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虽说楚喧禾和南怀之间的问题,算是初步商量出了结果。但是对于南怀来说,楚喧禾这种未来投资当然远不上眼前林破天来的重要。

    林破天依然挂在树上旋转,南怀将他取下,打神鞭握在手中,眼神渐渐泛冷。

    “你的修为恢复没我快。”

    虽然被人牵了三年多,但是林破天从来就不是个会妥协的人,随机应变是留给弱者的,强者只需要以力破之。

    “偶,好厉害,恭喜。”林破天张着狗嘴淡淡的道。

    对于一条正在发育的狗最重要的是什么?那当然是睡觉了,说完林破天便趴在地上,闭上了眼睛,然后又睁开一直眼给楚喧禾抛了个媚眼,表示欣赏他刚才的表现。

    认可你的办事方式,不代表遇到同样的事情,我会和你做出一样的选择,因为我比你牛笔,就这么简单。

    南怀未未能如愿,也不心急,对于一个域游境的修行者来说,三年还不够偶尔一次小闭关。牵着林破天下山去了,更准确的来说,应该是拖着,因为林破天压根就没起来走,就这样一路磨了下去。

    现场只剩下楚喧禾一人在此,楚喧禾驻足了许久,未曾动作,在确定人已经离去了,才慢悠悠往反方向走去。

    “小爱,帮我隐藏一下气息,尽量时间久一些。”

    “好的。”

    小爱为楚喧禾隐藏气息成功的一刻,南怀人虽然已经到了山下的,但是依然感受到了楚喧禾消失在自己的感知范围内,忍不住啧啧惊奇,看着被拖了一路身上满是灰尘的林破天开口道:“你们这些人还真是让人羡慕啊,什么样的造化才能让一个刚刚魂醒的少年在我的感知范围内失踪。”林破天虽然闭着眼睛,但是并未睡着,更何况这样牵着脖子拖了一路也不是很舒服。心里也在好奇,这个师弟的秘密看起来很多呀。

    楚喧禾加速离去,直到小爱提醒他无法隐藏了,才停了下了。

    看了一下四周,这里已经出城很远了,方圆十里之内,应该是无人的。

    入冬已深,林中树木虽密,但是大多光秃秃的,楚喧禾这样站在这里还是显得很突兀。四下环顾,为了保险起见,继续在林中寻找可容身之所,直到他看到一个漆黑的熊洞。

    修为至魂醒,一般的野兽之类,已经不放在心上,楚喧禾大步流星的踏入洞内,随手一拳,打塌了洞口,洞内变得一片漆黑。

    “小爱,出来打个灯。”

    小爱身影出现,身上泛起一阵阵温暖的光,脸上带着薄怒开口道:“我是高科技明白吗?高科技懂不懂?这种事为什么不找个火把之类的。”

    楚喧禾嘿嘿一笑,神神秘秘的慢慢从怀里取出一条长长的泥鳅,正是之前神游天地时,神秘老人所赠送的那条泥鳅。

    “快帮我鉴定一下,是不是好东西。”

    用脚指头想都知道那老者绝对是传说级的存在,实力绝不在南怀之下,这种人送的宝贝,楚喧禾当然不至于傻到方才当着他们的面拿出来,这泥鳅很有可能只是表象,万一是个什么上古异种之类的,那对于楚喧禾来说真的是翻身农民把歌唱了。

    小爱惊疑的看着泥鳅,认真的审视了一遍,似乎不太确定,眼内闪烁着光芒,仔细的看了几遍之后,脸色沉重。

    楚喧禾一时间心情愉悦,看样子果然是高级货。激动道:“快说。”

    “实不相瞒,它的的确确就只是个普普通通的泥鳅,可以在田间抓几大斤的那种。”

    泥鳅的数据慢慢出现在楚喧禾识海中。

    泥鳅、母、未成年,可食用,爆炒清蒸皆可,土腥味儿较重,建议搭配大蒜等。

    楚喧禾一颗心如遭雷击,这就是奇遇?回想起刚才遇到老人的场景,心中恼火这货可真能装,开口骂道:“果然老的都不是什么好东西。”

    依然在湖边钓鱼的老者突然福灵心至的打了个喷嚏,感慨一声:“师弟果然还是新的好,这么点小礼物哪里值得感激涕零,这么远我都感受到了师弟的爱。”

    想到下山许久未有消息的两位师弟,从怀中取出一个条形玉简,微微施法后,玉简内传来了一个慵懒的声音:“是二师兄呀,怎么了,大中午的传讯干什么。”

    老者微微怒开口道:“老三,有新弟子入门,魂醒神游被我感知到,救了他一命,应该是大师兄代师收徒,大师兄生死未卜,速去接应。”

    闻言,此刻正在大虞神都藏香阁某位姑娘闺房中喝酒的萧幕岚一个机灵,急忙道收之后,便切断了联系,收齐了手中的玉简,心疼的开口道:“说这么多,传讯费这么贵,这要我做工多久才能赚回来啊。”转念一想接传讯似乎不要钱,又释怀一笑拿起酒杯为自己倒满。

    刚送到口边的杯子停在空中,萧幕岚楞在原地,只顾着心疼传讯费用问题,刚才二师兄说什么?师门收徒了,大师兄生死未卜,让我去接应。萧幕岚怒拍大腿,愤然道:“草率了,这可如何是好,还没问地址呀。”

    萧幕岚将目光看向手中的传讯玉简,怀着试一试的心情,拿起自己的传讯玉简施法联通二师兄。

    未过许久,传讯玉简中一个女子甜甜的声音传来。

    “对不起,您的传讯玉简已欠费,请您续交传讯费,谢谢。”

    另一边洞中的楚喧禾与小爱在洞内面面相觑。楚喧禾手中依然捧着那条的泥鳅,泥鳅尚未死透,偶尔扭一下腰身,如鼻涕一般的黏液顺着楚喧禾的指缝滴落,落在楚喧禾也不怎么干净的鞋子上。

    楚喧禾面色渐渐平静,自己或许过于求成心切了,或许是收到刚才看见母亲的处境的影响,这世上哪有那么多的奇遇,自己其实已经很好运了。

    手中泥鳅顺手扔了出去,甩了甩手中令人作呕的黏液。

    异变突起,脱手瞬间,缠绕在泥鳅体表的鱼线脱落或作一位老人,手中拿着泥鳅,形象与方才神游所遇到的老者有些许相似,白发长须,衣着褴褛,但却仙风道骨。

    目光转向楚喧禾,有些瓮声瓮气的开口。

    “你便是我雾宗新收的弟子?”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