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一般来讲,少年人在面对一个和自己实力差距应该不大的同龄人,态度不善的问道自己是不是某某某的时候,少年的回答应该都是:“管你屁事?”“找你爹有事?”

    楚楚也是准备好了楚喧禾若是敢说出一句不干净的话来,就立刻教教楚喧禾如何做人,但是楚喧禾不但未曾如此,反而态度温和的回应自己,他本性不坏,礼貌性的开口道:“偶,为兄楚楚。”

    楚喧禾面露不解之色,似乎没有吧听清楚,再次开口道:“兄长说什么?楚什么?”

    青年膀大腰圆,此刻胡茬下的脸微微红润,再次开口道:“楚楚,姓楚名楚。”

    说完引起旁边一阵哈哈大笑,场间人多,声音虽然嘈杂,但是就在身前还是可以听清楚的。

    一时间楚楚眼眶含泪,忘记了自己其实是来找麻烦的,用袖子抹了把眼泪,转身跑开了,临走时还喊了句:“再也不和你们玩了。”

    楚喧九有些气急败坏,这么大块头,一脸胡茬的草莽英雄形象,谁料竟是个狗熊。狠狠的跺了下脚,也离开了此间。

    楚喧九总是没事就来找点事情给楚喧禾,对此他也早已经习惯,并不放在心上,四处张望,打算找个没人的地方坐着,看这场比赛,自己却没有参与的意思。

    楚喧禾这样想着,可是有人不这么想,比如此刻坐在长老席百无聊赖的二长老楚伯贤,目光扫光人群,精准的在人群中找到想要溜到外围的楚喧禾。

    “你要去哪里?”楚伯贤传音入耳,楚喧禾呆在原地,回头望去,正好看到二长老看起来有些不善的目光。

    回想起那日在楼里慈祥的样子,再想到二长老宛如一尊雷神持剑立于空中的样子,楚喧禾打了个冷战,这二长老真是反复无常啊。

    传音入耳是一种小手段,自己还没学,楚喧禾也不管能不能听见,也搞不清楚二长老意图,有些不确定的道:“对呀,我要去那里呀?”

    二长老在一片嘈杂中捕捉到楚喧禾说的话,面色微缓:“你是不是打算去抽签族会?”

    “偶,对了,我就是要去抽签来着。”楚喧禾毫不怀疑,自己若是没回答好,二长老绝对不会给自家老楚面子,飞身过来就是一顿暴打。

    楚伯贤欣慰一笑,又仿佛成了一个慈祥的老人,点点头开口再次传音道:“你走反了。”

    楚喧禾做恍然大悟状,伸手挠了挠脑袋,悻悻的开口道:“瞧我这记性,多谢二长老提醒。那我先去如厕,回来就去报名。”

    “你去如厕,我帮你报名抽签。”

    “如此那可真真真是谢谢二长老了。”

    “呵呵,应该的。”

    本是假意如厕的楚喧禾,现在不方便也不行了,找了找尿意,走出院子。

    “小爱,二长老什么水准?”

    “系统的覆盖范围现在是一公里,就目前我们去过的这些地方里,没有一个是你家这老头一合之敌。”

    楚喧禾有些感慨道:“当初早知道长老堂这么强,也不至于在南怀面前畏首畏尾,不过现在的情况也不算坏。”

    刚刚感慨过,就在院外遇到了一脸笑意的南怀,让楚喧禾意外的不是在这里遇到南怀,而是拴在林破天脖间,用来束缚的打神鞭竟然被南怀收走了。

    “大师兄?这是达成和解了?”

    “师弟呀,生活所迫,生活所迫呀。”

    楚喧禾也不知道怎么说,只是依稀记得当初有条狗告诉自己雾宗弟子要有气节。

    南怀有些得意的笑道:“你二人现在都是我影杀的刺客了,排名最末的铁牌。”

    林破天不以为然的道:“就你那小破榜,榜首对我而言还不是手到擒来。”

    闻言南怀面色期待的问道:“雾宗弟子会乱杀无辜?”林破天沉默无语,片刻后开口道:“我只接关于半月宗的刺杀。”

    一人一狗你一言我一语的聊着,完全忽略了现场还有一个人。

    虽然没有得到想要的答案,南怀还是很心满意足。楚喧禾静静地站在旁边,心情复杂,这还是自己的师兄和要收自己为徒的南怀?两个人似乎已经无视自己很久了。

    “感觉毫无存在感呐。”

    二人闻言看向楚喧禾,略显尴尬。楚喧禾在想从什么时候开始这一人一狗之间的关系变得这么微妙的。

    “哎,以前抢着要收我做徒弟,现在结果你们两个走到了一起。”

    “算了算了,我还是去参加大比吧,找个长老从了算了。我看二长老就不错,修为又高,人又好。”

    南怀闻言不屑道:“就凭他,只可惜你大师兄现在修为不足,等他恢复到天觉,便可为我解开封印,我便能重回巅峰。”

    自那日在丰阳山上商量好了以后的路之后,楚喧禾和南怀之间倒是有些恢复之前主仆的轻松气氛,楚喧禾佯装叹息一声道:“是啊,也不知道那日谁被二长老压制在祖祠里不敢出来。”

    南怀有些恼羞成怒,开口道:“我若动手,你以为你那二长老能在我手里走出一回合吗?”

    “是了是了,您英勇无敌。”

    南怀还想说话,楚喧禾却已经转身往院内走去,见他已经进去,南怀与林破天也跟上走了进去。

    场内已经慢慢变得有序,楚伯禹看见跟着楚喧禾一起进来的南怀,瞪了一眼旁边同样在看向南怀的楚伯贤,传音道:“安分点,一把年纪的人了。”

    “兄长何必多此一语,我向来稳重。”

    楚伯禹摇了摇头,看了他一眼心道:“嗯,再没有比你更稳的人了,每次遇事都第一个动手,确实很稳。”不去理会他,起身往南怀那里走去,将南怀迎到了主位,并没有向其他人解释什么。该知道的事情,族内基本都已经知道了,众人也是默许了这一幕。

    南怀径直坐了上去,坐下之后还略带挑衅的看了一眼楚伯贤。

    楚伯贤当然看到了这一幕,“艹,匹夫尔敢?”

    “剑来。”

    镇风剑应声自天际而来,二长老再次化身战神。

    楚伯禹与一众长老急忙上前,:“莫冲动,莫冲动呀。”

    “哼,匹夫,迟早弄死你。”

    南怀也不与他计较,看向楚伯禹缓缓开口,:“差不多开始吧。”

    楚雄及时的施法遮挡了台上的画面,台下的年轻后辈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只是隐隐觉得刚才有股强大的气息一闪而逝,画面恢复见二长老手持镇风剑,再看看坐在首位的陌生面孔,众人不明所以,毕竟长老堂的大多数人弟子们都是没见过的,只因为是族中那个长老,不过竟然可以坐在大长老的位置上,想来辈分极高。

    “年轻一辈找好自己的位置,族内大比现在开始。”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