

    然而本以为再万无一失的老黄却看见林破天平静的眼神,依旧没有一丝慌乱,那么该慌乱的就是他了。“不对,雾宗怎么可能没有后手。”慌忙间撑起一层层防护将自己护在其中。

    “井底之蛙。”

    林破天看着老黄的丑态淡淡开口,单手指天喝道:“符来。”手指在落,指向老黄。

    有符自万里之外而来,出现的悄无声息,穿过一层层防护如入无人之境,老黄如凡人般伸手去档,手自符上穿过,符纸就这样轻飘飘的贴在了老黄额间。

    “离。”

    话音落下,符纸消失,场面平静,似乎没有发生什么,老黄双手抱头瘫坐在地,记忆似乎要被强行剥离,千钧一发之际老黄自袖里乾坤中一念取出一枚玉简握在手中,然后死死握住。

    眨眼间百年内的事情便已经忘得一干二净,我为何在此地,我从哪里来?要到哪里去?

    “封。”

    又一股力量出现,如重重枷锁,将老黄修为死死锁住,强力镇压。

    林破天没有再看老黄一眼,把目光看向晕倒在地的楚喧禾,楚喧禾的样子让他差点恨不得收拾收拾去世算了。

    楚喧禾脸色涨红,似在承受极大的痛苦,魂魄千疮百孔,识海破破烂烂,已是一副要死不死的样子了。

    “这”

    林破天当然明白发生了什么,脸色尴尬,楚喧禾小井被迫营业接待巨龙,撑破了。时间已经来不及规划一下如何完美细腻的操作,只能施术一股脑的连带着一小段记忆一起封印起来,待他转生成功后再为他解开封印便是了。

    这时候终于可以看看这一世的生母了,看见灰瞳那个样子,心中不免有些想要臭骂轮回鉴,太不专业了,好歹给我弄个人啊。

    灰瞳的大嘴依然张着,保持着向楚喧禾咬来的姿势,自老黄撕开裂缝踏入场间的那一刻起,场间的所有事物就都被无限的放慢了,除了他们三人。

    林破天走到灰瞳身边,想帮它合上那张大嘴,手却穿过了灰瞳的身体,放弃了这个想法。自己曾经有个朋友说他从南天门手持两把西瓜刀,一路砍到蓬莱东路眼睛眨都没眨一下,张会儿嘴想来也没什么,只是可能有点干吧。

    总算是尘埃落定,瞄了一眼已经恍惚的老黄,神色满意。

    就在身影彻底消散之际,突然又想到楚喧禾如破牛棚般四面漏风的灵魂,手掌抬起就要为楚喧禾疗伤,抬起的手还没来得及施展术法,就已经消失。

    没时间了。

    林破天扬天长叹:“师傅啊,我对不起你,刚给你收的小徒弟被我传法给撑废了。”

    语罢便彻底消失在此间,零零散散的光点完全融入灰瞳的腹内。

    短暂而朴实无华的打斗,来得快,去得也快,就像有些人撸起袖子打算大干一场,结果不到三秒钟之后,就结束了战斗。

    对于直到现在还张着大嘴的灰瞳来说,它其实什么也不知道,思维还停在刚才奋力打算一口咬下楚喧禾脖子那一刻。

    四下无人的林间终于恢复了平静,飘在空的叶子终于开始落下,灰瞳的大嘴也终于合上,咬在了空出,楚喧禾已经昏倒在地,不在之前的位置,这一口当然是咬空了。

    看着倒地的楚喧禾,眼中漏出疑惑,不知发生了什么,抬头望向四周,便看见了双手抱头蹲在地上的老黄,此刻他看起来疯疯癫癫,只穿了一身打底的里衣,像个待斩的死刑犯,哪还有办法高人风采。

    虽然形象全无,但对于灰瞳来说,妖兽的本能让他感受了浓郁的死亡气息,甚至产生了那疯老头只要挥手就能将自己灭的渣都不剩的感觉。

    灰瞳背上的长毛炸起,龇牙咧嘴,发出低沉的声音,尽力的让自己看起来更不好惹一些,虽然看起来很凶,但四条腿很老实的在抖个不停,后腿的毛更是已经湿成一片,一时间楞在原地,进退两难。

    老黄并没有维持这个状态很久,很快恢复平静,此刻的他记忆直接回到了自己才初踏入修行,还是个白鹿书院的学子的时候。伸手摸了摸自己的脸上的纵横的褶皱,虽不解,但也知道自己身上发生了一些自己不知道的事情,心中响起一个声音,捏碎玉简。

    “痴儿,捏什么玉简,手不疼吗?要捏你自己来捏,装神弄鬼,出来看我打断你的腿。”一开口却呆在原地,自己的声音和脑中的声音一模一样。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