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大黄作为一条狗,很有作为狗的修养,至少以前看起来是,但是有些时候狗也会变得不正经,比如开口对着你说人话。

    “二货,井底之蛙。”

    似在对老黄说,也似在对楚喧禾说。前者面无表情,后者表情那就精彩了。

    楚喧禾一脸震惊的看着大黄,一手指着大黄:“你你你”

    楚喧禾从未想到狗的脸上能出现如此拟人的表情,大黄那张狗脸上分明是在嘲讽,问道:“你什么你?你既然想起了一些事情,难道不知道我是谁?我能说话很奇怪?”

    楚喧禾语塞,不知道自己该怎么站队,当然也就不知道怎么开口。

    老黄不理会大黄,接着说道:“修行破镜,每一境都会有一次特殊的感悟机会,而这个状态不受任何束缚,所以从理论上来讲,是有可能冲破封印的,你不妨再试试,你的境界尚未完全突破,还有机会的。”说完怀着期待的眼神看着楚喧禾。

    楚喧禾闻言再次闭目,意沉识海,开始用心感受晋升魂启后带来的变化,但是却看到了小爱哀怨的眼神。

    楚喧禾被她看的有些犯怵问:“怎么了?”

    “系统的能量一直在被吸收,应该是李白所为。所以我才没感觉有人一直在我们身边,没有提醒你。”

    “呃你不说我都快忘记这个事情了,他在这附近吗?”

    “感受不到,他似乎学了一些你们这里的手段。”

    楚喧禾问道:“难道辅助卡都是要吸取你的能量才能变得强大?”

    “不是的,辅助卡只在生成的时候回汲取一次能量,然后几乎就与你们这里的人无异,也需要修行,但是天赋肯定远超你们这里的人,而且绝对的忠诚。”

    楚喧禾想到那日李白出现时给自己留下的那一抹潇洒的背影,然后呐呐的说了句:“嗯,绝对忠诚。”

    小爱:“”

    楚喧禾不再理会小爱,意识再沉,慢慢散开在身体的每一寸之处,最后又汇聚在眉心。

    意识跳脱而出,进入了一个玄妙的空间内。

    这是一座荒山,一名白衣女子坐在山巅悬崖之边,看着悬崖下的一座小城,画面似乎是被无数倍的快放,崖下小城里人们生老病死,轮回不止。忽然间女子似乎感受到了目光,转过身来,与楚喧禾的眼神对上。

    在女子的眼中是看不到楚喧禾的,但是她知道哪里有一个人再看她。

    对视的那一瞬间,楚喧禾有些想哭,这么多年了第一次觉得有些委屈,这种情绪来的突然而强烈。

    “娘”

    女子并没有听到楚喧禾声音,也看不到楚喧禾人,只双眸含泪,望着这边。

    楚喧禾一直以来有一个不是秘密的秘密。

    七岁踏入修行的那一刻,一向温柔贤淑的母亲,便变了,变得泼辣而暴躁,最重要的是那个女人,看向自己的眼神里没有了往日的宠溺。

    他知道那个女人不是自己的母亲,他和包括楚雄在内的所有人说过,但是没人相信,而且所有人似乎都觉得他母亲李清墨本来就是这个样子,没人在记得他的母亲以前其实是温文尔雅又善良的一个人。

    楚雄也只是觉得他修行可能有些不适,慢慢会好的。

    他坚定了自己修行的决心,有些答案,只能自己去寻找,有些路,注定只能独行。

    瘦小的身影在每一个四下无人的夜,一遍又一遍挥动着稚嫩的拳头,每一个清晨的翻动着那本修行初解。

    没人注意到,从那一刻开始那个七岁大点的孩子,便已经长大了。远超同龄人的修行速度却依然不能让他满意,才有了后来独自进入贺兰山,在实战中磨练自己,但事与愿违,却沦为废柴。

    楚喧禾向前跑去想要上前去抓住自己娘亲,但无论他如何向前,女子始终离他那么远,楚喧禾歇斯底里的呐喊着娘亲,李清墨却听不到,转身望向天空。

    天空中不知何时出现了一个男子,静静的看着她。

    李清墨看了一眼便不再去理会那男子,转过身与楚喧禾眼神对上,她知道在那个位置,自己的儿子在看着她。

    女子泪水忍不住的往下掉,起身往楚喧禾这边走来,正好停在楚喧禾身前。

    “禾儿现在应该已经长很高了吧。”

    楚喧禾努力的让自己笑出来,一边抹着眼泪一遍开口道:“娘,我现在很高了。”

    “照顾好自己,照顾好你爹。如果累了,就停下来休息,你的路只有你自己可以决定怎么走,谁也不能阻挡你。”

    “哪怕那个人是神。”手轻轻向前,放在了楚喧禾的脸上。

    楚喧禾注意到,自己的母亲,其实手脚都被绑上了长长的锁链,锁链上刻着复杂的铭文。

    女子转过身去,画面开始碎裂,楚喧禾感到一阵眩晕,在此地弥留之际听到了他母亲最后的一句话。

    “终有一日,我儿喧禾会踏碎这虚空,走到你的面前,剑斩你这自以为是的伪天。”

    楚喧禾的意识仍在不由自主的高速游荡,一晃便是很多年过去了,他见到了各色各样的人,甚至目睹了一些妖兽幻化为人的样子,慢慢的他的意识开始涣散,开始不再思考,只是麻木的游荡着,直到他看见了一位老者坐在湖边钓鱼,他停了下来。

    老者草帽压得很低,看不清面容,水面的鱼浮忽然动了动,看似睡着了的老者突然提竿起网,一气呵成。

    老者定睛仔细一看,却发现是只小泥鳅,暗骂一声晦气,就打算重新扔回湖里,突然又想起了什么,转过身来,看向楚喧禾,若有所思。

    老者面容清瘦,眼神里透着穿越亘古的沧桑。呵呵一笑说道:“小家伙,没什么东西送给你的,就他吧。”

    鱼钩的上的泥鳅被他随意的抛向楚喧禾,在到达楚喧禾身前时消失不见。

    “回去吃了,这可是好东西,大补的。”

    已经渐渐有些涣散的意识慢慢清醒,楚喧禾震惊道:“您能看见我?”

    “你就在站这里,我又没瞎,怎么会看不见呢?”老者的笑容很慈祥,虽然是第一次见面,楚喧禾却感到莫名的安心。

    想要说话却被老者打断。

    “呵呵,回去吧,下次见你,可别再让我这老身子骨救你了。”

    一股吸力传来,楚喧禾慢慢抬起了沉重的眼皮,入目便是一人一狗紧张的盯着自己。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