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相处时间不长,但是也有了三年之久,林破天第一次见到眼前的少年如此难以抑制的杀气,看似吊儿郎当其实心里藏了很多事情的楚喧禾,一直以来都是一个佛系少年的形象,不争不抢,看似随遇而安,但又无时不刻的不在努力的修行着。

    这个少年从来都是默默努力,然后惊艳他人。

    “好。”没有问发生了什么事情,林破天折返方向,高速的往楚的家方向前进,乱妖岛的轮廓渐渐变大,不可观其全貌。

    林破天施展将全部的灵力都用在了速度上,并没有浪费丝毫,以至于超快的速度一度产生音爆之声,劲风如刀一般划过两人的面庞,好在楚喧禾也达到了凝丹境,并没有对他产生什么伤害。

    去时用了多日的路程,回来可谓朝发夕至,傍晚时分,两人出现在黎阳城外,往日里人来人往的城门口此刻却看不见几个行人,城门大开,城中街上竟无一人。

    两人快速的来到楚家,眼前的一幕深深的刺激这楚喧禾已经看似大条的神经,走过楚家的一处处角落,未曾看见一人,不时的有血迹洒于地面,藏功阁已经倒塌,一片断垣残壁。

    相比于归来时楚喧禾的状态,现在的他反而显得异常的冷静,林破天可以感受到,冷静的外表下此刻一颗心如烈火般在燃烧。

    两人走遍了楚家的每一个角落,也没能看见一个活人,或者一具尸体。楚喧禾心中焦虑稍稍缓解,看起来楚家应该是发生了什么大事,楚家的人已经在一番血战之后已经撤离,但是现在并不知道具体情况。

    “师弟”林破天欲言又止,有些自责,若是自己晚走几日,便不会有这样的事情发生。

    “我没事的师兄,我们一起找一下我的族人们好吗?”楚喧禾勉强一笑,既然没有看见尸体,那就没有到最坏的情况,一切都还有希望。

    意外于楚喧禾的表现,林破天心中微感心痛,眼前十六岁的少年懂事的让人感到心疼。

    只用了半天时间飞行了近万里的距离,林破天本就是在恢复期,暂时确定并没有发生难以挽回的时候之后,一颗心在放下来,此刻才感一阵虚弱,不过还是强撑着说道,“好,既然师兄还在这里,就不会有事的。”

    “师弟,你先来御剑,我恢复一下。”

    楚喧禾此刻才想起来自己这个师兄用一天的时间走了乱妖岛上很多人一辈子也无法完成的距离。微微愧疚,御剑而起,林破天也不客气,径直坐在了剑上,吐纳恢复灵气,四周的灵气肉眼可见的向林破天汇聚,声势颇大,慢慢为其滋润空空如也的气海。

    楚家算是四方诸城里较强的存在,若是楚家都拦不住敌人,那就只有两个可能,一个是贺兰山脉另一侧的赫连王朝的人,不过赫连与大虞这边多年来相安无事,且如果要袭击楚家自然是声势浩大的一支队伍,这样的话不可能不惊动贺兰山脉中的妖兽,所以这个可能排除。

    那么在方圆千里之内,有实力也有动机的便只剩下甄家,楚喧禾已经想起来香香首夜那晚,出现在万花楼的甄赵达,此刻心中断定十有八九便是甄家所为。

    “甄家?”低头自问了一句,然后御剑往贺兰山脉中飞去。

    楚家要避敌,那就只有一个可能,冒险进入贺兰山脉。

    出城之前,楚喧禾在城内飞行了一圈,在他的感知内,属于楚家的铺子里面基本都是没有生机的,似乎所有的楚家人都消失了,但是其他店铺都是正常的,能感受到里面的生机,只是闭门不出而已。途径万花楼时,老鸨刘妈妈的声音在下方传来,“兔崽子,你还活着?”声音中带着些许的意外和惊喜。

    “下来说话。”

    万花楼外有淡淡的结界,看起来防御力并不是很强,但是着更多的应该是一种底线的象征,告诉别人勿碰之。在楚喧禾接近时,结界裂开一个可供二人进入的口子,然后又恢复了原貌。

    御剑落在了万花楼的后院里,楼中各佳丽都是躲在自己的闺房内,不曾出来,刘妈妈一个人坐在后院中,见楚喧禾完好后,这才放下心来。

    “刘妈妈,我们家发生了什么事?”迫不及待的问出了心中的问题,楚喧禾纠结的等待着刘妈妈开口,怕听到不好的消息,但是自己现在不能逃避。

    刘妈妈叹息一声,开口道:“是岚风城的甄家。”

    “果然是他们。我族人现在怎么样了?”

