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林破天有些幸灾乐祸,果然贱人自有高人收,冲着宋未送去了个干得漂亮的眼神。

    夏宁语见宋未依然没有为难自己的意思,牵着林破天缓缓后退,准备开溜,虽然自己又大虞避阵令在手,但是宋未明显也并没有被大阵所压制,力战明显是不明智的。

    “嫂嫂要去哪里?”

    “呃不去哪里。”

    “那可以放开大师兄,容我们师兄弟一叙吗?”

    夏宁语心中略慌,这种情绪已经很多年没有出现过在她身上,宋未就站在哪里,没有动手,也没有盛气凌人的说话,更没有外放自己的修为威压,就那么站在那里,夏宁语心中的压迫感便十分强烈。

    寻找林破天多年,好不容易抓到他,而且现在他的修为没有恢复,如此机会夏宁语则能放过,这千年相思之苦,并没有冲昏她的理智,和宋未一战毫无意义,默默的放开林破天。

    林破天如获大赦,身体重新恢复自由,“师弟救我,这婆娘强行和我结亲。”

    宋未某头微皱,看向夏宁语,“这位女施主,师兄所言可属实?这么说来此事并非师兄所自愿的了?”

    夏宁语心底一叹,注意到宋未对他的称呼已经从嫂嫂变成了女施主,终究伤情最是多情人,“的确如此。”

    宋未入门后便一直专心潜修,从来踏足俗世,这一次也是因为寻找大师兄才肯入世,之前在宗门之时对大师兄的事情并不了解,所以对两人的过往完全不知,“女施主可还有话说?”

    “并无话说,如此负心人我还能说些什么?”

    宋未眉头皱的更深了些,目光看向楚喧禾,缓缓开口问道:“师弟可知道事情经过?”

    楚喧禾微微一笑,“没什么,就是大师兄似乎是撩人在先,然后又不愿意了,所以就成了现在这个状况。”

    “师弟,饭可以乱吃话不能乱说啊,我自己都不记得了,你怎么知道?”林破天急忙训斥道,宋未可是个认死理的人,果然如他所料,宋未已经目光不善的看向了自己,然后长长叹息一声,“都是一把年纪重活一世的人了,就不能成熟稳重一些吗?”说完之后看向夏宁语。

    虽然已经是大虞十大强者之一,但是终究只是个痴情的女子,此刻眼中泪水婉转,隐隐欲滴。

    “女施主,既然是我师兄有错在先,那你就带他去成亲吧,我便先随师弟回宗门了,待完成了入门礼之后,再来喝这杯喜酒。”说完没有给林破天解释的机会,带着楚喧禾消失在长街之上,只留下一个一脸懵的夏宁语和傻眼的林破天。

    夏宁语破涕为笑,冲着宋未消失的方向微微拱手,幸福来得太突然,再次令人意外的是宋未去而复返,严厉的看向了夏宁语。

    “你要反悔?”夏宁语脸带三分薄怒,如此戏耍一个女子可不是非常明智的事情。

    宋未摇了摇头,开口道:“你刚才的礼不对,你既然将于我师兄结亲,那便是同辈之礼,你刚才拱手的动作幅度大了,你应该这样。”说完还未夏宁语师范了一番。

    “呃就为了这个?”

    “礼数一道,亘古流传至今,是社会关系的关键构成,若是随意而为之,岂不乱套?”

    虽然难以置信,但事实如此,雾宗弟子的确都是怪人,无论是之前横空出世的林破天,还是现在这个宋未,夏宁语虽然无语,但还是按照宋未的标准再次拱手,宋未这才满意的带着傻眼的楚喧禾再次转身欲要离去。

    林破天对于宋未去而折返倒是不意外,因为他知道那个师弟的尿性,不甘心就此被带走,心生一计,手微微上扬,将自己的衣着弄乱,果然不出他所料,宋未皱着眉头再次转身。

    “师兄,怎么可如此?衣着不整与禽兽何异?”说着便为林破天整理了凌乱的衣衫,楚喧禾一脸无语,宋未师兄似乎病的不浅。

    “重度强迫症患者了,哈哈。”小爱及时的为楚喧禾解释了这种情况,楚喧禾听完后忍不住一阵唏嘘,果然如相由心上,这个师兄是追求完美追求到了极致,绝不容忍任何瑕疵。

    “师弟,你听我解释,我与她”

    “师兄不必多说,你的事情我虽然不完全了解,但是你的为人我还是知道的,与三师兄一般风流成性,有此过往不足为奇,你若是愿意,我么一起回宗门为你二人办亲也是可以,若是不愿意,那就随这位女施主去吧。”

    夏宁语也算是微微摸透了宋未的怪癖,为了防止林破天再次胡来,气机再次锁定了林破天,不让其胡乱动作,宋未见林破天明显还是不愿,也不理会林破天被再次锁定,带着楚喧禾离去,身影忽隐忽现,在出现时已在城外,御剑而起带着楚喧禾离去。

    夏宁语一波三折最终还是得偿所愿,笑着带着极其委屈的林破天赶往万花楼。

    和林破天御刀不同,宋未轻轻松松的这样飞着速度便已经超过了林破天的极致,楚喧禾暗暗咂舌,果然有一点他们都没有说错,雾宗真的很强。

    “师兄是什么境界?”

