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楚雄闻言转身,昨日处理好甄赵达的事情后,曾去楚喧禾小院找过他,但是却未曾找到楚喧禾,只看到了桌子上两本书,看名字后微微皱眉,好土的功法,还是写在书上的,看来要好好劝劝楚喧禾,不要浪费时间在垃圾上。

    楚雄不知道的是那个时间楚喧禾正好在藏功阁内吐槽楚雄德功法土。

    “你来做什么,祠堂内的人没有掩饰气息,其修为不弱于为父,待会若是打起来,你躲远些。”

    “爹,你过来,我有话说。”

    见楚喧禾神神秘秘的,似有什么秘密要讲,楚雄望了一眼天空中的长老们,觉得应无大碍,便跟着楚喧禾穿过人群,出来找了个僻静的地方说话。

    “说吧,什么事?”

    “爹,如果我所料不错,二长老发现的外人应该是老黄?”

    闻言楚雄眉头皱的更深,问道:“老黄?你的老仆?”

    楚喧禾叹息一声,现在也没什么好隐瞒的了。

    “老黄本名南怀,是大虞国师,还曾是白鹿书院的院长。”

    楚雄不知道白鹿书院,但却知道大虞国师这四个字的分量,楚喧禾不理会楚雄的震惊,继续说道:“三年前我在贺兰山中受伤,醒来之时便已在城中,那时候老黄就在我的身边,我虽然忘记了在山中的事情,但是他出现的太过巧合,所以我一直为敢轻举妄动回家,直到被家中找到,他也就被带回了家里,做我的下人。”

    楚雄不解问道:“你有所怀疑为何不告诉我。”

    “你并未看出他有所蹊跷,说了又什么意义呢,能让你看不出深浅的人,我们未必能惹得起,所以我就一直将此事藏在心中了,退一步讲,毕竟我的性命是他救的。”

    楚雄又问:“那你又是怎么知道他是大虞国师的?”

    楚喧禾将自己在山中发生的事情一一道来,但却将大师兄林破天的身份随意捏造了个宗门,毕竟雾宗事关紧要,知道太多泄露出去未必是好事。

    “儿啊,那你说怎么办吧,现在长老堂可是在上面看着呢,外人入祠堂可不是小事儿,还有你那大师兄也被他牵制在手中。”

    楚喧禾还未说话,只见楚雄面露狠色又接着道:“干脆一不做二不休,国师又如何,死在这里谁知道?想来他的修为也没有恢复到什么惊天地泣鬼神的地步,不然也不会被二长老发现。”

    “爹,善演天机之人,未必不能算到。堂堂大虞国师你真的认为单凭我们楚家能绝对拿捏?万一呢?”

    楚喧禾并没有说下去,一个合格的家主当然不是只会逞凶斗狠,刚才只是有些懊恼,这等人物居然在自己儿子身边待了三年而自己毫无察觉感到气愤。

    冷静下来之后,楚雄开始认真思考如何应对此事。

    两人在这里商量对策,其他人当然不会闲着,二长老见里面之人一直未曾出来,大长老也不见踪影,一声怒喝道:“阁下不打算出来一叙?打算在我楚家祠堂里待到过年?”

    声中包含着属于天觉的威严,在场的人只听到二长老的声音,并没有什么不适,但祠堂内的南怀却是全力运转灵气才堪堪抵抗这股威压,不至于被直接震得魂飞魄散。

    有趣的是二长老能察觉祠堂内的南怀,却没有感知道林破天有什么不妥,也只是好奇为何牵着一只狗,并不作多想。

    “穷乡僻壤,不知死活的后辈敢与本座这样说话。”

    南怀的声音传出,一点也没有被外面的阵仗所吓倒,反而透着强势,一时间令空中的长老们感到惊疑,因为他们是知道楚家其实真的不算什么的,听其话里意思,应该不是本土之人。

    但是下面的后辈们炸了锅,入我祖祠,辱我族长老,年轻人怎么忍?

    “打死他。”

    “打死他。”

    一阵这声浪此起彼伏,二长老听见下面后辈们的呼喊,略感欣慰,楚家年轻一辈不错,不像旁边这些老家伙一句话就被镇住了,微微不满的看了一眼其他长老。

    二长老不知道的是楚家的后辈们鲜有知道外面的世界的,之所以无畏,是因为无知。

    他当然也没有机会经常接触年轻人,因为长老堂一致决定让这个大嘴巴守着藏功阁,因为二长老的那张嘴真的藏不住秘密,正如刚才就告诉了楚喧禾关于楚喧九的事情。

    知道太多反而容易让年轻人好高骛远或者一蹶不振。实力到了该知道的时候,自然会知道很多事情。

    “阁下若是只会些嘴皮子功夫的话,今日只怕是难以竖着出我楚家了,祖祠乃祭祀先人之处,老夫不想在里面动粗,你是自己出来呢还是老夫把你提出来?”

    南怀带着讥讽再次开口:“无知小儿,真是不怕风大闪了舌头,提着本座出来?本座身份不便暴露,你若是敢下来一听,还有胆说这种话,那本座让你提在手中又如何。”

    此话一出二长老怒上心头,他本就是性情中人,年岁大了才略有收敛,如今一把年纪被人唤做无知小儿,已是处在爆发的边缘。

    二长老一声怒喝:“剑来。”

    一道剑光划破天际,楚家镇族之宝,宿阳器宗所锻造一品宝剑,镇风剑。

    手持镇风剑,二长老犹如天神下凡,立于天空中,剑指苍天,雷声大作,转眼间已是风雨交加。

    “匹夫,吾灭了你。”

    见二长老如此,其余长老急忙上前拦着。

    “莫冲动呀,你这老不死的,一把年纪了怎么还是这个德行。”

    “伯贤,莫要冲动,你这是要连我楚家一起给炸了?”

    一群长老急忙过去相劝,将二长老里三层外三层的围在中间。

    下面的楚家年轻一辈散的干干净净,这还是人吗?这就是我楚家的长老堂?如此“恐怖如斯!”,这才是修仙的真正奥义?

    楚雄等年轻一代的族人也及时的出现在了空中挡在二长老与祠堂中间,他们是晚辈,不能于长辈无礼,却也不能看着楚家就这么被自己家的长老给毁了。唯有苦笑聚在一起挡在中间,随时准备爆发最强的防御,毕竟二长老的含怒一击,他们这一代人里,目前还没有能扛得住的。

    “二弟,不可。”大长老的声音从远处传来,人虽然还未至,但也让在场的人都暗暗松了一口气,还好二长老一向对大长老还是很言听计从的,两人是亲兄弟,是他们那一辈的绝代双骄。

    大长老踏空而来,转眼已至二长老身前,见他这幅凶神模样,微微叹息一声道:“先把剑放下吧。”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