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林破天稍微恢复了些许灵气,面色看起来好了许多,这才将楚喧禾放出。

    映入楚喧禾眼帘的是熟悉的客栈,只是上面已经被林破天撞出了一个洞,可以看见今天的月色很是不错。

    “师兄,你这是”

    林破天手段层出不穷令楚喧禾有些傻眼,因为林破天打总是在打破修行界的常,比如活人纳入袖里乾坤。

    林破天的伤势自然不会表现给自己的师弟看,伪装的如平日一般云淡风轻,“小阵法而已,在离开客栈之前我变在这里定了点,逃肯定是逃不出去的,所以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

    这一番计算与演技令楚喧禾十分钦佩,不愧是大师兄,破虚境就可以戏耍这个世界的顶尖战力存在。

    楚喧禾想要问问林破天关于夏宁语和他的事情,却被林破天先一步开口,“师弟,你就在这楼中修整,隐匿好自己的气息不要被人发现,我外出一趟,明早回来。”说完不由楚喧禾在开口,便纵身消失在夜色之中。

    楚喧禾只得无奈回到自己之前住的房间内,也不知道白天时候两人逃命有没有引起城内的关注,反正此刻长街之上,在楚喧禾的感知内依然是毫无一人。

    林破天的身影隐在月光下的阴影中,在城中穿梭,没有选择飞行,不一会便到了城外,之所以如此,只是之前的定点传送对于现在的他来说消耗实在太大,加之又是在力竭时候使用,伤到了他到本源。夏宁语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想通,反身再来找,自己现在急需恢复实力,在城中以他深厚的《太清内息决》,四周的天地灵气流动的速度定然会引起城内隐藏的高手注意。

    出的城外没有沿着官道行走,而是径直奔着山林之中去了。

    次日清晨,楚喧禾自修炼中苏醒,醒来时候便看见了林破天已经坐在了自己的房内,见楚喧禾醒来,林破天报以微笑。

    林破天率先开口道:“师弟你昨日似乎有话要问我?”

    “其实也没什么,就是关于那个女子的事情,我记得南怀说是四处欠债所致,现在看来似乎不是,大师兄,你不对劲偶。”林破天的强大,另楚喧禾感到心安,此刻开起来玩笑。

    林破天尴尬难言,讪讪道:“很多事我不记得了,但是我与她似乎是有一门亲事,南怀应该是道听途说了,你看为兄像是那种人吗?”

    “大师兄,恕我直言,很像,你分明就是个没钱的色鬼,哈哈。”

    林破天认真的审视了一下自己,确认楚喧禾应该是胡说八道,嗯,自己一定是个翩翩君子,怎么可能是色鬼呢。

    “大师兄,那个女子是?”

    “藏香阁的阁主,夏宁语,也是现在大虞为人所知的十大融元境高手之一。”

    虽然之前已经知道了,但是自林破天亲口说出后还是隐隐震撼,大虞修行中人何止数千万,这可是最顶尖的存在,被这样的一个女子盯上,将来的日子恐怕是不好过了。

    “大师兄。”

    “嗯?”

    “依我看,要不你就从了吧,大家都是男人,我懂你,你就是嘴硬,哈哈。”

    “乖,别闹,师兄是那种人吗?”

    两日的对话小爱总是喜欢时不时的在楚喧禾心里感慨,比如此刻,小爱就有些遗憾的道:“年少不知软饭香,错把青春倒插秧,哎,还是年轻。”

    楚喧禾注意到林破天的那个夏宁语似乎也喜欢说“乖”,这一点不知道是不是从林破天身上学的,反正这两个人定然是有什么不为人知的秘密在,忽然想起那天女子叫大师兄的称呼,有些疑惑的开口:“师兄,虞硕天是?”

    “偶,那个呀,以前的名字,入了宗门之后师傅便为了改了。”

    “师兄说过,大虞皇室擅长阵法。”

    “嗯,怎么了?”

    “大师兄入门前姓虞,而且精通阵法。”

    “是呀,怎么了。”

    “皇室也姓虞。”

    一个惊人的想法在楚喧禾内心酝酿,虽然虞姓天下人多了,但是姓虞,且精通阵法,而且和皇族的势力藏香阁阁主不清不楚,那么眼前的林破天

    林破天不明白他问这些无聊的问题干什么,“然后呢?”

    “所以大师兄是大虞皇室的人?”

