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御九剑诀》和《半山拳一样》,都记载在一本破旧的书上,在这个修真界大多功法都存在玉中相比,显得有些格格不入,这大概也是楚喧禾完全不上心的原因。

    小爱缓缓翻开第一页,映入眼帘的是一行行云流水的草书。

    吾之一生,七岁开悟,十日入魂醒,百日入凝丹,修行如吃法睡觉般简单。看到这里纵使方才情绪还有些低落的小爱,也被创出这本功法的前辈所逗笑,这人似乎挺能吹。

    修行进展之快,震古烁今。然初闻剑道,便被其变幻无穷所吸引,吾立誓成为天下第一剑客,从此醉心剑道,阅尽古今剑诀,却不得一门能入吾之法眼,一人一剑,踏破无数山门。轻松成为当世剑道第一人。

    多年后吾踏破域游入融元境,感知中原有一矮山,在哪里有个声音在召唤着我,吾踏剑而行,多日后抵达那方,见一小道士舞剑于竹林之中,虽如凡人般无力,却暗含天机,一刺一劈,一撩一挂间都蕴含天道与规则。

    至此方知自己这千年第一剑仙之名,竟是如此可笑,吾忙时为其端茶递水,闲时静坐观剑,数月之后,下山后回渊州创立了万剑山,希望将自己在山中所得发扬光大,多年后寿元大限之际,写下此剑谱,望后世弟子,怀好学谦卑之心,发扬此剑道。

    对了,日后若是遇到一个生的不似凡人的小道士,万不可卖弄剑法,更不可衣着不整,面容不净,切记,切记。至于怎么不似凡人,尔等日后遇时便知。

    万剑山开山剑主,万剑一。

    小爱看到这里笑出了声,这人好生有趣,这御九剑诀不像是剑诀倒更像是一本小说。

    再翻一页,入目的字体却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不再是行云流水的草书,用小爱的认知来看,更像是华夏宋时的瘦金体,一笔一划间,锋芒尽显,更重要的是其记载的剑气运转,以及威力,另小爱对这个世界,开启了新的认知篇章。

    御九剑诀,第一式,剑起定风波

    楚喧禾默默的站在藏功阁门前,藏功阁是一座木塔,安静的矗立在楚家祠堂旁边,楚家最重要的两处地方,祭奠先祖的祖祠,以及收纳功法的藏功阁。

    调息吐纳的功法,一般选好一门便会一直修炼下去,是提升修复的基础,其他各类斗法的功法,一般会学习上很多,但对于个人而言,每一部功法,都需要用很多年的时间来慢慢沉淀,贪多嚼不烂。所以藏功阁显得有些冷清。

    缓缓推开厚重的门,许是因为此地少有人来,门已经许久未曾开启,发出了略显刺耳的吱呀声,入门后映入眼帘的是一位白发苍苍的老者,楚喧禾认识此人,正是长老堂二长老,活了几百年的族老。

    “见过二长老。”

    二长老见来人是楚喧禾,对于这个后生有所了解,现任家主楚雄的儿子,更重要的是天赋惊人。二长老笑的很慈祥,对于优秀的晚辈,他一向很疼爱,只是这藏功楼事关重要,所以轻易不会离开此地,不然也定会前去指点一些后辈修行。

    “上次见你还是个牙牙学语的小孩子,现在都已经这么高了?听大长老说楚雄生了个天之骄子,十二岁便踏上淬体九重,想来如果他没在再生其他孩子,那应该就是你了吧。”

    “二爷爷,我可还有个姐姐呢,万一是她呢?”

    “你是说喧九?此女心性一般,天赋一般,一心只在名利之上,年纪虽小,却已有其母楚怀香的七分味道了,修行一途她差了点。”

    楚喧禾第一次听闻这个消息,楚喧九的母亲竟然是楚怀香,那不是父亲的姐姐吗?这么说来她是远嫁的姑姑的孩子,并非自己的亲姐姐,难怪从来未曾见过他的母亲。

    见楚喧禾若有所思,二长老轻咳两声打断楚喧禾,继续说道:“你姑姑为人品行不端,但终究是族中一份子,你爹那年听闻她出事情,外出回来便只带回了那是方才两岁的喧九,为其改姓认族,收于膝下。我告知你此事,只是希望你不要沉浸在那些无趣的勾心斗角之中,但你莫要出去乱说,那个孩子,也只是个可怜人罢了。”

    楚喧禾恭敬的又行了一礼道:“知道了,谢二爷爷提点。”

    二长老见他迅速的恢复到了入门时的平静,笑道:“我感受到你的修为已突破魂醒,但是你的吐纳有些奇怪,似乎不是我族中的功法,是另有机遇?”

    “是,孩儿有幸曾获高人传授功法。”

    二长老笑容更盛,满意道:“我楚家虽在这海外之地也算一流家族,但在整个大虞里脸末尾势力都算不上,你既另有造化,想来也知道外面的天地有多大,今后修行,更应该稳扎稳打走好每一步,万不可骄傲自满,好高骛远。”

    楚喧禾心中微暖,这些年除了老楚,和自己说过这种话的便只有眼前的二长老了。

    “孩儿知道了。”

    “上去吧,直接去顶楼看,下面几层的都是些普通的收藏,普通族人习之已是够用,你的天赋直接去最顶层吧,那里面都是历届长老堂长老们外出游历所得。”说罢丢给楚喧禾一块令牌,便不在做声。

    楚喧禾恭敬的结过令牌,再行一礼,起身时见二长老已经闭目养神,便轻轻的上楼去了。

    藏功阁有七层,楚喧禾在下面几层未做停留,按照二长老的说法,下面这些不看也罢,径直往顶层而去。

    到了七楼,一层淡淡的结界挡住了楚喧禾的身影,楚喧禾拿出二长老赐予的令牌,结界打开了以可供一人进入的通道,楚喧禾进入其内。

    藏功阁每往上一层,所保存的功法就越少,到了七层指着,只剩下十几个零零散散的玉简,悬在空中,散发着微弱的光芒。

    楚喧禾走到其中一个快玉简旁,单手探出,轻轻的放在了玉简上,一段记载映在识海之中。

    《夜杀决》,此法为吾年轻时意外所得,过程不做详述,此法是一门追求隐匿与瞬间爆发的刺杀之术,大成者在夜间袭杀同境者,可谓手到擒来。

    楚喧禾微微一笑,感慨道运气不错,第一个就找到了自己喜欢的功法,能偷袭解决的事,干嘛要正面硬钢。

    事不宜迟,打坐再地,开始参悟玉简内的功法。因为玉简是不能带出藏功楼的,所以只能在楼内完全参悟功法内容再出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