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既然已经得了楚家长辈的首肯,那这场私斗,自然就搬到了台面上,两人并肩前行前往楚家演武堂,甄赵达年长楚喧禾十余岁,个头稍高一些,一身华服,独在敌营却也不卑不吭,未露怯色,这一幕让楚家的一些长辈看的暗暗点头。

    嗯,不愧是别人家的孩子。

    行至演武堂,高台上早已经坐满了楚家的一些好事的长辈,毕竟这是楚喧禾修为恢复后的第一战,很多人也想看看这个曾经惊艳的少年,如今恢复之后又能带来什么惊喜。

    当然如果能顺便借力打力,废了这小子,成就了自家少年,也不失为一件美事。彼此间三三两两的坐在一起聊着有的没的。

    楚雄正坐于主位,面色平静,冲着二人微微颔首,单手对着演武台轻轻一挥,演舞台上的积雪尽数扬起,但扬起的积雪却没有四散而开,化作四条栅栏,将演武台围在中间。

    楚雄这一手让不少人想起来,在楚喧禾之前,上一个震惊全族的天才不正是现在坐在家主位置上的楚雄嘛。灵气外放施展的恰到好处,虽不浮夸,却显示着自己深厚控制能力,看的一众族人暗暗无语,这父子二人都是这么妖孽的吗?

    修为阅历不足的年轻一辈倒是没什么感觉,家主强大不是很正常的事情吗?各自与自己玩的好的同辈站在场下,等着看热闹。

    楚喧九一向长袖善舞,人缘自是极好,此刻身边已经围了不少少年,其中不乏一些年长些许的同辈,他们的修为都在魂醒以上,得意的看了一眼楚喧禾,似在示威。

    楚雄看着这一幕微微头疼。轻咳一声,场间安静下来。

    “开始吧。”

    甄赵达倒持长剑,面色表情的看着楚喧禾道:“请指教。”

    楚喧禾也有模有样的回应道:“好的,我尽量不打死你。”

    甄赵达一声冷哼,不与他做口舌之争,脚踏七星步,剑气破空而出,台下一阵惊叹,不由得为楚喧禾捏了一把冷汗。

    长老门纷纷惊叹,如此年纪便可以轻车熟路的使出甄家的岚风剑诀,楚雄反而面色平静,快三十岁的人了还在魂醒境,这也叫天才,搞不懂身边这群人大惊小怪的干什么。

    甄赵达心中压着的怨气,尽数释放在了着一剑之上,本该飘逸的岚风剑反而显得有些毒辣,剑气转眼便至楚喧禾身前,楚喧禾本能的运起太清内息决,提起雪锋横剑与胸前,铛的一声,两人同时退后三步。

    场下又响起一阵嘈杂的说话声,楚喧禾硬生生靠修为挡住这一剑?他什么时候破镜的?他不是才刚刚恢复修为没多久吗?

    与台下的热闹不同,甄赵达和楚喧二人都死死盯着对方,甄赵达有些惊叹楚喧禾竟然不施展术法,硬生生用灵力修为硬刚自己,惊叹归惊叹,却不认为楚喧禾在自己手下有获胜的机会。

    一击不中,甄赵达高高跃起,长剑直指楚喧禾,剑气如风,一柄柄灵气小剑自剑身出现,如河水般绵绵不绝的向楚喧禾激射而去。

    甄赵达歪嘴一笑:“刚刚破镜吧,功法可以啊,能硬接我一击,那么现在还没来得及修炼任何术法的你,拿什么接我一剑。”

    楚喧禾死死盯住飞来的剑气,脑中高速旋转,如何应敌,退无可退,避无可避,那就能尽量护住要害,再强行突进过去,以伤换伤。

    雪锋与剑气不停的接触,传来一声声铛铛铛铛的声音。除了面部和胸前没有伤痕,身体四肢都不同程度出现了一道道细微的伤口,不过伤的不是楚喧禾,只是身上的衣服而已。

    “嗯?”

    李封不满的开口道:“嗯?嗯什么嗯?我太清内息决要是被这等低劣剑法所破,还修他何用,你只管打就是了,绣花针搅大海,他翻不出浪的。”

    除了此刻了然的楚喧禾,场间所有人都有一个疑问,竟然没受伤,这小子是偷学了什么护体功法?纷纷将目光看向楚雄。

    楚雄只是认真的看着场间的战斗,扫了一眼旁边疑惑的诸位族老,给了个一切都在我的预料之中的眼神。

    众人这才释怀,想来也是,楚雄的儿子,有两把刷子也算正常。他们不知道楚雄心里也是一万个问号。

    战斗还在继续,楚喧禾的身影慢慢逼近甄赵达,运转灵气全部集中在右臂上,不在防守,全力的将剑掷了出去,剑光划过演武台,狠狠地冲着甄赵达面门而去。

    “疯子,你不防守的?你要和我同归于尽?”

    “同归于尽?你也配?”

    甄赵达当然不可能想楚喧禾这般拼命,他不可想和楚喧禾以伤换伤,在他看来自己的命可比这小土著要重要的多。灵气小剑瞬间不在攻击转而形成一道剑墙护在身前。

    铛

    一声过后,雪锋再后继之力,眼看就要掉在地上,甄赵达一番打斗下来,灵气也不足以维持岚风剑诀,防御的剑墙消失,甄赵达的眼中看见了楚喧禾已经突进到了自己身前,单手抓住将要落地的雪锋,一记上突刺,剑尖直指甄赵达咽喉,一股死亡的感觉笼罩在甄赵达的身上,灵气尽数运转与双手间,双手合掌,生生夹住了刺来的雪锋,这一刺看起来威力十足,楚喧禾却根本没用上灵力,甄赵达直觉一阵气血翻涌。

    手中剑被死死夹住,楚喧禾也不闲着,直接松手,仰面向后倒去,双手撑地,同时间脚狠狠地对着甄赵达男人本源之处踢去。

    这一踢,蕴含着体内所有的灵气,就这样结束吧,楚喧禾心里这样想着。

    甄赵达此刻已经根本不可能躲得开,从接剑到楚喧禾提来,其实也只在瞬间发生。

    眼看着甄赵达就要被废,从此一蹶不振,楚雄及时出现在了场间,一手接住了楚喧禾这断子绝孙脚,顺手往下用力,楚喧禾顺势又站了起来,两人面面相觑。

    长老们也算捏了把汗,楚雄及时阻止了,若是楚雄不出手,他们也必须出手了,毕竟甄家不好得罪,缓过神来,才慢慢品味这一战,虽然在他们眼中看起来显得稚嫩,但是这确实楚家的未来,心中对楚喧禾的天资评价又高了几分,但是这心性就实在不敢恭维了。

    “爹。”

    楚雄没好奇的看了一眼楚喧禾,但是这种眼神不会被别人看见。

    “好了,差不多就到这里吧,今日你二人的切磋就算平手了。”

    “嘿嘿,行,那个爹,我要支点银子。”

    楚雄爽朗一笑道:“去吧,要多少,拿多少,谁有意见,让他来照我说。”声音不大不小,但是刚好传到了在场的每一位耳中。

    楚喧禾冲着台下的族中长辈行了一礼,淡淡一笑,转身又去了账房。

    甄赵达看着无视自己,直接就这么走了的楚喧禾,双眼渐渐变红怒喝道:“年轻人不讲仙德,哪有那样斗法的,我大意了,再来一场。”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