    这样直接问人境界在对于修行的人而言是十分不礼貌的,但是同门师兄弟之间并不存在什么,宋未开口道:“融元巅峰,也可以说是半步道境,不过后者说法不够严谨,融元便是融元,哪有什么半步一步的。”

    融元巅峰,四个字代表了无上的实力,特别是林破天说过宋未的天赋在剑,所以他的战力无与伦比。

    “师兄为何不破开空间而行,或者直接飞行,那样岂不是更快?”

    “域游境界的小手段罢了,距离不过十万里,且使用之后恢复期很长,只是作为逃生只用。”

    虽然宋未速度很快,但是御剑是凝丹时期,无法踏空而行才借助的飞行手段所以速度比之直接飞行要慢上许多,楚喧禾是这么认为的。

    “至于御剑,你对此可能有所误解,接住灵器的速度其实更快而且省时省力,踏空而行是不明智的,只是世人若是御剑,显得自己好像是个凝丹,所以才这么流传了下来。”

    一路上宋未详细的为楚喧禾说了很多,比之林破天介绍的窑详细更多,因为宋未对待事情的严谨。

    虽然并未极速飞行,但是两人在半个月之后便已经踏入了凉州境内,这段距离已经超过了之前两人半年时间才传送的距离,楚喧禾在这半个月里,对于修行的认知又重新踏上了一个新的层面,成功从二叶凝丹突破到了三叶而且隐隐有开第四叶的痕迹,现在的他实际上已经胜过了无数凝丹,毕竟但多数人的金丹开叶也只是三片以下而已。

    落霞山脉位于凉州天马城外往北五百里处,山中常年雾气环绕,进入其中之人一般都会迷路,最终又安全无恙的走出来。这也是凉州一奇,有无数人曾仗着自己的修为高深闯入其中,但是最终的结果都是一样,哪里来回哪里去,雾宗的位置便在此山脉之中。

    剑光穿过重重迷雾,进入山脉之中后反而是一片晴朗鸟语花香,此刻正是夏末时分,秋天还未到来,山中景色依然怡人,倒是和林破天口中所说的荒山有些不一样。

    离家已有半年有余,楚喧禾直到现在才算是踏入了雾宗的大门,两人在一处山脚落下,一条悠长的小路出现在眼前,台阶仿若无数,弯弯曲曲的直通山顶。

    “师弟,这便是我雾宗的入门第一关,虽然你已经得到了师傅的默许,但是规矩不可无,这条路真正走上去,才算是我雾宗的弟子。”

    楚喧禾不解,不过是一条登山小路而已,凡人若是体力尚可都可以轻松登顶,何况他已经凝丹了,不过宋未已经开口,他可不愿意再追加抄写门规的次数,这一路上从最开始的抄写一千遍已经变成了两万四千多遍,不过好在林破天说过门规很少,就是不偷不抢而已。

    宋未说完之后,带着鼓励的眼神看着楚喧禾,示意她可以开始登山了,楚喧禾也不墨迹,迈开了脚步,踏上了登山的第一个台阶,脚下接触到台阶的一瞬间,时间仿若定格,楚喧禾楞在了原地,眼前景象已经大变。

    有白发老翁自云中而来,飘飘然落在了宋未身前,仙风道骨。

    “这边是小师弟?”

    “还未踏过问心路,走上登天崖,若是不能登顶,送他一场造化,只能算个记名弟子。”

    老翁呵呵一笑,想起之前楚喧禾魂醒时神游之他身边的事情,笑着开口道:“我相信他可以的,他与我雾宗缘分很深。”

    “我也相信他。”宋未罕见一笑,林间已经微微凋谢的百花,再次焕发生机如同春日。

    两人就这样看着一动不动的楚喧禾,你一句我一句的聊着。

    老翁这才知道原来萧幕岚和宋未下山之后没过多久便分到扬鞭,两人分开寻找林破天的踪迹去了,林破天出现在荆州的消息自然惊动了许多人,消息在大虞走开之后宋未便很快去了荆州,只是已经没有了林破天的气息,不过找到了另一个也在寻找楚喧禾的人,夏宁语,一路跟随,直到那天夏宁语找到林破天他们,他才现身于众人视野之中。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