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看到这里林破天略作停顿,虽然忘记了很多事情,但是许多事轻还是记得大概的,哪位虞硕海,自己的同胞弟弟,现在也依然在人世,林破天前世的寿元已经耗尽,而自己哪位弟弟当然不可能还或者,他之所以依然存在这个世间,是因为他创立了半月宗。

    那个以印为媒介,不断抽取着下层人的生机为自己延寿,就是这样一个宗门现在却依然日益强大,潜藏在这个世间的某个角落,因为不是所有人寿元大限后都愿意安心赴死的,更何况对于天觉以上的修士而言,来生都没有,这一死便是灰飞烟灭,千年之后,世间再没有他存在过的证明。

    虞硕天叹息了一声接着往下看去,雾宗的确便在凉州境内,藏于迷雾之中,皇室的记载的确为真,在宗门内林破天看到了无法想象的奇珍异宝,很多灵器不在百器榜上,但明显品质远胜与那些所谓的神阶灵器。

    李封对此没有什么概念,这是他师父师祖雾宗一代代传下来的,他这一生并未带回来过什么灵器,而且作为千古第一奇才,从未和人交过手,这些也用不上。

    虞硕天也只是微微感慨,生于帝王家,什么宝贝没见过,尽管这里更多一些,但是在他眼里也就那么回事。

    看到这里林破天苦笑一声,这些他记得,有一部分被自己贱卖的,还有随手送给有缘人的,更多的是被自己师傅李封给卖了换酒喝了,而这些东西组成现在大虞后来新的百器榜。

    这些东西大多出自于百器宗,还有很大一部分来自域外其他大洲,当这些失传的宝贝重现世家的时候的确引起了很长一段时间的震动。

    曾经的雾宗,到了自己师傅和自己这里没多长时间便败的差不多了,无数代的传承与收藏,在他们的手里变成了一坛坛醉仙酿,和山海楼的一顿顿美餐。

    停下感慨,接着往下看,李封带他来到了楚喧禾如今正在走的问心路旁,让他自己走上去,然后便算正式入门了,虞硕天没多想,踏上了问心路,这一路上经历了和楚喧禾一样的令他分不清真假的幻境,不同于楚喧禾最终破开幻境,再进一步。

    他这一路上,是死上去的。

    每走一步,便在幻境内死一次,问心路问他模拟了一段段经历于人生,但是无论是哪一个,他都最终死在幻境内,因为他是个好人。

    这条路虞硕天自己也不知道走了多久,登顶之后李封面色如常,让他行了拜师礼便算雾宗这一代的第一个弟子了。

    林破天在这里看到了个有趣的画面,山顶的李封一直在看着他走问心路,每一步内的经历他有看到,面色从震惊,在到后悔,最终在虞硕天踏上峰顶的时候在已经变得麻木,这是收了个什么玩意?

    林破天清楚的听到了师傅的那一声长叹:“哎,我大意了,这年轻人,我艹。”

    拜师后,为虞硕天取了新名字林破天,并且化去了身上的《苍龙决》,这个功法是雾宗很多代之前弟子们修习的功法,上前任宗主自创了《太清内息决》之后,后来的雾宗弟子便已经不再修习《苍龙决》了,李封在此基础上又将功法完善了许多,传给了林破天,为他取了新的名字,让他断绝前尘种种,并且为他立了规矩,未到融元不许下山。

    这也正是林破天再次出山时候已经是千年之后的原因,实际上在这条问心路上,林破天便走了足足两百年,李封实在是怕这家伙死在外面。

    李封偶尔出山一趟,一去便是数十年,雾宗里始终都只有他一人,李封每次回来的时候都会带很多美酒佳肴,这些东西全是用雾宗的灵器丹药换的。

    因为两人都没有买卖物品的经历,而且对于这些东西的价值的确并没有很在意,李封卖出去的灵器价值完全取决于买家的良心会不会痛。

    哪怕是现在的林破天看到这里还是没什么感觉,因为他还是从前那个少年,没有一丝丝改变。

    一次出山归来时,李封带回来了一个小孩,那孩子眼神透彻,看李封的眼神里尽是崇拜与仰慕,这个孩子就是现在的二师弟,许子游,这个时候距离林破天入雾宗已经过去了六百多年。

    林破天终于不用独自一人呆在这空荡荡的宗门内了,因为李封大多数时间不在宗门内,林破天既是师兄也算师傅,教导许子游的任务就落在了他的身上,小孩渐渐长大,但是形象却越来越来,明明可以考维修保持年轻的容颜,但是这家伙百岁时候便已经长成了和李封一样的老者模样。