    “逃亡贺兰山脉里了,我提前得到消息,告知了你父亲,甄家的动作很快,横扫了甄家四周数十城的家族,知道百柳城鬼家被灭,我也才得到消息,便立刻通知了你父亲。”

    “我爹有没有事?”楚喧禾焦急的问道,以楚雄的性子,家族面临这种事情,绝对不会第一个走。

    “整族的撤离当然需要时间,你爹和你楚家长老堂掩护其他族人撤退,楚雄身负重伤,我违规出手救下了你爹,但是他短暂的恢复了一下灵气,便又离去了。”

    “谢谢您。”楚喧禾长揖及地,他知道万花楼有万花楼的规矩是不会允许插手这些家族之争的,刘妈妈出手的恩情,楚喧禾默默的记在了心里,御剑起,直飞城外。

    直到楚喧禾离去刘妈妈才突然反应过啦楚喧禾方才那是御剑而来的,一时间目惊口呆,“十六岁的凝丹?可惜阁内不受男弟子,不然的话若是收了楚喧禾,楚家这一劫便不算什么了。”

    刘妈妈没发现的是,她方才明明看见了楚喧禾剑上坐的男人,却自动无视了,此刻想起来微微奇怪,“那个小子又是谁?算了,还要乘坐别人的剑,看来修为才魂醒或者淬体,这孩子也真是,都什么时候了还带个拖油瓶在身边。”

    “楼主!”

    一个温柔的声音响起,正是楚喧禾已经多日不见的香香,刘妈妈回头便看见了那小姑娘一脸固执的看着她。

    “不用再说,我出手尚且不能改变什么,你一个魂醒境的小姑娘能帮什么什么忙?”

    香香眼中含泪,委屈说道:“我只是想帮帮他,或者他的家人也好。”

    “你现在已经不是接客的姑娘,是正儿八经的阁内弟子,违规出手你是想被罚出阁里,然后做接客的买卖?”

    香香不言不语,只是脆弱的脸上写着自己的坚持。

    “痴儿啊。”刘妈妈叹了声,不理会她的坚持,挥手一股温柔的劲力将香香送回了自己的房间

    贺兰山脉里,楚家的队伍浩浩荡荡的穿行在茂密的林间,近千人的队伍闯入贺兰山自然会惊动山中的妖兽,人族向来都是在妖族的食谱之上,越是修为高深人对妖兽的吸引力就越强。

    天色渐暗,楚家的人围在一起搭起了数个帐篷,生气火堆开始准备食物,队伍中终究还是普通人居多,摇曳的火光为这些迷茫的人,提供了一点点可怜的安全感。

    一处帐篷内,大长老楚伯禹默默的看着躺在临时搭建起来的床上的四长老,二长老楚伯贤也在旁边站着,嘴上还带着为擦去的血迹。

    “我会为你报仇的。”

    四长老听见说话声,努力的睁开眼睛,费力的笑了笑,“你不是一向看不惯老身吗?”一句话似乎用光了所有的力气,闭上眼睛又不在说话了,只是笑容依旧,许久之后再次睁眼,对着大长老说道:“我不想葬在外面,太孤独了。”笑容定格在了脸上,四长老的生机渐渐消散。

    二长老冷哼一声,擦除嘴角的血迹,打坐恢复伤势。

    楚家的撤离虽然及时,但是终究还是和甄家遭遇上了,楚伯贤以一敌四,渐渐不支,四长老以伤换伤,重创了其中一人,这才为二长老赢的来短暂的机会,击退三人,驰援其他人。

    “火化后将骨灰收好。”大长老说完之后,近来两个中年人,将四长老的遗体抬了出去。

    楚家没有火葬的传统,人死是要入土为安的,但是现在的情况,回祖祠时不可能的了,只能火化后等待日后时机成熟再送回祖祠。

    在这个安静的夜晚里,楚喧禾不知道的是那个曾经在族会上为难自己的四长老,悄无声息的去世了,只留下一个小破瓦罐,被年轻的后辈抱在怀里。

    林破天的恢复速度很快,这要归功于对《太清内息决》数千年的掌握。夜半时分,便已经修为尽数恢复。以自己为中心,神识铺开,覆盖了方圆百里,一番搜索后,眼神微亮,他发现了楚家的位置。

    神识的运用,楚喧禾现在也是微微入门,不过范围顶多在方圆三五里之内,且时间不能长久,听到林破天的话,悬着的一颗心终于放了下来,两人落到地面上。

    楚喧禾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服,恭恭敬敬的冲着林破天行了一礼。

    “楚喧禾不知道何德何能被大师兄看中,代师收徒,悉心教导。今日家族蒙难,又劳师兄去而折返,可能接下来还要与敌一战,今生若有幸踏入那登天之境,绝不负我雾宗,绝不负我大师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