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夜杀决》是一门隐匿气息,与瞬间爆发的功法,只分两层。

    第一层无影境,大成者隐匿气息,便是修为远高于己的人,若不是亲眼所见,单凭神识感知,难以发现自己,这一点倒是与小爱帮自己隐匿气息类似,只是小爱的隐匿,太过霸道,不能久之,如果用来对付不是很强的敌人实在浪费,这功法倒是弥补了这个遗憾。

    第二层瞬杀境,大成者可瞬间将自己的灵气抽空,凝聚于一点,完成瞬间击杀。大概参悟完之后楚喧禾略有不满,此术鸡肋了些,若是一击不中,自己改何处?

    虽有些遗憾但还是将起所有功法内容牢记于心,毕竟自己现在的太缺手段了,起身继续往前走去。

    感知的第二枚玉简内记载的是一门刀法,《火隼狂刀》,楚喧禾微微一笑,想起来老楚,这不正是老楚的功法嘛,不过这等毫无形象,名字还如此之土的功法楚喧禾直接选择了下一个。

    楚雄若是知道楚喧禾直接无视了自己的《火隼狂刀》,恐气出一口老血,这可是七楼最好的功法之一。

    楚喧禾继续感知下一枚玉简,一本吐纳功法《清源入心决》,既然已经有了《太清内息决》,楚喧禾自然也选择了无视。

    直到第二天晌午,楚喧禾一一探查了每一块玉简,但是除了一本《三千水泽》之外,都不是很适合自己。

    《三千水泽》是一门御水之术,以灵气御水战斗,讲究以柔克刚,攻击起来连绵不绝。

    在楚喧禾打算下楼再找找其他稍次一些的术法之时,小爱的声音在识海里传来。

    “好东西啊,我虽然没看过其他的功法,但是这本剑诀练成绝对可以睥睨天下,你赶紧回来。”

    楚喧禾微微皱眉,三千两能买到绝世功法?也罢,反正暂时没有合适的,就回去看看吧。

    下到一楼,见二长老依然在闭目养神,轻轻的将令牌放在二长老身前,再行一礼,离开了藏功阁,楚喧禾离开后二长老睁开眼自言自语的呢喃道:“是没有合适的?要不该去一趟荆州去为这孩子找一找合适的宗门?如此天赋定能振兴我楚家,窝在这弹丸之地恐难有大成就。”

    二长老是行动派,想到这里便不再犹豫,出得藏功阁后双手不断结印,藏功阁的结界从七楼一直扩散到整个藏功阁,在他没有回来之前,恐怕楚家的后辈子弟们,一时半会是进不去了。

    做完这一切,看了一眼地上的积雪,略有感慨,上次出阁还是七年前,感受了一下体内更加精进的修为,却没什么感觉,年岁已大,突破已无望,不能破镜延寿,终究是虚妄。

    藏功阁有屏蔽神识的功能,外面的感知不到里面的情况,里面的人当然也感受不到外面的情况,二长老神识铺开瞬间覆盖整个楚家,片刻后眼中锋芒尽显,一声冷笑道:“好胆,外人居然敢踏入我楚家祖祠,长老堂的诸位现在都是光吃屎不吃饭的?”

    声音瞬间传遍楚家的每一个角落,整个楚家一片震惊,外人踏入祖祠?一道道老迈的身影从四面八方踏空而来,迅速将祖祠围了起来。

    刚刚踏入自己院门的楚喧禾也是闻言微惊,外人?祖祠?瞬间想到了多日来神龙见首不见尾的南怀,难道是他?

    转身便往祖祠赶去,小爱及时的出现在了身边,并将两本功法塞进楚喧禾的怀中。

    楚喧禾心中祈祷,千万不能打起来呀,这老东西可不是楚家能惹得起的,自己一直隐忍也是为了防止族内与南怀起了冲突。

    祠堂内的南怀与林破天在二长老踏出藏功阁之时便同时感知到,南怀心中忧虑万一这是这是个愣头青,不管自己来历,贸然出手自己现在绝不是对手,想要直接遁去,却被林破天拦住。

    两人并未交手,林破天暗中修为恢复的也不差,现在也已经是神启后期,虽然不如南怀恢复到神启巅峰,但是南怀想走,还强行带走林破天,短时间已经是不可能办到的事情。

    林破天给了南怀一道选择题,你想全身而退可以,那你就带不走我,收回打神鞭,一切计划前功尽弃,你若是不舍得放开打神鞭,那你就留下来直面整个楚家的顶尖战力。

    南怀当然不可能放弃千年大计,既然无法离去,那便留下来应对,顶多只是麻烦些而已。

    “老夫倒是小看了你,能瞬间把老夫推到一个两难的境地。”

    林破天咧嘴一笑,狗眼闪烁。

    “谁让你是带着面具上街,没脸见人呢,我其实什么都没做。”

    南怀一声冷哼不在理他而是思考如何应对,楚家的长老堂尽出,已经将这里围了起来,其中有四股气息到达了天觉境初期,刚刚从藏功阁出来的那道气息更是到了天觉后期。

    本以为祠堂的大长老天觉中期已经是楚家最强,却不料就在眼皮底下还藏了一个更强的。

    “嘿嘿,你能吓住一个小辈不算什么,你能吓住整个楚家,我才算你本事,修真界实力为尊,我也想看看不过现在不过神启巅峰的你,还被我锁住了一众神通,那什么吓住这一群天觉。”

    既然无法离去南怀也不在意,淡淡的开口道:“你做的这些毫无意义,不信你便看着吧。”

    楚喧禾到达祖祠时,祖祠院外已经围满了楚家族人,晚辈子弟站在外围三三两两讨论。

    “何人如此大胆,这不是找死嘛。敢在我楚家动土。”

    “嘿嘿,管他是谁,长老堂都出面了,今日保他死的不能再死。”

    楚喧禾听得直摇头,这群同辈真的是毫无见识,也难怪万花楼刘妈妈嘲笑这里的人井底之蛙。

    穿过人群的时候楚喧禾注意到楚喧九也在其中,想起方才二长老说的话,脸上笑意莫名,楚喧九注意到楚喧禾望来的目光,冷哼一声,避开了楚喧禾的眼神,转过身去与四周其他同辈聊天,似乎相谈甚欢。

    “果然是长袖善舞之人,也难怪二长老不喜。罢了,与我何干呢,只要别再来惹我便是了。”

    长老堂的长老们立于空中,成阵法将祖祠围着其中,楚家的中坚力量,楚雄这一辈人则是守在祖祠门前,楚喧禾穿过人群便看见了正对祖祠小院的楚雄,此刻长刀在手,杀气腾腾。

    “爹”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