    林破天想了想,没有否认,“嗯,勉强算吧,如果没有被师傅收入门中,会成为大虞的前任神皇,此刻已经寿元大限,老死了,现在我已重活一世,那些身份不算了的。”

    楚喧禾无论如何也想不到自己朝夕相处的一条大黄,然后现在的师兄居然差点便是大虞的神皇,无论什么宗门和这个身份比起来,都显得不值一提,这是坐拥天下的人。

    “大师兄,你藏得好深,这么牛13的事情,居然没有告诉我。”

    林破天不懂他说的牛13的意思,但是也知道反正就是形容很厉害的赐予,淡淡一笑:“你也没问过我啊?又不是什么值得炫耀的事情,没事挂在嘴边做什么。”

    楚喧禾也不知道怎么开口了,毕竟神皇这种身份在大师兄看来是没什么值得炫耀的,他还能说什么呢,连小爱也在楚喧禾识海内感慨人比人不如人呀,就像是阿姆斯特朗登月才拍了十八张照片,而有些女人上了趟酒店就拍了一本厚厚的相册。

    “那我们下一步怎么办?传送阵肯定是不能用了。”

    林破天不解,“为什么不能用了?”

    “我们都暴露了,还去自投罗网呀。”

    林破天这才知道楚喧禾在担忧什么,之所以没反应过来是因为他从来就没想过有人会因为这个苦恼,“小事,不用担心,走了,先离开这里再说。”说完自信的带着楚喧禾离开了客栈。

    没有直奔万花楼离开,而是去了城外,特意隐匿了气息,所以倒也没本人发觉这两人又去而复返了,出的城外,径直朝溪遥宗飞去,离开之前还有一个很重的事情要办,就是林破天手中的欠条还没拿给齐守一,这可是事关门规的事情,之所以定点在这里再次回到南望城,除了这里相对来说不容易想到之外,还有一个重要原因就是因为这个。

    溪遥宗的位置并不难打听,毕竟是这荆州第一大宗门,宗门位置便在南望城往西百里一片山脉之中,铺盖范围之广可达数百里,这里的灵气之充沛可谓楚喧禾生平所见之最。溪遥宗的护宗大阵是开启的,这个一向在这荆州只手遮天的宗门此刻是一副如临大敌的样子。宗门大阵之外林中隐藏这数个身影,虽然他们竭力隐藏了气息,还是被林破天提前感知到了,避开了他们。

    如往常一样,所谓的护宗大阵在林破天面前形同虚设,两人自一个无人的角落偷偷溜进了溪遥宗之内。

    林破天的隐匿身法,自然高明,楚喧禾则是让小爱为他隐匿气机,两人悄无声息的进入溪遥宗并没有引起任何人的注意。

    神识如网一般铺开,在林破天的控制之下他的神识如一根根丝线,用最少的精力探知最大的范围,而且不被人发现。

    两人不断的切换这位置探索这齐守一的位置,终于在众多山头之中,找到了齐守一。

    此刻的齐守一正和一众长老在一片精美的阁楼之内一起商议这什么,林破天控制这自己的神识稍微加大了一些,听到了他们的对话。

    “宗主,恕我直言,我等一众长老已经对此物反复检查过了,它确实就只是两个普通的传讯玉简。”

    “不可能,绝对不可能,若是普通之物,那等魔头会亲自讨要?后来还一路追到了城门处,检查不出来里面藏着的信息,只能说明你们的无能。”

    “哎,守一,可是这东西真的就只是普通的传讯玉简,你让我们能检查出来什么?”

    “师傅,宗门之外的细作你们也看见了,现在都是在等着我们关闭大阵,一旦闭阵顷刻间便会有众多宗门蜂拥而至,难道他们也不识货?就只是为了两阁普通的传旭玉简就和我们溪遥宗开战?”

    之前的说话的老者,长长叹息一声不在开口,齐守一的声音再次响起,“还要蓝帆各位长老勿要藏拙,有什么手段尽管使出来,找出了这其中的秘密,我溪遥宗定然不用在蜗居在这荆州之内。”

    “是。”一群苍老的声音应下,再无声音,齐守一走出了那片阁楼。

    齐守一离开之后,并没选择飞行离去,而是步行下了山,他心中烦闷,此刻向独自一人走一走,他没有注意到的是两个身影悄无声息的远远吊在身后,离开阁楼到了山间,已经离其他人有了一些距离,那两个身影才慢慢靠近。

    正当齐守一纳闷那东西绝对有秘密,但是为什么探查不出来的时候,一个声音在耳边响起,令他毛骨悚然。

    “兄弟,溜达呢?”齐守一转过身便看见那两个让他险些魂飞魄散的身影,两人脸上都带着可怕的笑容,什么话也没有说,也没有惊叫,齐守一第一反应是运转起毕生修为,转身便逃,可是刚刚飞起的他,一阵诡异传送的波动后身影又出现在了原地,那两个恶魔依然看着自己。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