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饥不择食?不知死活的东西!”

    林破天冷哼一声,手掌展开,对着滔天的巨浪用力一握,楚喧禾能明显的感觉的四周天地间的灵气被抽空了,在海上形成了一个巨大的手掌,跟随这林破天的动作,用力的握下,大浪应声化为漫天雨花,消失在海边,而林破天的手中多了一个奋力扭动着身躯的金色小鱼。

    岛外海中有奇鱼,百年孕育方出生,又五百年成年,一千五百年至巅峰,其身大可化为巨浪,席卷一些弱小飞行类妖兽为食物。小时也能如水中虾米一般,游走于珊瑚石缝之中。

    “大哥,大哥!小鱼有眼不识泰山,大哥饶命啊!”

    这是楚喧禾第二次听见妖兽说话了,与之前那呆萌的赤尾雕相比,这金色的小鱼可就灵性太多了。

    林破天看着手中的金色小鱼,轻轻用力一捏,小鱼惨叫一声,眼看着是只有出的气,没有进的气了。妖丹出现在手中,不同于之前在贺兰山中所得到的妖丹,幻鱼的妖丹驳杂至极,毫无利用价值,被林破天顺手仍回了崖下的大海之中,有些嫌弃的将手中的小鱼扔给了楚喧禾,“生火,烧烤。”

    乐呵呵的接过小鱼,看起来很小的小家伙拿在手中却有百斤之重,楚喧禾有些意外的看着手中的小家伙,可惜小爱不知道什么情况,不能帮他分析这小东西。

    “好奇这是个什么东西?知道我为什么直接处死它吗?”闭目恢复的林破天,似乎是感受到楚喧禾好奇的心思,看向楚喧禾笑着开口道。“你们这里如此固步自封,更多的应该是无奈的选择,和这个小家伙可脱不了关系。”

    不懂就问,这是楚喧禾什么挺好的一个特点,收起笑容,恭敬地行了一礼,“请师兄解惑。”

    林破天很满意他这种虚心求学的态度,和门内那几个一点也不知道尊重大师兄的家伙比起来,楚喧禾这个小师弟就显得太顺眼了。

    “妖兽幻鱼,体型无常,性格狠辣狡猾,世上人有千万种,但大多本性不坏,更多的是立场使然,妖兽亦如此,也只在需要是猎杀,会杀戮但不滥杀。幻鱼则不同,但凡实在在它之下者,遇之则屠,没有理由。”

    “幻鱼终其一生,仅在怀胎之时不再滥杀,一胎十种,出生便以其母为食。此鱼无固定品阶,常年累计下来,活下去的,最终会越来越强大。”

    楚喧禾这是第一次听说这样的妖兽,万物有灵,但凡物种,鲜有以其母为食的,手中的金色小鱼,瞬间看起来就有些不顺眼了。

    剑出剑回,林间一颗不大不小的杂树倒下,学着林破天的样子,手掌对着其一拉,手中吸力传来,杂树被拉扯到了身边,剑光闪过化作一片片散碎的柴,再出手,柴堆点燃,用灵气裹着小鱼在上面烤着。

    林破天看着这一切,十分欣赏,灵气的五行用法,这一路只是和楚喧禾讲解了一下如何运用,他现在便已经掌握的看起来有模有样了。开口接着说道:“之所以说应该和你们这里固步自封有关系,是因为我能感受到,这岛外的海域中,像这样的幻鱼少则数百,多则上千。加之因为它品阶不定,所以谁也不能保证这里面会不会有大妖的存在,加上要横渡海域,即使是现在的我,也需要半月时间,而且还是一路不会遇到什么强大的大妖的情况下。破虚以下,想要过海,真的是看运气。乱妖岛上灵气稀薄,天觉便已经是极限,久而久之就成了如今这幅模样。”

    知道现在楚喧禾才第一次知道原来自己所处的环境是这样的一个情况,若是没有林破天的存在,这个认知可能要等到若干年后,他自己何时要横跨此海才会知道。

    火焰的温度不高,考了许久楚喧禾还是没有闻到丝毫食物的芳香,依旧是能闻到淡淡的腥味,手中灵气化为火焰为火堆加了把火,林破天却再次开口,“不食人间烟火的是那些愚人,辟谷之后,便不再将美食当做必须品,而是偶尔的享受一下味蕾的刺激。师弟,耐心些,生火做饭自古如此,时间长短不必在意,何况我们不急于一时。”

    对于替师教徒这件事林破天做的还是面面俱到,这一路上楚喧禾讲解了很多楚喧禾此前完全不懂的修行尝试,还教会了他灵气的五行用法,可谓是言传身教了。

    楚喧禾遵循教诲,撤去了手中的灵气,耐心的继续用柴火慢慢烤着,许久之后,淡淡的香味终于盖住了鱼腥,金黄的鱼身也变得焦黄,看起来让人食欲大发。鱼被楚喧禾一分为二,分别到了两人手中,另楚喧禾意外的是,这林破天口中不堪的幻鱼竟然出乎意料的好吃。

    “怎样?跟着大师兄没错吧?若是你其他师兄来,估计就只能吃空气了。”

    楚喧禾微微一笑,对于南怀和其他人口中神秘的雾宗更加好奇起来,“其他师兄都是什么样的人?”

