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你便是我雾宗新收的弟子?”

    楚喧禾看着老人,并未说话,因为小爱第一时间便提醒了这不是活物,没有威胁,楚喧禾敏锐的捕捉到老人的眼中并无自己的身影。

    小爱也在一旁看着,也不开口,只是科学的仔细分析这一幕是如何做到的。

    楚喧禾心中不解,喃喃道:“是幻觉?我入雾宗的事除了南怀与林破天应该无第四人知晓呀。”

    小爱完成了对眼前老人的解析,有些不确定的道:“应该是你们这个世界的投影技术,不是幻觉,他应该是需要你回应他来开启下一步,否则就会一直保持这个状态。”

    楚喧禾不懂什么投影技术,既然不是幻觉,看起来也不是活物,那么对自己想来确实不会有什么威胁,于是慢慢开始靠近。

    人对于未知的事物天生便有一颗探索的心,十五岁的少年在这方面体现的会更加淋漓尽致。

    再三确定不会有威胁之后,楚喧禾开始研究这个东西对自己来说有什么用。

    捏了捏鼻子和脸,嗯,很软和,很逼真。

    翻了翻身上的衣物,嗯,很穷,连个铜板都没有。

    楚喧禾开始尝试开启这个老人的下一步,许久之后他已经骑在了老者的脖子上,抓着头上束起的白发,感慨了一声:“这点不好,这老头看起来年龄如此之大,头发理应有所脱落,不该如此结实的。”

    “对了小爱,你研究一下,下一步怎么开启。”说着从老者身上跳了下来,嫌弃的看了一眼,老人有些瘦,坐在肩上多少有些膈应。

    小爱单手扶额的看着楚喧禾像只猴子一样在哪里上蹿下跳的,有些头痛,单手扶额道:“你可以尝试着回应他。”

    楚喧禾将自己身上的衣物整理了一下,走到老人身前咳咳两声,清了一下嗓子,然后缓缓开口。

    “正是本座。”

    小爱:“噗战力不到百的本座。”

    楚喧禾不以为然的笑了笑,等待老人回应。

    老人毫无动静,楚喧禾又开口道:“是朕。”

    老人:“”

    楚喧禾:“是你爹没错了。”

    老人:“”

    一炷香时间过去了。

    两炷香时间过去了。

    三炷香时间过去了。

    气氛有些尴尬,小爱懒得再看,显形是要消耗能量的,一时半会没有探测到何时的能量源,能量是不可以乱用的。

    洞内重新回到黑暗之中,微弱的光芒,隐约可见楚喧禾与老人四目相望,楚喧禾的眼中火气渐生,本以为是份机缘,结果是啥也不是,让人失望就算了,现在又给希望,给了希望,又把他浇灭,想起母亲身上的锁链,眼中怒火渐渐燃烧。

    从腰间拔出那日在贺兰山寻回的雪锋便要挥剑斩上去,剑至脖间又停了下来。楚喧禾看着老人那张老脸,叹了声算了,有些奇怪自己今日是怎么回事,情绪怎么总是不受控制。转身向洞口走去,人未至洞口,安静了许久的老人突然出声了。

    “你要去哪里?”

    楚喧禾闻言,微微一笑,嘟囔着什么狗屁机缘,别人放弃了,你才舍得开启。

    转过身边看见老人已经不再原处站着,而是坐在了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的椅子上,左腿压着右腿,手中拿着一杆长长的烟枪,一口一口的抽着。老人眼带好奇之色看着楚喧禾,而且,老人竟然在发光,没错是在发光。

    “活了,活了。”小爱及时的提醒道。

    姓名:未知

    年龄:未知

    战力:未知

    身份:未知

    一连串的未知,小爱已经很少出现这种情况了,系统在慢慢适应这个世界或许不久之后便能以战力直接分析出境界,现在分析南怀也好,林破天也罢,已经不会出现这种情况了。

    想起自己方才的行为,背心尽是冷汗,弯腰低头抱拳一气呵成,道:“前辈。”

    老人笑的有些意味深长,开口道:“可不敢如此,你不是骑在我肩上,还嫌我骨头硬吗?”

    楚喧禾语塞,不敢抬头看,硬着头皮开口道:“前辈我只是见你衣着似乎有些旧了,为您量量尺寸,好孝敬您一身新衣服。”

    听得此话,老人皎洁的笑了笑,使劲的抽了一口烟枪,吐出浓浓的烟雾,缭绕在场间,慢悠悠的开口道:“这可是你说的,我可只穿锦绣坊的料子。”

    低着头的楚喧禾智能看见老人的脚脖子处,一双破旧草鞋,前面露出一只不合时宜的大脚趾,指甲中似乎还有点泥,心道:“就这,锦绣坊?”

    心中虽然骂娘,但脸上带着真诚,抬起头还略带惶恐的道:“那太好了前辈,您移步我们去制衣?”

    闻言老人的笑容更盛,道:“不用那么麻烦,我马上就要走了,折现吧。置办一套锦绣坊的衣服差不多两千多两银子,给你抹个零,给我两千就行了。”

    “坑你爹是不?”

    楚喧禾脸忍不住抽了一下,一拳打在墙壁上,一个深深的拳印出现在墙上,痛惜的开口:“可惜今日未带这么多银两,前辈您有马上要走,不然晚辈一定”

    老人打断了楚喧禾,有些意外的的看着楚喧禾手中的雪锋,道:“没关系没关系,你这把剑也能值点银子,我吃点亏用它抵吧。”

    没有给楚喧禾丝毫反抗的机会,雪锋脱手而出,飞到老人身边,消失不见。

    一向理性的楚喧禾,瞬间双眼通红,双拳紧握,死死的看着老人,这把雪锋,是他娘留给她的,是他的入道礼物。

    老人见他反应,也便知道了这把其实不怎么样的短剑,对楚喧禾来说或许有特殊的意义。但是他正好想看看这个徒弟到底是理性大过感性,还是感性冲破理性,于是乎戏虐的看着楚喧禾,眼神似乎再问,你能拿我怎样?

    “这把剑对我有特殊意义,您随我回家中取银子如何。”

    “不行,我现在就要这把剑了。”

    老人看着眼前这个尚稚嫩的少年,也是自己最小的弟子,看着他苦苦思索,看着他愤怒难抑,看着他气魄渐起,看着他敛声静气,看着他归于平静,看着他恢复如常。

    “哈哈哈哈”老人忽然大笑,心中感慨,如此年纪,审时度势中又不失少年人的血性,天资也是上上之选,虽然有些顽劣,但这样的弟子,谁能不想要呢。

    自椅中起,缓缓走到楚喧禾身前,消失的雪锋又重新回到了楚喧禾手中。

    老人欣慰的开口道:“跪下拜师吧,我便是你那雾宗的便宜师傅,雾宗宗主李封。”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