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许子游大惊失色,恳求良久,李封才没有拿去换钱买酒,感慨了一声他的师父也没给他多留点家底,这宗门真穷,便独自一人离开了宗门,近些年来李封变得更加沉默了。

    林破天之所以能看到这些画面,是因为这里面不但有他的记忆还有许多许子游的记忆,为了让林破天对于过去有更直观的了解。

    州府都城内,林破天和萧幕岚两人的身影又一次出现在万花楼内,不过这次却显得有些猥琐,因为两人今天没有钱,为白嫖而来,不过长相却变得和之前不一样,两人冥思苦想多日,还是没有找到什么生财之路,总不能去偷去抢, 被宋未知道了,那还得了?

    最终还是林破天计胜一筹,多日苦思,悟出了一套阵法,名曰《转灵》,此阵法并无攻击效果,但是可以改变两人的气机,在别人眼里看到的将是林破天想让别人看到的样子,此阵的强大之处便在于这阵法不但骗别人,连自己都骗。

    正如楚喧禾当时难受胸前那二斤肥肉,这种感觉由内而外,真实无比。

    两人用这个方法不断地吃喝玩乐,然后跑路,终于有一天两人来到了那座雄伟的城池,大虞神都,前尘种种犹如一梦般,当太子的日子距离林破天现在已经过去了千年之久,再次站在大虞神都内,林破天没有什么感慨,只是后悔自己当时怎么不存点私房钱,两人如约踏入了藏香阁。

    神都终究是神都,都城的大阵压制了林破天的小阵,加上藏香阁独有的《心眼通》之术,两人东窗事发。眉目依稀仿佛,只是年月已久,夏宁语愣神片刻后便认出了林破天,泪水涌上眼眶,她等他已是千年。

    林破天也没有想到当时的小女孩如今居然还健在,而且居然变得如此强大,修为在域游境,毕竟世上能踏上巅峰,拥有千载以上的寿元之人能有几个呢?

    一抹愧疚涌上心头,年少时情丝未开,如今依然如此,但却已经不是懵懂无知,对于夏宁语只有愧疚。

    林破天和萧幕岚的逃跑,让夏宁语楞在原地,片刻后得知两人便是近些年活跃在大虞的两个白嫖浪荡客后更是怒不可遏。

    “你一声不吭的消失,你说你一心只在修行,这就是你的一心修行?”夏宁语提刀追出,楚喧禾哪里敢面对她,一女两男,一追两跑足足数万里。

    最终夏宁语还是没有追到那两个身影,林破天的修为明显高于他,一直掉在前面等自己主动放弃,他没有加速直接甩脱自己,这令夏宁语不解。

    后来的岁月里夏宁语想通了这些,这是林破天给她的温柔,只是这个方式和方向让她无法接受。

    红尘百丈里,雁荡千载幽,若是有情,为何辜负此心,若是无意,又为何给次温柔。

    在夏宁语放弃后,一人落寞的返回了藏香阁,她没有注意到的是,林破天就在身后一直默默护送她进入了那座都城。

    记忆看到这里林破天幽幽一叹,最难消受美人恩,夏宁语这么多年过去了,在他面前时候,其实和当初没有什么区别,还是那个小女孩而已,林破天自问本心,却没有得到答案,夏宁语终究还是不同的,如今前尘往事尽数想起,反而令他有些惆怅。

    识海里那个钩,现在只要自己意念一动,便可虽许子游离去,可是离去之后呢?夏宁语是如同以前一般直接哭鼻子,还是在四下无人的夜里在独自悲伤?

    那个女子才刚刚为了自己放弃了自己毕生的心血,转眼自己便又消失在此地?林破天有些难以抉择此事,无法抉择就先接着看记忆,他又开始接着消化后面的记忆,毕竟还有很多疑问没有得到答案,比如现在的自己明明记得自己是没有度过天劫的,为何记忆里会有自己度九重天劫的事情。