    关于其他雾宗弟子,一直以来还没有正式聊过,既然楚喧禾问到这里,林破天自然也乐意为他介绍,“你二师兄,年龄不大整日一副老者模样,常做钓鱼翁状,一袭蓑衣,一双草鞋,一顶破烂的斗笠还有一支破鱼竿便是他的全部家当了,精通演算之术,师傅走后,算是我们宗门的大脑。”

    楚喧禾听得有趣,大师兄看起来如此年轻,想不到二师兄竟是老者形象,只是大师兄说的这个样子,总觉的有些隐隐熟悉。

    没有理会楚喧禾心思,似乎是很久不见他们,林破天也是有些想念,笑了笑接着开口道,“你三师兄为人风流成性,加之面容较好,你肯定以为他是不是四处留情?哈哈,实际上还是个雏。看起来多情,实则一根筋的很,喜欢那个什么姑娘我忘了,反正就是个表面潇洒的家伙。”

    听到这里楚喧禾也是跟着笑了起来,雾宗的弟子都是这么有趣吗?

    “如果说你三师兄那张迷倒万千少女的脸算是面容较好的话,那么你那四师兄可就真是此脸本应天上有,何故飘落到凡尘了。你四师兄的样子看起来与你大小一般,为人太过怎么和你形容呢,以后你见了便知道了。”

    “还有一个师姐,多年前便音讯全无了,至今也未曾找到,具体的记忆要等我回宗门了才能想起来。”

    楚喧禾脑海里出现了一个个身影,笑意出现在脸上,或许,真的是个不错的选择,尽管穷了点。

    崖边一坐便是三日,林破天的状态早就调整到巅峰状态,但是现在的修为毕竟还之恢复到破虚巅峰,为了安全起见,还是再次尝试冲击了一下域游,失败是意料之中的事情,倒也不沮丧什么。

    路途遥远,拎着楚喧禾飞自然是不现实的,他当然不会累,就是不知道会不会给楚喧禾脆弱的道心留下什么阴影。一个人总被别热拎着还说什么成为强者,取出了自己的墨阳,御刀而行。

    与楚喧禾的御器飞行比起来,快了不知多少倍,乱妖岛这个困住多少人一生的巨形岛屿,在身后不断地缩小,楚喧禾第一次看到了自己所处的地方的全貌。

    自动向西,一条巨大的山脉自中间将岛屿一分为二,北边是大虞的地方,南边是赫连的归属,乱妖岛呈长条装,如一只出海的巨龙。林破天来时是被轮回鉴指直接传送了过来,今日倒也是第一次看到乱妖岛的全貌,眼神闪烁,若有所思。

    两人一路向东,一路上倒也遇到了不少奇奇怪怪的妖兽,林破天一边为楚喧禾讲解,一边言传身教如何更好的发挥《太清内息决》的作用。

    “功法有三六九等,五品至一品,再往上便是神品功法,大虞皇室的《傲龙诀》,百器宗的《感金术》,包括南怀那老家伙的《圣人言》都在此列,神级功法自带神通之术,只在于你参悟了多少。”

    “《太清内息决》算是神级吗?”楚喧禾第一次问出这个问题,因为他至今还是没看出来好在了那里。除了凝丹之后学会了御剑飞行,还有一些常识的小术法之外,并没有获得什么打架交流所需要的神通之术,至今为止压箱底的本事还是《御九剑诀》。

    “不算。”

    “呃”虽然难以置信,但是楚喧禾还是相信林破天不会再这个事情上骗他,心中微微失望,不过倒也没什么可惜的,自己其实已经很幸运了,至少楚家是绝对拿不出比《太清内息决》更好的功法的。

    “因为它早就超越了神级。它是道级功法。”

    本是有些小小失落的楚喧禾,心情又瞬间好了起来,很明显,这个级别但从名字来听,确实好像更厉害的样子,脱口而出问道:“天道的道?”

    林破天意外的看着楚喧禾,他没想到楚喧禾竟然可以问出这种问题,欣赏得看着楚喧禾,“大道的道,之所以强与神级,是因为神级功法中的神通都是固定的,比如百器宗的《感金术》注定了那群人这辈子就是个抡锤打铁的莽夫。”

    “而《太清内息决》则不同,你的神通全靠自己去觉醒了,什么样的都是由可能的。”

    例行的教导完楚喧禾之后,林破天便闭目养神起来,现在安全,不代表会一直安全下去,他必须保证将小师弟安全的带回宗门,不然这个大师兄就当得太不称职了。

    第六感这种东西,凡人称之为直觉,修道中人则将起归纳为因果牵绊,三日后楚喧禾没来由的感到心悸,犹如万斤大石压身,难过的情绪突然便席卷了整个识海,十六年来从未有过如此痛心的感觉,林破天并没有注意到身后的楚喧禾这种情况,仍在思索乱妖岛的事情,只觉得背心有滔天杀意弥漫,回过头来便看见了泪眼婆娑,双眼通红的楚喧禾。

    “师兄,我们再回一趟家里好吗?”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