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玲珑骰子安红豆,入骨相思知不知?

    夏宁语的思念已经变成一种习惯,现在又转变成一种动力,看起来也就不那么苦了,今日的藏香阁来了位特殊的客人,需要她亲自去接待一下。

    南怀今日出现在了藏香阁内,虽然没有藏香阁这样的情报组织,但是胜在自己担任大虞国师之位,所以虽然知道林破天出现在神都晚了些,但终究还是知道了。

    南怀虽然还有诸多身份在身,但是在夏宁语面前是绝对不够看的。当然这要除去他影杀之主的身份。

    “国师来我藏香阁寻芳?这可真是稀罕事,哈哈”夏宁语心情不错,调笑道。

    夏宁语不但是藏香阁阁主,至少目前神皇还没有让那位虞姓女子接任藏香阁,所以阁主仍然是她,同时还是大雨十大高手之一,论起辈分更是在自己之上,南怀不敢托大,恭敬行礼,“夏阁主不要取笑晚辈了,今日前来,是为了故人。”

    “偶?是哪位姑娘服侍过我们的国师大人?”夏宁语燃气了八卦的心,这位不是被称之为千年童子吗?自己怎么不记得有过他出来玩的记录。

    南怀面色一僵,尴尬说道:“并非来寻女子。”

    夏宁语闻言神色更是一僵,“难怪国师不近女色,原来是有龙阳之好,这个有些难办呀,你知道的,朝廷对于这方面管控的比较严格,毕竟有违人伦。”

    “不过,国师都来了,我为你安排一下,倒也不是什么大事,绝对保证隐秘。”

    南怀:“”

    “夏阁主,我并非为那种事而来,我是为林破天而来。”

    南怀话语一出,就感觉到一股滔天威势压向自己,让他隐隐有些喘不过气来,龙有逆鳞,夏宁语的逆鳞便是林破天,神皇来找事情也就算了,如今连一个国师都来,当真是以为自己的融元境只是用来保持容颜的?

    南怀直面这股威势,有些承受不住,想必是夏宁语误会什么了,急忙开口解释道:“我与他是故友!今日前来并非寻事。”

    “故友?若果我得到的消息不错的话,他的名字不就是由你一手操办,才在大虞内传开的吗?”

    林破天曾经那些荒唐事,都是发生在万花楼里,所有恶名但是却从未传出,这一切无非就是眼前这个国师将手伸进了藏香阁里,才让林破天在大虞扬名的。

    “阁主,那早已是陈年往事了,如今我二人是相交甚好的道友。”

    夏宁语不会相信南怀的话,面色没有好转,冷冷说了句林破天已走,便离去了,只留南怀一人在此。

    “走了?”夏宁语不可能骗他,因为没那个必要,在那个女人眼里,南怀没有资格让她撒谎。

    既然已经走了,那边日后在寻他,对此南怀倒是并不在意,之前一人独自离去是因为实在是离开白鹿书院依旧,放心不下,便提前离去了。

    林破天和楚喧禾都已经答应了做他影杀的刺客,再在乱妖岛待下去也是纯属浪费时间,回到宗门后安排了楚家三个小辈在门内修行,便和神皇交代这些年的事情了,不过里面隐藏去了楚喧禾的事情。

    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那日来的虞子川才并没有为难林破天,因为在他眼里林破天并无争雄之心,现在不过是国师手下一杀手而已,而国师对他忠心耿耿。

    南怀明明可以用打神鞭强制控制林破天,却选择了达成协议的方式。这个处理方式虽然令虞子川有些不满意,但是却没有说什么,因为雾宗终究不是一个人的雾宗,若是真的用这个方式控制林破天出了什么差错,后果并不是谁都可以承受的。

    回到神都这半年里,南怀做了很多事情,直到今日虞子川召他入宫,雄心壮志的当代神皇,终于安耐不住那可躁动的心了。

    也是今天他才得知林破天在藏香阁的事情,出宫之后便直奔藏香阁而来了,尽管没有得偿所望见到林破天,不过也没有什么遗憾的,接下的事情才是重中之重。

    影杀并非宗门,但是实力绝对不在一般宗门之下,就算是和四大宗门刚上,也没有什么不可以试试的。

    当你遇到非杀不可,却又碍于实力或者各种关系纠葛无法自己动手的时候,影杀就成了最好的选择,对于雇主身份绝对隐秘。

    修行路上,所需资源无数,有更好的资源就会更快的变强,但是个人所获得得资源终究是有限的,这时候杀人越货变成了最快的选择,但是一般无冤无仇如此,难免被世人所不容,所以从影杀的悬赏榜上接单便成了最好的选择,因为他们会为刺客的行径完美的善后,而且对于刺客的身份也是绝对保密。