    无趣的事情跨过,多年后师傅外出归来,这一次带回来了一个小女孩,正是十岁年华,稚气犹存的祁奚宁,师兄弟们都很宠爱她,宋未也从多年的老幺,第一次当上了师兄。

    可爱的师妹总能逗得一众师兄开怀大笑,雾宗里少见的有了份热闹的感觉,与弟子们的欢声笑语不同,李封的忧虑日益增多。

    祁奚宁在山中愉快的长大,直到二十岁这年。

    十年过去了,李封没有传授祁奚宁任何神通功法,这不仅仅是她心中的疑问,也是一众师兄的心中的疑惑,没有修为傍身,尽管又这么多师兄看护,充其量也不过百年寿元。

    祁奚宁并非大虞人,具体的地方因为入门时年岁太小,说不明白给众人知道,刚入门时候天天哭着喊着要娘亲要父皇这一点可以知道,祁奚宁也是某个王朝的皇室。

    在众人的苦苦哀求之下,祁奚宁眼含泪水的争取中,李封终于松了口,祁奚宁这一天踏上了修行。

    李封清楚的看到祁奚宁感知星元成功之后,一丝淡淡的因果线自天际而来,连载个少女身上。

    这一切只有他可以看到,林破天的记忆画面里只有师傅惆怅的看着天空的神情。

    虽然这个时候林破天的修为已经到了融元,来到了尘世间的顶尖存在,但是李封的修为在他的眼里仍然是个谜,问过李封,对此李封则是笑而不语,因为对于当时的林破天来说,那个境界太过遥远。

    魂醒时候,众师兄守在祁奚宁身边,过了这一关就算是真正踏入修行了,神游之际,祁奚宁见到了自己的父皇,想起了很多小时候的事情,也是这一天她明白了师傅为何一直在犹豫让不让她踏上修行路的原因。

    这一天的祁奚宁哭的很大声,这边是她,难过便哭,开心便笑,李封神色复杂,缓缓道出了原因。

    “修为第五境,天觉。为什么这个境界叫这个名字,为师觉得是因为这个时候你的便已经引起了哪位的注意,大道之中抽走了你那一丝魂魄,因为这一丝残缺,任何人都无法永生,无论你用什么办法,就连转世的机会也会剥夺,寿元大限之际,便是彻底消散之时。”

    听到这里众弟子都沉默不语,因为这些他们都知道,虽然比之凡人已经多活了无数倍,但是明明有永生在前,却没人剥夺,这一点的确是让人遗憾。

    李封接着说道:“凡人一世在一世,无穷无尽,但是终究一直活在哪位安排好的路线之中,从无意外,这张大网吧每一个人编制在了一起,为师不占因果,雾宗世世代代随心而行,虽有无数济世之事,但先贤们从来都是事了拂身去,所以这些因果到也沾染不深。”

    众弟子都认真听着,包括依然在抹着泪水的祁奚宁。

    李封长叹一声,接着说道:“机缘巧合之下,那一丝被抽走的残魂回归了我的本体,为师踏过了融元,如今的境界为师将他称之为道境,完整的我所以能看见更真实的世界,这万紫千红的世界,原来居然只是上面那位的养分。”

    说到这里下面已是一片震惊无语,震惊于师傅居然破开了八境踏入了就九个境界,但更加震惊的是他们当然知道自己的灵魂在天觉那一刻便有了残缺,但是这已经是修行界的常识,虽然不明原因,但是早已习惯,无数代人,世世代代皆如此,时间便是最可怕的毒药,在人族发展的历程中,早就已经习惯了这碗毒药,这一切原来都是有一位存在可以操控的。

    “这一切其实并不是什么秘密,如果当你踏上了融元巅峰摸到了更高的那道门槛便会发现,那一丝被抽走的残魂踏入第九境的关键,这些年为师走了很多的地方,拜访了无数隐士,其间不乏一些已经迈过八境的人,但是对此都是唯唯诺诺,不敢谈只言片语,因为他们在上面那位眼中,已经成了眼中钉,肉中刺。”

    闻言的众人才知道这个世界居然还隐藏着这样的强者,这么说来还有不少人已经先师傅一步,走到了哪一步,这样的人该是怎样的传奇。

    李封知道他们心中所想,不屑开口道:“一群鼠辈而已,”

    “天网恢恢疏而不漏,但总有三两个白鱼会在机缘巧合下游离在外围,这天地间的灵气也好,淬体的星元也罢,都有着固定的数量,在我们头顶的天空中有一个无比强大的存在,在控制着一切,往他希望看见的方向发展。”

    “所以这些人便成了意外,这些人不但不能成为他的助力,若是不踏入修行自然也不会有什么,但是一踏入修行,等于便是在抢他的养分,为了能将你与这张大网相连,在你踏入修行的那一刻,定然会被哪位察觉,他一定会想办法让你知道你最不愿意看见的事情已经发生。”

    这些都是李封的猜测,说完之后将目光看向祁奚宁,祁奚宁情绪此刻已经稳定了下来,将自己方才神游天地时候看到的画面告诉了李封。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