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果然如李封所料,哪位对于意外,也有应对之策,在你还年幼是带走你的至亲,在让你亲眼所见至亲的惨状,在心中种下执念,终有一天,你会自己走到哪位的身边,哪位再出手解决这个意外。

    许子游一向对师傅推崇至极,此刻更是被李封所惊艳,仅凭自己的经验之谈,居然推断出了这天底下最大的秘密,和师傅比起来,他那点智慧真的只能叫小聪明。

    李封听完祁奚宁的所见所闻之后,便没有再说,留给众人时间去消化这个秘密。

    率先开口的宋未,他不是师傅口中的天道之外的人,很明显在场的只有小师妹一人是,但是他有一点致命的缺点,无法接受残缺,更何况是在自己身上,之前的固有思维,觉得此事本就应该是这样没关系,现在却不这么觉得了,如今的他已经破虚境,这样的残缺令他无法接受。

    “师傅!”

    李封知道他的心思,没有理会他,而是先望着祁奚宁开口道:“虽然是猜测,但是万一是真,你一旦踏上修行,立刻便要直面这份沉重,这些是为师为什么不愿意让你踏入修行的原因。”

    “当年带你上山,是为了这芸芸众生谋得一份长久,想要颠覆哪位,那就只能在他的天道之外,可是真正带你上山后才想明白,为师又凭什么为了别人而让你来承受这一切。”

    李封想起了,那个小女孩初上山时候的俏皮可爱,或许从现在开始这个女孩身上,这些东西便要从这个孩子身上消失了吧。

    祁奚宁是个聪明的女孩,也是明事理的女孩,在她身上继承了大师兄的随性,二师兄的智慧,三师兄的洒脱,四师兄的严谨,这一切看似矛盾,但又完美的融合在了这个小姑娘身上。

    “弟子明白师傅苦心,弟子不孝,辜负了师傅的苦心,不过以后的路,弟子想自己走。”说完之后祁奚宁深深拜倒在地上,起身之后朝着问心路走去。

    雾宗传统,踏过问心路才是真正的雾宗弟子,这些年他有师徒之名,也有师徒之实,但是这问心路一直没走,以来因为修为还太弱,而来因为李封的那些顾虑,今天她要走上这条路。

    规矩就是规矩,即便宋未对她的包容打破了这个规矩。

    看到这里林破天才知道楚喧禾经历了什么,祁奚宁在宗门快乐的度过了十年,二十岁时候才踏入修行,一直呆在宗门内,对于那些事情并不知晓,二十七岁魂醒时候才接触了这一切,而那个少年到现在也才十六岁而已。

    原来他,早就已经早早的长大,南怀眼中的审时度势的少年,只是为了活下去了而已,因为还有一位至亲在煎熬中等着他长大。

    林破天开始思考楚喧禾失去的是何人,楚喧禾至亲无非三人,父亲楚雄,母亲李清墨,以及姐姐楚喧九。

    从楚家的这些年不难看出,楚喧禾似乎很少提及李清墨,所以那么现在在楚家里的哪位,只是天道虚影?不给少年人任何机会,这一切只让他独自一人承担。林破天看向窗外的天空,心中怒火燃烧,讥讽的开口道:“果然是大道无情,大道算无遗漏,可惜你就真的不怕?走到你眼前就一定是一个懵懂少年吗?,万一是一尊滔天魔神呢?”

    疑惑仍然多,林破天收了收自己的情绪,接着消化记忆里的内容,祁奚宁以魂醒之身踏入问心路,不但成功登顶,而且仅用时六十三年,一举超过了宋未的七十一年,登顶时祁奚宁仍是少年,但是眼里却满含沧桑,众人都明白,少女已不在,现在的她已经是大人了,问心路本就是坚定道心之路,为登山者模拟出一段段人生,堕落者将永远堕落其中,直到寿元耗尽也不会踏入下一步,除非众人出手相助,而通过的人则会变得更家坚定,任何困难阻挡都无法拦住那颗坚定的心。

    登顶时,祁奚宁已破虚,二十岁入修行路,百岁之年破虚,前无古人,亘古以来最快之人,这个速度甚至超过了李封。

    祁奚宁恭恭敬敬的行了拜师礼,没有任何差错,起身时径直离去,被带走的是她的父皇,而如今她也已经知道了自己的身世,有一份责任需要她脆弱的肩膀去扛,七曜国的子民怎么可以被一个虚影统治着。

