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进入店门之后立刻便有小二迎了上来,“客官,里面请,想买点什么灵器?”

    楚喧禾隐隐佩服,这百器宗位列大虞四大宗门不是没有道理的,如此强盛的宗门,而且百器宗三个字已经代表了灵器的品质,但是这服务态度却依然这么好。丝毫没有店大欺客的样子,百器宗的门店里人并不多,至少大厅里面是这样,这属于半年不开张,开张吃半年的生意。

    两人被小二迎到了包房之内,先为两人泡上了一壶上好的灵茶,楚喧禾还是第一次和这种东西,除了茶香之外,里面还蕴含着淡淡的灵气,虽然不多却让其感觉十分舒服。然后小二这才拿出了一本厚厚的册子供二人观看,里面详细的写有每一件灵器的品阶和功能,价格也是明码标价,翻开册子之后才知道,大厅里面摆放的那些只是冰山一角。

    服务不错,灵器也是十分周全,下至五品下阶,上至二品上阶都有售卖,只是这价格却看得楚喧禾忍不住有些牙疼,最贵的那几个二品上阶的灵器价格一度冲到了百万两黄金,单单是这一把灵器,卖掉整个楚家也买不起。

    “看好了没师弟?”

    楚喧禾正疑惑师兄要给自己买什么,听他这般问,还以为是想要什么就给他买什么,有些纠结的开口,“师兄,我们钱不够呀。”

    “够呀,怎么不够,买个传讯玉简而已,你那里不是还有三百多万两呢嘛,买一个,再交一万两话费进去。”

    感情是足迹自作多情了,本还以为林破天时代他来看灵器,为自己买防身之物呢。

    “那你让我看这个作甚,哎,白开心一场,还以为师兄有什么私房钱呢。”楚喧禾一脸无语的道。

    “哈哈,带你涨涨见识而已,师弟你在想什么呀,这些灵器哪里值得花钱买,到时候师兄带你去买好的。”

    “算了吧,便宜的都买不起,还买好的。”

    “不要慌,到时候你就知道了,为兄自有打算。”林破天高深莫测的一笑,两人唤来小二,让其为楚喧禾取来了一个传讯玉简,小二对此并不意外,这些富商哪里会用什么灵器,带着“娇妻”前来,多半是买传讯玉简,好方便线下偷偷背着正房联络,这些事小二见得多了。

    恭敬接过灵器手册,不一会为楚喧禾取来了一个玉简,为楚喧禾取来了很多歌玉简,每个样式款式又不相同,价格差异也是极大,最便宜的五十万两,最贵的上到两百万两。女子样子的楚喧禾在小二诧异的眼神中,选择了最便宜的哪一款。

    小二心叹傻女孩,这种宰肥羊的机会居然放过,不过还是面带笑容的为两人办理好,并充了一万两话费。

    出的客栈后,两人又在城中闲逛了一会儿才返回客栈,到客栈之后林破天破除了两人身上的术法,恢复了原来模样。

    “雾宗虽然清贫,但是该过的日子还是要过得,怎么样师弟,满意吗?”

    楚喧禾这才知道原来这是买给他的,不由微微感动,这一笔花销可不便宜,而且自己从现在开始也是有传讯玉简的人了。

    林破天教会了楚喧禾如何使用,并且在上面留下了自己的气息,以后回宗门之后拿到了自己的玉简两人不论相隔多远都可以联系了。

    新奇的东西总是能让少年人欢喜许久,回到房间后楚喧禾依然在把玩着传讯玉简,小爱显出身影,看着楚喧禾手中的东西,片刻后面露不屑之色。

    楚喧禾不解问道:“怎么了?”

    “一个破手机而已,还不能打游戏,瞧你那点出息。”

    对于地球的了解楚喧禾也略知一些,所以知道小爱在说什么,呵呵一笑不以为然道:“哪有你说的那么不堪,还是很好的。”

    “别玩那东西了,下一步打算怎么办?吕布的修行迫在眉睫,若是长时间不踏入修行,彻底和你们这里融合,他的存在会一直消耗我的能量的。”

    楚喧禾对此同样忧虑了许久,自己的功法,没有得到师父的默许之前无法修行,而眼下手中又没有合适的功法。

    想了想楚喧禾突然想到了南怀,南怀坐拥白鹿书院一个宗门还有自己的影杀刺客组织,而且还身兼大虞国师之位,他一定有办法,但是眼下第一要务是先返回宗门,此事只能留作日后在议。

    “此事不急,给我点时间。”

