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齐笑春此刻已是气急败坏,相比林破天的戏虐,楚喧禾这种态度更让他难以接受,“你你们给我等着!有种别走。”说完似乎觉得说的不够充分,又开口补充道:“你们想走也行,反正你们逃不了。”转身便离开了,林破天没有阻拦,笑着目送齐笑春离去,他倒是觉得这齐笑春十分可爱。

    掌柜的战战兢兢地的将他送至客栈门口,生怕到时候再来时候牵连到他,齐笑春没能楚喧禾二人身上占到便宜,一肚子怒火尽数发在了掌柜的身上,一掌下去将掌柜的从店外路上,击退至店内,一口老血吐出,看起来十分凄惨,齐笑春见这一掌效果十分不错,满意的笑了笑,火气微消,看着客栈冷哼了一声,转身离去,不出意外的话下次到来,就在不久之后。

    楚喧禾心中有些过意不去,自始至终他到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只是不想与那齐笑春纠缠而已,爽快认错,谁知道怎么就刺激到了他,牵连了此间客栈老板,楼下的情况已经凝丹的他自然可以感知到,实在不曾想到这齐笑春竟然说动手就动手,急忙打算下去查探,却被林破天微笑的拦了下来。

    “师兄?快去救治这老板呀。”楚喧禾十分不解,眼前师兄为何一反常态,按照惯例林破天这个时候难道不是化身活佛吗?

    “装的!客栈老板有魂醒后期的实力傍身,可怜那齐笑春不过淬体而已,怎么伤他?”

    果然如林破天所说,楚喧禾再次神识扫过楼下,那老板已经起身, 盘了拍身上的灰尘,稳步向着楼上走来,看起来哪有半分伤势的样子。

    踏上楼梯再拐,老板又一次出现在两人面前,苦笑一声,“两位还是逃吧,现在走或许还来得及,我也收拾收拾回族内暂避了。”

    林破天饶有兴趣的开口问道:“为何要逃?”

    “两位小哥不是本地人吧,你们有所不知,那齐笑春性子古怪多变,但其实也不算心狠手辣之辈,只要他不吃亏,不拂了他的面子,他一般都不会太过计较,你二人其实方才好好认个错也就没事了,但是现在恐怕此事难以善了了,他那父亲齐守一可是如今的溪遥宗宗主,一身修为 通天,且极其护犊,哎,话我带到了,二位自便吧。”

    楚喧禾对着掌柜的微微拱手,谢过这掌柜的好言提醒,不过并没有离去的意思,别闹了,钱都花了,他能走?心里对于那什么劳什子齐守一根本没有放在心上,有林破天在此,有什么好怕的。

    掌柜的见他二人无动于衷,丝毫没有担心害怕的意思,也没有离去的打算,好言难劝找死的鬼,叹息一声独自一人下楼收拾东西跑路了,客栈没了再建便是,这地皮始终是他们族内的,但是自己的命要紧,此时不走,就来不及了。

    齐笑春的大嗓门自然也被客栈其他客人听见,掌柜的跑路之后,那些客人陆陆续续的也就收拾行李离开了,他们可不想被殃及池鱼。

    偌大的客栈片刻间竟然只剩下林破天和楚喧禾二人,楚喧禾还没有见识过真正的修真界是什么样子,无知所以无惧,林破天实力弱时未出雾宗,待出山之时,天下家已经难逢敌手,所以也不懂这些底层的蝇营狗苟。

    林破天还想和楚喧禾聊聊,但看他有些心不在焉,也就回到自己房内,等待那个所谓的“大事了。”

    之前一直在考虑自己灵器的事情,被齐笑春莫名其妙这么一闹,楚喧禾感到一阵无趣,内视气海,金丹依然璀璨,其中第二条纹路已经隐隐在闪烁,看来离突破到第二叶已经不远了,当下盘腿坐下,开始打坐吐纳。

    时间并为过去很久,也就半个时辰不到,客栈外响起了嘈杂的声音,楚喧禾微微一感知,十分无语。

    果然齐笑春不负众望,又一次站在了楼下,只是客栈已经被人团团围住,有三十余名衣着统一的修士此刻已经在各自施法,阵法初成,将两人困在里面。

    阵法一道,就是将现有的力量特殊的结合在一起,发挥出其成倍的威力,远不是普通的一加一等于二这么简单,不同类型的阵法又有不同的作用,楚喧禾微慌,因为没见过这种阵仗,在乱妖岛阵法可都是有灵器组成,用来镇守族门的。

    走出房间来到林破天房内,林破天此刻正惬意的为自己沏茶,看起来丝毫没有担忧害怕的意思。

    “师兄,可以应付吗?”

