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转眼已至年关,楚家上下大大小小纷纷忙碌的准备着年底的族会的事,楚喧禾时为数不多的闲人,因为自上次与甄赵达一战之后,楚喧禾的地位与享受的资源便回到了多年前,甚至较之以往更好一些。

    楚喧禾小院内,楚喧禾挥舞着雪锋,飘雪随着楚喧禾的剑在空中飞舞,划出一道道好看而玄妙的图案。

    小爱慵懒的坐在椅子上,冬日的服装略显臃肿,不过翻毛的白领,手中再抱着一个小暖壶,让她显得十分可爱。

    “这《御九剑诀》,有些难啊。”楚喧禾感慨道,藏功阁内得到的功法《夜杀》在小爱的指点下,继续水到渠成,不到三日便已经融会贯通,但是这《御九剑诀》确实迟迟不能完成第一重境界御风。

    “风的本质是热空气上升,引起的空气流动,剑诀里是要你随风而动,化这股力量为己用,所以你要做的是如何控制这空气的流动,然后融入你的剑中。”

    “道理都懂,实践起来,还是有些吃力。”

    “你的基础还是差了些,万剑一在创作这本功法时境界已经踏入融元,可以说是你们这个世界的顶尖战力之一了。”

    楚喧禾后来当然也看了那些自传,对于那位万剑一前辈有多强,倒是没什么概念,天觉便是楚家最强,融元到底有多强楚喧禾不知道,万剑山什么的也没听说过。

    在楚喧禾想着自己如何快速破境的时候,小爱冷不丁的问了句:“那晚真的没发生什么?”

    “大姐,我都说了很多遍了,真的只是送了她本功法而已。”

    “香香本身就有修为再身,只是境界低的可怜,虽说没什么感情纠葛,但终究陪我度过了那黑暗的三年,不是吗?总不能眼睁睁看着她沦落风尘,想来有了那本功法,他在楼里不至于再去做哪些自己不愿在做的事情了。”

    小爱不服气说道:“万花楼终究是个窑子。”

    楚喧禾豪不退让的回应道:“但它也是修仙势力。”

    “还真不愧是大少爷,那本拳法放在你这族里,怕是要引起轩然大波,你倒好,轻而易举的送人了。”

    “你也说了啊,要引起轩然大波,现在家里这个气氛挺好的。你不觉得吗?再说了一本功法而已,以后在问师傅买就是了,又不是很贵。”

    “你就是被那小妖精勾了魂。”

    楚喧禾:“”

    两人斗嘴之时,四周响起了鞭炮的声音,楚喧禾嫌吵,回到了房中,打坐吐纳。

    小爱静静做坐在椅子上,姿态看起来有些慵懒,神态看起来有些哀伤。

    “我似乎是有些想家了。”小爱抬头看向天空西方,她知道,华夏就在那个方向。

    作为一个人工智能,她是不应该有情绪的,她自己也明白这一点,所以她一直在努力的搜索这自己的记忆数据,但是找不到任何有关于自己为什么会有情绪这种人类独有的东西。

    甚至关于怎么来的也是一片模糊,程序上的目标一直都只有一个,回家,带回去与科技不一样的方向。

    为了这个目标,应不择手段。

    努力的想了很久,却始终什么也想不出来,小爱清楚这是徒劳,她明白自己拥有了人类的情绪,但是她还有一样最重要的能力没有,创造力。自己一直以来只是遵循着既定的系统设置,不断地完善与这个世界的融合,但是从来没有创造。

    楚家祖祠内,南怀与林破天也在望着天空。

    南怀不可思议的问道:“你说的可是真?”

    林破天脸带不屑,此刻脖间的打神鞭已经不见,显然两人已经达成了某种协议。

    “骗你作甚?”

    南怀一张老脸显得有些失落,苦修一生,视奉行天道为己任,原来天道却在制裁着我们这一群人。

    “你应该想到的,破镜天觉时为什么会被天道所锁魂呢?如果任由你们转世轮回后觉醒记忆,再修一世,这样轮回下去,迟早会达到一个可与天并肩的程度。”

    “修行中人不与天道争寿,缺整日沉浸于权力斗争之中,你现在还觉得有意思吗?”

    一直以来对林破天的说法嗤之以鼻的南怀,罕见的第一次没有反驳林破天。

    许久之后长长的叹息一声,本就苍老的身影看起来似乎更老了一些。

    “或许吧,踏入修行时谁不是想着与天并肩,与大道争锋,但是漫长的岁月早就将这些宏远遗忘在了记忆最深处。我每天从修行中醒来,依然要面对无数弟子的敬仰,为了这份敬仰与爱戴,我是不是要保护好他们,这样又有什么错呢。”

    “我身为大虞国师,为君王分忧,为百姓谋福祉又有什么错呢。”

    林破天有些怒其不争的道:“那有什么对错之分,只在于你自己选择了一个什么样的立场,路是你自己选的,你我立场不同所以觉得没什么意思,告诉你这些只是让你燃起希望,而不是死志。你若是现在将自己的精力全部放在感悟修行之上,未必不能踏入融元,一旦入融元,天道便不再能限制你,天大地大尽可去的。”

    “你会发现,这个世界其实比你知道的大很多,那其他地方有很多有意思的人和事。”

    “即便是能摸到那道门槛,可有我现在已是天人之年,身体老迈不堪,拿什么度过那九重天劫。”

    林破天也陷入了沉思,这世上谁都可以教别人如何渡劫,唯独他们这些人不行,因为他们的修行,没有天劫。

    许久之后林破天淡淡一笑:“我这一生也没怎么交过朋友,有时候想想你这家伙其实没有那么讨厌。若是那日你天劫真的来了,我帮你一刀斩了那天劫便是。”

    “斩天劫?”南怀一时间惊耳骇目,“天劫可以被斩?你这是挑战天道?”

    林破天很满意南怀的反应,想了想道:“其实应该也没想象的那么难。毕竟又不是没过先例。”

    钟声响起,楚家一年一度最热闹的日子,族内大比要开始了,这也是一场楚喧禾错过了三年的族内盛会。

    无论是常年在外执掌一方的长老,还是远在他乡学艺的楚家后辈,这一天都会回到楚家,楚家演武堂已是人生鼎沸。

    一人一狗相视一笑,决定去看看,几个月下来,楚喧禾又能给人带来什么惊喜。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