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林破天的自责没人看到,独自一人坐在楚喧禾院内,一道墨色的流光自天边飞速而来,落在林破天身边,正是已经飞出去多日才会的墨阳,刀身上并没有血迹,不过林破天知道,萧一定然已经陨落,之所以萧一会觉得自己和林破天能四六开,不过是林破天给楚喧禾一些时间,让其感受生死之间的战斗而已,不过不得不过感慨这厮打架的本事不怎样,逃跑的功夫倒是不错,墨阳竟然追了如此之久。

    楚喧禾并不在楚家内,与楚雄一道在四处寻找着楚喧九的下落,大长老说过楚喧九并无大事,但是至今下落不明,楚雄还是有些放心不下,陈家那边也失去了陈流枫的联系,也和他们一样,加派人手在寻找着两人的下落。

    “老楚,大长老都说了没有大碍,人家活蹦乱跳你急个什么,况且两个人又是一起消失的,说不得在哪里给你造外孙呢。”

    楚雄大手一挥打在了楚喧禾脑袋上,“闭嘴,岂能如此,钱还没给就想先吃饭?做梦。”

    “要不我去找大师兄帮忙吧,我们这样漫无目的的找,要找到什么时候去了。”

    楚雄叹息一声道:“你大师兄消耗颇大,就不要什么事情都麻烦人家了,你以后也要记住,自己的修为才是王道,万不可因为有了强大的宗门就将自己的修为落下。”

    “还用你说,你可得加把劲,多少年了还是神启,我看要不了多久你就不是我的对手了?”

    “呦呵,犯了你小子了,要不现在就练练?”

    楚喧禾鄙视的看了一眼现在还坐在自己剑上,伤势暂未痊愈的楚雄,“就你现在这个样子,去对付你的小甜甜都费劲。”

    楚雄秒懂楚喧禾所说的小甜甜是指万花楼哪位,脸色尴尬,接着就是不解,楚喧禾小时候是非常粘他母亲李清墨的,后来踏入修行后,好像就再也没有过了,而起提及其他女人,楚喧禾既然丝毫没有为其母亲出头的意思。

    “你这样说话,被你娘亲知道了是要生你的气的,说你胳膊肘往外拐。”

    本来和楚雄聊得有些愉快的楚喧禾瞬间沉默了下来,楚雄静静的观察这楚喧禾的神情,心中不明其意,“怎么了?”

    楚喧禾沉默了很久,展颜一笑,“没什么,她应该不会在乎的。”

    男人之间在聊到女人的时候总是显得兴趣颇大,不知道楚喧禾是不是,反正楚雄是这样,不去想李清墨那火爆的脾气知道自己儿子这样会怎样,而是开始好奇楚喧禾的事情,“听说你那个香香在你买下首夜之后,就再也没接过客人,在万花楼里当了个清倌人,啧啧,这女子对你可是一往情深呀,怎么样要不要娶回家做小,以后再给你找个大的。”

    那个眉眼如水般的女子出现在楚喧禾脑中,楚喧禾微微摇头,“并无事发生,所有肌肤至亲,但是并没有走到哪一步。”

    楚雄贱贱的一笑,“别装了儿子,大家都是男人,我懂。”

    楚喧禾摇了摇头,“真没有发生什么,儿掰你。”

    “什么?你小子花那么多银子,合着晚上什么也没干?败家呀,我怎么生了你这个玩意儿,不行我要去把钱要回来。”

    楚喧禾一阵头大,想象着楚雄大闹万花楼,旧人相对,不是叙旧情,反而是讨债,忍不住摇了摇头,“我要是没记错,你还欠人家万花楼银子吧。”

    楚雄一阵尴尬,不知如何言语,他当然不可能真的去要钱,玩笑而已,嗯,玩笑而已。

    两人漫无目的这搜寻着,楚家内林破天也没有一直闲着,他恢复的速度远非一般人能比,为了给楚喧禾解决楚家这个后顾之忧,林破天要为楚家布置一座大阵,因为雾宗从来就没有阵法这种东西,楚家能提供的材料十分有限,楚喧禾决定自己贺兰山一趟,去寻找一些高阶的妖兽,至少也时六阶左右才行。

    踏空而起转眼间消失在楚家,三日后,贺兰山内林破天落在一只了一直赤尾雕身边,微微皱眉,令他感到奇怪的是乱妖岛内的赤尾雕数量似乎有些多。这种妖兽体内是带有一丝神兽凤凰血脉的,和赤尾雕一样数量较多的还有千机蟒,在联想到之前楚喧禾在岚风城内仙女湖下的阵法,一个连他也感到一丝震惊的猜测在脑中浮现。

