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林破天作为唯一现世的雾宗弟子,曾几何时也算是搅动风云,多年前离奇消失后,再无声息,一度让世人都纷纷猜测是不是已经被不知名的高手所诛杀,但是依然高居影杀悬赏榜的榜首表明这厮依然游荡在世间的某个角落。

    齐守一想破天没没有想到这凶神会出现在自己的眼前,而且丝毫没有掩饰自己身份的意思。

    “林破天?”齐守一开口,虽然事实如此还是难以置信。

    林破天的笑容依然宛如春风,“正是在下,听令郎说你的拳头很硬?”

    丝毫没有掩饰自己身份,林破天大大方方的承认了,四周响起一片惊呼,如果非要找个赐予形容林破天在大虞王朝的情况,那就是大虞王朝里的一股泥石流,无人不知,无人不晓。

    一个个隐在角落里的身影迅速离去,将林破天再度现世的消息传递出去,这可是一位移动的金库,任何人只要能诛杀了林破天,摇身一变就有那个经济实力开山立派。

    齐守一行事虽然凶狠无度,但是那也是对比自己弱的人或者宗门,此刻对上林破天已经是后悔莫及,但是倒也并不怕,毕竟在这城中,除非是大虞朝廷的人,有朝廷的令牌加持,否则在这阵中,人人平等。

    “你这样堂而皇之的承认自己的身份,不怕?”

    林破天不解,“怕什么?”

    “我承认你这实力应该在我之上”

    “自信点,把应该去掉。”

    “哼,就算我敌不过你,那有如何呢?你能在这大阵之下杀了我?我劝你现在就离去吧,你的情况你自己不清楚?”

    “我也想走呀,传送阵的钱不够,要不你先借我点?我到时候一定还你!”

    林破天的话让齐守一一愣,四周的人也是微微愣神,名动天下的林破天,没钱传送?

    “你你什么意思?”齐守一以为他是要讹诈自己,虽然他的实力不入林破天,但是在这城中逃还是可以做到的,但是也不愿意直面这位,接着补充说道:“我并未带银两在身。”

    “没关系,你把你父子二人的那个传讯玉简给我,我等会给你们打借条。”

    “你伤我弟子多人,就是为了这么两个传讯玉简?”齐守一将自己和齐笑春的传讯玉简拿出,有些难以置信,毕竟他并不知道事情的来龙去脉,按照惯例以为是齐笑春惹得事情,但是既然对方是林破天,那就肯定是林破天的错,毕竟这位是出了名的恶人,尽管他也不知道林破天恶在哪里。

    “那不是一回事,是你这小宝贝自己跑来大闹一番,我现在问你借钱,是因为你逼我暴露了身份,是你让我走的,你不得借点路费给我?放心,不白拿,给你打借条。”

    借条?齐守一再次愣神,他并不相信林破天说的话,但是看林破天如此大闹一场居然就只是为了自己手中的两个传讯玉简,拿在手中的玉简突然变得沉重起来,难道这玉简有什么特殊不成?自己定然是没有发现里面藏着什么自己不知道的惊天秘密。

    围观的人也没人相信林破天的话,不相信林破天只是为了变卖银两才要那两个玉简,一时间纷纷看向齐守一手中的玉简,眼神逐渐火热,这里面闹到藏着什么远古秘宝的消息?

    “既然都是误会,那就不打了,我适才有想起来,身上还是有些银票在身的,这样我借给你便是。”齐守一迅速的将两个玉简收入袖里乾坤之中,并且拿出了三百万两银票,这个数值正好是两个玉简的价格,手中已送,三张大面额的银票向林破天飞去,在林破天欣喜的眼神中接下。

    “好,我这就去给你打借条。”说完便往客栈内走去,十分开怀。

    齐守一静静的看着林破天进去,感知林破天的确是去了客栈柜台拿纸笔,心中冷哼一声,“演?这两个传讯玉简绝对有秘密,他定然待会待会再次袭来抢夺,你们守在这里,我这就护送玉简回宗门,进了宗门就安全了。”说完便留下一众七倒八歪的弟子,带着齐笑春消失在长街之上。

    普通人看客已经在听到林破天的凶名之后离开了此地,现在剩下的那些人都是各方势力在城中的眼线,有人悄悄跟上齐守一,已经通知了门内高层,准备出手抢夺,也有人还在这里等待着看林破天的反应。

    不一会林破天再次出现在客栈外,见已经不见齐守一的身影,眉头微皱,齐守一若是 不接了这借条不就等于他是在抢了吗?这可是触犯门规的事情。神识铺开,很快便发现了齐守一已经高速的往城门方向离去。