    李封默默的看着她离去的身影,尽管那个少女如今已成人,在他眼里依然还只是个孩子。

    这些年里他又进步了很多,更重要的是他找到了方法帮弟子们找回完整的魂魄。

    李封将众人聚在一起,开始为他们散功,而这个过程并非简单的散去功力,而是如同时光倒流,十年之后众人修为已境悉数散尽,以毕生修为为众人开启了一道结界,这一道结界隔绝一切,在里面众人陆续再次重新踏上修行,结界撤去,李封出走,探查数年之后确定无误,众人平稳度过了第一步,如今都已不在天道之内,往后修行将会一帆风顺,再无大道阻拦。

    也是因为这一道屏障,李封被哪位察觉,所以离开了这个世界,离开之前为雾宗留下了轮回鉴,那是他毕生的感悟与半生的修为所凝结,为雾宗弟子的将来留了一条后路,寿元大限之际,若是还没有突破到道境,那么便重新再来一次,这个机会从来没有人拥有过,但是雾宗弟子从那时候开始有了。

    到了这里林破天明白了为什么自己记得自己的修为是没有天劫的,原来是因为这样,自己其实本身也是经历过这一切的。

    南怀那个家伙也是这一年才踏上了域游,正好福灵心至感知到了师傅离去的身影,那颗躁动的心,才敢控制这手往雾宗的方向伸。

    后面的记忆并无大事,五师妹离去后再无踪影,李封离去前并没有告诉他们什么,因为那时候的他们堪堪才刚开始重修,修为尚弱,短期内也根本帮不到她什么,后来林破天山中呆的烦闷再次出山,这一次出山才拿到了墨阳刀,也是这一次被夏宁语打上下天追印,无论走到哪里都会被她感知,若非雾宗外的迷雾隔绝了一切,他早就被抓了回去。

    同样也是这一次才被南怀通过无数手段知道了雾宗那么多的事情,只怪自己酒后失言,不过这些消息很有意思的被锁定在了夏宁语和南怀之间,似乎并无更多人知晓,至少现在看来是这样。

    林破天重修再次踏上融元巅峰,怎么已经蹉跎了无数岁月,寿元已到大限,成为了雾宗第一个用轮回鉴的人,大家也都没什么经验,便看着林破天消失在轮回鉴内。李封临走前曾说过遇到渔网之外的弟子,若是已经踏上修行便收入门中,这也是为什么当时见到楚喧禾时便要收他的原因。

    怎料南怀居然算计到了这些,所以才有了三人之间这些年的相处,前尘往事尽数想起了,林破天内视看着依然悬停在识海内的鱼钩,做出了选择。

    他的亲人中他在乎的有很多,比如老神皇,比如他的姑姑静安长公主,这些人都已经在漫长的岁月里离开这个世界,而且没有来生,这一次他不想再蹉跎,除了雾宗的弟子之外,在乎他的还有谁呢?

    那个女子等了自己几个千年?自己何德何让一个姑娘家如此等他,此情无法在辜负,房内并未纸笔,林破天自身上撕下了些许布条,轻咬食指,开始书写。

    完事之后,林破天将其放于桌上,带走了为他准备的那一身喜服,身影消失在藏香阁内,出现在了城外许子游的身边。

    许子游看着眼前容貌依旧的大师兄漏出了笑容,手中的喜服应景说明,林破天的选择,许子游没有多问,而是缓缓开口:“好久不见,大师兄。”这一声大师兄内白喊着两人数千年的同门之谊。

    林破天报以微笑回应,如许子游一样,两人无论失联多少年,都会是师兄弟,这份来自李封传承关系在他们这里固若金汤。“好久不见。”

    林破天出现在这里之后身上的压制便已经消失,收起手中的喜服,两人相视一笑后,飞离了此地,直奔宗门而去。

    另一边,林破天消失的一瞬间夏宁语便察觉到了,心中一慌,急急忙忙的返回藏香阁,今日她有事并不在阁内,回阁内,林破天的房间里已经没有了他的身影,谈不上哀伤,林坡天这样对她或许她都已经在不知不觉中习惯了,更多的是不解和失望。

    不解林破天如何离开,失望林破天再次选择离开。

    发呆之际,突然感知到淡淡的血腥味,林破天的离开令她意乱神迷,本该早就感知到的,她朝着桌子上走去,桌上留着一个布条,看以看出是她为林破天精心准备的衣服上的。

    “喜服先拿走了,这么大的事,当然要在我雾宗里面办,丑媳妇也要见公婆的不是吗?”短短的一句话,却让夏宁语宛如重回少女时代。

    林破天这块钢铁,终于在漫长的岁月里被她融化。

    这一句之后还有两个字,“等我。”夏宁语从未感觉到如此幸福,泪水夺眶而出,轻轻擦着眼泪冷哼开口,“哼,丑媳妇?我丑吗?”

    夏宁语将布条收入怀中放好,她要在这里安安静静的等待那个男子来接她。尽管这个过程她已经做很多年,但是这一次终究是不一样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