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林破天神色复杂,些许谈不上恩惠的恩惠,何至于此,“这都是应该的,师弟不必如此的。”

    “不,我自小就明白,帮人是情分,不帮是本分,大师兄并不欠我楚家什么。”

    “你说的在理,但是你叫我一声大师兄,若是我遵循你所谓的本分,那还配的上这一声师兄?帮才是本分!我知道你心里有事藏了多年,应该与你的家人有关吧?但是我现在记忆有所缺失,我想在你身上发生的事情,或许在我雾宗弟子身上都有过类似的事情。”

    楚喧禾吃惊的抬起头来,自他小时候告诉了所有人自己母亲不是自己的母亲了,没人相信之后,他便将这个事情深藏于心底了,林破天不可能知道这件事。

    “师兄你?”

    “此事回到宗门后,你会有答案的。现在先去找你的族人吧。”

    楚家的众人就在楚喧禾们西南方向四十里处,中间隔了几座山头,林破天御刀带着楚喧禾很快便到了楚家的营地。

    “可有我父亲的气息?”楚喧禾期待又害怕的等着林破天回答,期待楚雄便在人群之中,但是又担心楚雄虽在,但是却已经

    神识大范围的覆盖只是确定了是楚家的人以及他们的位置,既然楚喧禾开口问了,林破天倒也不留余力,神识探去,扫过了楚家的每一个人,包括已经被火化的骨灰。片刻后睁开眼睛,微微揉了揉眉心,摇了摇头,并未说话。

    有时候没有消息反而是好消息,楚喧禾也只能在心中这样安慰着自己。

    楚家一行人自然该知道了他们被人发现了,并且已经用神识扫过了他们,如此强大到可以精确到每一个人神识,不是天觉可以做到的。

    两人未至时林破天强大的已经被楚伯贤感受到,一时间惊为天人,新生绝望,手持镇风剑立于营地上空,已做好了战死的准备。

    其他一些修为稍次的也渐渐感受到那股通天般的气息。

    “天亡我楚氏啊!”众人虽然心生绝望,但是楚家的家规里想来没有投敌一说,纷纷拔剑,凝丹境的御剑纷纷飞上空中,神启境的立于长老堂的长老身后,剩下的魂醒境尚还在淬体的还有根本没有天赋修行的凡人,准备撤离。

    大长老立于空中,站在最前方,脑中不停的推算这,可是无论怎么算都难以为楚家的人算出一条可以走的通的生路,来人气息明显已经超越了天觉,可恨那甄家这是从哪里请来的高人。

    黑色的夜空中繁星点点,月亮也算明亮,一把黑色的大刀上站着两个人,由远及近在众人绝望的眼神中,快速靠近。

    修为最高的二长老在看的最远,看清楚上面的人之后,神色古怪,“是楚喧禾。”

    “他不是外出历练去了吗?这是被甄家的人抓回来了?”

    就连一向多智的大长老此刻也是误会了二长老的意思,任谁也想不到楚喧禾的身边会有一个这样的高手。

    两人在高速的靠近,二长老已经可以看得更清楚一些,带看清楚楚喧禾似乎并不是被绑着后,面色更是古怪,“不是绑着,看起来更像是同行。”

    话音落,空中二人速度突增,转眼便停在长老堂众人身前,众人如临大敌。

    “别紧张,这位是我的师兄,林破天。”

    此话一出,场间所有人悬着的心才堪堪放下,旋即便是狂喜,楚喧禾的大师兄,超越天觉的修为,楚家有救了,一系列字眼出现在众人心中,所有人都主动的选择了忘记楚喧禾什么时候有了个这么强大的大师兄,只在乎楚喧禾现在所代表的希望。

    “这位这位前辈,不知我家小辈说的可是真?”修道无前后,达者为师,前辈这个称呼倒也叫的心甘情愿,更何况林破天可是楚家现在的唯一救星。只是大长老久居高位,前辈这个称呼已经很多年没从自己嘴里喊出来了,有些微微不习惯,更遑论林破天其实看起来很年轻,所以开口显得有些扭捏。

    林破天也不在意,豪爽一笑,开口道:“大长老不必如此,师弟所言不假。”

    人生的大起大落就是如此,前一刻还在忧虑未来的路怎么走的楚家人,后一刻便多了个超越天觉的靠山。

    成人之间的客套楚喧禾不擅长,林破天也不擅长,所以直接省略了。

    “大长老,带人先回楚家吧,甄家的事情交给我们。”

    大长老看他二人似乎都没有先聊几句的意思,当下也是立刻下令,整个楚家浩浩荡荡的回撤黎阳城。

    寻找楚家的路上,又一个问题灵楚喧禾和林破天二人百思不得其解,红渊是他们从甄家手中买下,甄家人如果看见楚雄手中的红渊会不想自己和楚家的关系?为什么还有胆子出手?这个问题一直困扰这他们。

    队伍很长,老弱妇孺和没有修为傍身的被护在中间,二长老负责打头阵在队伍的最前方,营地里还剩下许多人还没出发,楚喧禾听见身后有人走来,回过头便看见了欲言又止的大长老。

    “大长老有话不妨直说。”

    “楚雄他还活着的。”

    “大长老知道如何得知?”