    整日里那个宗门仅剩的灵器,那根破鱼竿在湖中钓鱼,林破天渐渐开始觉得无趣,又开始了独自一人修行的漫长岁月。

    又是三百年后,如今的林破天修为已经到了域游巅峰,李封这一年冬天顶着雪花,又带回了一个弟子,名唤萧幕岚。

    三师弟萧幕岚比之长大的许子游就有趣太多了,林破天依然扮演这半个师傅的角色教导着这个小师弟。

    数十年后林破天顺利度过天劫来到了融元境,也是这一年李封在带回来了长相令众人惊为天人的宋未之后变得沉默。

    这一年李封并未外出,亲自教导着宋未,对于这个弟子的期望似乎远在众人之上,严谨教导加上本就追求完美的宋未,逐渐变成了一个小爱口中的重度强迫症患者,作为老幺,万千宠爱集一身,宋未渐渐成了门规的代名词,雾宗也是这个时候开始有了门规,之前的雾宗都是讲究随性而为的。

    小师弟渐渐成了三位师兄的噩梦,这一年因为林破天已经度过了天劫踏上了融元,他带着相处更欢的三师弟离开了雾宗,外出人间游玩。

    具体的林破天忘记了,但是却记得这回事,当林破天看到这里的时候他知道接下来的事情会很有趣。

    萧幕岚本就是随性之人,这一点和林破天颇为相似,两人飞行于名山大川之间,游荡于上古遗迹之内收货良多,甚至离开了这片大陆去往了其他地方,直到那一年两人发现了新的人生乐趣,从此踏上了一条不归路。

    这一年两人自外而归,踏入大虞后走近了万花楼。

    杯中酒,怀中人,何事比此更销魂?林破天迟到了千年的情窦初开,不开不要紧,这一开便是泛滥成灾。

    这一天两人住在客栈里,因为刚探险回来,修为尚未恢复,林破天正在房内吐纳恢复,萧幕岚推门而入,面带笑容,“师兄,我发现了一个好地方,你想不想去?”

    林破天不解,反问道:“什么地方。”

    萧幕岚贼兮兮一笑,“万花楼。”

    林破天生在皇宫,后来又一直呆在宗门内,两人外有游玩多是探险,这城内只做休息用,却也从未逛过,万花楼的名字这一世林破天第一次听说,两人于是相约而去,这一晚,发生了很多事情,不过两人只是享受那个氛围,却并没有和楼中女子发生什么不轨之事。

    次日萧幕岚再次来到林破天门前,没有推门而入,而是轻轻敲了敲门,问道:“师兄在吗?”

    林破天微微一笑,“师弟何必多次一问,进来吧。”

    “师兄觉不觉得很累?”

    林破天想了想开口说道:“嗯,是有点。”

    萧幕岚有些不确定的道:“要不,去喝酒?”

    林破天也想了想,“好,就再去一次。”

    时间一晃来到第二天,萧幕岚再次出现在林破天门前,敲了敲门,“在吗?大师兄。”

    林破天答道:“在的,师弟。”

    进门之后萧幕岚面色为难,缓缓开口,“最近总是腰酸背痛,也不知道怎么了。”

    林破天深表认同,缓缓开口:“是啊,为兄也这么觉得。”

    “要不,去喝酒?”

    “好,这是最后一次。”

    次日,萧幕岚又出现在了门前,这次只是敲了敲门,“在吗?”

    “在。”

    “累吗?”

    “累?”

    “喝酒吗?”

    “喝。”

    又一日,敲门声响起,“在?”

    “在!”

    “喝?”

    “喝!”

    又一日,敲门声响起,林破天已经开门,面带笑容,两人相视一笑,笑容有些狭促,异口同声的道:“走!”

    二人的银钱杯酒不多,几日下来,便已两袖空空,兜比脸白,无奈之下两人返回了宗门,门内灵器虽已卖光,但是奈何丹药还有很多,多日后两人的身影又出现在了万花楼内。

    由简入奢易,两人再次花光,又再次返回宗门,然后又再次出现在万花楼内。

    丹药虽然珍贵,但是奈何要看何人出手,这些年李封经常是醉眼看天,长吁短叹,一日发现门内已无醉仙酿,打算去取些灵丹外出一趟换些醉仙酿,接过发现藏宝阁内空空如也,什么也没有了。

    许子游知道事情的原委,老老实实告诉了李封,李封没有生气,因为他也在乎那些东西,而是将目光看向雾宗现在唯一还能换钱的东西,许子游手中的鱼竿。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