    除了当初夏宁语和百器宗一起联手在影杀悬赏林破天的事情被人所熟知之外,这些年来还没有那个雇主的身份败露过,他们之所以被世人所熟知,还是他们自己放出来的消息。

    影杀的势力未知,但是绝对是一个不能招惹的势力,不过好在这个组织似乎只为赚钱而生,也从不参与任何名山大川的争夺,所以倒也没有引起众多门派联手除之。

    这一日,南怀又一次离开了神都,因为虞子川的计划开始了,而他就是先行者之一,他将成为大虞朝廷的一把匕首,在赫连何不不觉中,击杀一个又一个的赫连高手。

    中州很大,因为都城在此州所以也被称之为神州,在秩序良好的中州内,又一个特殊的存在,天涯妖谷。

    地处中州与沧州交界处,沧州名山大川颇多,高阶妖兽无数,中州人杰地灵也有不少,此地应运而生,成为了人妖混居的混乱之地。

    一些得了特殊机缘在六阶便幻化为人形的妖兽,还有各个门派的叛徒弃徒都混居在这里,天涯山脉独有的天然法阵让这里变成了一个易守难攻的地方,成为了一个三不管地带。

    影杀的根据地便在此地,南怀此刻一身黑衣,斗篷遮面无声无息的进入了天涯妖谷。

    飞影客栈遍布大虞,内有小型传送阵,虽然只能短距离传送,但是足够为刺客们解决后顾之忧,是影杀在外的手段之一。

    天涯妖谷的飞影客栈则是很特殊,这里没有什么掩饰,大大的影杀二字门匾告诉着世人他的身份。

    进入客栈后便是一张金灿灿的榜单,林破天的名字依然高居榜首,百万两黄金加神品灵器一件。

    南怀笑着看了一眼之后。身影消失在客栈内。接下来的影杀,不管愿意不愿意,刺客们都要开始执行一些任务,除非想要自己在影杀做刺客和接过的任务被公之于众。

    这个匕首,锋芒已露。

    雾宗内,楚喧禾依然站在台阶上,脚下依然停留在第三个台阶之上,接下来的路还很长。

    林破天回到宗门内,引起了宋未的淡淡不满,“大师兄,规矩何在?”

    林破天开怀一笑,回到宗门心情十分不错,开口道:“师弟,门规可没有让我必须入赘这一条。”

    “门规虽无,但是佳人心怎可负?这是做人的规矩!”

    “所以我就回来了呀,雾宗弟子怎么可以入赘,当然要光明正大的把你们的嫂子娶回来。”

    宋未愣神片刻,严肃的脸上出现笑容,“嗯,如此甚好。”

    “三师弟呢?”林破天问向许子游,最应该出现去救自己的便是萧幕岚,倒是萧幕岚却一直没有出现,他本以为是在宗门之内,但是现在看来不是这样的。

    许子游也是不解,而是将目光看向宋未。

    “三师兄出山之后,如脱缰野马,我无法忍受,二人飞开寻找大师兄的下落了。”

    “给三师兄传讯,让他回来吧。”林破天看向两人,笑着开口道。

    宋未面色没有什么变化,拿出了自己的传讯玉简,但是却没有用。

    林破天不解问道:“怎么了。”

    “欠费了。”

    宋未一向如此,这东西似乎从大给出给他置办了之后就没用过,因为他本身也很少出宗门,林破天再将目光看向许子游,许子游略显尴尬,“不瞒师兄,我的也欠费了。”

    林破天单手扶额,一阵头疼,“败家子呀。”

    许子游一阵无语,难道败家的不是您和师傅他老人家吗?

    许字有没有说话,宋未却开口了:“师兄怎能如此说?这传讯玉简你当初拿给我的时候不就是欠费的吗?这玉简在我身上也有近千年了,还从未用过,怎么用也不知道。”

    许子游憋着笑,想看林破天如何接话,谁料林破天冷哼一声,直接离去,“反正就是败家子。”

    许子游当然没关系,但是宋未怎么可能接受这种说辞,御剑追了上去,今天这个话不说清楚,那肯定是没完了。

    两人离去后只剩下许子游一人在这里,笑意稍退,开始思索萧幕岚的去向,两人上一次通讯还是楚喧禾魂醒神游之后的时候,那时候许子游知道了师门再添一徒,所以便为萧幕岚传讯让他速去接回大师兄和小师弟,怎料为了省钱没有说位置。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