    乱妖岛下是不是镇压着什么洪荒异种,无论是之前黎阳城内丰阳山下的封印,还是岚风城下的封印,都是汲取生机滋养更深处的某些存在,不过他并没有感知到下面有任何生命存在,破虚境的感知能力本就已经可达方圆百里,加之他本身实力就算是在破虚,也远非一般域游可以相比的感知力,不可能下面有生灵而不被他发现,若是有那就只有一个可能,下面的物种,修为还在自己之上。

    虽然林破天再次之前未曾来过此地,不过经过这几年在这里的相处,也知道了这里已经有了几千年的历史,若是下面真的有什么存在想来也早已经寿终正寝了。

    暂时抛开脑中那些乱七八糟的想法,决定日后修为彻底恢复了再来探查,继续游走在贺兰山脉中为楚家的大阵寻找材料。

    另一边楚雄与楚喧禾二人在踏足了诸多城池之后终于找到了消失的楚喧九和陈流枫二人,两人居然就在岚风城内,只是被关在了城西的极为偏远的一处私宅之内。

    两人倒是没什么大碍,只是楚喧九饿的够呛,若不是陈流枫袖里乾坤内还带着些许食物,或许真的就要自己割肉来喂楚喧九了。原来那日在岚风城拍卖不成没有拿到红渊之后他二人并未离去,而是跟随甄家人之后伺机而动,打算强行夺回红渊,陈流枫高估了自己的能力,也低估了对手的手段,虽然是埋伏人家,但是还是被甄家人所擒,二人就地被关在了岚风城。

    之所以没有除去二人,是因为陈流枫自自报了家门,还顺带说出了楚喧九楚家家主之女的身份,大事在即,甄家不愿被两家长老察觉有后辈死亡,引起警惕,所以才将二人就此关在起来,层层阵法下,两人直到现在才被发现。

    四人一起坐在楚喧禾的剑上,暂时返回楚家,楚喧禾无奈又一次当起了司机,一路上楚雄絮絮叨叨听得楚喧禾十分头大,无非是各种楚喧禾如何如何厉害,楚喧禾师兄林破天如何如何了不起,听得两人一阵惊疑。

    自从有了儿女情长之后,楚喧九对于楚喧禾的那份不舒服的心思就淡了很多,此刻得知这次是楚喧禾的原因,楚家才能幸免于难更是为之前自己的所作所为感到有些羞愧。

    “喧禾,我”

    “你别说话,你这样我真的不习惯。”楚喧禾第一时间就打断了楚喧九的话,想到这个泼辣,没事就喜欢给自己找不痛快的姐姐突然对自己好起来,就忍不住一阵鸡皮疙瘩。

    “哼。”楚喧九微气,骂道:“下贱。”说完之后看见目镜口道的陈流枫才想起来自己的意中人还在面前,暗暗后悔自己说错了话。

    “小陈,你是独子?”

    陈流枫不解,楚雄为什么问这种问题,疑惑答道:“是,不知伯父是想”

    楚雄嘿嘿一笑,不言不语,心中暗乐,陈家家大业大,不必楚家小,更是经营者诸多城市的赌坊生意,家中钱财无数,一想到此,忍不住笑了出来。

    陈流枫不解楚雄笑什么,只觉得不太舒服,开口道:“伯父?”

    楚雄也意识到自己失态了,轻轻咳了声,恢复到严肃的面容,“你与我女儿最近在这宅内可有发生什么不轨之事?”

    “伯父说笑了,流枫乃君子也,怎会对小九无礼。”

    “你说没有就没有?九儿,有没有?”

    “呃,爹,这个有还是没有?”从小精明的楚喧九也是不知道楚雄想干什么,但是本能就和楚雄站在了一起,仔细观察着楚雄的眼神,楚喧九敏锐的从楚雄眼中看到了一丝金钱的欲望,瞬间明了,恼怒的瞪了一眼楚喧禾,暗骂肯定是这厮将自己和陈流枫的事情告诉了楚雄。

    “爹,我就算说没有,此事传出去以后,孩儿还怎么做人,男未娶,女未嫁的。”

    御剑的楚喧禾不明所以,转过头来问道:“你还在乎这个呢?”

    “闭嘴,让你说话了吗?”楚雄第一时间打断了楚喧禾的话,看向楚喧九严肃的开口道,“此事传出去的确有毁你声明,要不一不做二不休,直接杀了这小子,此地正好人烟稀少,就地埋了,你看如何?”说完不知道掏出了自己的红渊,刀身红光乍现。

    陈流枫被吓得脸色发白,多日封禁此刻修为尚未恢复,加之自己怎么可能是楚雄的对手,一时间楞在原地,自己做错什么了?

    “伯父,怎可如此?我与小九情投意合,定会娶她为妻,为此事负责的。”

    楚雄见他这般,这才收齐了红渊,脸上重新戴上笑容,紧接着又面露难色,开口道,“其实我倒是很看好你的,只是不愿让九儿拖累了你。”

    陈流枫心中忐忑,不愿意拖累我,所以杀了我?这是什么逻辑鬼才?“不知伯父所说的拖累是指?”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