    楚雄重伤被救下之后,稍作调息就又踏上了为楚家断后的路,黎阳城四周都已经寻找了,现在营地里也没有,楚喧禾不由得十分担心,见大长老说的如此笃定,急忙问道。

    “你跟我来。”说完走向自己的帐篷内,楚喧禾在身后默默跟上。

    大长老的帐篷内空荡荡的什么也没有,连其他族人为了照明生的火也没有,只有一颗荧光闪闪的书矗立其内,大多数叶子都在泛着微微的绿光,还有些在不停的闪烁。楚喧禾是第一次见到这种东西,虽然惊奇,但是此刻没有心情欣赏,见大长老看着树上闪烁的荧光发呆,楚喧禾提醒的喊道,“大长老?”

    楚喧禾这才发现,相比于族会的时候,眼前的老人看起来更老了。

    “每一个楚家的孩子,在出生之时便取了一滴本名血,留在这命树上,若是在外出了事情不幸陨落,树上对应的命叶就会熄灭。”说着看向树顶那一片已经不再泛光的叶子,那是属于方才仙逝的是四长老的命叶。这几日这棵树像这样熄灭的,还有很多。

    林破天一同进来了,当然也看到了这颗奇异的树,不同于楚喧禾只看见一片光亮,他能看见那个所谓的命树在一直抽取着大长老的生机。

    “这样只会消耗你为数不多的寿元,而且对于他们的帮住并不大,你那父亲楚雄之所以还能吊着一条命,大概也是因为如此了。”林破天摇了摇头,竟隐隐有些佩服眼前这老人。

    对于林破天能看出来,大长老丝毫不感到意外,淡淡一笑开口道:“老了,残躯而已,能救下几个年轻的后人,很划算的。”

    楚喧禾不明所以,疑惑的看向林破天,后者知他疑惑开口解释道:“你们这大长老用他的生机,在通过这个所谓的什么劳什子命树连接到你们们一个楚家的人,若是有人受伤,他就会用自己所剩不多的生机来化作治疗的灵力,为其疗伤,或许效果不怎么好,但是终归是有一些作用的。”说完便不在开口,他对于别人的选择,从来不会言对错,每个人的环境不同,遇到事情的选择当然不同。

    楚喧禾的印象里大长老还停留在族会坑自己的时候,不过他倒是并没有过于在意这件事情,解释的很直白,楚喧禾自然能明白。“长老您”

    大长老微微一笑,“不必多言,快随你大师兄去救人吧,不出意外的话应该是在甄家关着的,只是他们也不看看人是不是还活着,就算要利用也得让人活着不是嘛。”

    大长老将手指向其中一个在闪烁的荧光,看起来似乎随时都会熄灭,但是仍然在顽强地释放这自己的微弱的光芒。

    “如果我所料不差,楚雄现在是两种处境,不过前者的可能性更高一些。”

    “一,你爹被擒,毕竟你爹一身修为,天觉在即,留着或许对楚家有用,只要找到合适的方法,修行界中恶毒的控制他人的办法不少,甄家应该有这个手段,所以见你的重伤应该是关起来了,死活他们应该并不关心。”

    “二,你爹可能是重伤之后,寻不到我们,现在应该也在这无尽的贺兰山脉里,不过若是重伤如此,以至于命灯都在闪烁了,在这贺兰山脉中应该不会维持这么久这个状态。”

    楚喧禾听完大长老的推断后,对着老人长揖及地,转身打算直奔甄家,却被叫大长老叫住,楚喧禾不解,“大长老有什么吩咐只管说,晚辈定然完成。”

    “那有什么吩咐,你能帮楚家化解这次危机变好,若是可以”说道这里大长老停了下来,将目光看向林破天,“希望前辈为我楚家这死去的族人讨个说法!”

    林破天知他心中所想,血海深仇,岂能不报?不过一切还是等到了甄家在做决定,他终究是局外人,而且滥杀这一项,他一直都无法接受。

    楚喧禾知大长老所想,也知大师兄为人,南怀就曾说过,林破天是个烂好人,不过他现在所着急的暂时还只有楚雄的安危。

    告别之际大长老又取出一物交给楚喧禾,令二人目惊口呆,正是楚雄的红渊。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