    林破天反身进入客栈带着楚喧禾急匆匆的追了上去,可是这一行为落在周围那些人眼中便成证实齐守一手中的玉简绝非一般之物,当下也不在犹豫,纷纷出动联系人准备围捕齐守一。

    溪遥宗的确是荆州最大的宗门,但却并非唯一的宗门,连着悬赏榜第一人都看上的东西,一旦拿到手,拿着以后荆州的天就要换一换主人了。

    所有人都误会了林破天的意思,他真的只是单纯以为齐守一身上没钱,所以才开口的。城中禁飞,但是这一禁止好像在林破天的身上失去了效果,为了不触犯门规,此刻也顾不得会不会引起围观,带着楚喧禾朝着齐守一的方向飞去。

    这一举动再次引起一阵骚动,任何一个州府的主城,都可以轻易镇压哪怕融元境的强者,绝非人力可抵抗,可是林破天就这么大摇大摆的飞在空中,完全没有引起大阵的反应。

    这一点又再一次刷新了众人对林破天的认知,难道林破天是朝廷的人?雾宗弟子不是不会参与俗世纷争的吗?有此猜想是因为除了有朝廷的令牌在,无人可以在阵法中如此来去自如。

    尽管林破天速度十分快,但是赶到城门之时,还是只能看着齐守一先一步踏出了城门,除了城门后看见身后的林破天楚喧禾二人,惊悚之极,他也惊叹于林破天居然还是朝廷的人,但是来不及向那些事情,此刻护宝要紧,施展全身修为化作一道流光,往远处奔逃而去。

    林破天并没有追出去,而且矗立在城门口开始思索,此事如何处理。

    楚喧禾一头雾水,“师兄?”

    “嗯?怎么了?”

    “那玉简是什么宝贝?”可怜楚喧禾生在乱妖岛,这也是第一次见这种东西,居然可以通过这个传音给他人,传音入耳距离十分有限,有了这东西,岂不是可以联系很远地方的人。

    林破天知道他从未见过,既然已经无法追上,那就先返回客栈吧,城肯定是不能出的。

    “你谁传讯玉简啊?这可是好东西,百器宗以秘法炼制,可以传音距离几乎无限,不过就是收费贵了些,除了买玉简还要预存话费,一字一两,十分坑爹。”

    “难怪这么多人追出去,这等宝贝确实太难得了。”

    林破天方才在想如何将借条拿给齐守一,听闻楚喧禾的话才看到,浩浩荡荡的人已经纷纷涌入城外,纷纷向着齐守一离去的方向追去。

    “呃,这宝贝虽然难得,但是可以买到啊,只要有钱就行,他们或许有别的事情吧,这么匆忙,应该是家里女儿要生孩子了,嗯一定是这样。”

    楚喧禾不知道什么原因,也没见过外面的世界,听林破天这样讲有些将信将疑,但是自己也没有什么见解,只得感慨一声,“果然不亏是大城市,这生孩子都讲究一起生。”

    “师兄为什么不追了?”楚喧禾问出了心中的疑问,因为方才林破天如此着急,现在却不追了。

    林破天意味深长一笑,“不能追,身份暴露了,现在的修为可还没恢复到可以肆无忌惮的程度,城里安全,有大阵。”

    虽然不知道详细,但是这几日城里的生活,一些常识还是知道的,岚风城的口头上的禁飞不一样,这里是真的不能飞。

    “师兄你是怎么做到的?”

    林破天笑眯眯的拿出一条长鞭,正是打神鞭。楚喧禾不明白,带着询问的眼神看着他。

    “大虞皇室的东西,有这个在,大虞除了神都那座大阵,任何地方大可去的,而且修为随意施展,所以现在只要我们不出城,嘿嘿,没人可以奈何我们,凝丹?人数来的再躲也没用。”

    楚喧禾这才明白,原来林破天那日要南怀这打神鞭的含义,原来是因为这个,不愧是大师兄,虽然有时候不靠谱,但是还是很有远见的。

    两人返回客栈,但是这一次没有选择飞行,毕竟那样太引人注目,飞到哪里都是一片惊呼,身份已经败露,可不能砸了宗门的名声,雾宗是不参与纷争的。

    回到客栈的时候天色已经暗了下来,林破天有些心不在焉,还在思考这如何将借条亲手交到那齐守一手中,雾宗弟子是非常有原则的,不偷不抢公平交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