    小爱没有说什么,又重新返回了楚喧禾识海之内,她的能量现在是供应的两个人,而且还一直保持着探查状态,为楚喧禾的安全保驾护航,所有任何消耗能量的行为都是奢侈的。

    次日清晨楚喧禾被林破天叫醒,两人要继续传送了,再往北是竭州,虽然还是没听说过,但总的来说算是一路向北了,总会到达自己知道的地方。

    万花楼内付了银钱之后,虽其他人一起消失在儋州的传送阵内。

    如同之前一样,两人到达之后没有选择立刻在走而是在城中又虚度了半月时间,再离开,如此反复,半年后在又传送了十二次之后,终于到了林破天知道的地方,再往北现在只需再传送数十次两人便能到达凉州天马城。

    在这半年时间里,楚喧禾的修为有突破了一叶,现在到了三叶境界,算是到了他的凝丹初期最后一段,但是对于普通的凝丹后期,已经算是够用,毕竟大多数人都是在三叶之内。

    手中的雪锋已经完全无法支撑他施展《御九剑诀》,哪怕是定风波也不行,至于消耗更大的平四海则是全完无法施展,两人一路上开销颇大,除去传送之外,还有日常开销,两人终于走到了弹尽粮绝的这一天。

    万花楼外,两人呆呆的站在街上,林破天倒是显得无所谓,楚喧禾则是有些不习惯,更多的是无语。

    “师兄,说了省钱话,你不听,接下来怎么办?硬飞?”

    林破天尴尬一笑,开始怀念起齐守一来,“早知道应该向我那好兄弟多借些银两的。”

    这半年里,齐守一这个冤大头早已经成了林破天口中的好兄弟,不为别的,就为了那主动送钱的冲动劲儿。

    楚喧禾明白他在说谁,无奈一叹,自从两人在外保持这个形象之后,便很少有麻烦主动找上门来了,用小爱的话说就是两个两集死的配角,哪有大反派来找事。没人主动挑事,林破天也不知道怎么去找人借钱,总不能真的去抢。

    这半年来林破天已经完全习惯了这种传送行程的感觉,虽然其实自己飞行的话时间可能都用不了半年,但是这种感觉那里是一路风餐露宿能比的。

    怀中已无银,无奈之下两人在城中找了出茶摊坐了下来,直到傍晚时分茶摊老板耗不过两人先一步收拾了东西离开了,只留下一张空桌子两条板凳。没有继续赶路,而是吐纳修行,楚喧禾问了原因,林破天没有解释什么。

    之所以在这里,因为林破天想等等,至于等什么呢?他也不知道,反正就是想等等。

    两人坐在这里一直到了深夜时分,路上行人渐少,醉鬼开始居多,此刻的两人虽然还是之前那一番模样,但早已经不像富商和娇妻,反而像是个落魄的中年人带着自己的女儿。

    在林破天期待的眼神中,一个青年醉鬼摇摇晃晃的向两人走来,林破天心中开怀,心道:终于来了,快来打我,千万不要压抑自己。

    青年醉鬼见有人挑衅的目光看着自己,运转灵力散去了酒意,清醒之后一看两人模样,面露同情之色,走过来之后顺手给两人丢了几两碎银之后,便离去了。

    走了几步之后又回过头来,冲着林破天说道:“落魄就落魄了,重头再来便是,不要仇富,哎,陌生人,加油吧。”

    楚喧禾此时方明白林破天在等什么了,这是在等人找麻烦,怎奈这里的民风似乎很友好,无奈开口道:“大师兄,何至于此啊,赶路而已,你看着都成为别人眼中的乞丐了。”

    “是为兄失算了,算了,赶路吧。”两人起身刚要离去,一个梦魇一般的身影两只手按在了两人肩膀让,让两人继续坐了下来,正是半年不见的藏香阁阁主,夏宁语。

    “虞硕天,你可真是让老娘好找啊!”

    夏宁语的脸上的怒火任谁都可以看出来,两人不知道的是夏宁语坐拥大虞最大的情报组织,加上自己这半年来自己不停的寻找这才在茫茫人海中找到了两个一路向北的可疑人。

    楚喧禾暗暗偷笑,对于夏宁语已经没那么怕了,这位强者其实只是想和大师兄完成一段佳人才子的姻缘而已。

    林破天则是看见旁边的夏宁语险些惊掉下巴,“你这不可能。”

    夏宁语冷哼一声,“不可能?你知道老娘这半年经历了什么?无数情报之下在里面筛选出了你们两个,这半年连赫连藏在大虞的奸细都被我揪出了不知道多少,你可真是大虞的好子民啊!原来化身成了一对狗男女。”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