    林破天知道他说的是外面那些人,微微一笑,“为兄擅长刀法,不是很懂阵法,但是他们这个阵法很一般,冒牌的困仙阵而已,不用担心。”

    楚喧禾闻言想贺兰山林破天砍向南怀的那惊艳的一刀,暗暗点头,师兄的刀法的确举世无双。

    虽然心里对林破天十分自信,但是这里毕竟不是乱妖岛,楚喧禾在得到林破天的宽慰之后放下心来。

    外面的人在布阵对付里面的人,里面的两位却在闲情逸致的喝茶,楚喧禾甚至觉得有些无聊,告别了林破天别又回房间,反正打起来也轮不到他出手,与其在哪里等着后文,不如修炼。

    几日来一直未曾说话的小爱突然开口,引起中还带着一丝兴奋。“那个阵法,很有意思。”

    “偶?你懂阵法?”

    小爱有些不屑的开口,“阵法,就是将固有的能量以特殊的运转方式组合在一起,发挥出更大的作用,究其根本,不过是运转方式和构成的方位还有能量的大小。”

    “我现在就解析一下他们这个阵法。”小爱说完之后变没了动静,提到阵法楚喧禾突然想起来自己那日救楚雄之时,破开牢门时所使出的神通。

    林破天曾说过,《太清内息决》不带固定神通,一切全靠自悟,破牢门时满腔怒火忽略了这个事情,这时候才想起来自己竟然创造了一门神通。

    一个由自己自《太清内息决》中开辟出的神通,想着这里楚喧禾心中一乐吗,决定为其去个名字,回忆起破阵时的场景,怒火中烧时那股力量霸道而玄妙,叫什么名字好呢?

    《愤怒的霸道玄妙破阵手》?楚喧禾立刻否定了这个想法,原因无他,主要名字太长,日后自报神通的时候有些麻烦。思前想后,最后决定就取名《破阵手》。

    另一边,林破天没有继续坐在屋内,出了客栈站在了众人身前,齐笑春见他出来,神色有些得意,“如何,现在给我跪下磕三个响头,我说不定还是可以原谅你的,不然等会家父到了,事情就没这么简单了。”

    林破天原本是在看阵法,听他这样说来了兴趣,“真的吗?”好像只要齐笑春说真的,他便会立刻跪下磕头的样子。

    齐笑春一时间不知道怎么回答,想到早些时候早客栈内楚喧禾认错时候的的干脆,他还真有些不确定起来,万一林破天真的这样做了,自己要不要原谅他?想了想还是冷哼一声开口:“我后悔了,你那同伴太没下限,都不知道错在哪里,就认错,你们这种人没骨气,磕头没用。”

    林破天摆了摆手,“小可爱,别人说什么你都是这么认真?”

    “小可爱?”齐笑春一愣,自己可是这南望城中的混世小魔王,他竟然叫自己小可爱?这无疑实在侮辱他,冷哼一声,“你就继续嘴硬吧,等会我也想看看是家父的拳头硬,还是你的嘴硬。”

    “好啊。”林破天淡淡一笑,缓缓向齐笑春走过来。

    齐笑春微微害怕,自己修为本就差的可怜,加之林破天的身影高大给人一种压抑感,但看到身边这些人布下的阵法之后,心中微定,此阵法名曰囚仙阵,虽然没有攻击性,但是困人绝对是一等一的存在,三十多名凝丹一起出手,即便是天觉境也断然不可能破开。

    围观的人很多,虽然这小魔王性格多变爱惹是生非,但是一般人若是不忤逆他,齐笑春一般是不会找人事情的,他做了什么事情跟在身后叫好说不定还会得到些赏赐。

    人族向来爱看热闹,特别是这个热闹不会波及的自己,反而可能会得到赏赐,在一票叫好声中,林破天缓缓向齐笑春走去。

    意料之中林破天应该为了破阵大打出手,然后无奈放弃没有出现。林破天什么也没做,就这么径直自阵法内穿过,走到了齐笑春的身边,微笑的看着他。

    无论是吃瓜群众也好,还是全力布阵的一众凝丹修士也罢,当然也包括此刻目惊口呆的齐笑春心底都有一个疑问。“他是怎么做到的?”

    他们不知道,但是楼上的小爱却清楚的看到了,在林破天触碰到阵法的一瞬间,周身的能量融入了进去,仿佛他就是那个阵法,那个阵法就是他,两者没有任何区别,所以才没有对林破天造成任何阻拦效果。

    “你那师兄,似乎对阵法十分精通呀。”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